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二次元 魔王的勇者生活

更新时间:2019-03-25 22:40:04

魔王的勇者生活 连载中

魔王的勇者生活

来源:落初 作者:卧娆 分类:二次元 主角:元帅王 人气:

经典小说《魔王的勇者生活》由卧娆所编写的二次元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元帅王,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不明缘由来到异世界的我,成为了这个大陆上最强的生物,支配大陆顶点的魔王。不过因为害怕标准结局的制裁,我通过特殊的手段伪装成为了勇者,在这个大路上导演起了一场又一场相爱向杀的故事,从此过上幸福的后宫生活的故事。嗯,本该是这样的故事。一个大脑回路总觉得有哪里不正常的自恋女剑士。一个咏唱着治疗魔法会因为咬到舌头作罢的蠢萌牧师。一个满脑子都是骚操作的明明是个魔法师却总是在追求近战终结对手的贫乳萝莉。还有一个只凭借着可爱就可以征服世界的病娇妹妹。滑稽而残酷的命运之轮不断的旋转着,问题少女们将带我进入却是。脑浆也为之飞溅,骨髓也为之碎裂的。用尽想象力去发挥所有的残忍的这样的命运哟!群号126978839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但是谈判中理所当然要取得心理优势才能够掌握主导权,而现在要论我的心理的话,被酒劲的眩晕包围连正常说话都有困难这点暂且不提,每一句话都是满满的负罪感,恨不得马上说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

我搀扶起呆坐在地上的她,她的手有些冰凉而柔软,纤细,手臂上能感受到她的单薄和瘦弱。身上有一股淡淡的清香。接触以后我更是想要把她搂入怀中。

虽然她站了起来,但是神情还是有些许恍惚,我已经十分轻微的小心翼翼的释放了,但对于一个没有经过任何锻炼的少女来说,还是太刺激了一点。

不过看上去还是很快的缓了过来,神情渐渐平复。

[这样证明自己的身份更直接明了一些,失礼了。]

她揉了揉自己的额头,看上去已经缓过神来。

[我姑且相信你的所说吧,那么不可一世的魔王大人又还有什么能和我说的呢?我在您的面前难道已经不是任由宰割了吗?]

[你冷静的听我说,我希望你迅速理解这番话的含义,我不喜欢说多余的东西。]

[再糟糕的情况我也已经有心理准备了,你要说便说吧。]

她看上去冷静了许多。

[关于斯坦卡图的原住民的处理,我们原本的打算是全数杀绝,血祭军威,但是这个提案被我压下来了。]

[所以?你打算怎么处理我的子民?]

她开始焦急了起来。

[现在,应该说刚才,总之此时此刻,你的子民,已经全部变成我的奴隶了。]

她扬起巴掌想往我的脸上袭来,但是单纯作为一个没有进过任何训练的人类来说,想要偷袭这个世界上最强的生物。

结局理所当然是,她的小手还不曾触及到我的脸颊之前,就被我半空中拦了下来,

左手握住了她的腕部,她想挣脱却没有这股气力,小手被我牢牢的握在手里,一股柔软而光滑的触感在我的左手蔓延,那脆弱的无力感,实在是让我心猿意马。

[能够幸免一死就已经是我对你们的大赦了,你应该觉得高兴才对。]

[看着人民被奴役,我怎么可能会高兴?放开我。]

她的左手用力的拍打着我,感觉上来说不仅不痛不痒,反而让我感到很幸福,这样子欺负女孩子的画面我以前只在电视上看到过。

不得不说这种负罪而又侥幸的快意,实在是过瘾。

[先听我说完,愚蠢的人类。]

如果按照玛丽苏文的节奏来说,我应该说这样的台词吗?

我双手搭在她的双臂上,而她在不停的奋力挣脱,眼中的泪水也跟着身体的摇动溅在了我的身上,那是一种冰凉的感觉,当我再一次注意她的时候,她早已是泪如雨下。双臂被我抱住无法发力,她的双手只能无助的晃动着。一副十分抗拒的样子,让人心碎。

虽然我并不明白为什么会发展成这样,不过我们现在的样子就像是情侣在吵架一样。

然后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也不明白自己在做什么,可能是醉了,也可能是内心已经抑制不住了。

我把她推倒了床上,将她的双手十指相扣,按在床上,身子坐在了她的身上,她彻底的无法动弹了,但是却还是能明确的感受到她反抗的力量。

她似乎觉得接下来会发生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虽然无力却依旧不停的想要挣脱,但是浑身上下若要说还有能动弹的补位,也就只剩下嘴了。

[不要!不要啊!]

