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死亡背后(主角金明白)精彩阅读完结版精彩试读

更新时间:2019-06-19 08:27:53

死亡背后(主角金明白)精彩阅读完结版精彩试读 连载中

死亡背后(主角金明白)精彩阅读完结版精彩试读

来源:网络 作者:郑晓东 分类:二次元 主角:金明白 人气:

经典小说《死亡背后》由郑晓东所编写的灵异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金明白,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两架外军171直升机盘旋降落,机枪手在机舱里面警惕注视四周。特种兵们把抓获的三个目标扛着丢上直升机,队员们随即爬上去“急速锋”“风火轮”快速跑过来,刘时镇伸手拉他们上直升机: “赶紧的!赶紧的!外军陆军航空公司的171次航班要起飞了!本次航班经过中东,终点站是中特种大队的直升机机场!由于外军陆航没有给大家准备安全带,所以请坐稳抓好——机长,起飞!” 两架直升机起飞,丢下地面的尸体和三辆密布弹痕的车。 远远的,警车队伍在接近…… 在中东某国的将抓捕人犯移交公安以后,直升机加油继续起飞,连夜返回战神驻地。代号“戈壁佩剑”的抓捕行动顺利结束,三名目标全部活着被擒,参战队员无一伤亡。行动完美的如同特种部队内部教科书上的经典战例,为此也受到总部和有关部门的表彰,有功人员也得到了立功表彰。 “作为队长单独跟我电话聊过很长时间,他很关注你。”刘时镇说,“应该说,作为一个部队的部队长,这样关注一个士兵,是很少见的。他很关心你的成长,也告诉我,你几次提干都因为各种原因被耽搁了。” “急速锋”不说话。 “你该知道,我们对你的期望。”刘时镇提高声调,“可是你——按照一个解放军军官的标准要求自己了吗?” “没有,队长。” “为什么?”刘时镇问。 “因为…我想一直留在我热爱的军队因为这里有我期望的东西,我喜欢这里我才回来的。所以我是不会离开的。” “很好!果然没有看错你好样的,是个军人。” 这样我看过了我看过外军的资料,狙击手的神经总是高度紧张的,这种紧张需要释放出来。而且,狙击手总是在爆头,虽然是杀敌,但是这毕竟是在杀人。”刘时镇冷静地说,“我建议,狙击连凡是参加实战的官兵定期接受心理辅导。” “我军历史上从未有过心理辅导,我们打过那么多仗,也没发现有特别严重的心理问题。但是你说说,“你说的这个问题,我在资料也接触过,不过我们的兵相对外军淳朴的多,想的也少。” “时代不一样了,同志们。”刘时镇说。 “前线狙杀那么多敌人,那不是心理有问题吗?” “好了这是上级的任务你们去做吧!” 心里辅导医生说:“我其实可以给你们做心理辅导,我就是医学院毕业的啊!我相信,狙击手的心理问题会更多,隐藏得更深。”她继续说,“一个受到现代文明教育的青年人,手持狙击步枪,去猎杀一个同类——可想而知,他的内心深处要承受多么大的冲击力。也许现在还意识不到,但是长期积累下来就很可怕了。所以才兼职给你们辅导啊! 清晨,一阵尖厉的战备警报声骤响,战神特战基地机场上的国旗随风飘舞,猎猎作响。