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爹地送到:妈咪,请签收

更新时间:2019-12-08 10:46:00

爹地送到:妈咪,请签收 连载中

爹地送到:妈咪,请签收

来源:微小宝 作者:六玥 分类:都市 主角:叶舒陆月琪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六玥的原创小说《爹地送到:妈咪,请签收》,主角叶舒陆月琪,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小辰,我跟姓陆的离婚,你选谁?” “当然是——”小奶辰刚要回答,就被某少父爱如山的眼神压得透不过气。 “是我,还是那个臭不要脸的?” “妈咪,虽然爹地这个人又臭美又自以为是,但至少长得帅又有钱,带出去很有面子啊。再说了,除了你,还有谁好心肯要他?我们就勉为其难留下他吧。”小奶辰说得义正词严。 “好像有点道理……”某女犹豫间,就被某少扛进了卧室。 小奶辰摇头望天:当爹的不给力,当娃的操碎了心。唉,这届父母真是太难带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陆瑾年都敢让市长秘书在会议室外等他两个小时,你觉得报警有用吗?既然我得罪了陆月琪,她心里的火不发出来,这事就过不去。”叶舒小声回道,“放心,值钱的衣料我都藏好了。” 她都已经盘算过了。这件事不曝光,就是陆家理亏,有了这份理亏,她就能拿到补偿。可一旦曝光了,陆家就丢了面子,那无论明里暗里都不会让她好过。 “你?你早知道她会来闹事?”阿布惊讶。有时候叶舒单纯得可爱,可有时候,又精明得过分。 “以防万一啦。”叶舒又不是诸葛亮,哪能算那么准?只是小心谨慎地做足各种准备罢了。像她这种草根,果然不适合有脾气,根本架不住暴力奸商的摧残。不过,她不后悔救下陆以辰。 “那我们就这么眼睁睁看着?”阿布气得不行,做怂包可不是叶舒的风格。 “这不计着数呢嘛。”叶舒的视线可一刻也没离开过那些保镖,他们每砸坏一样东西,她就立即按下一串数字。吃亏的事,她可从来不干。她只是清楚利弊,不到不得已不会豁出去拼命而已。 “可是重新装修,购买家具,需要耽误不少时间啊。”他们只怕又要停业一段时间了。 “钱是永远赚不完的,我们就当花钱免灾了。”昨天叶芷萱的车祸让叶舒心有余悸,只要她身边的人能平平安安的,其他的,都不那么重要了。 “真不明白你们女人的想法。”阿布是彻底被打败了。反正老板说什么就是什么吧,他一个打工的,也做不了主。只要不伤到叶舒,他都能忍。 “该进的时候进,该退的时候退,学着点吧。”叶舒不过是故作轻松,内心早已一片混乱,既悲凉又沉痛。只是残存的理智告诉她,眼下除了忍,并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 圣瓦德皇家学校,一年级的教室。 陆以辰小朋友正坐在最后一排,一边漫不经心地听着课,一边用手在课桌下面快速敏捷地接收消息:“不得了了,辰老大,陆月琪带人去砸你妈咪的场子了。” 小奶辰立即心疼了叶舒三秒钟,然后回:“淡定,淡定,这点小风小浪还吓不到我妈咪。” “可是老大,咱就这么看着你妈咪被欺负吗?要不要把你那个小姑教育一下?” “咋的?你们把事都办了,还有我爹地的出场机会吗?” “……”老大,我们不是这个意思。 “行了,你们要做的事,就是在美国多拖陆克寒几天,免得他回来捣乱。” “是的老大,好的老大,你最可爱了老大。” “陆以辰——”年近五十的班主任老师,以严苛著称,都盯他好多天了,今天总算逮了个正着。她气哼哼地冲到小奶辰面前,把手一摊,“把游戏机拿出来。” “老师,什么游戏机?”小奶辰站起来,握着两个小拳头,一副听不懂的样子。 “还不承认是吧?”老师直接上手,强行掰开了小奶辰的拳头,里面只有一块方形的白橡皮。除了长得大了点,跟游戏机不沾一点边。 老师有点尴尬了,当着全班学生的面,总不能收不了场啊。于是她的脸色更难看了,“上课还玩什么橡皮?这都多么次了?放学时,让你家长过来一趟。” “老师,他都没妈咪的,怎么叫家长?”坐在小奶辰前面的小男生故意起哄。谁让他喜欢的欣欣小姑娘,不喜欢他,而喜欢陆以辰呢?明明他才是学校里最受欢迎的小正太。 “你胡说,我有!”小奶辰怒声纠正。 “你没有!你就没有!略略略……”那个小男生继续叫器着,还冲小奶辰做鬼脸。小奶辰也不废话,冲上去就是一拳,三秒钟后那个小男生的哭声就惊动了整栋教学楼。 半小时后,学校告状的电话就兜兜转转打到了陆瑾年这里。只是很不巧,他正在开会。底下的秘书哪里能知道陆家那复杂的关系?遇到这种情况,一概让等着。 这一等就是三个钟头,同时被拦在总裁室外的还有叶舒。 在陆氏员工的眼里,他们都是不重要的人,又没有提前预约。所以等多久,都是他们活该,更何况叶舒也就来了一个多小时。要不是陆瑾年的特助路过前台时发现了她,那她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 可她刚被领到总裁室门口,陆瑾年就急匆匆地往门外走。 叶舒急声道:“陆大少——”不是这么不凑巧吧?难不成是故意要给她难堪? “我要出去一趟,有什么事,回来再说。”陆瑾年当然知道叶舒是个无事不登门的人,只是事有轻重缓急,他的儿子才七岁,得先去处理儿子的事情。 “我只耽误你两分钟的时间,我们可以边走边说吗?”叶舒可不想等,万一陆瑾年今天都不回公司了呢? “走吧。”陆瑾年走路的速度很快,幸亏叶舒这几年的跑步没白练。不仅跟得上他的步伐,而且边走边说也不带喘气的。这么好的体力,陆瑾年顿时感到满意。 叶舒把陆月琪来砸店的事情,简要地说了一遍。 “你就这样让她砸?”陆瑾年奇怪,叶舒这个女人嚣张又精明,肯吃这么大亏? “难不成先去保镖那里讨一顿打,再让她砸店?”陆月琪可是带去了七八个保镖,而她和阿布只有两个人。 “你可以报警啊。”陆瑾年的心里明明是有些心疼叶舒的,他看过她的资料,知道她能有今天非常不易。可不知为什么说出来的话,总是夹棒带刺,还沾着醋味。 “怎么说我也是克寒的——”叶舒刚提到克寒的名字,陆瑾年就猛的扫来一记凌厉的目光,吓得她一顿,声音都不自觉地小了下去,“朋友,事情闹大了对大家都不好。” “朋友?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不是‘女朋友’吗?”陆瑾年阴森森地咬重“女朋友”三个字。 “这是我和克寒的事,不劳陆大少操心。”叶舒脸上伪装式的微笑终于垮了下来。 从一大清早陆克寒告诉她,她的孩子可能已经死了之后,她的心里就乱得很。她只想全身心地投入工作,来让自己暂时忘掉那件事,可陆月琪偏偏跑去砸店。她是为了日后的生存,才硬着头来找陆瑾年的。 天知道就在刚刚等待的一个多小时里,所有发生过的可怕的一切,将她一层层包裹起来,她几乎快要窒息而死! 恍惚间,叶舒感到自己的手腕被人给扣住了,她又慌又怒,瞪向陆瑾年,“你干什么?”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