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梦难归

更新时间:2019-09-17 01:21:36

梦难归 已完结

梦难归

来源:落初 作者:沈珊玉 分类:都市 主角:隋隋炀帝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梦难归》的小说,是作者沈珊玉创作的都市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一不小心,穿越到隋朝末年那动乱的时代,还成了大老粗的未婚妻。为了不嫁给这个以后会被砍头的笨蛋,我逃!逃跑的过程中,我遇到了秦王李世民,一想到这家伙可是以后的明君,不跟他就太亏了!所以,我就想尽办法呆在了他身边,为他出谋划策,帮他一统天下,最后成为他的尊妃!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4章

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这样的招数恐怕也抵挡不了他多久了。

因为在街上差点被马车撞,表哥便下了命令。以后我出街必须有卫队跟从,杨府家大业大,如果不能上街,这里三层外三层的管束,我的逃跑计划变得越发不可能。

不过不试一试怎么知道不行。

当天晚上,我收拾好包袱,就要跟小翠逃离。

“小姐,表少爷对你那么好,我们真的有必要逃走吗?”小翠弱弱道。

“少废话!你跟不跟我?”我不容质疑道。

小翠憋屈的点了点头。

趁着夜色,我们一路窜行,打算从后花园的矮墙,跳墙出逃。

可是杨家的家业不是一般富贵人家能及的,院子的规模甚是庞大,天又黑,我又是路痴。对这里的环境也不熟,兜兜转转,竟然迷失了方向。

一回头,身后的小翠也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没了踪迹。我心里正责怪她怎么也不跟紧我。

不远处居然亮起了火把,一群家丁喊起了抓贼。

坏了,这下要是被抓个现行就说不清楚了。

我慌不择路,看见前面有间房,想冲进去,又怕里面有人。正在犹豫,里面伸出一手将我拽了进去。我还没看清是谁,也来不做任何反应已经被这人推上床,用被子捂了了起来。

我刚被堆好,便听见门外表哥的一声吼,“玄邃兄!”

这是他的房间!

我没敢探头看,只听门吱呀一声打开,李密从容的声音,“主公,何事?”

“哦,有家丁禀报说有贼人入府行窃,我便带人四处看看,打扰兄台了!”表哥豪爽道。

“原来如此,我已睡下,不曾觉察异常。主公要不要让家丁入内查看?”李密故意问。

“唉,兄台武艺高强,贼人敢来便是自投罗网!我是来告知兄台提防此事,我们再去别处看看!”我听见表哥说完这句便离开了。

我长出了口气,从他的床上爬了出来。

从门缝里看见外面的家丁走远,他说直截了当问道,“小姐想逃?”

我现在这幅样子,加上白天被他目睹的手臂上的一大串手镯,我的动机已经被他看了个明白。

我觉得自己好囧,微微蹙了蹙眉,也不知该怎么答。

突然意识到表哥这会儿会不会去我的院子了,急忙道,“遭了,表哥会不会去我哪儿了?”

说完便往外跑,可是马上又转了回来,可怜巴巴道,“我迷路了!”

我见他的眼睛向左上方斜了一下,他一定被我雷到了!

二话不说,抓起我的手边往奔,曲曲折折一路,终于看见了我的院子。

他手指一指意思让我自己过去,我想我应该谢谢他,不过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转身要走,只听他不紧不慢道“小姐,既来之则安之。”

我并不领情,白了他一眼,心想说的轻巧,他若是女子,倒是嫁我表哥那样的粗犷的男子试试。

我刚刚从后窗跳回自己的房间,表哥就带人来了,小翠已经在屋内了。

我让她去通报他并无异常,自己也喊了一声说我已经睡下不便开门相见,他们也就走了。

接下来我便开始跟她小翠算账,“让你跟紧我,你去哪里了,是不是你报的信?”

“奴婢不敢!”小翠委屈的,眼泪汪汪,“小姐,你跑的那么快,我摔了一跤起来你就不见了踪影。我是躲进了花园的水缸里才逃过家丁的搜查……”

我见她确实换过衣服,头发还是湿漉漉的,有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不觉心疼起她来,搂住了她的肩膀道,“好啦,是我不小心,害你吃了苦头。”

“小翠不怕受苦,小翠的命是老爷和夫人给的,小翠可以替小姐去死!”小翠反过来安抚我道,“可是小姐,现在外面兵荒马乱,我们离开这里又能去哪里?自老爷夫人去世以后,原先有几十口人的家也散了。这些年若不是表少爷Cao持接济,我们两个恐怕早就流落街头了。如今三年孝满,表少爷怕小姐在外面受委屈,立即将您迎入府中。杨府家大业大,是这长安城里除了皇宫之外最安全的容身之所……”

我听小翠言之凿凿,只得无奈地摇头,“小翠,你不懂,你不懂……”

经过这次,我也算是黔驴技穷了。

到了白天,我独自一人来到花园散步。

时值六月,后花园里各种鲜花盛开,绿树成荫。幽长的石子小路一尘不染,两旁假山林立,清泉突涌,亭台楼阁错落有致,好一派园林风光!

