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地狱的钉子

更新时间:2019-09-09 10:51:25

地狱的钉子 已完结

地狱的钉子

来源:落初 作者:苟天晓 分类:都市 主角:恩凯戴威 人气:

《地狱的钉子》作者:苟天晓,都市类型小说,主角:恩凯戴威,本小说主要讲述了:天生杀手、纯种好汉、自然杀伤细胞恩凯被人体王国判除死刑,刑场上却被人李代桃僵救了出来。他被带到一个天堂、普通地狱和无间地狱交替出现的地方。在这里他遇见的已赫然坐大的艾滋病病毒帮,以及已变得“长生不老”的同学老铜。一场史无前例的拼搏以匪夷所思的方式展开了……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在大畅的瞠目结舌中,恩凯吃完了他的军用窝头,他呼地站了起来,说:“咱们走!”

“走?去哪儿?”大畅还没有醒过神来。

恩凯来到那面窗下,轻轻一跃,便上了窗台。他双手握住钢筋一用力,钢筋变弯。接着他身子变形,变细变尖变扁,嗖地穿了出去。然后他转过身对大畅说:“出来吧!”

大畅连忙将他的棍伸了上去,恩凯抓住棍头一拽,大畅也嗖地一声穿出了窗户,两人轻轻地落在地上。

恩凯径直向前走去。大畅跟在后面问道:“大哥咱们上哪儿去?”

“西楼101室。”恩凯说。

大畅“噢”了一声,他这会儿才醒过神来。

到了西楼101窗前,恩凯“咚咚咚“敲了三声窗户。

“谁?”里面传来了沙大胆睡意朦胧的声音。

“僵尸!”恩凯粗暴地喝道。

“谁?”沙大胆的声音顿时变得惊恐无比。

“僵尸!”恩凯再次喝道。他一把扯开窗户,大畅将棍戳了进去,两手一挑,喊声:“出来吧!”沙大胆便像篮球一样被挑了出来。

沙大胆瑟瑟发抖着说:“二位僵僵尸先生,我我是个科学工作者,僵尸从从不找医生的麻烦……”

恩凯说:“不找你找谁?”

沙大胆说:“找黑黑老者!他他天堂地狱里到处乱窜,引引渡神灯不灭的冤魂!正正好,他他又回到咱实验中心了……”

恩凯说:“前面带路!”

沙大胆颤动不休地领着恩凯和大畅向院子深处走去,他们来到一座平房前面。屋子里尚有灯光射出,照出门上的一副对联:三间东倒西歪屋,一个南腔北调人。

沙大胆抖抖索索地去敲门。

“谁呀?”里面传来了一个苍老的声音。

“黑黑先生,有有人找你……”沙大胆说。

“贵客深夜枉顾蜗居,不知有何见教?”苍老的声音说。

恩凯笑了:“不是贵客,是故人!”

“既是故人,就请进来吧!”

门开了,恩凯和大畅走了进去,沙大胆则撒腿逃之夭夭。

恩凯目不转睛地看着黑老者,这黑老者穿着便装,粗布衬衣和布鞋依然还带着僧人的痕迹,只是没有伽裟了。他的双眉之间距离甚宽,这使他的相貌变得独特而奇异。恩凯知道,这种长相之人,十有八九是先天愚型,而十之一二则是聪明绝顶之士。

黑老者也盯着恩凯,他看见恩凯已变成了这样——似乎血肉已经消耗殆尽,只剩下了一把骨头。不,这不是骨头,是一把黑瘦的铁。黑老者的眼中开始涌出灼热的光芒,他喃喃地说:“恩凯先生,真是铁打的汉子!没想到真到走到了这里!”

恩凯又左右环顾打量着屋子,屋子里甚是简洁,并无特异之处。只是中堂上挂着一幅画,画的是古松下卧着一只鹿。画两旁也有一副对联——大泽龙方蛰,中原鹿正肥。旁边还挂着一把胡琴。

“恭喜施主终于放下执著心,一朝开悟,重见天日!”黑老者双手合什说。

恩凯转身又看了黑老者半晌,说:“记得当年草上飞,铁甲著尽著僧衣!”

