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狼”妹惹桃花

更新时间:2019-08-26 08:54:06

“狼”妹惹桃花 已完结

“狼”妹惹桃花

来源:落初 作者:荇菜 分类:都市 主角:王承 人气:

火爆新书《“狼”妹惹桃花》是荇菜所创作的一本都市风格的小说,主角王承,书中主要讲述了:她是将军在狼窝里接回来的私生女,狂野嗜血不说,还有点疯疯癫癫的!世人都敬而远之,然而几个哥哥却对她疼爱有加,穿越不是她的错,既来之则安之,更何况还有这么多美男哥哥陪伴,何乐而不为?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沐容修瞥了一眼席慕容和万婉柔,冷声道,“身为我沐容修的儿子,若是在经过皇室训练之后,连我交待的任务也完成不了,将来如何成就大业?够了,我话已经说完了,若是没什么事,就退下吧。”

几人心中虽然不愤,但眼见沐容修动了真气,便不甘不愿的退下了。

“白兄,请给清歌施针吧。”沐容修看着清歌,俊眉紧皱,但是态度很是坚决,“我沐容修的儿子,绝对不会输给一根银针。”况且,清歌或许是唯一见过杀害诸葛兄一家凶手的人。

白慕染淡淡一笑,“这倒是句实在话,你身上致命的伤口怕是比我身上的银针还要多,现在还活得生龙活虎的,令公子,怕是也不会输给了你去。这次施针所费需时,这里留下川儿便成,沐兄,你还是暂且回避一下。”

沐容修紧抿着双唇,看着清歌好一会,“白兄,我会一直守在门外,有事叫我便是。”

白洛川小心的将清歌的四肢绑在床头,清歌倒也很是配合,全程都只是紧紧的盯着白洛川,时而很是好奇的紧盯着他清亮的眸子。白慕染拿出银针时,清歌的眼神立刻防备的看了过来,呲着牙,发出低沉的轻呜声,白洛川见状,立刻轻声安慰,“四公子不要怕,爹是在给你治病。”

白慕染慢慢的靠近清歌,却见他四肢开始缓缓的挣扎,动作很慢,却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白慕染动作快速的将银针刺入天泉穴,只见清歌一声嚎叫,轻易的将绑于四肢的绳子挣断,扑向白慕染,白洛川见状,急呼一声“四公子。”清歌回头,看着他的眼神似乎平静了一瞬,便从窗户飞身跳了出去,瞬间便消失无踪。

门外的沐容修听见声音,立刻推门进来,见到里面的情景便喝斥身后的下人去找清歌。

两个时辰之后,在下人的院子里发现了两具尸一体,脖子处有两排骇人的牙印,沐容修怒极,“将军府能有多大,找了这么久也没找到四公子,本将军再给你们一个时辰,若是再找不到,提头来见。”

众人立刻分散退下。

而死了两个下人的消息很快就在将军府中传了开去,整个将军府彻夜灯火通明,所有妻妾都挤在席慕容的房里,吓得连大气也不敢出一声。这回来的哪是什么私生子,根本就是个妖怪。

沐容修一刻也没有停过,清歌从小生活在狼群,亲眼见到自认为是亲爹的狼王死在她的面前,已经让她觉得害怕了,如今那一针,更是让她恐惧,疼痛,现在怕是觉得面临四面楚歌,一想到这里,心里就一阵抽痛。一旁的白慕染若有所思的看着沐容修,没有出声。

“爹。”承风快步跑了进来,沐容修抬头,见承风手里抱着的,正是消失近三个时辰的清歌,忙冲上去,“清歌怎么了?”

“他没事,可能实在困极了,孩儿发现他的时候,他缩在我的窗户底下睡得正香,怕他再逃走,便点了清歌的睡眠穴。”承风小心的将清歌放在床上,白慕染走近看着浑身血迹的清歌叹了口气,“若是要再施针,必须要保持清醒,只是,以四公子的脾气,只怕是……”

“无论如何,都一定要治好清歌儿的病,白兄,还有没有别的法子?”沐容修沉思了片刻之后,沉声问到。

白慕染淡淡的摇了摇头,一个小小的身影冲了进来,粉嫩的小脸上面全是汗水珠子,“爹,听说找到清歌了,那两个下人真是他咬死的啊?我都跟他说过很多次不可以吃生东西了,怎么就是不听话?”

承风见一进门就喋喋不休的承羽,立刻轻声喝止,“三弟。”

承羽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整个房间里气氛有些沉重,爹的脸色也有如暴风雨来临之前的阴沉骇人,嗫嚅着嘀咕到,“他会不会是肚子饿了?”说完,抿了抿唇,准备悄悄的溜走。

“站住。”沐容修一声冷喝,承羽的腿抖了抖,但仍然站得笔直,双唇有些委屈的向下弯了弯,以为要挨揍了,哪知,沐容修只是看着白慕染说着,“白兄,清歌与承羽向来要好,不知道施针的时候,由承羽在旁边守着,会不会好些?”

“无论什么法子都要试试的。”

白慕染与沐容修几十年的知交,眼见四公子现在的情况,白慕染心里也很是着急,也知道这个清歌不论是什么身份,但能够让沐容修一改往日的沉稳,慌得有些乱了分寸,必定对沐容修来说,是极为重要的人,就算他不说,他也一定会尽力治好清歌。

承羽见自己终于有了用武之地,立刻拍了拍胸口,“爹,你放心吧,四弟向来听我的话,有我在,他不会乱来的……”想了想,“不如,我还是去给他准备一些吃的来……”承羽的声音有些轻微的颤抖,四弟这个毛病可不好,动不动就喜欢吃生东西,像他这么白白嫩嫩的,万一他肚子饿起来,又发疯,那后果可是很严重的。

白慕染父子紧张的准备施针前的功夫,再转过头来时,承羽已经趴在清歌的身边睡得口水都流下来了,两人无奈的笑了笑,而清歌这时也已经缓缓醒来,在见到白慕染时,立刻狂怒的吼着,并拼了命的挣扎。

承羽被吵醒了,揉了揉眼睛,一见清歌的样子立刻清醒,“四弟,不怕,我给你准备了吃的,其实呢,我有十天没有洗过澡了,身上臭得很。”

清歌的眼睛只是死死的盯着白慕染手里长长的银针,愤怒的吼着,白慕染叹了口气,“眼下四公子的样子,我也不敢轻易下针。”

白洛川看了一眼清歌,又看了一眼白慕染,“爹,不如,让我来试试吧?”说完,眼神沉着的说到,“我知道要怎么做,爹请放心。”

“爹并非置疑你的医术,只是四公子情绪不稳,爹担心……”

“没事的,之前四公子受了惊吓,也没伤害孩儿。四公子现在的情况,若是再不立刻医治,只怕后果更加严重。”

白慕染扫了一眼两个年纪差不多的孩子,叹了口气,“你们可要多加小心了。”他将银针递给白洛川,见自己不讨喜,也只得走了出去,而一直守在门口的沐容修见他走了出来,立刻着急的问到,“白兄,怎么停下来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