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婚情告急:总裁强宠下堂妻

更新时间:2019-08-12 23:58:44

婚情告急:总裁强宠下堂妻 已完结

婚情告急:总裁强宠下堂妻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青花苏 分类:都市 主角:骆宾城商超 人气:

主角是骆宾城商超的小说《婚情告急:总裁强宠下堂妻》此文是青花苏原创的都市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七年前,白未央抛下落魄骆宾城,飞上高枝嫁了有钱人,他苦苦哀求,而她内心在滴血,表面却无动于衷。 七年后,男人变身王者华丽再临,而她是豪门弃妇贱女淫娃,她心如死灰,却不得不跪在他面前。 她说:“报应不爽,以前是我抛弃你,现在尽情流放我吧,让我的灵魂堕入炼狱,永无安宁。” 男人却说:“对你最大的报应,就是永远把你留在我身边,这辈子,你都别想再逃出我掌心!”...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白未央不讲话,只是目光愣愣的盯着地面。

骆宾城对这女人没啥耐心,把掌中的钱羞辱性的洒在她的身上,站起,缓缓的步出了胡同。

步伐渐行渐远,逐渐在她的耳边消失。

过了非常长时间后,白未央才站起,略微拾掇了自己的衣裳,缓缓的步出了胡同。

原来最悲伤的,不是变为他的陌生人,而是在他的眸中,变为了一个女人!

为何,他们会走至这一步?

滴滴……

汽车的喇叭声打断了白未央的伤感。她当是自己挡住了道,往边退了退,没料到汽车还在摁着喇叭。

“白未央!”

“白未央,我跟你讲话呢,你给我站住!”

一贯的命令式的语调,白未央不必回首,也晓得是谁。但是,彼时的她不想面对任何人!

“白未央,我再说一遍,给我站住!”

手腕忽然被攥住,她一怒,方要回眸,冲着那不识趣的男人大吼一疼,却猝然感觉到了脸前一阵黑,天旋地转后,便啥都不晓得了。

“喂……白未央,你咋了?”

“这位小姐多处淤青,手腕还有勒痕,面庞红肿,唇边破皮流血……非常明显遭人欺压过,且……可以断定这位女士以往遭人……”

薄圣远听见这儿,显然无法接受。

他瞧了一眼躺着的女人,她面色虚白,就如同一朵遭人摧残过后的花朵,失去的娇艳,失了水分,令人瞧了心生怜惜。

到底是谁?

是谁对她做了如此禽兽不如的事?

薄圣远胸莫名的燃气了一股熊熊的怒火。

“薄先生,是否须要报警?”大夫见薄圣远眉目不悦,以为里边躺着的女人是薄圣远相熟的朋友,便好心的问。

“你先出去罢。”

白未央不论怎么说都是他的前妻,倘若令人晓得他的前妻遭人欺压,这事就闹大了。

他要待到她苏苏醒,问清晰了再做决意。

“好的!”

大夫离开,薄圣远守在白未央的病床前,细细的端详着这女人。

七年,他们在一块生活了整整七年,她贤惠持家,温驯听话的如同一个木偶,他从未在这个安谧祥和的女人身上耗费精力。

从新和阿娇在一块后,他却开始不受抑制的想起这女人。拿她跟阿娇作比较……

薄圣远回拒再深入想下去。

阿娇漂亮又有才华,岂是她这类道旁的小花所可以比的?!

一阵手机铃音打断了薄圣远的思维,也吵醒了床上的女人。

“喂……”

是阿娇的来电,薄圣远瞧了一眼张开眸子的白未央,忌讳的拿起电话走了出去。

白未央瞧了看四周,发觉自己居然在医院。她挣扎着起身,一动,周身的每一处都在疼疼。

疼疼,提示着她,骆宾城对自己做过的恶行!也提示着自己在那男人的心目中已然沦落到成了女人的身份。

“你醒了?”

薄圣远接完了电话,步入来问候着坐在床上的女人。白未央蹙着眉心瞧了一眼薄圣远,羸弱的说了一句,“谢谢你送我来医院。”

“到底发生啥事了?”

薄圣远的话,让白未央的眉心拧的更紧了。

她盯着自己手腕上的淤青,紧咬唇,不想再回忆那可怖的一幕。

“谁欺压你了?”

“现在几点了?”

“11点了。”

“这么晚了……”

白未央揉了揉眸子,从床上下来,瞧见了凳子上放着的骆宾城的外衣。外衣有些蹙,有些狼狈不堪,就如同他们的感情。

她没有去拿那件外衣,而是拾掇了衣裳,想下床离开。

“你去哪儿?”

“回家!”

“你身上的伤……”

“谢谢你的关怀,我没事。”

白未央的客套让薄圣远感觉十分的不舒服。在他听来,她的礼貌和客套更如同一种回拒。

“大夫说你遭人欺压了,跟我说那男人是谁?”

白未央顿住了步伐,愣在了那儿。

“不论怎么说,你都是我前妻,你倘若碰到了啥麻烦,我可以出手替你解决。”

“谢谢!”

白未央又道了一声谢,而后拥开了门走了出去。

“谢谢?”薄圣远愣在了那儿,“谢谢是啥意思?”他不懂。

他追上来,务必要问个清晰。

“白未央,谢谢是啥意思?”

白未央并未停住步伐,因为身上有伤,她走得非常慢,薄圣远马上就在医院的走廊里截住了她,“那男人是谁?”

话就那么突兀的、直接的问出。

白未央盯着这个咄咄逼人的男人,沉静的回复道,“我没有!”

“那你身上的伤?”

“我爱那男人!”

薄圣远在她沉静而有坚定的目光中,渐渐的败下阵来。

爱?

她说,她爱那男人?!

薄圣远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

“他是谁?”

“薄先生,非常晚了,我该回家了。”

“薄先生?”薄圣远自嘲的一笑,“白未央,我何时成了你的薄先生了?”

白未央拧着眉心瞧了一眼这男人。

结婚七年,他对自己的关注加起来都没离婚后的多。她搞不懂这男人心中怎么想的。

他们都已然离婚了,莫非她不喊他“薄先生”,要像以往一样喊他“老公”不成?

白未央彼时身心倦怠,她不想和薄圣远过多的纠缠,从薄圣远的右边绕过去,就那么沉静的步出了医院。

医院外的地上停车场,一辆墨色车身的奔驰轿车的驾驶座上正坐着一个男人。

黑夜中,他的目光比夜更深,更沉。他的目光紧紧的追逐着那从医院里步出来的女人,看她走向了马道旁,看她在道旁打的。

不一会的功夫,另一个贵气逼人的男子跟出。骆宾城马上认出了那男人!

薄圣远!

这个七年前,夺走了他心爱女人的男人!

刹那间,放在方向盘上的双掌握紧了方向盘,目光闪着恨意和怒意,利箭一般射向了马道旁争执的一对人儿。

最终,白未央被男子拉进了骆宾城斜对边的一辆深蓝色的保时捷车内。

性能良好的的车缓缓的驶出了停车场,而后呼啸而去。

“白未央!”

咬牙切齿的一句,从骆宾城的牙关蹦出,他的面色更为的难看。骆宾城发动了车,重重的踩向了油门,也离开了医院。

翌日,白未央的妹妹白未音约了她在东糖甜品店见面。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