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特攻战警

更新时间:2019-11-30 17:23:52

特攻战警 连载中

特攻战警

来源:落初 作者:准星移动 分类:都市 主角:瓦蓝瓦高林密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特攻战警》是准星移动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瓦蓝瓦高林密,书中主要讲述了:世界就像盘棋,牢牢镶嵌在写满贪婪、情欲、屠杀、角逐的大地上,无论山河破碎、混战不止,那么,也不能清盘重来,想生存只能靠运气和特技。  驾驭蛟龙如同抓泥鳅,魔王来犯直接禁行,抓捕“毁世魔术师”后批语小儿科……够牛逼的蛟龙特战队长夏青出征异国魔域死海之际下令:喜欢探险的孟大,找个蛇王睡觉,寻来战乱王当几天勤务兵;任宏杰未婚?去给妙龄女王护驾吧,她手下几十个两宫佳丽怎么办?凉拌!曲锋爱鼓捣还财迷?行,解开绝世“魔幻之星”巨钻密码,那十几个国家的财富归你……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一只小船飘进汪洋大海中艰难地航行,时而狂风暴雨,时而惊涛骇浪,船上的人紧紧地把着船舷,防止危险随时到来!

读者们,不要以为全世界的人都了解东方古国,不要浅薄地认为我们的文化已经传播到了每一个角落——有国度,有城市,有人群的地方。

登机前,一国外民航人员看着孟大携带的物品和特战队标志,很是正式地问了句:“你到沙湾国,西方某国同意了吗?”

“这是我的自由,是有关组织指派。”孟大义正言辞地告诉他,“有护照,有授权,我们可以抵达任何地方,不会受他们干扰。”说着,他看了看西方的天空,目光投放在那里,信念同步:不管沙湾再混乱,我来了!

飞机在空中需要飞行30多个小时。期间,孟大脑子里始终是小船在汪洋大海航向的场景,思考着那里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大刀?乱枪?爆炸?诸如此类,每个都被他想象的情景逼真。但,所有复杂问题真正答案只有一个,无论你怎么猜测,只能接近这个答案。

想累了,或者说自己感觉大胆猜想的事情不现实,有种声音提醒他:自己猜测的远远不如真实情况复杂。于是,他决定找人闲聊聊,寻找一下步入外国人群前的乡情。

这个好办,他身边邻座的就是同胞王暖暖。

不聊还好,一聊这家伙弄出了个真实版的悲情故事,那情节古老而真实,听的人心都碎了。

王暖暖和很多普通人一样,从童年到少年一生坎坷,好不容易报名参加了跨国探险队,先是惊喜,后又忐忑,自己捧着地图找了半天,才找到沙湾国旁边的那个尼克利斯共和国。

“你那里比我这好。起码同胞不少,还有中餐、泡菜什么的。”孟大笑着安慰他。

“嗯,我查了,起码有这个地方。就是乱点。”王暖暖抚摸着胸前桃木做的护身符说,“听说那里有正规的国家军队和警察,人身能有保障。要是碰到邪的坏的,我有雷劈桃木做的护身符,绝对辟邪。”

“到哪里都要靠自己,就是咱们特战队员出去也一样,关键时刻自己就是一个球队,中锋、后卫都得自己打,关键时刻,连拉拉队都是自己的事。”孟大从兜里掏出一张褶褶巴巴的AI纸说,“还有,在战乱区生存,必须掌握瓦匠、水暖、电工、巫师、厨子、种菜七八种技能,否则的话,生活会很艰难。”说着他摆弄着一个“特战无敌神器”说:“它能净化污水,能发电,能打印,能排爆,还能给我做出简单熟食。”

“不能吧,大锅,功能这么强大啊,哪我问你,一伙歹徒围攻你,拳脚全上了,你能突围吗?”王暖暖问。

“能。”孟大抚摸着这个只有普通美狄亚微型风扇那么大,做成立体型的家伙说,“掰出四个腿,按动这个钮,弹出两米后,如果上空有建筑物,它就会向右横弹,右面再没有充足空气,那么它就变成皮球,寻找自己的出口,向左或者向后,总之,只要有缝隙,那么它肯定在十五秒中内出去,也就是逃离危险圈。室内外空气是不一样的,有洞有空的地方,就是他助力我逃生的渠道。”

“哥哥,你扯呢,这么个玩意功能这么强大?”王暖暖看着这个东西百思不得其解,想了想自家那个学习不怎样的小舅子,脑子里冒出一个神奇的想法,“能帮助考试考高分吗?”

孟大知道神奇不会帮助**的,但是航程漫长枯燥,逗逗他也无妨。

“能不能别问小儿科问题。你这个问题本身就很幼稚。”孟大临出国前恶补高科技和生存常识,谈起这个问题来也是头头是道:“比方说雷电击中你左侧30厘米位置,你得被击倒吧!那么就是说水泥地是传输强电流的。这就具备了旁边同学掌握你这个学霸手指滑动的位置、方向。掌握了,也就知道你答题的内容了。如果从四五位同学试卷上取证,总之有一道是对的吧,要是都脑残,你也跟着吃点笨笨的脑浆,那就不怪神奇了。我把这个特战无敌神器通过强电流-微反应-数据分析-审核、辨别-传输大本营,这些程序,你不仅可以获知某个人的答案,别的也没问题。”

“我要想吃饭呢。”王暖暖说,“吃住才是正事啊,听说我要去的地方有的部落人吃人,不能被吃掉,总得自己吃饱饭吧。”