黑老者叹道:“岂止铁甲,现在僧衣也是穿不安稳的!”然后他又双手合什正色说:“恭喜施主终能明心见性,得悟般若,渡过了茫茫无边的苦海!”

恩凯嘴角露出一丝嘲讽的微笑,说:“渡过个鸟!”身形一动,右手已贴在了黑老者的胸口上。

黑老者却动也不动,微微笑道:“素闻恩凯先生有扪胸之好,然老夫只有一身嶙峋瘦骨,有什么摸头?”

恩凯手上不松,口里“嘿嘿,嘿嘿”冷笑两身。

黑老者继续微笑道:“老夫失去质子,一身武功尽失,恩凯先生要取老夫性命,易如反掌!”

恩凯继续摸着,又“嘿嘿,嘿嘿”冷笑两声。

“恩凯先生摸到了什么?”黑老者说。

“抱负非凡,却时运不佳,遂块垒填胸,书空咄咄。”恩凯说。

黑老者“嘿”了一声。

恩凯左手指着中堂对联说:“大泽龙方蛰,中原鹿正肥!黑先生居然做起逐鹿中原的帝王之梦了吗?”

“错了,错了!这副对联不是老夫的,门外的对联才是老夫的写照:三间东倒西歪屋,一个南腔北调人!”黑老者说。

“但我能摸出你的心声!今天我如不杀你,它日必为人体王国祸患!”恩凯说。

黑先生又“嘿”了一声。

“上次在醋酸山庄我就要杀你,但小草念故人之情,致使你多活了这么多日子!”恩凯说。

黑老者并不惊慌,反而笑道:“这就是恩凯先生,从来都是这般狂妄自大!”

“你以为我不会杀你吗?”恩凯说。

“你杀什么呀!你自己都沦入无间地狱不能自救,还说什么杀人呢!”黑老者说。

“你以为在无间地狱我就不能杀人吗?”恩凯说。

“嘿嘿,”黑老者笑了,“当年在醋酸山庄,你都不能杀我,何况在这无间地狱!固然是小草念故人之情,但更主要的是其势不能耳!当时你们一心对付SARS都对付不过来,遑论其它!”

恩凯“嘿”了一声。

“所以说即使你刀子再利,也有杀不死之人!”黑老者说。

恩凯又“嘿”了一声。

“世上没有一劳永逸之事,人体王国白细胞和细菌病毒之间的较量是永远的,只能走一步说一步。现在你们的主要祸患是艾滋病毒。”黑老者说。

恩凯放开了手,点头说:“说得也是。”

黑老者接着说:“你我之间必须做这个交易——相互借助从而脱离无间地狱!”

恩凯点点头:“成交。”

恩凯这句话一说出,每个人心头一震,屋子气氛顿时一变。他们虽然还在无间地狱,但他们明白他们的命运已发生了决定性的变化。

恩凯用明显缓和了的口气对黑老者说:“上次在醋酸山庄黑先生不是已生擒艾黄、重获质子了吗?怎么却又失手了?”他的语气里还带着明显的嘲讽意味。

黑老者面有愧色地说:“是啊,老夫这一生总是事事虽费尽移山心力,但最后总是功亏一篑。天不佑德啊!”

“哈,黑先生也不是个省油的灯,那就只能说这艾老板厉害了?”恩凯说。

“厉害!他娘的真厉害!”艾老板的厉害使谈吐儒雅的黑先生也说起了粗话,“他娘的真厉害!想当初他孤零零地来到咱这个世界,还是黑某收留了他!养虎遗患,这也是老夫的应得之报啊!”黑老者长长地叹息一声,“他刚来时的那个小样,我还历历在目!他孤身一人,就带了个拳手泰林,还被单子将军一掌打死了!但现在,人家是一次接一次的变异,繁殖分裂越来越多,人马越来越多,野心也越来越大——”他指着中堂的画和对联说:“这就是他现在的写照啊!也难怪啊,人家是美国人,美国不是地球上最强大的国家吗?”

