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混在古城那些年

更新时间:2020-01-13 06:17:41

混在古城那些年 已完结

混在古城那些年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水果刀.如意 分类:都市 主角:肖建飞红姨 人气:

经典小说《混在古城那些年》由水果刀.如意所编写的都市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肖建飞红姨,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本书描写的是在九十年代初至二千年之间的一群社会边缘人物,他们处于社会大变革的背景之中,惯于使用暴力解决问题,他们是每座城市都存在的小人物,是被社会主流所摒弃的悲剧性角色,他们就生活在我们身边,演绎着灰色的命运轨迹。...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都说好事多磨,那么如果肖建飞哥几个约着去打架就不能算是好事,可是坏事怎么也如此多磨?从结巴被打伤至今已经几个月了,肖建飞哥几个卯足了劲儿想要给结巴报仇,但是每次想有所行动的时候,却总是阴擦阳错的被别的事给搅了,而今天又是如此。

一大早,肖建飞就赶到了红姨的商店,结巴赵凯旋都还没有来,反正这事也不在乎早晚,于是和王涛在商店门口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而红姨一直躲在屋里没有出来。一直等到十点多,结巴.赵凯旋和炜子一起来了,肖建飞本想说赵凯旋和结巴几句,看见他们和炜子一起来的,也就没说什么。

赵凯旋先跟王涛打了声招呼,然后对肖建飞说:“炜子天天在家窝着没事,我想咱既然还是要从黄村找起,炜子的朋友不是能帮忙吗?我就把他拉来了。”因为上次炜子自告奋勇的帮忙,一起去黄村找人,谁知道路上出了钱老大那档子事,这回肖建飞本没打算让炜子知道,可是,炜子已经来了,说什么也没用了,那就出发吧。可是人还没走几步呢,迎面撞见爷们和疯子,爷们上来“啪.啪”的拍着结巴的肩膀说:“小子,伤好利索没?今天找个地儿让你练练手去,行不?”

肖建飞看着爷们摇摇头:“今天正好有事呢,你别起哄。”

“是吗?什么事,让本座听听,我也有事找哥几个。”

肖建飞指着结巴说:“还不是他的事,替他出气,你会有啥事?

“嘿嘿,结巴这事早一天晚一天不打紧,这么久都等了,还在乎这一半天?我答应了个哥们的邻居,今儿中午,咱赶到市技校,帮他邻居弟弟个忙,回来咱再去整结巴的事。”

“你怎么啥破事都管?越混越回去了,一帮子大老爷们儿跑学校去打小孩?”肖建飞很无奈,这都是什么事啊?

“不是打小孩,是这样,我哥们邻居的弟弟在市技校上学,同一年级上有个孩子老欺负他,我那哥们前几天去揍了他一顿,对方今天也叫了人帮忙,放出风,今天不做个了断,以后他邻居的弟弟就不用来上学了。”

肖建飞实在是不想管,这都是什么和什么啊?还哥们的邻居的弟弟?说着都绕嘴,听着就头晕。两边的人他一个都不认识,估计爷们和她所说的哥们的邻居也不认识,可这妞生来热心肠,谁找她帮忙,她也不问青红皂白,也不管谁是谁非的乱答应,然后把事儿扔给肖建飞,自己却不去操心。

“飞哥,哥哥,去吧,去吧,我都答应人家了。”爷们难得的做出一副小女人的姿态。

肖建飞一阵寒意油然而生,他一边抖落着身上的鸡皮疙瘩,一边对爷们说:“可以去帮他撑撑场子,但是咱几个能不动手尽量不要动手,帮的是谁,不知道,打的是谁,也不知道,简直是岂有此理。”

时间还早,技校中午十一点四十五才下课。几人算算时间还够,安步当车的往技校而去。路上,爷们一手搭着肖建飞的肩膀,一手挽着王涛的胳膊,疯子倒像是个外人似得跟在后面。

王涛浑身不自在:“哎,妹夫还在呢,别不把自己当女人,你矜持点行不?”

爷们骂道:“滚你大爷的,本座从没把自己当女人,但也从没把你当男人。”

王涛笑道:“我这五大三粗的要还不是男人,我那妹夫可更难说了。”

赵凯旋在旁边对爷们说:“来,挽着哥,他不疼你哥疼你。”这几个人胡闹着,丝毫不顾忌路人的目光。

肖建飞和炜子走在一起,炜子话很少,带着一个大口罩,神情很落寞。肖建飞看着炜子很真诚地说:“炜子,有些事我们是必须面对的,根本无法逃避,也许我们面对时会有很大的痛苦,会有很深的伤痛,会有别人异样的眼光,但这些既然发生了,不管好与坏,都已经是我们生活中的一部分,与其我们痛苦的活在心结中,还不如不想这些不如意的事,男人其实就是难人,看开点吧,兄弟。”

炜子沉吟了一会儿说:“飞哥,你说的我都懂,我也想摘下这个口罩走在路上,可是每次想到别人看鬼一样的看我,我都不知道怎么办。我不怕你笑话,打架我不怕,挨刀我也不怕,可我害怕别人看我时的那种眼光。”

肖建飞一时也不知道怎么说下去,心结还要自己解。这时候,王涛被爷们追打过来,王涛跑到眼前时,被肖建飞拦下,对爷们说:“别闹了,我和涛子有事。”爷们瞪了一眼王涛道:“你以后再敢调戏我家疯子,我废了你。”

肖建飞苦笑着说:“你都找男朋友了,为了你男朋友,你也要夹着尾巴装淑女,行吗?”爷们翻着白眼嘟囔着扯着疯子走到一边。

肖建飞问王涛:“红姐说没说她前夫叫什么名字,原来不好意思问,现在你们都这样了,估计你也应该打听过了吧?”

