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皇后将军:素手握天下

更新时间:2019-09-09 10:40:31

皇后将军:素手握天下 已完结

皇后将军:素手握天下

来源:落初 作者:莉顿 分类:都市 主角:李承应谢青杳 人气:

莉顿新书《皇后将军:素手握天下》由莉顿所编写的都市风格的小说,主角李承应谢青杳,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与子同袍,与子同寝,还被子的倾慕者羡慕嫉妒恨?阿晋撇撇嘴不屑道,嫉妒又怎样,能跟我比?我师父是神仙,哥哥是掌管十万兵马的大将军,夫君是皇帝,你确定你还要比吗?三皇子笑问:阿晋,你的前途是什么?阿晋:嫁给你。三皇子满意的点头,“恭喜你啊。”阿晋:“同喜同喜。”夫妻二人款款离去。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怀雪谷百草堂里,阿晋面色苍白,单薄的眉眼脆弱得禁不得任何触碰,宛如一座没有温度的蜡像。

“师父,阿晋怎么伤成这样?全身上下没一处是好的,左臂筋脉碎断,五脏六腑都被震碎了!”

释天看着床榻上的弟子,已经换过了衣衫,擦拭干净,单薄柔弱的姿态。

“董珩。”

琉璃惊呼:“大师伯的弟子?”

“嗯。”

琉璃皱眉,望着床榻上的小师妹,忧心忡忡。

“阿晋交给你了。”

“师父呢?”

“清理门户。”释天迈出房门,背影消失在一片日光中。

琉璃摊开被烛火淬过的银针,指尖一路划过,银光一闪,连看也不看,甩手将二十四根银针准确无误的刺进阿晋身上,分毫不差。

手法之快,认Xue之准,令人叹为观止。

那种袭击全身的剧痛令还剩半口气的阿晋从昏迷中发出一声闷哼。

“三。。师.姐。”

即便是昏迷中,也能猜测出对方的身份,整个怀雪谷只有三师姐琉璃能有这般的手法,二十四根银针齐出。

琉璃瞟了一眼:“刚给你喝了百花聚气丸,烈得很,只怕一时半会没法说话。”

阿晋用力咬住下唇,沁出一缕缕的血痕。

琉璃见状,冷笑连连:“怎么,舍得回来了?我还当你这辈子都不回来了。”一边手中托着一个木盒款款走来,盒里是一柄精致的刀,和三根金针,那刀如女子手掌般大小,刀刃呈淡青色,琉璃见阿晋双眼死死瞪着那柄刀,既惊且惧,身子一寸寸往后挪,幸灾乐祸的笑道:“怎么?怕?”

她慢条斯理解开阿晋的衣衫,手边握着一柄精致如玩物的刀,笑意盈盈,将一团白布塞进阿晋嘴中,用手轻轻拍打阿晋鼓鼓的面颊,啧啧摇头。

下一瞬,她眼中寒光四起,冷漠如冰,那柄小刀一寸寸割开阿晋手臂上的伤口,她割得极慢,全神贯注的盯着血肉模糊的伤口,但那伤口没有一丝血,终于被她找到断裂的筋脉,她用金针小心翼翼勾出筋脉头,然后针尖刺进筋脉的一端,再把金针的另一端刺进断开的另一头,阿晋被二十四根银针制服,动不得分毫,疼得冷汗淋漓,浑身微微痉挛。

她一共被斩断了三根筋脉,琉璃用三根金针为她续脉。

琉璃浅笑着拿开阿晋嘴里的布团,那痛苦至极的面容令她心情大好。

阿晋一字一顿:“三师姐,我。。我记得你有.麻沸散.?”

