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死里逃笙

更新时间:2019-10-09 17:09:28

死里逃笙 连载中

死里逃笙

来源:微小宝 作者:沫沫沫儿 分类:都市 主角:小姐宝宝 人气:

经典小说《死里逃笙》由沫沫沫儿所编写的都市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小姐宝宝,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曾经她是一个生活在温室中的公主,十六岁之后却突然从天堂跃进地狱,变成属于一人的床上玩物。 曾经他是一个备受羡慕的天才少年,十九岁那年却一夜之间双手沾满鲜血,从此在命运与灵魂之间垂死挣扎。 许是天意弄人,许是命中注定,两个人的命运开始彼此纠缠。 爱不能,恨不能,她只有在他身边努力成长,将来逃离这一个黑暗牢笼; 爱之深,恨之切,他残忍折断她的双翼放在身边肆意凌虐。 “养了你那么多年,现在该是你报恩的时候了。”他嘴角挂着残忍的冷笑,令人心中一片冰凉。 “好,终于可以结束这段孽缘。”她扬起小脸看向天空,露出他从没有见过的艳丽容颜。...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万籁豪门夜总会 “哎呦二少,盼星星盼月亮终于把您盼来了!” 五彩的灯光照在那比女人还要美上几分的脸颊上,令大堂经理慌了神,寒家二少整日不学无术,泡在女人堆里,可见过他的人都清楚的知道,这个典型的二世祖却是个比女人还要魅惑人心的可人儿,只是这些只能在心里想想,要是不小心说出去了,他对付你的方法绝对是你想都想不到的。有次会场的一个醉鬼误将他认成一个女人想要调戏,结果被硬生生割下了那玩意,一个男人如果没有男性自尊,那真是再没脸活在这个世界上,尤其是混豪门圈子的。 寒凌浩自从早上给锦笙打过电话,心里就憋了一肚子火,他从没有向哪个女人低过头,更别说主动打电话了,在他眼里女人就如同衣服,换的越快越好,以前都是女人往他身上扑,看他心情乐不乐意上,可认识锦笙之后,他忽然觉得自己的世界观要崩塌了,这个女人竟然不喜欢他,他给了她那么多特例,她不但不感恩戴德,反而越来越嚣张,他还偏偏就不信了,除了她其他女人会不行? “把这里所有新来的雏儿全部领出来!” 经理听见他这句话,笑的眼睛只能看见一条缝:“好好好,二少您先坐,马上就来。” 白皙柔软的少女只穿了蕾丝内衣一排站开,修长的白嫩大腿,微露的酥胸,散发着少女的幽香,任何一个男人看到都会呼吸紧促,忍不住撕碎那仅存的一片布料,可寒凌浩看着心里却激不起一点涟漪,那处依旧软着没有一丝硬的痕迹,经理眼睛示意了其中一个女孩,女孩一脸羞涩走到寒凌浩面前,摸上了他的胸膛,红嫩的嘴唇马上就要吻上他的唇的时候,“滚开!”寒凌浩满脸怒意,一把把女孩推开。 “二少不要生气,她是新来的不懂规矩,”说着对旁边一排女孩怒道:“还不赶快下去!” 寒凌浩烦躁地抖了抖自己的身体,扔下一沓钞票就站了起来:“今晚不玩了,走了!” 大堂经理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怔了怔,这个寒二少今天是吃错了什么药,没玩女人,没搞什么性爱派对竟然回去了!这简直让人不敢相信! 寒凌浩坐在华丽骚包的跑车里,抽出一根香烟点燃,为什么对别的女人就是没感觉了呢?奇了怪了,难道真的非她不可吗?龙锦笙啊龙锦笙,不是我不想放过你,他俯身看了看自己那处,坏笑,而是它不想放过你啊!透过窗户扔出烟头,华丽跑车扬长而去。 第二天锦笙醒来的时候,她已躺在原来的房间,柔软的雪白的小床,她睁开眼就看到了龙泽衍。 