说到这里,黑老者低头默然半晌,然后低声对恩凯说:“你出去后一定要小心在意,万不可轻敌。”

恩凯微微一笑,然后说:“黑先生见多识广,我有一事正要请教。”

黑先生说:“不敢,请讲。”

恩凯指着身后大畅说:“这位你认识吗?”

黑老者这才像是看见了大畅,他说:“老夫无缘识荆……”

大畅冷笑一声说:“黑先生如此小觑天下英雄,难怪事事不济!”

黑老者没想到这个小罗锅竟然声音雄壮,言谈轩昂,顿时肃然改容说:“足下何人?恕老夫眼拙啊!”

恩凯说:“这位也是醋山山庄的故人,我的结义兄弟,来自大肠埃希王国的大畅·埃希!”

大畅说:“在醋酸山庄,我曾率领一支军队,听命于黑先生的调遣。”

“啊,想起来了!”黑老者拍额叫道,“是大畅·埃希!啊,你怎么成这个样子了?”

“这正是我要请教的问题。”恩凯说,“腰残疾成这个样子,还有什么办法吗?”

黑老者摇摇头说:“如果恩凯先生都没办法,老夫还有什么办法?”他凝视着大畅弯曲的腰良久,若有所思地说:“只是老夫想起了一则佛家禅宗故事,说马祖道一的弟子法常被‘我心是佛’这句禅语所感动,这句话时时感动着他的心房,进而撞击着他的脊梁,最后将他弯曲的脊梁都敲直了!”

听见这话,大畅心中一动,他深深一揖说:“多谢黑先生指教!”

恩凯深深地吸了口气,面色变得凝重起来,对黑先生点点头说:“开始吧。”

黑先生也点点头,他上前按了按中堂的那幅画,然后提高声音说:“恩凯先生,你遍历天堂地狱和无间地狱,也该参破苦灭二谛,窥见无上正觉了吧?拿出来,放下吧!”

恩凯也提高声音说:“拿出什么?放下什么?”

黑老者说:“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交出你的刀,天堂之门就为你洞开!”

恩凯说:“好吧,我听你的,让我脱离这无间地狱吧!”

这时墙上突然露出了一个黑黑的通道,黑老者说:“善哉,善哉!今天正是四月一日的前夕!施主请!”他指着通道说。

恩凯毫不迟疑,迈步走进黑道之中。大畅紧跟着迈步走入。黑老者在最后跟随而入。

他们一步跨入到人间。

虽然这不是正常祥和的人间,这是一处严重的病灶,是阴沉的凶险的充满戾气的人间,但人间的阳光空气,人间的烟火气息,人间嘈杂纷乱的声音,哗地一下突然降落在他们的头上,然后包裹了他们的全身!恩凯的眼眶湿润了,黑老者一下睁不开眼睛,而大畅则已泪流满面。

黑老者终于睁开了眼睛,说:“这里是乳糜池岸边最大的一个淋巴结城镇。”

恩凯明白了,现在他们又回到了扬州或小西天。啊,这么长时间,他其实几乎就在一个地方打转。其实,天堂和地狱和无间地狱,几乎只有一墙之隔。不,只隔着一层薄纸啊!

黑老者领着他俩来到这个城镇中心的一个大会堂门前。大会堂里张灯结彩,热闹非凡,充满着那种重大的‘前夕’特有的气氛——隐秘的狂热和按捺不住的期待。他们刚到门口,里面就传来了一声高喊:“贵宾到——枣花教主驾到!”

这句话一声声地传了出来,接着又一声声地传了进去,顿时人声鼎沸的大会堂突然变得鸦雀无声。

恩凯一行被门口披着缎带的司仪小姐请了进去,进门后恩凯不禁眼睛一花,饶是他见多识广,他也从没见过这般气魄宏大、金壁辉煌的大厅!

大厅里摆满了酒席,虽然菜还没上,席上空空如也,但却坐满了人。这些人全都转过头,所有的目光都一齐朝恩凯汇来。他这个胆大包天的人,被这么多的目光一齐凝视,也难免有些不自在。

“桐叶教主欢迎枣花教主!”大厅司仪官又高呼一声,“桐叶教主欢迎枣花教主!”大厅司仪们齐声喊道。

“哈哈哈哈,”一阵开怀的笑声从上首传了下来,“枣花教主,你终于来了!”只见高大魁梧的老铜喜气洋洋地迎了过来,他大步走到恩凯面前,两手抱住恩凯的双肩,“哈哈,枣花教主,你终于来了!”

