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一个电影帝国的诞生

更新时间:2019-09-17 01:16:07

一个电影帝国的诞生 连载中

一个电影帝国的诞生

来源:落初 作者:愚乐 分类:都市 主角:沈冲沈从云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愚乐原创的都市小说《一个电影帝国的诞生》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沈冲沈从云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1979年,默多克还在四处买报纸和做博彩。  1979年,雷石东还在默默无闻的经营着几家电影院。  1979年,艾斯纳还在派拉蒙给人打工。  1979年,好莱坞七大电影公司一个比一个惨淡。  1979年,CNN,MTV都还没出现。  1979年,沈冲穿越了,然后打造一个以电影为核心的传媒帝国。  弄了个群:292829859。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敲门的是一位二十出头的女孩子,穿着宽松的家居服,胸前还系着一副围裙,眼睛红红的,似乎刚哭过。

“元元姐,你怎么了?”

这女孩子正是日记里提到的两个感情很好的朋友之一,青梅竹马的邻家姐姐李开元,之前沈冲遇到过两次,不过每次她都行色匆匆,没怎么好好接触过。

“有喝的没?”李开元没理会沈冲,径直走进客厅,毫无形象的往沙发上一躺,嚷嚷道:“渴死我了!”

沈冲摇头笑了笑,走进厨房拿饮料。

日记里记载,李开元从小活泼好动,被当做男孩子养,是附近的孩子王,调皮捣蛋无所不为,长大后做人大大咧咧,做事风风火火,刀子嘴豆腐心,周围邻居无不对她爱恨交加。

李家和沈家是通家之好,父母都是好友,李开元从小把沈冲当弟弟看待,一直很照顾他,两人关系很好。

拿了瓶可乐给李开元,沈冲坐在一旁,问道:“和人吵架了?”

“我像天天吵架的人吗?”李开元瞪了沈冲一眼,接过可乐,咕嘟嘟的一口气喝掉小半瓶,然后说道:“还不是我妈那个老顽固,死活不让我辞职,说什么我要是敢辞职,她就不认我这个女儿,我是辞职,又不是私奔!真是气死我了……”

李开元叽叽咕咕的说了一大通,沈冲听了一会,结合日记中的内容,很快搞明白了事情缘由。

李开元不爱读书,中学毕业就出来做工,她妈妈刘婶托人帮她找了个做进出口贸易代理的工作。李开元很能干,几乎年年都是公司业绩最好的,可老板太抠,既不给她升职,也不给她加薪,还有同事暗中排挤她,李开元很不爽,想辞职了出来单干,不料刘婶死活不同意,母女俩都是倔脾气,卯上了斗法,已经斗了好几天了。

“这行我做了三四年,门门道道的全清楚,手上还有一批固定客户,辞职了单干怎么不行?”李开元估计是憋屈坏了,抓着沈冲这个听众,大吐苦水,“在公司里干,做成一单只提成1%,每个月拼死拼活也就一万多块,出来单干,一个单子至少有10%的利润,随便做做五六万到手,清闲自在,阿冲,你说说,这不比在公司里上班给人打工强的多?”

沈冲小小的惊讶了一把,现在香港普通工薪阶层的月收入也就两三千左右,李开元月入过万,工作能力真不是一般的强,也难怪刘婶不让她辞职了,月入过万的稳定工作,在老一辈眼里自然是很珍贵的。

见沈冲一直听,不说话,李开元也泄了气,意兴阑珊的说道:“跟你说了也白说,你个书呆子,啥都不懂。”

沈冲笑了笑,以前是书呆子,现在可不是,不过他不好辩驳,于是问道:“元元姐,你们外贸代理,主要做什么商品?”

“玩具咯,偶尔也做做电子产品。”

原来是玩具,在内地制造崛起之前,香港的玩具制造业享誉全球,做这行确实比较容易赚钱。

等等,玩具……玩具……

沈冲脑海里灵光闪现,他一拍大腿,兴奋的站了起来。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纠结了几天的第一桶金,终于有眉目了!

