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二次元 > 伪魔王的圣光修养

更新时间:2020-09-09 02:38:56

伪魔王的圣光修养 连载中

伪魔王的圣光修养

来源:落初 作者:九重流云 分类:二次元 主角:林桑白桑白 人气:

主角叫林桑白桑白的小说是《伪魔王的圣光修养》,它的作者是九重流云最新写的一本二次元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一个被假系统坑去学圣光的魔族的故事。PS1,慢热,轻松向,可能有高能剧情。PS2,封面跟内容毫无关系,基德是点娘换的,等我有钱再换新封面(划重点:等我有钱)PS3,我以前其实是千手观音,但现在只剩下两只手了(改简介真香!)已有260万字完结老书《从太阳花田开始》,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看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林桑白有些手足无措地注视着李半夏朝自己冲来,从门口到梳妆台足足有六米的距离她只用了不到一秒便将之跨越。

他能够感受到自己体内澎湃汹涌的力量,但他没有使用。

李半夏算是他的青梅竹马。

初次相见还是在福利院,那时他刚六岁,八岁的李半夏被她儒雅的教授父母牵着手在全体福利院人员欢迎中走进福利院。

穿着一身洁白的公主裙,蕾丝的头带,被打理地如绸缎一般光滑整洁的黑发,就像一个真正的小公主一样。

她喜欢笑,但每次都是很恬静的,用手捂着嘴,科科地轻笑。

只用了一瞬间,她就成了所有福利院小朋友众星捧月的公主。

可她却只关注了那个被排挤在人群之外,瘦瘦弱弱孤孤单单的林桑白。

她说她喜欢跟长相漂亮的孩子做朋友——当时说出那句话的时候,小姑娘粉嫩的脸蛋红彤彤的,像个大苹果。

她说她叫李半夏。

他说他是林桑白。

两个人成为了朋友。

于是每周周末,那个恬静可爱的小姑娘都会在自家司机的护送中到福利院来找他。

每次能一起玩一个小时,因为她其他时间要去学钢琴,学古筝,学画画,学跳舞……

那时候小男孩都不知道钢琴跟古筝是什么,不过他知道可以拿着树枝在沙地上画画,听着音乐蹦蹦跳跳叫跳舞。

而哪怕因为跟李半夏成为了朋友导致自己被其他小朋友更加敌视,吃饭时被打翻饭碗,衣服上莫名其妙出现一些小洞也成了司空见惯的事情,他还是每一次都无比期待每一个周末那一个小时的欢乐时光。

现在,林桑白看着已经冲到自己面前的李半夏,注视着她。

她一直都是这么漂亮,到现在已经长成了一个令所有男人瞩目的美丽女人。

看着那对近在咫尺的36E,林桑白不知道她的身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火爆。

想到昨天那覆盖板砖的圣白色光辉,还有那个想吃掉他的怪物口中“圣光”二字,他也不知道李半夏什么时候拥有了那种力量。

同样——

“原来你是魔族啊!!!还是第一次真的看到魔族,听说魔族的魔角都特别敏感来让老娘摸摸!你居然连我都瞒着不告诉,哼哼哼——”

感受着女孩丝毫没有自觉的压在自己身上的柔软身躯,林桑白更不知道,李半夏究竟是什么时候,变成了现在这样的一个,女流氓。

“快让老娘摸摸!!”

过于强烈的冲击让他一时之间都没来得及继续纠结之前那个,让他一个刚刚被觉醒了魔族血统的人一个月内学会圣光,否则娘化的任务。

林桑白完全没想到,随着李半夏的纤白小手握上自己那一对魔角的瞬间,一股微妙的酥麻感顿时从角上传出,电流窜到脚底接着又逆流而上,全身一阵酥软。

从未有过的奇异感觉,而且这感觉很不妙!

要遭重!劳资好像要节操不保!!

林桑白脸色通红,青春期尾巴上的少年受此刺激感觉自己都快把持不住了,特别是在此刻身体还被魔族血脉强化过一遍之后……

十八岁应该还勉强算是青春期吧?

“你——泥给窝下切!!”林桑白被吓得直接破音,手忙脚乱地想把李半夏从自己身上推下去。

只不过从角上传来的感觉却让他身体根本用不上力气,他能感知到在体内流窜的庞大力量,但现在却一点都调动不了。

“泥快点下切!!!!”