她撕心裂肺的叫着,眼神里充斥着绝望和不甘。

而眼泪早已是一塌糊涂。

[人类,为什么要哭泣?因为亡国的屈辱?还是对子民的落难,无可奈何?]

我将头逼近她的脸,她只是侧向一遍,一言不发。

我舔了她左眼留下的眼泪,味道是咸的,理所当然是咸的。

她一脸茫然,不知道我在做什么,但是看上去不是这么害怕了。

我也不明白我在做什么,但总感觉想要温暖她,填补她那被现实的残酷所支离破碎的内心,想要拯救她的绝望。

明明我的目的,并不是这样的。

虽然是这么不堪的姿势,但是我仅是注视着她,她也仅是看着另一边,躲避着我的眼神。

她已经完全不反抗了,也不流泪了,只是落寞的神情,已久固执的看着一遍。

我转过身去,躺在了床的另一边,床上也有一股清淡的气味,是她的气味。

不过右手依然牵着她的左手,五指紧紧的相扣着。

[放开我。]

她平静的说道。

但我也没有放开。但她也没有反抗。

我们安静的躺着,房间又变的寂静了起来。月光柔和的照在彼此的身上。好像是小时候在祖母的老房子里透着天窗看着星空。我看着天花板,感觉心情很平静,她也看着天花板,但我不知道她的心情。

我开始说斯坦卡图的事情,接着说有关奴役的事情。

她安静的听着,没有说话。

但是我说到过分的地方,她会攒紧和我相扣的手,不知道是心情使然的无意识动作,还是在向我提出小小的抗议。

现在她的手温暖了,但还是柔软的,纤细的,一只柔弱的小手,我说坏话的时候会用力的手,我没有看着她,但是从相扣的手中,我能得到她的想法。

我说一堆,跟杜兰克·雷·罗·特将军说过的话。我想她大概明白这已经是我能采取的最仁慈的手段了,或许也大概不明白。

因为她没有说活。

我接着说[但是除此以外这个计划还需要你,我答应你,这样的生活你们只要忍受5年左右,我保证还给你们自由。]

我接着说[你在这个计划里无论是这五年还是五年后,都很重要,你只要隐忍,度过了这段时期,斯坦卡图一族就可以在未来继续延续下去。]

[那么我以这条Xing命作为赌注,能不能让我的子民过的更好一些呢?]

她终于开口说话了,语气很平静。

我攒紧了她的手,她的小手和她一样单薄,让我想紧紧的攒住。

这是我们之间心照不宣的交流方式。

[这并非是一件你在威胁我的事情,而是一件我在威胁你的事情,你的死亡只不过会让我的计划发生变动,而斯坦卡图四十万人的Xing命和延续在我手上,斯坦卡图的一切都会在我一念之间被终结。]

她把我的手攒的很紧,但依旧平静的继续说。

[才不会呢,教皇国的盟军一定会撕裂你们,来到这片土地,拯救我的子民们。]

我也攒紧了她的手,回应着她。

[你说出的这番话,你真的相信吗?}

[相信又如何,不相信又如何,事到如今你和我说这些话,就算是我想死,也会被深深的罪恶感阻止,我从一开始,就根本没有选择。}

[你能够明白这些道理就好,我喜欢下棋,但是讨厌下多余的棋,你的死对我来说也只不过是多余的几步而已罢了。}

她起身压在了我的身上,把空余的右手也扣在了我左手上,现在的她十指相扣着我,压在我的身上,注视着我。

而我也注视着她,

[如果之前对你而言我只不过是这样的话,那么此时此刻的你,又会不会觉得我变得更重要了些呢?]

她较真的眼神仿佛要把我望眼欲穿。

[人类?莫非你对有着灭国之仇的我,有了感情?]

[那么你呢?明明对我做了那么过分的事情,明明对我这么温柔,却尽要说些无情的话,你们魔族,真的是铁石心肠吗?]