站在恩凯面前,老铜就显得更加高大魁梧,比上次见面还要高大得多。他西装笔挺,领带饱满,革履锃亮,神采奕奕。想比之下,恩凯就更加黑瘦矮小,衣衫褴褛,说不出的寒伧凋敝。

为打消这万众注目下的不自在感,恩凯故意提高声调说:“谁枣花教主?老铜你在跟谁说话?”

“当然是你了!恩凯老弟!”老铜说。他一说话身材就变得更加高大,两只手也更加宽大,似乎能将恩凯整个人包埋在他的双手之中。他称呼恩凯以前多是“恩凯兄”,现在改成“恩凯老弟”,这从另一个方面说明恩凯已尽在他的掌握之中。

“我怎么会是枣花教主呢?”恩凯接着问道。他一言既出,那种不自在的感觉随即消失,说话声调也就降了下来。

“哈哈,你怎么会不是枣花教主呢?”老铜的声音却越来越高,轰隆隆地响彻整个大厅。他右手一把揽过恩凯,转身朝上首首席走去。“这是无法改变的命定啊!首先你曾经得过‘枣花’的称号,其次,”老铜压低声音俯耳对恩凯说:“你这样的大叫驴,不给个教主你干吗?”

两人这么走在一起,老铜如此的高大伟岸,恩凯就像他手里的一样东西,啊,就像一截黑黝黝的铁棍。但由于铁的质地和特点,在许多人的眼中恩凯并不因此萎琐卑微,相反倒有一种奇异的力量。

“哈,那么你就是桐叶教主了!但你怎么不弄件主教的衣服穿穿呢?”恩凯一边随口说着,一边朝大厅里扫视而去。啊,只见大厅的席上,多一半是白细胞。多种白细胞都有,最多的却是T淋巴细胞,其次是巨噬细胞,单核细胞。他们都不穿军装了,全都西装革履,衣冠楚楚。另一半则是细菌病毒,他们自然是鸟型结核菌,白色念珠菌,卡氏肺孢菌,以及巨细胞病毒。恩凯看见鸟帮主、白帮主、卡先生以及巨细胞病毒的头儿全都在,他们雄居在在各自的帮派里。

“哈,干嘛呀!咱们都是得其意而望其形的人呀!难道不是吗?”老铜说。

“你是吗?我怎么觉得你一直是注重形式的人!”恩凯随意地说着。他注意到,大畅想跟着他往前走,但却被让到后面的席上。黑老者被邀坐前席,但他自己却退到了后面。

“不管是形是意,重要的是你来了!”老铜高兴地说。“今晚正是四月一日的前夕,你的光临真是锦上添花!我还以为不知什么时候你才能想通,我也担心你与地狱同朽呢!”说话间他俩已来到大厅的上首,这里是一个高于大厅的台子,只摆着一张大桌。

站在这里,恩凯才看清这个大厅是何等的大,坐席的人是何等的众多!他看见在这主席台下的一圈桌子上,坐的全都是那些侏儒,他们现在既不是侍者侏儒,也不是医生侏儒,而是西装革履的侏儒。他们一个个表情严肃,神情傲慢,对谁也不怎么看——这是一副典型的主人翁的表情,看得出他们才是这宴会和大厅的主人。

老铜双手抱着恩凯的肩对着大厅众人。他要说话了,他的双手变得更大,他的激动从手心里传了出来,恩凯感觉到他几乎要将自己捏碎!“咱IDD教枣花教主终于临位了!大家参见枣花教主吧!”他大声喊道。

大厅里众人一齐站了起来,齐声说:“恭贺枣花教主临位!愿我IDD教永远永远,一统世界!”大厅里这么多人齐声喊来,声音洪亮整齐,如隆隆惊雷,震撼大厅。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