远处,两辆敞篷迷彩吉普车卷着尘土疾驰而至。十五名特战队员全副武装,纷纷跳下车,迅速列队。钢盔下面是黝黑消瘦的脸,黑白分明的眼睛炯炯有神。不远处,一架米171直升机正停机待命。 战神特战旅参谋长大校一号首长贺军表情严肃地凝视着这一支特别的队伍,刘时镇转身敬礼:“报告!参谋长同志,战神特别突击队集合完毕!突击队队刘时镇——请您指示!” 唰——十五名特战队员整齐利落地敬礼。 贺军还礼:“稍息吧。” “是!”雷鸣登还礼后向后转:“稍息——” “同志们!请稍息——”贺军脸色严肃,凛然地看着面前的队员们,“今天我们要执行一项特殊的任务,这次的任务是找到我们的一名特勤人员。 “有!”队员们一声巨吼。 “这次任务的重要意义不需要我多说了,这名功勋的特勤人员你们必须保证他的安全。你们准备好了吗!” “——时刻准备着!”十五个精锐彪悍的战士挺胸怒吼。 何志军转向“雷鸣登”,继续说道:“如果发生突发事件,你可以采取果断措施!但是记住,——任何情况下,绝对不能越过边境,那是一道不可逾越的红线!记住了吗?” “记住了!”刘时镇抬手敬礼。贺军看了看他的勇士们,一声令下:“出发!——” “是!”“雷鸣登”转身,面向队员,声厉如洪,“全体都有——左后转弯,跑步——走!登机!” 看着队员们携带武器快速跑向直升机,贺军抬手敬礼。“雷鸣登”最后一个踏上直升机,在舱门口转过身,看着何志军,抬手敬礼。刘时镇咬咬牙,放下右手。舱门慢慢关上,直升机在晨雾中拔地而起。机场上,贺军的右手久久没有放下。 边境0231地区。 山地丛林一片静谧,浩瀚的林海一眼望不到边。远处,一架陆航米171直升机犹如一只矫健的雄鹰从低空掠过。 机舱里,全副武装的特战队员们脸上涂着伪装迷彩,身穿猎人迷彩服,手持战术改造过的95自动步枪等各种武器,左臂佩戴的战神臂章让这一群男人看起来更加精悍生猛。 刘时镇俊秀的脸上,涂着迷彩的大脸上目光如炬。一旁的少尉队员陈明戴着耳塞,正跟着随身听里劲爆的摇滚乐闭目舞动,和他那一身迷彩的装扮极不协调;一级士官雷占是少数族人,他的迷彩包头巾按照家乡习惯裹成了头巾,正靠在陈明的肩膀闭目打呼,昏昏欲睡。陈明推了推他,雷占差点儿栽倒在地,陈明急忙一把拉住他。雷占仍闭着眼,咂咂嘴,继续睡。陈善明苦笑:“这敌人把他脑袋割下来,他还能睡呢!”雷占一下子被惊醒了,噌地睁眼持枪:“敌人?敌人在哪儿呢?!”旁边的队员们哄堂大笑。 其他队员们习以为常,各自检查着武器装备。观察手“风火轮”手持95自动步枪,旁边是狙击手“急速锋”,手持高精准狙击步枪——那是他最心爱的宝贝。“急速锋”的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安静地坐在机舱的角落,若有所思。 “好久没打仗了!现在好不容易有一场战斗要到可是这名也提不起来兴趣。”“风火轮”碰了碰旁边的“急速锋”,“哎,你在合计什么呢?” “没有有点想念自己的妻子。”“急速锋”抚摸着他的宝贝。 “你们的都结婚了?”“风火轮”说。 “孩子都上幼儿园了。”“急速锋”苦笑。 “哎哟!看我这个证婚人当的啊!” “急速锋”看他,两个人都笑了。 这时,机舱内的蜂鸣器开始促响,一片红灯闪烁。 “我们到地方了——”刘时镇拉开舱门,将大绳抛了出去。