“阿冲你干嘛?疯疯癫癫的。”

“这儿好像有什么东西,扎了我一下。”沈冲假意摸了摸沙发,换个地方坐下,然后问道:“你们公司都做些什么玩具?”

“积木啊,绒毛熊啊,塑料娃娃之类的,有些是直接要货,有些是客户提供设计图,我们找工厂做,从中抽水赚个差价。”

“客户都是哪里的?”

“美国,日本,欧洲的都有,主要还是美国那边。”李开元随口答道。她喝光可乐,站起来,说道:“行了,我回去了,再不回去我妈肯定上来找我,围裙还在我身上呢。”

“你没事了?”沈冲比划了一下,示意她还红着眼睛。

“没事,和自家老妈拌嘴,又不是吵架。”李开元无所谓的摆了摆手,毫不在意,“这次不成功,下次再说,总有一天让她同意我辞职。”

风风火火,积极乐观,万事不萦于心,这样的女孩子真是罕见。

“晚上早点过来吃饭。”临出门,李开元又叮嘱道:“别老一个人呆在家里,闷葫芦似的,呆久了人都变傻了。”

“好,我一会就下去。”

今天是腊八节,刘婶招呼过几次,让他晚上一起吃饭过节,盛情难却。

送走李开元,沈冲也不去寄信了,一头钻进书房,找了几张白纸,开始绘制设计图。

沈冲毕竟是个成年人,不摆弄玩具好多年,所以这几天兜兜转转,一直没朝这方面想,李开元一语惊醒梦中人,让他想到前世很喜欢玩的一款玩具。

成本低廉,销量巨大,绝对是挖第一桶金的最佳选择,不夸张的说,如果不是外星人的任务,沈冲只要把这玩具弄出来,就可以花天酒地过一辈子了,这么优质的超级金矿,由不得沈冲不兴奋。

全神贯注的时候,时间总是过的飞快,一张设计草图还没画完,就听到“砰砰砰”的敲门声。

打开门,外面站着一个小姑娘,杏眼薄唇,眉目如画,是个美人胚子。

“吃饭啦!”小姑娘探着头,打量了几眼房间,“躲在家里偷偷摸摸的做什么?敲半天门也不答应。”

沈冲连声道歉,匆匆抓起钥匙,关上门,跟着小姑娘走了出去。

这小姑娘是李开元的妹妹,李天宝,十三岁,刚上中学,沈冲穿越后,继承前任的责任,每天给她补课,所幸中学课本难度不大,否则沈冲就糗大了。

算起来,李天宝是目前沈冲在这个时空相处最久的,也是最熟悉的人。

今天心情甚好,沈冲看着前面一摇一摆的马尾辫,忍不住逗弄道:“天宝,叫声冲哥哥听听。”

“流氓!”小姑娘回头,狠狠的瞪了沈冲一眼,蹭蹭蹭的顺着楼梯跑开了。

小萝莉可爱的表情,让沈冲哈哈大笑。

日记里记载,李天宝一直叫沈冲“冲哥哥”,不过去年邵氏上映了《笑傲江湖》,令狐冲的名字传遍香江,李天宝被邻居调笑几次后,再也不喊“冲哥哥”了,每次见面都是“喂,喂”的乱叫。

沈冲家在四楼,李家在二楼,几步就走到了。

刚一进门,沈冲就闻到浓浓的菜香味,忍不住食指大动,凑到餐桌旁一看,更是口水都要流下来了。

沈冲前世是安徽人,口味偏重,粤菜虽然博大精深,丰富多彩,但偏清淡,吃着总不过瘾,这次桌子上居然有一盆川菜名品水煮牛肉,让他大喜过望。

“看你那谗样。”李开元拿着碗筷走出厨房,看到沈冲的摸样,笑着打趣道:“小心点,别把口水滴到菜里了。”

神经真够大条的,这笑语盈盈的样子,哪还有刚才红着眼睛郁闷抓狂的影子……

“阿冲,饿了吧?”刘婶拿着一盘菜,也走出了厨房。

刘婶是四川人,蜀地出美人,虽然岁月如刀,但依稀还能看出年轻时的风采,李天宝就继承了她的容颜,李开元则更像她父亲,有一双女孩子少见的浓眉,英气勃勃,不似寻常女子。

“本来没什么感觉,现在一看这桌菜,就感觉饿的厉害。”沈冲笑着回答道,他扫了一眼半开着的书房,问道:“怎么没看到李叔?”