“它有个强大得吸入系统,在你不被进去自身安全情况下,它上面窗口打开,足够吸入十几公里以内的颗粒谷类原材料。大部分谷类能食用,当然不能食用的它通过滤网会自动抛回;这是第一道程序,剩下的就是精选、分类、加工。几分钟后,美味可口的食物就出来了,如果你喜欢辣味的,自己加点佐料。”说着,孟大鼻子凑到神器上闻了闻,看了一眼飞机上提供的米不是米面不是面的盒饭,皱着鼻说,“还是自家东西靠谱。”

王暖暖看着小桌板上的登机牌叹了口气,“我就带了两个行李箱,都是换洗衣服,哪有你那么多宝贝啊。只要在外待长了不想老婆就行了。”

“你如果是简单生理需要,神器也可以解决。其实,也就是一、二、三……七个点的模拟皮肤问题,这个呢……其实,人还是决定因素,科技无论怎么变化,人的作用无可代替,比如说它不会和你谈心,不会和你撒娇,不会看着你脸色不对,知道你病了。”孟大有点说不下去了,因为王暖暖已经听得流下泪水了。

“哎,男儿远行,不怕赴汤蹈火,最怕那种撕心裂肺的想家。”王暖暖说,“你这玩意神到家了,可能给我深情拥抱吗,能在半夜失眠时陪我坐在阳台上看星星吗?能管我叫爹吗!”

靠,这小子刚出门就相思病犯了,时间长了,日子肯定难熬,孟大心想:这个情种亏得不和我去一起作战,否则就麻烦了。

但是,在满机舱臭烘烘狐臭和香水味混杂在一起的环境里,最好别提媳妇,别提老妈老爸,离开家超过一个月这个词语是人的软肋。

孟大听到这话,把神器放在腿底下,双手放在小桌板上看王暖暖伤感流泪。

“我还没结婚,你老提媳妇做什么啊,心里让你弄的刺挠的,来吧,给我说说你媳妇怎么送你的。”孟大侠骨柔情一下子上来了,从高端武器回到人Xing的本能上。

“国内工资少的可怜你知道吧,每个月吧,三五千块,房价涨,水电费涨,小商小贩地摊日用品再涨,我这新员工工资很少见涨,怎么办呢?我还想买车买房买保险,很多人天天盼着薪水猛提,那都是实心眼的人,我等不起,为什么等不起呢?老爸生病花了很多钱,儿子要出生,也得用大钱。”王暖暖看着旁边几个北美人塞着耳塞子听着小曲入眠,开始慢慢地讲述自己的故事——

王暖暖妻子娇娜是某都市郊区一名普通员工,每天苦逼苦逼地拉业务,送笑脸,求业绩。她才年方二八,被岁月熬的一脸老相,成天盼着走路能捡钱,买彩票能中奖。

听说王暖暖有机会援外探险时,满脸的疙瘩渐渐消去,变得光彩照人了。

这时候,暖暖在乡下的父亲到了癌症晚期,病情继续恶化,医院一次次下发病危通知书,娇娜作为儿媳更代替独生儿子暖暖日夜坚守在老人床前,让老人安心,让暖暖集中精力脱产恶补商务英语和封闭式野外训练。

每当老人望着儿子单位方向眺望,知道自己可能无缘见到儿子最后一面时,经常绝望地拍着床板发出一声声凄凉的叹息。娇娜看着老人悲观的表情和望眼欲穿的目光,经常心如刀绞,泪如雨下。于是,她拿着手机上的照片一遍遍给老人看——汽笛鸣响之际,妻子对着车窗内的丈夫,打着这样的手语:手指天空代表白天思念,头枕着双手表达夜晚惦记,两个竖起的大拇指紧贴胸口,那是彼此都要放在心中!!

王暖暖小声抽泣着,手里还比划着手语:手指天空代表白天思念,头枕着双手表达夜晚惦记,两个竖起的大拇指紧贴胸口……

两个人沉浸在一段手语辐射的亲情中,暖暖撕心裂肺,孟大同情理解。

突然,飞机发生剧烈震动。

上下起伏,飘忽不定,开始从高空坠入云层,然后在侧翼飞行,重新回到原先航线。几次如此反复,乘客眼睛都定在紧急出口上,很多人手掌已经放在软软的座位下面,如果飞机继续下坠,可以迅速抽出面罩。

“哥,想媳妇,想孩子,不能连带的飞机反映这么强烈吧。”王暖暖眼角还挂着残泪,不安地问孟大。

孟大抬头看了一眼舱内飞机飞行轨迹电子屏,心里一颤:“已经飞抵沙湾国。外面晴空万里,没有强气流经过的痕迹,问题出在哪呢?”

“很奇怪!”孟大说。

“哥,奇怪在哪呢?是人为的,还是灾难征兆?”王暖暖的脚碰到了孟大座位下的神器,想起了这玩意刚才说的挺玄乎,连忙说,“哎,你的特战无敌神器失灵了吧。对了,你买保险了吗?是双份吗?”

孟大看着这小子脑子里又是钱钱的,没理他,赶忙拿出神器严肃地说:“哥们,换个位置,你到过道来,给我挡一下,我试试看。”

王暖暖南方人,个头不高,为了遮蔽这个挺重要的试验,身子侧过来,像卫兵一脸严肃地守护着孟大在那里鼓捣,连说话都小心翼翼的。

孟大拽出各种大大小小的天线,打开四五个按钮,对着一个**牌大小的嵌入式卡片,用指甲盖撬开,开始眯起眼睛观察里面的景象。

“哥啊,什么情况,不是飞机被导弹瞄上了吧。”暖暖战战兢兢地问。

“没那么严重。后果好说。”孟大脸色变黄,往里看看,脸再往后撤撤,仿佛里面的东西随时把他拽进去似的。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