队员们快速起身,陆续从悬停的直升机上滑下。队员们落地后,迅速呈环形警戒。 飞行员侧头看看下面丛林里的队员们,对着通话器低语:“战神,祝你好运。完毕。”“雷鸣登”手持电台:“天空1号,记得接我们。完毕。”飞行员笑了笑:“忘不了。完毕。”刘时镇看着直升机:“你要是忘了怎么办?完毕。”飞行员笑出声:“那你们就走回去,不都是山地穿行专家吗?“完毕。”直升机轻点机头,飞走了。 刘时镇看着远去的直升机,苦笑:“真不向话!我们走!” 老三级士官”风雷”担任此次任务的尖兵,他在密林中快速穿行,队员们陆续跟进。观察员“风火轮”和狙击手“急速锋”也在队伍中快速地警戒穿行。走在头前的齐风手持探测仪,耳机定位器中不断传来滴滴声。队员们不断地在溪流和山谷中穿过,犹如出鞘的利剑与丛林融合为一体。 高山峻岭中,队员们来到一处溪流前,在齐膝盖深的水里前行。“急速锋”据枪警觉地环视着四周,速度稍稍慢了下来。 “你在看什么?”“风火轮”问。“急速锋”皱了皱眉,看看四周:“总觉得不对劲。” “怎么不对劲?”“风火轮”也四处观察。 “太安静了。”“急速锋”说。 “又不是战争时期,这老林子有什么人会来?”“风火轮”不以为然。 “我总觉得不对劲,有人在监视我们。”狙击手出身的“急速锋”有着超乎常人的直觉。 “谁?”“风火轮”问。 “不知道。”“急速锋”摇头,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走在队伍前面的“雷鸣登”回过头:“你怎么知道有人在监视我们?” “感觉。”“急速锋”肯定。“风火轮”左顾右盼,还是没发现异常。“雷鸣登”想了想:“全体注意,保持警觉,猎鹰觉得这里不太平!”队员们放慢速度,“风火轮”抬起枪口嘀咕:“又得多走好几个小时……” “他的感觉在战场上救过咱们,你忘了?”“雷鸣登”整了整装备,继续前行。“急速锋”环视着四周,缓慢地跟队前进,仍保持着十足的警觉性。 远处的山脊晨雾弥漫,草丛里伸出一支伪装极好的枪口,一个身穿吉利服的狙击手一动不动地趴着。狙击步枪的瞄准镜里,“急速锋”据枪的身影正缓慢前行。 “他们中还是有聪明人。”“波塞冬”苦笑。在他的周围,一群面涂油彩,全副武装的队员手持不同的外军武器潜伏着。 “跟上他们,他们会比我们更快找到那个卫星。”“波塞冬”收起狙击步枪。 ““波塞冬”,我们真的要跟中国军队动手吗?”一名白人队员问。 “你怕了?”“波塞冬”轻蔑地问。 “我是说,跨过去那可就是他们的国土……” “我们现在在他们的边境线以外,一旦有变,可以很快退回来。”“波塞冬”站起身。 “万一他们越境追杀呢?” “波塞冬”笑笑:“我比你了解中国军人,他们不会的。出发——”队员们起身,随着“波塞冬”在山脊中穿行,跟踪着下面的中国士兵们。 丛林里刘时镇耳机正在与总部呼叫可是怎么也联系不上,而且很可能正在被敌人监控着,随时可能遭遇埋伏,战斗一触即发!”刘时镇看着跟随他新带出来的队员们,大家也正默默注视着他,“雷鸣登”面色冷静,“虽然你们是新进到战神的,可是大家都是从死人堆里面滚出来的老同志了,我没有更多叮嘱的了!不管出现什么情况,大家都要保持冷静。一旦战斗打响,要一往无前!