花园尽头是一片巨大的人工湖,以我弱弱的算术能力来看,这湖的面积起码有好几顷。

表哥说这湖是特意命人为我开凿的,并以我名字中的“娑”命名为“娑姿湖”,意为风姿婆娑,摇曳多姿。

因为我的生日是六月十五,六月属荷花月,我自幼便最爱白莲。他特教工匠种了整片的白莲花专门供我欣赏。

我受宠若惊,不过为了一己的喜好,这代价未免也太大了点。

通过一条幽长曲折的长廊,我们来到了直通湖心观赏台,抬头见匾额上写的是“沁心水阁”,湖心荷花盛开,凭栏看去,一株株冰清玉洁,亭亭玉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

这里的美景真是叫人心旷神怡!我微微扬起脸,任清风拂面,空气中弥漫着阵阵荷香,令人神清气爽,“沁心”二字想必取自沁人心脾,果然贴切!

欣赏着这里的美景,心情似乎也变得好一些了。

其实表哥虽然长相粗狂,对我却很是上心,也十分关心疼爱我。如果不是他将成婚之事每每放在口上,还真是个难得的好哥哥!

既然逃跑不成就先这么拖着吧,而且正如小翠所说,现在外面兵荒马乱,只要能稳住表哥,总比颠沛流离的强。而且船到桥头自然直,真的到了万不得已的那步再说!

就这样!我这么想着,舒了一口气,打算回去。

一个转身,却幢上一个男子的视线。

又是那位李先生。

我没有回避他的目光,直直的看着他,黑色幞头,墨绿色迮郏?詈诘钠し粞诟遣涣丝±实南嗝玻?Π蔚纳硇危?⒆嘶婪ⅲ?谏?垌?谰缮磷乓谎?岫ǘ?种氐哪抗狻?我撇了撇嘴道,“既来之则安之,多谢先生指教!”

说完,便自顾离开。

其实就在我忙着计划逃跑这段时间,表哥和李先生就在着手研究反隋方案了。事态进展的比我预想的要快的多。

当天夜里,我就被安排与杨玄感一众来到黎阳,他们已经掐断了隋炀帝的粮草。在这里囤积了粮草和兵马,准备高举义旗。

杨玄感振臂一呼,各地义军纷纷响应来投。反隋大业一时风生水起,大军短短数日已扩展到数万人之众。

大军一路东进,所向披靡,已攻陷了几座城池,直逼洛阳!

杨玄感战功赫赫,Chun风得意。

那些文臣武将大都是溜须拍马,阿谀奉承,说的都是恭维话。而我这位表哥显然也是一个空有大志、无甚谋略的富二代,被一时的胜利冲昏了头脑,脚踩云端飘飘然不知所以,殊不知转眼就要大祸临头了。

只有李密与众不同,我又见过他几次,看他都是闷闷不乐的样子。原来表哥求胜心切,要直接攻打洛阳。并没有听取李先生北据幽州和西取长安的作战计划。想来李先生已经看到了兵败的危机。

现在表哥整天忙着打仗,对我来说倒是件好事,他也没时间跟我谈成婚的事了。这倒倒让我更自在,更愿意接近他了。

其实表哥很可爱,是个没什么心思的直肠子,爱憎分明,对我更是疼爱有加。我开始有些同情他,他是我现在唯一的亲人,可用不了多久就要接受生命了。我也帮不上他的帮,在这腥风血雨的厮杀中,我这个初来咋到的弱小的女子能做些什么呢?

我决定不逃了!只是抱了与大军共存亡的决心,横竖不过是挨上一刀,说不定我就回到了我的现代,了解了这乱世漂泊的生涯。

洛阳城久攻不下。

我虽是在大军后方安全地带,但震耳欲聋的厮杀声响彻云霄。

空气中弥漫着紧张气息,这两天一些胆小的奴才因为怕受牵连,快有半数的人已经悄悄逃离了。

忽听外面一阵嘈杂声,李密手里提着宝剑冲进了我的营帐,头发有些凌乱,不由分说拉起我的手边往外奔,“王小姐快跟我走!”