她质问着我,那玉惨花愁的样子真是令人怜惜。

[也许吧,人也一样,魔也一样,爱慕之心也一样,怜悯之心也一样。]

若不是双手被她紧紧扣着,我很想抚摸她的额头,像是小时候,我的妹妹摔倒了一样,温柔的去安抚她。

[那么为什么你不能用对我的怜悯之心去对待我的子民呢?如果你能去了解他们,你们魔族能够去细心了解他们,难道大家就不能一起和睦的相处吗!?]

[你还不明白吗?这已经是我能够动用的最仁慈的手段了!我也是一国之君,我是你们人族最大的仇敌魔王!以此为基础我已经不能再仁慈了!}

[我也明白!我也知道!但是我,但是我就是不甘心,我好不甘心!为什么我和你可以互相理解,而其他人不可以呢!}

她的眼泪又不由自主的流落了下来,落在了我的脸上,落在了我的心里。这个眼泪是咸的,是苦涩的。就算不用尝,我也该知道。

而我们的十指,早已紧紧相扣。也许此时的心意,也如同这十指一般。

我转身将她抱住,将她单薄的身躯搂入怀着,抚摸着她的头发,紧紧的抱住她,拥抱她。她像是一个小动物一样在我的怀里微微颤抖,能听见她传出的泣涕声。

[你不像是魔王,也不像是魔,你根本就像是人类一样。]

她细声说道。

我心里一惊,虽然并不觉得她看穿了我的身份,不过她说的话确是属实。

[自从斯坦卡图被攻破以后,我就常常在想,或许我们今天会有这番遭遇,是天罚,是活该的。我也知道父亲并不是一个好国王,虽然如此,我还是不能原谅你们魔族杀死他的事实,至少,他是一个好父亲。]

她开始慢慢的说道。

[直到斯坦卡图被攻破以前,我们也做过抓住魔族当做奴隶这样的事情,小时候父亲曾经用一个魔族俘虏当做奴隶,他是一个看上去有些像猩猩的魔族,平时会让他拉动本该由马来拉动的马车,而且他拉速度也比马快。小时候的我很调皮,经常用树枝戳戳他,用石头扔扔他,父亲和周围的人经常教导我说魔族是坏家伙,我理所当然的欺负着他,他也不还手,常常笑呵呵的看着我。]

[后来我看见父亲时常会抽打他,他还经常饿肚子,但是总是会和我玩,我把小球丢在他的身上,猩猩总是会轻轻的还给我。我哭泣时候也总会扮鬼脸逗我笑,但他从来多不说话,那时的我心里觉得他是个坏人,但是我却并不讨厌他。明明是坏的却不能讨厌他,我觉得自己的这种想法很奇怪。]

[后来我会偷偷把家里的水果拿给他吃,他受伤了我会偷偷的帮他擦药,我开始觉得魔族或许都是坏人,但猩猩一定是魔族里少数的好人,因为坏人不可能会对我这么温柔,我把我的想法告诉了哥哥。]

[但是哥哥却并不认同,他还把我带到了关着魔族的地牢,就是现在关着我的子民们的地牢,说起来真是造化弄人,地牢里面的魔气势汹汹的咒骂着我们,虽然隔着隔离我却还是害怕的躲在哥哥的后面,逛了一圈以后,哥哥这么对我说。]

[他对你好只是因为不能惹哭你,你上次在他面前哭被爸爸发现的时候,爸爸狠狠的毒打了他一顿,他当然只能哄着你。如果他没有了枷锁,他怕是恨不得杀了你。]

[听了哥哥的话以后,我的心里感到非常难过和自责,几个月,我再也没有去找他,和他一起玩,偶尔远远的遇见他他会朝我招手,但是我没有勇气回应他。]

[直到有一天,我在湖边玩耍的时候不慎掉进了湖里,当时载着父亲回来的猩猩也看见了我,护卫和侍女们都纷纷跳进湖里救我。但是他却也冲进了湖里,父亲慌忙之下跳了车,摔断了左腿。]

[他的身体比人类更强壮,入水以后很快就找到了我,把我救了起来。他把我捞出水面回到陆地的的同时,人们也拿着武器去驱赶他,我哭着请求他们不要打了,但他们还是没有住手。]

[父亲更是气急败坏,说要把猩猩处死,遍体鳞伤的他被关回了地牢,我苦苦央求父亲放了他,问父亲为什么猩猩救了我反而要杀了他?]