记住,绝对不能越过这里——”“雷鸣登”手指划过地图,“这条红线!我们不能越境作战!明白了吗?” “明白!”队员们低吼。 “出发!继续寻找卫星!”“雷鸣登”命令队伍继续前行,队员们起身。“急速锋”转身看着后面。 “你在看什么?”“风火轮”问。 “布雷。”“急速锋”说。 “什么?”“风火轮”一惊。 “布地雷。”“急速锋”说。 “炸谁?”“风火轮”问。 “跟着我们的人。”“急速锋”看着丛林深处,丝毫没有动静。“雷鸣登”一直看着他们,命令道:“布雷吧,我们还要赶路。” “风火轮”苦笑着从背囊里取出扇形地雷,埋设在路面上,并用枯草埋住作掩护。“急速锋”看看,没有异样,拍了拍“风火轮”的肩膀:“走!” 山地里,中午气温骤升,骄阳似火。特战队员们穿过遍布石头的河滩,“急速锋”不时地回头观察着后面的情况。山脊上,“波塞冬”的队伍也在迅速前进着。这时,前面的尖兵停步,看着界碑对“波塞冬”说:“再往前,就到中国境内了。” “走!”“波塞冬”命令。尖兵不再说话,队伍越过界碑继续前行。 “各位,我们现在进入敌区了!提高警惕,这群中国士兵不是童子军,他们是打过仗的!他们很精锐,跟我们一样精锐!这会是一场恶战,明白吗?完毕!”“波塞冬”对着通话器低语。 “明白!”队员们低声回答。 队伍继续前进,但是警觉性明显提高了。尖兵在迅速推进,丝毫没有发现隐藏在地上的铜丝。当尖兵一脚跨过,刮断了连着地雷的铜丝,“轰”的一声爆响,扇形防步兵地雷瞬间炸开,数枚钢球瓢泼似的飞出来。尖兵猝不及防,整个人在弹雨当中飞了出去。后面的两个队员也中弹倒地,发出一阵惨叫…… “有埋伏!”一名队员大叫着射击,其余队员也开始持枪朝四面射击。 河滩外,正快速前行的孤狼突击队听到爆炸声,停了下来,持枪警戒。“急速锋”持枪搜索着目标。“风火轮”瞪大了眼:“真的有人啊?!” “准备战斗!”“雷鸣登”冷静命令,队员们持枪向四周警戒。 远处的惨叫声隐约传来,还有持续不断的枪声混杂其间。“雷鸣登”命令,现在我们跟总部联系不上你们在终端上也看到了我们特勤的样子,你们记住一定要带他回去。 队员们看着队长,明白! “雷鸣登”咬咬牙:“我们现在和总部联系不上。武装进入我领土,就是侵略者!侵略者不投降,就要他灭亡!同志们,我们干掉他们!丢掉背囊,全速前进!” 哗啦啦啦—— 队员们迅速甩掉身上的背囊和水壶等装备,全速向后方穿插。 丛林里,硝烟弥漫,“波塞冬”举着枪高喊:“停火!停火!” 枪声陆续停下来,所有队员都呼吸急促,惊魂未定。“波塞冬”厉声道:“妈的!我们上套了!撤!” “伤员怎么办?我们不可能带着他们逃离追击!”队员看着地上的伤员。 两个伤员躺在地上,他们的伤势都很重,鲜血不停地淌着,染红了地面上的枯叶。“波塞冬”看了看,无语地拔出手枪。 “我能走……”两个重伤员拄着枪械,艰难地想要站起身。“波塞冬”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们:“你的苦难——结束了。” “砰!砰!”子弹射中两个重伤员的致命部位。其余的队员目瞪口呆,没人敢说话。“波塞冬”收起手枪,命令道:“撤!我们撤到边境外面去,那里是避风港!” 队员们开始起身撤离。“砰”的一声,一名队员的头部爆开,鲜血混着白色的脑浆飞溅在周围的枯叶蔓叶上。 “狙击手——”队员们高喊着卧倒。 丛林深处,飞奔而至的中国特战队员们持枪准备战斗。“波塞冬”大喊道:“我们接敌了!射击——”瞬间枪声大作,一场激战在边境的丛林里打响了。 远处的山坡上,“急速锋”和“风火轮”潜伏在这里,持枪狙杀。“急速锋”的眼睛抵着瞄准镜:“汇报目标排序!”“风火轮”拿着激光测距仪:“九点钟方向,机枪手,距离430米——射击!” 瞄准镜的十字线稳稳地锁定目标,“急速锋”果断地扣动扳机,“砰!”机枪手头部爆开,猝然倒地。 丛林里,双方短兵相接,距离很近。“波塞冬”大声命令:“地狱火——撤离!”强大的火力压制着特战队员的追击,队员们交替掩护着,向对方不断射击。 “RPG!”一名特战队员持40火箭筒射击。 “咻——”一颗火箭弹飞驰而来,在队伍中爆炸。不断有被炸的大树倒下,传来一片惨叫声。“波塞冬”持枪不断后退:“撤!撤到国界外面去——” 火箭筒手继续射击。“轰!”又一声炸响,周围不断有树木被炸倒,武装分子倒地惨叫着。“波塞冬”操起狙击步枪,在瞄准镜里快速搜索着。他找到火箭筒手,一扣扳机——“砰!”火箭筒手头部中弹,猝然倒地。“雷鸣登”大吼道:“他们有狙击手!猎鹰——你在干什么?!” 山坡上,“急速锋”手持狙击步枪大喊:“他们的狙击手在哪里?!”“风火轮”拿着望远镜,焦急地喊:“太乱了,我看不到!” “急速锋”眼抵着瞄准镜,继续寻找着。倾刻,瞄准镜里出现了正在射击的“波塞冬”,“急速锋”果断地扣动扳机。 丛林里,“波塞冬”似乎感觉到了。他迅速一闪身,耳麦被打掉了,子弹擦过他的耳朵,不断有血冒了出来。“波塞冬”来不及寻找“急速锋”,大喊:“快撤——” “波塞冬”和他的部下们溃不成军,狼狈不堪地交替掩护着艰难撤离。眼看“波塞冬”率队将逃,“雷鸣登”厉声道:“把敌人消灭在我们的领土上!冲啊——”特战队员们一跃而起,怒吼着追击。 还在山坡上的“急速锋”持枪起身:“他们跑了!我们追——”“风火轮”收拾好东西,跟“急速锋”纵身滑下山坡,两人快速追击。 武装分队的幸存者们来到边界处的一条河流旁,顾不上侦察环境,都没命地过河逃命。“雷鸣登”大喊:“机枪手,射击——” 机枪手架起95轻机枪,开始急速射,其余队员也纷纷扣动扳机。“哒哒哒哒……”河水中的武装入侵者们在弹雨中抽搐,血瞬间染红了河水——一块标志着中国的界碑伫立在河对岸。 “波塞冬”第一个蹚过河,躲在界碑后举起狙击步枪。“啪!”一声枪响,机枪手中弹倒下了。飞奔而至的“急速锋”卧倒,大喊:“快找到狙击手!” “我在找——看到了!他在河对岸!界碑后面!”“风火轮”大声喊。 “急速锋”的瞄准镜锁定了“波塞冬”,他的食指迅速扣下,却在扳机边缘停了下来。躲在界碑后的“波塞冬”还在疯狂地射击着。“雷鸣登”怒吼:“卧倒!躲开狙击手!“急速锋”,你在等什么?!” “射击啊!你在干什么?!他在向我们开火!”“风火轮”大吼。“急速锋”看着瞄准镜里的“波塞冬”,犹豫道:“他在红线外面了……”“风火轮”一看,嘶吼道:“这时候了还等什么?!射击!” “雷鸣登”喘着粗气,隐蔽在树根后面更换弹匣:““急速锋”说得对!我们不能射击境外目标!”“风火轮”大吼:“难道我们就在这儿等着他给我们点名吗?!” “烟雾弹!”