我跟小翠都吓了一跳,忙道,“李先生,怎么回事?”

“炀帝派军**起义,来势汹汹。主公已经遇难,我奉命出逃,主公叫我无论如保护姑娘周全。详情容在下日后细细道来,现在姑娘快快跟我离开,随军马上就杀进来了,此地不宜久留。”李密便说边拉我。

我与李密有过数面之缘,他是日后瓦岗军的领袖,逃出生天是理所让然,至于我……

“不!我不走!”我的语气坚决的自己都吃了一惊,“表哥对我情深意重,现在他不幸遇难,我怎能弃他而去!”

“小姐,”小翠突然扑通跪下,朝我连磕了三个响头,“小翠自幼便是孤儿,老爷夫人对小翠恩重如山,小姐对我也一直情同姐妹,大恩大德小翠无以为报。今天杨公子事败,小翠留在这里便是替小姐还了杨家的恩情。小姐,你快走吧!”

“不!这不关你事!”小翠是我来到这个时代最亲近的人,每天照顾我饮食起居,已是感激不尽,现在又要替我还恩,叫我如何收受,连忙拉她起来,“你快起来,跟李先生一起走!”

可她并不理我,转向李密磕了头,只道,“李先生,我家小姐以后就托付给您了!”

“不!不!”我发疯似的去拉小翠,却被他俩一拉一推,出了营帐,突然觉得颈部受了重重一击,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等我醒来时,已经是深夜。置身于密林深处,我不知道我们是怎么逃出来的,也不知道逃了多远,周围如此宁静,仿佛已经安全了。

星光点点,微风徐徐,一堆篝火,原本是浪漫迷人的场景。用手扶脸才发现自己脸上满是泪水,心痛!为杨玄感,他就像我的亲哥哥,对我无微不至;为小翠,不是亲人却胜似亲人,为这一切血淋淋的现实……

李密在一旁拨动着火堆,默默不语,目光还是和平常一样冷静坚定,看不出他心里在想什么。

不知过了多久,我的情绪平复了些,事已至此,再多伤心落泪也于事无补,问道,“我们要去哪里?”

“现在到处都是捉拿我们的告示,我们只能往深山里走,躲上一阵子,等风头过了再做打算。”李密淡淡道。

我们已经逃亡了十天了,日子过得十分艰苦,我们不敢在一个地方多做停留,怕被人认出引来官兵,只是不停赶路。

食物是最大的问题,出来的时候虽然身上带了些银两,可是荒郊野外根本无处买到食物,偶尔有些个荒村,在这个饥荒战乱的年代,农民们自己都是食不果腹,草根树皮都被挖光了,哪有粮食卖给我们。有的地方甚至还有饿死的残骸,我只是连连呕吐,呕到连胆汁都快尽了。

连日的奔波,营养不良,又受到惊吓,我生病了。

这夜,我高烧不退。昏昏噩噩中我觉得自己烫的快要焦掉,突然口边有一注温润的汁水,我偿不出事什么滋味,却是我很需要的养分,我贪婪的吮吸着……

翌日,晨光刺激的我的眼睛,我微微抬眼,摸摸自己的额头,烧已经退了。

李密躺在旁边,还没有醒来,原本精壮的身体也是已经消瘦不堪,这些天每天都是他早早起来先去找些食物,一有了东西都是让我先吃,我每次让他,他都说自己已经吃过了,也不知他都吃了什么。他的左手腕上,缠着破布,还渗着血迹,我不自觉的添了一下子的舌头,却好像有一股血腥味,难道……

“李先生……李先生……”我拖着虚弱的身子,去摇他半天,他的身体还是热的,我喜忧参半,终于他缓缓的醒了过来,“李先生,你……我……我喝了你的血?”

李密动了动他苍白的嘴唇,竟微微笑道,“你好了?”

我觉得鼻子一酸,“你真傻,我只会拖累你,何必舍命救我。”

“主公遇难,我本不该偷生。只是主公留下遗命要我保护姑娘周全,从此在下便是为姑娘生而生的了。”李密惨笑道。

“先生几次救我Xing命,我却连谢都没谢过先生一声,”我思绪翻滚,脑中突然冒出一个想法,“如果先生不嫌弃,就此结为异姓兄妹,一路之上照应起来却也方便些,以后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先生以为如何?”