[父亲却语重心长的说,他是只比畜生还要低级的东西,是万恶的魔族,死不足惜,你掉进水里大家已经都去救你了,他没有必要去,并且还要把我带进水里,我虽然跳车跳的快却因此摔断了腿,最可恶的是他居然用那双污浊恶臭的双手触碰你,你是如此纯粹而圣洁的存在,怎么可能被他这样低劣的东西触碰!父亲抚摸着我的脸颊如此说道]

[只后我和父亲争执了很久,都不能说服父亲,父亲甚至罚我不能离开宫殿,最后我只能苦苦央求哥哥,让他带我去见了猩猩最后一面。]

[虽然上次被哥哥带进地牢以后我就再也不像回到这里,这里令我害怕,但是为了见猩猩最后一面,我别无选择,躲在哥哥的身后来到了猩猩关着的地方。]

[我看见了遍体鳞伤,奄奄一息的猩猩,这样下去就算不处死他他也已经活不久了,我哭着问猩猩为什么要这么温柔的对待我,为什么要来救我,虽然我知道猩猩从来不会说话,]

[但是猩猩这时候却第一次和我说话了,他说。]

[人与魔之间,或许注定是不能相容的,我曾经也是魔族的战士,杀死过许多的人类,我会有今天,无怨无悔。但是没有和世故相接触,没有被这个世界的狼烟所波及的你,无论是魔族还是人类的孩子,都和这个世界的偏见没有关系,你也会使坏,就算只是孩童的嬉戏,人或魔本身也是拥有恶意的,我很庆幸自己能平和的对待你,你在我这个卑微的魔身上学会了给予善意,善意和恶意本就一念之间。没有真正的恶人,也没有永远的善人。如果要回首我的一生,我只希望自己能活的更善良一些,或许就能遇见更多像你一样的人。人与魔的偏见这个世界上是无法改变的。但是如果是你们这一代,如果是像你一样还稚嫩无知的时候,能够更多的被灌输正确的观念。我相信这个世界上的偏见会少许多。]

[如果你长大以后,能够把我对你的友善,传达给我的同胞们,哪怕是你在今后的人生中能更善良一些,更善良一点。我条命,也就值得了。]

她没有再说下去,故事的结局就算不用说,也已经一目了然。

倒不如说要让她说完,实在是残忍了。

[虽然还是要死很多人,但是为了斯坦卡图的延续,我只能接受你的意见。说实话,目前你所采取的策略,的确已经够仁慈了,如果是父亲在世的时候对贫民的策略,比起你的手段来说几乎更加残忍。]

她很平静的在我的怀里说着,

[这是依靠你的才能能够改变的事情,如果按照我吩咐给杜兰克·雷·罗·特将军去执行的话,实际上的存留量或许只有三成。但是如果你能够发挥才能的话,反而可能保住五成的人。]

我温柔的抚摸着她的头发,鼓励着她。

[将你的子民的存亡多少与否,全部交付给你,或许是非常残酷的一件事情,无论如何,你尽力就好。]

[魔王,老实说我依旧觉得你是一个恶魔,是一个罪该万死的魔。]

[但是,我并不讨厌这样的你,你也有你的善良,你也并非是不可以用真情打动的人,我能与魔王达达成共识的话,能和魔王成为朋友的话,那么猩猩所期望的,人与魔互相理解的世界,会不会更近一步呢?]

[朋友吗?公主陛下你如果愿意的话,就算人与魔的隔阂摆在面前,我也愿意成为你一生的挚友。]

[那么,一言为定吧。]

我将小拇指伸到了她的手边,然后有个小小的,柔滑的手指变钩住了我的手指。

我们心照不宣的并没有在说话,或许她也累了,或许我也累了。

我会做这么过分的事情,说不定也是借着这股酒劲。

不久后我便睡着了,抱着她睡着了。

她或许,今夜可以安眠吗?

然后,我便做了一个梦。

梦见了她与猩猩,能够携手言笑的世界。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