他宿醉醒来就去铁屋里看她,她就静静地躺在那里如同死去了一般,他的心忽然一阵狂乱抱着她就去了医院,等他恢复神志想起报仇的时候,他拿着药抱着她已经回到了龙宅,这究竟是在折磨他还是在报复她! 看着她乖巧的躺在那里,长长的睫毛微微抖动,粉嫩的嘴唇微微上浮,他就这样静静地看着她,忽然她的双眼睁开两人毫无准备的视线相撞,他忽然想起了什么,原本平静的一张脸瞬间被阴暗狠虐笼罩,他用力撕破不久为她穿上的裙子。 “啊——不要!”她脸上显露出惊慌害怕,身体连连往后退:“不要过来!” “不要?呵,你有什么资格说不要!”嘴角扯出一丝讥笑,双手拉住她的脚用力一扯,就被他拉到怀里,她的脸埋在他胸前。 他捏起她挣扎的下巴:“贱人的女儿没有权利说不要!还是不想对象是我?好,我成全你,我不要你,可以让其他人来狠狠要你,我生意上的那几个朋友就喜欢你这种年纪小又细皮嫩肉的。” 倏地她的呼吸如同停止了一般,他刚刚说了什么,他说让其他人,让其他……锦笙绝望地愤怒的看着他,忽然抓起身旁的枕头向他甩过去:“混蛋!坏蛋!你怎么可以说出这种话!怎么可以!”她哭的上气不接下气,谴责着面前她曾经的哥哥,孩子的爸爸,自己一直最信赖最依赖的人。 看着她崩溃的样子,他的心隐隐作痛,可内心的巨大仇恨却让他不能可怜她,不能对她愧疚,不能对她有半点心软,他抓住她胡乱拍打的手,“怎么?不愿意,以前不知道真相的时候,都可以和自己的亲哥哥上床,现在和其他男人有什么不可以?明明肮脏的很,如今却想装纯洁了?像你这种下贱的女人有什么资格骂我!”他像丢垃圾一样把她扔在床上,“就今晚,把自己收拾的漂亮点,不然,你就真的别想再见龙冉一面!”  她如没了魂魄的一般仰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睁大了双眼,泪花像水晶般凝结,明明是他强迫,他却骂她肮脏!知道真相后她其实已经下决心让他报仇了,如果凌辱她可以让他心里的恨意少一些,那她愿意,愿意承受,爸爸妈妈的死她也很心痛,她知道后茫然不知所措,她也想替他们报仇,可为什么为什么,他不但自己不把她当人看,还让别人来践踏她的尊严,他当她是什么,妓女还是小姐! 她拉住床上的被子盖住自己的头,如果就这样死了,那该多好!可如果她死了,他会不会把所有的恨所有的怨全部发泄在孩子身上,她已经脏了今生再没有幸福可言,为什么还要让孩子无端承受那些罪孽?既然这些都是他想要的,她给他又何妨!朗费罗说,当你的希望一个个落空,你也要坚定,要沉着!可她真的好累好累,她不想再去用连她自己都不相信的谎言安慰自己,希望在哪?阳光又在哪里?这些对她来说都是梦,一个缥缈的梦。  锦笙站在窗前,打开窗户,赤着脚也不觉得凉,任何凉意都比不过她心底的凉,抬头想看天空的鸟儿,可发现什么也没有,原来要下雨了。 乌云一层盖一层地遮蔽了整个天空,轻轻的一阵凉风吹过,雨就下起来了。雨下得不大,可是很细,很密,扑到人的脸上好像扑粉似的。整个窗子的玻璃上,到处都是这种轻飘的,流动的,潮湿的烟雾。她微闭双眸,用身体的各个部位感受着,爱和恨究竟是什么? 忽然房门被推开,男人穿着一贯的黑色西装,他看到她向着窗外,穿着件长长的,白色轻纱的白裙,一头乌黑的长发垂到腰际,在窗外冷风的吹拂下她的衣袂翩然舞动,长发随风飘动,还是那么令他悸动,只是不知什么时候她变得这么瘦了。 她转身看向他微微一笑:“哥,我准备好了!” 龙泽衍看到她的笑,心中顿时一阵刺痛,那笑容像是一把利剑,直击心脏,完全不给他逃离的机会。 “换好衣服就下去,我在楼下等你。”此刻他再也说不出任何嘲笑或是伤害她的话,只能落荒而逃。 锦笙站在那里没有动,笑容瞬间消失,眼泪顺着脸颊落下。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