“雷鸣登”大吼。 一名特战队员甩出烟雾弹,浓烟不断地在四周升腾起来。“雷鸣登”大吼道:“撤!”特战队员们咬牙起身,撤离战场。 “妈的!”“风火轮”怒骂,拿出地雷要埋。 “他们不会从这条路过来了。他们很精锐,跟我们一样精锐……走吧!我们要先找到卫星!”“急速锋”拍拍他的肩膀。“风火轮”咬牙,狠狠地看着河对岸。 特战队员们背着阵亡战友的遗体,往山里撤退。“急速锋”一把拉起“风火轮”:“大局为重!撤!”两个人跟随队伍撤离了。 河对岸,“波塞冬”惊魂未定,靠着界碑剧烈喘息着。白色的烟雾正在逐渐散去,河里漂浮着几个部下的尸体,血仍在不停地往外流。身边残余的几个部下都是惊弓之鸟,持枪哆嗦着。烟雾散去后,对岸已经没有人影,除了粗重的喘息声,周围一片寂静。 “要不是界碑拦着,我们都死了……” “我们完了,“波塞冬”……我们真的完了……” “我们还没完!这笔账不能就这么算了!” “靠我们五个,怎么可能找他他们的特勤人员。!” “我是抓不住那些特勤人员,但是我们可以干掉他们,别忘了他们可是杀了我哥冥王的仇人!”“波塞冬”怒吼。 所有人都傻傻地看着他,一名部下说:“我们……我们还要进入中国境内吗?我们都会死的……要不是他们的卫星信号不稳定,我们早就死了……”“波塞冬”一把将他抓过来:“去,是死;不去,也是死!”放开他,整了整衣领,“整理武器装备,我们换条路进去!” 部下们都不敢说话了,战战兢兢地起身,五个人的身影随后消失在丛林当中。 山地里,特战队员们警惕前进。风雷手持定位仪,突然举起右手蹲下。队员们迅速反应过来,据枪蹲下。找了我们的特勤人员。他躲在一处山洞内。 你没事吧! 我没事! 你就死刘时镇中校吧!很好我是你们的特勤人员我叫余广志,我们见过。 是你!怎么现在做起了特勤。 我是查出了现在对付我的人是谁他叫波塞冬他有一个哥哥死在了海平岛,当然你们可能不知,但是夏叶跟我说过,这个人他的哥哥是代号“冥王哈迪斯”被之前的猛虎特战队杀死了,而杀死他的就是你们猛虎的人,如今你们猛虎改叫战神了,但是他对我们中国军人可是是杀亲之仇想来对付我们,而且他在边境作案数起杀了不杀人他的真名叫格里,他的哥哥叫格特,都是外籍的人欧亚的混血种,之前就是血债累累,这次来杀我就是因为我查到了他的罪证,而且他加入了几个叫做幽冥的军团,这个雇佣兵集团专门为了钱杀人。我的情况只能汇报的这里。 好!我明白了。你们留下几个人保护好余队长其他人跟我来。 “狙击手——”有队员在高喊。 “卧倒——”“雷鸣登”说快速散开,寻找隐蔽。 “快找到狙击手——”“雷鸣登”怒吼着。 “我在找——”“风火轮”手持望远镜,急速地寻找着目标。 “呜——”一颗火箭弹飞来,落在灌木丛边,“轰”的一声,在卫星旁边爆炸了,爆炸掀起的泥土硝烟把这一片丛林笼罩在浓浓的烟雾中。 “他们要毁掉卫星——”“急速锋”大惊。 “呜——”又一颗火箭弹带着啸叫声飞来,一个队员纵身跃起扑了上去。“轰!”队员用他的血肉之躯保住了卫星。“急速锋”两眼发红,怒吼着:“还击——” 特战队员们向火箭弹来的方向密集射击,树叶枝蔓被纷纷击落。“急速锋”冷静分析战况:“现在由我代理队长!火力小组,掩护!突击小组,冲上去近战接敌!指挥小组,保护卫星,用信号枪给狼穴指示方位!