“我爸开会去了,刚才打电话回来让我们先吃,不用等他。”

“阿冲,坐,我们先吃。”刘婶将菜摆弄好,招呼沈冲坐上席,一边抱怨道:“他们这些老左,就是会多,一天到晚的开会,尽说些没用的东西。你李叔一个戏院的放映员,芝麻大的官都不是,去开个啥子会?让他辞了去帮我卖水果,还死活不愿意,就他放的电影,一个月都不会有十个人去看……”

李叔是沈冲目前遇到的唯一一个从事电影业的人,以前是长城电影公司负责道具的主管,长城是香港左派电影公司的中流砥柱,所以刘婶称他为“老左”。

长城电影公司在嗡嗡嗡的时候受到很大冲击,基本停产,处在荒废状态,不仅没工资发,员工还要回内地接受思想教育,批斗改造,还好李叔是无党派进步人士,逃过一劫,被调到银都戏院做放映员,放映样板戏和内地出品的黑白战争片,这些电影在香港根本没有市场,银都戏院门可罗雀。

“行了妈,老爸喜欢,你就让他干呗,家里又不缺钱。”李开元打断了刘婶的唠叨,对着看电视的李天宝吼了一句:“天宝,别看了,过来吃饭。”

李天宝磨磨蹭蹭的关了电视,坐上餐桌的时候,沈冲已经迫不及待的夹了一块水煮牛肉,抢先尝了一口,吃完之后,竖起大拇指。

“正宗好川菜,正宗好味道!”

“马屁精!”天宝斜着眼睛白了沈冲一下,眼波流转,娇俏可爱。

“没礼貌。”李开元用筷子作势欲敲,吓得天宝直缩脖子——她可没少吃姐姐的爆栗子,心里很怵她。

刘婶被沈冲夸的眉开眼笑,笑眯眯的问道:“阿冲,吃的惯么?这辣椒是从内地弄来的,比香港本地的辣。”

李开元也疑惑道:“阿冲你以前不是不能吃辣么?”

“我也不知道,忽然就不怕辣了。”沈冲随口敷衍,穿越后这种乌龙事件层出不穷,他已经处变不惊,知道该如何应付。

夹着一块牛肉,沈冲模仿后世电视纪录片解说的口吻,说道:“水煮牛肉,是一道四川名菜,传说源自北宋,讲究色深味浓,香烈肉嫩,刘婶手艺不凡,这道菜,麻、辣、鲜、香、嫩,五味俱全,肉质细嫩,鲜香可口,油而不腻,实为珍品,机会难得,再辣也要吃。”

“不愧是港大的高材生,还是阿冲行家,懂味道。”刘婶笑的合不拢嘴,指着两个女儿说道:“这两丫头,总嫌我做的菜不好吃,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李天宝本来对满盆的红辣椒敬而远之,见沈冲说的天花乱坠,半信半疑的夹了一块牛肉,咬了两口,连忙吐了出来,拿起边上的可乐大喝几口,边喝边用小手扇风,苦着脸嚷嚷:“辣死了,辣死了。”

“死丫头,真怀疑你是我捡回来的,怎么一点辣都不能吃。”刘婶一边抱怨,一边给天宝倒可乐,“不能吃就别吃,逞什么强。”

“冲哥哥说好吃嘛。”李天宝娇声指责沈冲,“都是他不好,大骗子!”