“哎呀,魔族的角原来是这种感觉啊,冰冰凉凉的好舒服。还有这种纹路好漂亮……桑白桑白,能切一根角下来送给我吗?”

“不要,滚!”

“你不爱我了?”泫然欲泣。

“不爱,滚啊!!”林桑白知道自己目前的状况实在是非常不妙。

“嘁,反正你整个人都是老娘的,这对魔角老娘爱什么时候玩就什么时候玩!”

看着若无其事剥夺了自己自由从属的李半夏,林桑白真的觉得有种非常非常魔幻的感觉。

到底从什么时候开始改变的呢?

那个文静优雅,学古筝,学钢琴,学画画还学书法,说话声音都是细细小小的女孩消失了。

变成了面前这个放浪不羁爱自由,一言不合老娘在口,平常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找到欺负人收保护费的小混混大混混一通暴打的**御姐。

总之,不知道过了多久,林桑白趴在软绵绵的大床上,两眼空白嘴角流诞,跟被玩儿坏了似的。

不可描述,不可描述。

“魔族诶,原来桑白你有魔族血脉吗?”李半夏放松地躺在桑白身旁,玉手有一搭没一搭地抚摸着桑白的魔角。

桑白老半天才终于缓过气来,翻身仰躺,抬头看天,虎目含泪。

我一定要尽快熟悉控制血脉的方法把这对角藏起来……

“哈哈哈抱歉抱歉,就是挺好奇的,老娘混了这么久还没真正见过魔族呢,这些家伙一般都是住在魔界来着,跟圣光界的那帮背后长麦辣鸡翅的天使一样,人间可少见,全是家里蹲。”李半夏爽朗地笑着,但抓着桑白魔角的手完全没有放开的意思。

“你个女流氓……”

“这点老娘不否认!”李半夏理直气壮地说道。

你理直气壮个屁啊……

“不过,你都不攻击我的吗?”抗争了很久但也已经放弃治疗了很久的林桑白跟条咸鱼似的躺在床上,好奇地问道。

“为什么要攻击你?”李半夏真的很喜欢桑白的魔角,摸上摸下……

这动作好像有点不河蟹吧?

不过反正她做大部分事情都是三分钟热度,应该,大概,或许不久之后,她就没兴趣了吧?

桑白回想着李半夏从小到大坚持地最久的事情。

——然后悲哀地发现除了坚持吃饭睡觉呼吸等基本生理活动之外,好像就是他自己了。

“我不是魔族吗?你看你之前不就干掉了那两个怪物……”

“可你又不是怪物。”李半夏无所谓地说道:“之前那些家伙是被邪种能量入侵的怪物,那才是死有余辜的存在——杀了有赏的那种。”

又听到一个奇奇怪怪的词汇。

“……看上去,你已经接触这些很久了吧。”

李半夏卧室里落地窗外是一个宽敞的阳台。

阳台上种了石斛、木槿、薄荷、茉莉还有爬满了栏杆的蔷薇。

蔷薇下有个瓷砖砌起来,长两米宽一米高半米的池子,里面养了好几只龟。

——李半夏只养得活花花草草跟乌龟,以她大大咧咧的性格,养狗的话早被她饿死了。

毕竟花草可以靠天吃饭,而乌龟特别能熬……

“有些年头了吧,抱歉,一直瞒着你。”李半夏看着阳台。

“没什么,以我之前的身体状况,就算知道了也什么都帮不了你。”

“不是哦,你一直都在帮我很多。”李半夏说道,但面对桑白疑惑的眼神她却又摇摇头,什么都不说。

“你是刚刚发现自己有魔族血脉的吗?”

“对啊,刚睡醒就觉醒了。”他隐瞒了系统的消息——这种东西本身也没什么说出去的必要。

“哦,那也挺好。”于是她很满意地笑了起来。

科科科的。

桑白好喜欢这种感觉。

“对了半夏,能拜托你个事情吗?”桑白又说道。

“什么事情?如果是让我放开手的话就免了,老娘还没摸够。”

“……”

“那没什么,打扰了……”

刚刚都是错觉,她果然还是那个女流氓。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