“嘿嘿,昨晚才问,说那厮叫马进财。”王涛听到红姨,满脸都是幸福,可面对结巴和肖建飞他们目光时,又有点不好意思。

众人大概在十一点半赶到了市技校,爷们喊过来一个贼头贼脑的小子给大家介绍:“这是我哥们的邻居,你叫什么来着?我一时想不起来了。”

“我叫常建,哥几个叫我小建就行了。”那小子尖脑袋瓜子,三角眼,塌鼻梁,反正怎么看都像戏曲《十五贯》里面的娄阿鼠。

王涛在肖建飞身后嘟囔:“你长得可真不常见,但常贱。。”

肖建飞瞪了一眼王涛,对常建说道:“我们尽量给你平事,能不打最好不要打,你弟弟到底还在这上学,万一遇见个死沾皮的,我们不可能天天来这帮你。”

“那是,那是,我也是这意思,哥几个能把他们吓唬走就行。”常建点头哈腰的说道。

这时候,从远处走来四五个人,常建脸色大变,赶忙对肖建飞他们说:“就是那几个,昨天就来了,我弟弟翻墙头跑了,走半道遇见我,我专门过来认的脸。”

“好像是省四建的杨保国他们。”赵凯旋认识对方打头的。

常建有点哆嗦的拿出一盒皱皱巴巴的烟,掏出来一看,却没几根了,于是对肖建飞等人说:“我去买盒烟。”

肖建飞说:“你别走啊,这儿马上就放学了,你弟弟我们谁也不认识,你不在怎么行?”

常建道:“离下课还有几分钟,那边拐角就有个门市部,我也跟我弟弟打过招呼,让我弟弟和欺负他的那小子一起出来,今天咱来人了,可不能让他跑了。”说完就慌忙走了。

肖建飞厌烦的皱着眉:“凯旋,你去跟对面的人说和一下,为这样的人真是不值当,还有,以后你少管这种事。”后半句是对着爷们说的。

“什么玩意儿,帮他平事呢,他倒跑了,爷们,这就是你栏的好事?”王涛斜睨着爷们说。

“算了,来都来了,看凯旋回来怎么说吧。”肖建飞拦着王涛,怕再说下去爷们要恼了,他看出来爷们也很不高兴,常建办事是不地道,这些人为他而来,他却临阵脱逃。

一会儿,赵凯旋气呼呼得回来了,不用问,对方肯定不买账。果然,赵凯旋说:“好像常建他兄弟没说实话。对方也没有明说,只是问咱们打听清楚了没有就拦事?杨保国说了,那小子太嚣张,他是打定了,还说了一些难听话。王涛很恼火,现在他算体会到为何肖建飞不愿管这种事了。

学校下课了,学生们三三两两的走出了校门,嬉笑着从肖建飞他们身边走过,肖建飞点了只烟,默默的看着学生们阳光般的笑脸,突然想到自己和这几个兄弟都已经离开学校好几年了,再次站在学校门口,居然有了点陌生的感觉。

“出来了,那两个应该就是、”爷们说。

肖建飞扭头看去,见俩个学生拉扯着走出校门,其中一个盛气凌人的扯着另一个的衣领,而对方看来是吓坏了,只是涨红着脸徒劳地挣扎着。而这时杨保国他们也慢慢的迎了过去。

“操,这么嚣张,不管常建怎么不仗义,但那小子也太过了吧?”爷们像抓住理似得说道。

肖建飞看了看对面的那几个,对结巴说:“你去练练手,教训几下就行了,主要是把常建的弟弟给拉过来,然后让他直接回家去。其余的人跟我去把杨保国他们隔开,既然来了,就不能丢份,他们要是敢动,就放倒他们。”

肖建飞他们走到路中间,和杨保国他们相隔七八米的距离对峙。然后,两伙人都看着结巴过去两下就打趴下那个嚣张的小子,很诡异的是杨保国他们没有反应,只是很奇怪地看着结巴又踢了那小子一脚,结巴去拉常建的弟弟时,常建的弟弟却挣脱开去,向着杨保国那群人跑去。这时候,常建从人群中冲了过来,扶起那个挨打的小子,对着爷们喊道:“这是我弟弟,你们打他干嘛?”

肖建飞他们当时就呆住了,不情不愿的来替人平事,却把人给打反了,这笑话闹的。这回丢人丢大发了,丢到姥姥家了。

对面杨保国对他们几个笑嘻嘻的说声:“谢了,哥几个。”

“你他妈的说什么呢?王涛恼坏了,他也觉得这事简直是岂有此理。

肖建飞拦住了他:“还没丢够人吗?”

这事过去很久,肖建飞几个人还被朋友们嘲笑,而他们后来也慢慢打听出来,实际上是常建的弟弟经常欺负杨保国的外甥,杨保国的外甥被逼急了就吓唬常建的弟弟,说要叫人来打他,结果,常建找到邻居来帮忙,也就是爷们的朋友,等爷们的朋友去的时候,那小孩压根没有叫人来,于是又挨了顿打,这回真被打急了,就叫来了杨保国,这边常建的邻居听说是杨保国,也不敢露面了,最后找到爷们这傻妞,于是肖建飞等人误打误撞的替杨保国的外甥报了仇。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