众人皆笑,其乐融融,沈冲心中更是充满感激。

刘婶和蔼可亲,元元姐开朗大方,天宝懂事可爱,消融了他对这个陌生时代的疏离感,让他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不再孤独。

正在这时,响起开门的声音,接着走进来一位浓眉大眼的中年男人,正是这家的主人李唐——李开元姐妹两人的名字就源自于李唐名字中的“唐”字。

“李叔回来啦。”

“阿冲来了啊,坐,坐,你们先吃。”

李唐面带Chun风,看起来心情颇好,他从厨房角落里拿出一瓶白酒,坐上桌子,招呼沈冲道:“阿冲也来点?”

“爸,阿冲不会喝酒你又不是不知道。”李开元阻止。

“男子汉大丈夫,不会喝酒怎么行,来,喝一点,先练练。”

“行,我陪李叔喝一点。”这身体不知道酒量如何,前世沈冲可是酒精考验过的钢铁战士,千杯不醉的货。

“看你这嘚瑟样子。”刘婶夹了块鸡肉给李唐,问道:“今天开会有好事?”

李唐拿起酒杯,和沈冲碰了一下,仰头一口喝干,然后说道:“长城准备重新开工拍电影了,打算让我回厂里去帮忙。”

沈冲眼睛一亮,忙放下酒杯,连声问道:“拍什么电影?准备什么时候开拍?”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长城电影公司虽然荒废了好多年,但好歹曾是能和邵氏别苗头的大型制片公司,底子还在,拍摄的电影水准应该不错,如果时间契合,倒是可以利用一下,来完成试炼任务。

李天宝也问了一句:“爸,拍什么电影呀?别拍那些咿咿呀呀唱戏的电影了,一点都不好看!”

“那些电影又不是长城拍的。”李唐纠正了天宝的错误,吃了一口菜,然后说道:“这次要拍一部武侠片,什么时候拍,还没定。”

“都还没定,你回去做什么。”刘婶对李正东的工作怨念很大,打击的不遗余力:“晾在那里喝风啊?”

“乱了那么久,恢复正常总需要时间嘛。”李唐倒是看得开,“导演已经定好了,是张鑫炎,他跟我说,这次可能要回内地拍外景,让我过了Chun节就回厂里,先把道具整治整治,好几年没开工,以前的好多东西都不能用了。”

刘婶很紧张的说道:“内地那么乱,回去会不会有危险?”

“能有什么危险……”

刘婶和李叔在拌嘴,沈冲在一旁心念电转,思绪万千。

长城出品,张鑫炎执导,武侠片,内地取景,几个因素结合起来,没猜错的话,李唐所说的这部电影,应该是《白发魔女传》。

沈冲能记得这么清楚,一是这部电影意义特殊,它是香港左派电影公司在嗡嗡嗡之后,重回正轨的标志。

二是这部电影在黄山取景拍摄的时候,受到了邓公的接见,并和主创人员合影留念,轰动一时。

这其中大有可为之处,沈冲瞬间就定下了必须要混进剧组念头。

好莱坞有北美电影市场做后盾,先立足不败之地,所以能横扫全球,香港想要挑战它,必须要有个坚实的大后方做票仓,东南亚格局太小,只有人口众多的内地能担此重任,内地越早对香港电影开放,对沈冲的未来计划越有利。

在中国独特的政治体制下,想要打开内地电影市场,走高层路线是唯一的机会,领导一句话,抵上十年功,只不过如何接触并说服高层领导采信他这个香港小青年的主张,是一件堪比带领国足勇夺世界杯的超高难度活。

而且以内地环境之复杂,没个十年八年的功夫,未必能搞定,这是持久战,不可能毕其功于一役。

以后的事,以后再说,跟随剧组,先和伟人混个脸熟,总归是有利无弊的事。

——————————————————————————————————

注1:根据广东百万人口大逃港中记载,1979年深圳农民日收入6毛钱,香港农民但是日收入70港币左右。

注2:长城在1979年之前已经开始恢复制片了,但都是小成本电影。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