金雕,跟我走!我们要找到狙击手!” 机枪手和火箭筒手开始急速射击,子弹穿过丛林,枯叶树枝不断被打断。突击小组的队员们奋勇向前,以地狱火战术射击前进。“急速锋”带着“风火轮”翻腾滚跃,冲向制高点。 山头上,拿着M72火箭筒的敌军刚准备再次射击就被打倒了,密集的弹雨把“波塞冬”和他的部下们压制得无法抬头。 “该死的!我们完了!我们就不该来!”一名部下被打得无法还击。“波塞冬”转身,怒视着他。 “我说错了吗?!我们就不该来!他们不是好惹的——” “砰!”那名部下的腹部出现一个血洞,近距离的射击让他无法躲避,他瞪大眼睛倒下了。“波塞冬”的枪口冒着烟,冷冷地注视他。其余的部下都目瞪口呆。 “现在谁还多嘴?!”“波塞冬”冷冷道,部下们都不敢吭声了,他命令,“你们顶在这儿,我绕到侧翼干掉他们!”部下们冒着弹雨开始还击,“波塞冬”持枪从山头滑了下去。 特战队员们奋勇向前,与敌交火。一名特战队员拿起地上的信号枪,刚刚对准天空——“噗!”子弹穿过他的眉心。 “还是狙击手,他在阻止我们发信号!干掉他!“波塞冬”——”一名队员高喊着,抓起地上的信号枪,“同志们,我来吸引狙击手!我们拼了——”赵连海举起信号枪——“噗!”又一颗子弹命中他的心脏。“急速锋”和“风火轮”飞奔而至,迅速卧倒。“急速锋”怒吼:“狙击手肯定不在那个方向!反向寻找!” 山下,又一个特战队员拿起信号枪:“告诉我媳妇,不用等我了——” “噗!”子弹穿过他的头盔。“风火轮”拿着测距仪大喊:“我看见他了!”“急速锋”迅速挪动枪口,瞄准镜里出现了“波塞冬”的藏身之处——高处的树下。 隐藏在树下的“波塞冬”眼睛抵着瞄准镜,陈善明拿着信号枪出现在瞄准镜里,“波塞冬”冷冷地道:“又一个送死的笨蛋!”他正要扣动扳机,“咻——”那是子弹划破空气的啸叫声。“波塞冬”一偏身子,子弹打在他的左臂,他惨叫一声继续跑。“风火轮”大喊:“他中弹了!没死!密集射击——” “哒哒哒……”“波塞冬”在弹雨中四处躲避着。“噗!”一颗子弹命中了他的小腿,“波塞冬”惨叫着倒下了。“风火轮”手持望远镜:“他挂了!”“急速锋”的枪口没有挪开,继续关注着目标。 “他挂了!“急速锋”,你做到了!”“风火轮”大喊。 此刻,突击小组已经登上高处,对“波塞冬”的部下们开始了密集射击,双方的激战还在继续。一名特战队员拿起信号枪,“嗖——”一颗红色的信号弹响彻云霄。 丛林边的公路上停着数辆军车,还有军犬。士兵们穿着佩戴臂章的全系迷彩服,手持突击战术自动步枪快速跳下车。 “快!特战队员的信号接头了!我们往那边去!”一名上尉命令道。士兵们迅速离开公路,冲进树林。 山头上,“急速锋”据枪不动。瞄准镜里,“波塞冬”躺在地上一动不动,血不停地往外流。“风火轮”看他:“你在干什么?他已经挂了!”“急速锋”不说话,眼睛抵着瞄准镜注视着“波塞冬”。“风火轮”整理着装备,说:“他已经死了!” “你去——他是死是活,要亲眼看见!我掩护你!”“急速锋”据枪说。 “真拿你没办法!”“风火轮”无奈,站起身,持枪下山。 “急速锋”抵着瞄准镜注视着“波塞冬”,“波塞冬”卧在地上一动不动。特战队员们还在搜索残敌,对着地面的尸体补射,旁边的卫生员在给受伤的队员们包扎。 这时,两架武直九在高空盘旋,螺旋桨卷起的巨大风声猎猎作响。 “孤狼,这里是飞虎1号。我们准备进行空中支援,请标注你的方位,以免误伤。完毕。”飞行员操纵着直升机朝丛林方向驶来。 “飞虎1号,孤狼收到。请你沿4500地区开始轰炸,我们距离轰炸位置200米左右。完毕。” “飞虎1号收到。你在危险区域,请寻找掩护。我们开始空中支援。完毕。”飞行员推下操纵杆,两架武装直升机快速俯冲下去。 “急速锋”还在监视“波塞冬”,“风火轮”已经逐渐靠近。不远处,幸存的武装分子还在负隅顽抗。这时,两架武装直升机开始对地射击,“急速锋”一惊。一阵惊天的爆炸和烈焰腾空而起,“风火轮”被气浪掀翻在地,急忙卧倒,翻滚着寻找掩护。 对面一片烈焰,武装直升机拉高,飞行员呼叫:“孤狼,空中支援结束。我们继续滞空,等待你的支援要求。完毕。” “风火轮”灰头土脸地从地上爬起来,吐出满嘴的土,怒骂:“妈的,差点儿炸到老子!” “急速锋”在瞄准镜里继续寻找“波塞冬”的身影,一片烈焰当中,什么都看不到。“急速锋”暗暗叫了一声:“不好!” “风火轮”大大咧咧地持枪走上去,骂道:“兔崽子!老子来给你收尸!都烤焦了吧?”突然,一颗手雷甩出来,嗤嗤地冒着烟。“风火轮”一惊,已经来不及了。“轰!”手雷凌空爆炸,“风火轮”抱着腿一声惨叫。 “风火轮——”“急速锋”大喊着起身飞奔过去。 “波塞冬”在烈焰中残存,烧伤的手哆嗦着举起狙击步枪,瞄准了“风火轮”。“波塞冬”正要扣动扳机,“急速锋”一个鱼跃,扑到“风火轮”身上。“噗——”子弹穿过“急速锋”的后脑,眉心瞬间出现一个小小的血洞。 “猎鹰——”“风火轮”怒吼着,“急速锋”慢慢地倒下了。陈善明反应过来,大声命令道:“还有敌人!射击——” 在一阵密集的射击中,“波塞冬”被追到一处悬崖边。陈善明吼道:“抓活的!”队员们冲了上去。“波塞冬”没有退路,他看了看身后,毅然转身跃下悬崖,坠入激流。特战队员们朝着激流中射击,但已没有人影了。 “猎鹰——啊——”“风火轮”抱着已经没有呼吸的“急速锋”,发出了最痛苦的哀号。 烈士陵园里,国旗飘舞,一片肃穆。 墓群中立有一排新坟,坟前立着牺牲烈士们的遗像,四周花圈林立,一条黑色的横幅被风吹得猎猎作响:你们的名字无人知晓,你们的功勋与世长存。 刘时镇带领着数十名特战队员伫立坟前,他们一身全地形迷彩GEN3紧身作战迷彩装系着S腰带,胸前佩戴白花,持枪肃立。军旗猎猎飘舞,一个墓碑被立起来,墓碑上镶着一张照片——名字鲜红的显示徐忆代号“急速锋”身穿军装,露出难得的笑容。另一做墓碑上显示代号“风火轮”李光道。 一名穿着中将军装的老将军站在墓前,他的身影孤独而又坚定。这个将军是他们原陆军特战雷火特战队的老首长也是徐忆的父亲。 战神特战旅参谋长贺军注视着面前的队员,厉声道:“同志们,你们准备好为祖国献身了吗?!” “——时刻准备着!”官兵们齐声怒吼。 “敬礼!高喊。 唰——官兵们的动作整齐划一。 持枪的官兵们举起手里的冲锋枪,对天四十五度连续单发。枪口的火焰映亮了官兵们的眼睛,枪声震彻云霄,在陵园上空不停地回响,仿佛在与远去的战友们告别。 烈士陵园门口停着一列车队。...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