琉璃作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情形:“哦,就在吊子里煮着,我说总觉得忘了一件什么事。”

阿晋胸口快速的起伏,喘着粗气,恶狠狠的盯着紫衣女子。

琉璃将她身上的二十四根银针一根一根拔下来。

四位白衣侍女将煮好的药汤倒尽浴桶中。

“姑娘,生肌散按照姑娘的吩咐配好了。”

琉璃点头,弯腰将阿晋抱入木桶中,阿晋斜倚在木桶臂壁沿,氤氲的水汽弥漫在四周,将她苍白的五官蒸得红润生气。

生肌散的药效沁出她肌肤里的每道口子,伤口刺痛而带着点痒。

“我药量下重了点,师妹好好享受吧。”

琉璃对着站立在一旁的四位侍女吩咐道:“让她泡足三个时辰,水冷就用内力催热。”

“是,姑娘。”

“师妹,你安心泡着,师姐睡一觉就来看你,乖啊。”说完拍了拍阿晋的脸颊,温柔得不得了的模样。

阿晋在心里折磨了三师姐几十遍,依然改变不了自己处于下风的事实。

药汤中掺了曼陀罗花,阿晋在热气腾腾的木桶中,眼皮越来越重,很快便昏睡过去了。

四位侍女一直在旁为阿晋守护,以内力延续水温,让药力持续治疗她身上的伤口。她四人是琉璃手下的弟子,从小便跟着琉璃习医药之理,分寸掌握的极好。

阿晋站在一间全然陌生的屋内,大部分地方全部垒其木柴,角落里横七竖八的扔着扫帚,蒙上一层沉。从窗外照射进来的光线阴暗,她的眼睛过了许久才完全适应这般阴暗的环境,她疑惑环视四周,她从来没有到过这样逼仄简朴的地方,忽然角落里传来幽幽的抽泣声。屋内有人?她小心谨慎,一步一看。在柴堆后面,有一个衣着破烂的十三四岁少女,披头散发,脚上的布鞋破开一个大口子,纤细的脚趾隐约可见,那少女蹲在角落里,把头埋在臂弯里,耸起的双肩微微松动。

阿晋弯腰靠近:“你是谁?”

泪眼婆娑的女子满脸污秽,抬起头望着阿晋,逆着光,她瞧不清阿晋的面容。

“你来救我的么?”那少女扯着阿晋的衣袖,两条紫青色伤痕交错的手臂显露无疑,清透明丽的眼眸满是哀求。

好一双眼眸!盈盈有泪,过目难忘!

“求求你,放我出去吧。”

“谁把你关进来的?”

少女声音哽咽:“教坊的李婆婆,我偷偷逃走,被抓了回来。”

教坊?她从未来过教坊,这.这是个梦?明明是在三师姐准备的浴桶里疗伤,怎么会?

“你叫什么名字?”阿晋把身上的外衫解下来,披在少女的身躯上,拨开她额前杂草一般的头发,温柔的开口。

“温温。”少女的尾音里还余点点哭音。

阿晋用衣袖拭去她面颊上的泪痕,被泪水浸泡的面颊,连带着污秽也被擦去了。

“姐姐,你是谁?我瞧不见你的模样。”

阿晋微微一笑:“阿晋,我的名字,你想看见我,很简单。”

阿晋摊开手心,一簇星子在手心上方渐渐扩大,一簇火苗跳跃在阿晋手心里,点亮这件幽暗的屋子。

少女被眼前的景象震惊了,先是一愣,继而拍手欢呼:“姐姐,你真厉害!”

哄哄小孩子的小法术,阿晋莞尔,从烛光里看见少女的容貌,被烛光映红的双眼犹如擦了胭脂,明媚无双,但却令阿晋双眼蓦的睁圆,眼里流露出不可思议的惊惶神情。

“咳咳咳。。咳咳。。咳咳。。”一股热流涌进她的鼻尖,十分难受。

琉璃毫不客气地伸手将阿晋从水里提出来,没好气的语气令阿晋清醒不少:“睡了三个时辰睡得安稳么?下盘如此不稳,靠着桶沿都能滑进水里,不呛死你才怪!”

阿晋连忙转动脖子,认清四周的布置,不是,这不是幽暗的教坊,不是柴房,这是怀雪谷里的百草堂。

琉璃将阿晋抱上床榻,一寸寸抚摸她身上的伤口,力道时轻时重,认真细致的检查她伤口的愈合情况。

阿晋怅然若失,心中的惊惧还没有散去,那个喊她姐姐的少女,被幽困于教坊的少女,竟然和她有着一模一样的容貌,到底是谁?绝不是臆想出来的人物,她的属灵镜照,不会有人的易容术能逃脱她的眼法,那一定是一个真实存在的少女,天下竟有如此相像的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