李密神色吃惊,“结为兄妹我们行走起来是方便很多,只是……姑娘是主公未过门的妻子,我敬姑娘如主母,怕委屈了姑娘……”

“我们已沦落至此,哪里还顾得了那么许多!”我道。

李密双眉紧锁,好像这是一个多么艰难决定。

“先生若是再要推辞就是嫌弃我了……”我有些着急。

“不不不,在下绝无半分不敬之意!”李密连忙道,然后咬了咬牙道,“也罢!就依姑娘所言就此结为兄妹!”

如此,插草为香,天地为证,我便与李密结下了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的生死之约。

“大哥,以后你便是我在这世上最亲的人了。”结拜完了,我心里非常高兴,亲昵的往他肩膀上靠了靠,忘了自己一个古代深闺女子的身份。

他显然有些不自在,不过还是故作镇定。我有点囧,古人毕竟不像现代人这么开放,赶紧低头红脸道,“时间不早了,我赶紧上路吧。”

我们两个憔悴不堪的人相互搀扶着继续往深山里赶路,走了大约一个多时辰,前面出现一片肥美的水草地,中间有一棵百年古树,叫不出名来,浓密的叶子,上面还结着红灿灿的果子,看起来十分诱人!

我高兴的连忙道,“大哥你在这里等着,我去摘点野果子。”我动作极其神速,不等他答,便朝这大树奔着去,顾不得他在身后喊,“等等……”

来到这棵树前,开始我踮起脚来摘了几个外面的果子,因外面的被太阳光照射的有些干瘪,我又扒开一些叶子正打算摘里面一点的,感觉有些阴森森,定睛一看是条火红色的大蟒,背上是黑色精致花纹,正虎视眈眈的瞪着我,它的头有我的拳头那么大,身子略细一些,盘在树干上,蓄势待发,“啊!蛇!”我扔了果子,就要跑,可是来不及了,那巨蟒“噌”一下窜到我的眼前,血盆大口直逼我的面门。

“娑妹,小心!”不是什么时候李密站在我面前,一把将我推开,只见他举起手里的匕首一划正中那条火红的巨蟒腹部,将它活生生的剌成了两片,鲜血四溅,不过那巨蟒显然已经没有了还击之力,垂死挣扎了一番,便不得动弹了。我惊恐的从地上爬起来,去扶李密。他也跟我一样,心有余悸,额头上满是汗珠,喘着粗气。我捏起袖管,去擦他头上的汗珠,“大哥,你没事吧?”

“没事。”他松了口气道。

可是厄运并没有就此结束,紧接着狂风大作,水草地一片狂舞。吹得我二人眼睛都睁不开,大哥将我紧紧护在怀中。我勉强睁开眼睛,隐约看见后侧腿边似乎有一异物,于是揉揉眼睛仔细一看,又是一条大蟒!形状尺寸和刚刚那条红的相差无几,不过这条通体碧绿,背上还有金灿灿的花纹,我见时,这绿莽已经撑起蛇头呼之欲出,我惊呼,“大哥,小心!还有一条!”我要推开他,可是已经来不及了,绿莽已经咬上李密的大腿。李密急忙反身将匕首一插,刚好插在这畜生的七寸处,鲜血喷涌而出,身子狂扭,尾巴甩起来将我们两个重重打散,被抛的老远,又挣扎了一番便没了动静。

我远远看见大哥躺在那里动弹不得,他本来身体就十分虚弱,现在又被蛇咬,又受了重击。

这花莽的鲜艳这么鲜艳,应该是有剧毒的吧。

我挣扎着站起来,虽然浑身酸疼,却还能走动,连忙来到他身边,俯下身子,撕开他的裤腿,他的腿上已是一片血肉模糊,大片乌青,惨不忍睹。

“大哥,大哥,”我吓得浑身发抖,两条鲜血淋漓的大蟒蛇,一个身受重伤义兄。这片肥美的水草地里是否还会有其他妖魔鬼怪出没?!但我告诉自己必须镇定下来,想要保住他的Xing命,必须采取急救措施。我马上用一条布条紧紧地困在他的伤口上方,防止毒血上走,我壮了壮胆道,“大哥,这蛇有毒,你忍着,我要帮你把毒吸出来。”

李密已经昏昏然,他要来推开我,却没了力气,昏厥过去,想来是毒Xing开始发作了。

这个时候还有什么推脱的理由,我一定要救他,哪怕搭上我自己的Xing命。

吸出来的毒血,渐渐变红了,可我的意识也渐渐模糊起来。

这时,隐隐约约听得有个银铃般的声音,“爹爹,这里有两个人!”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