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帝少的甜心宝贝

更新时间:2019-08-12 23:09:07

帝少的甜心宝贝 已完结

帝少的甜心宝贝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喜凝眸 分类:都市 主角:卫燕尔阿铭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帝少的甜心宝贝》的小说,是作者喜凝眸创作的都市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敢来招惹他? 他将她打横抱起,一把丢进柔软的床上,卫燕尔还没来得及明白怎么回事,路亦铭便已经压在了她的身上。 一晌欢爱,他认定她是自己的甜心宝贝!...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逼着她将那水咽下去之后,路亦铭才放开她,冷眼看着她半跪在地上咳着嗽。

“路亦铭!”她绝望地尖叫了一声,又猛地向他扑去。他也是一愣,但当她冰冷的手掐住了自己的脖子的时候,却也没反抗,反而讽刺地看着她。“你要杀我?嗯?现在才刚刚开始,你若是不乖乖听话,日后也有你好受的。”

卫燕尔的手虽然放在他的脖子上,可是却始终都没能狠下心来加大力度。只觉得他那嘲笑的眼神愈来愈刺眼。不一会儿,便推开了他,径自摔倒在沙发上。她现在披头散发,脸色更是苍白,嘴里似乎在呢喃着什么,可眼里却涌出了泪水。

路亦铭路亦铭,你怎么就这么狠心!一如他所说的一样,这样的日子才刚刚开始。她没有朋友,更没有人能够救她。路小叔?算了吧,若是被他发现自己打电话给他求救了,肯定得连累本就在牢狱里受苦的父母。

人活着,真是身不由己。特别是她现在,她知道避孕药的伤害。长久吃下去肯定不是办法,今后若是路亦铭回心转意的时候,想要个孩子,她都生不出来。

“路亦铭,你还爱我吗?”

就在他转身离去的那一刹那,她有气无力地问出了这一句话,嗓子更是沙哑的。他的心还是为之稍稍一动,他转过身去,看着仍然趴在沙发上的女人,嘴角露出讽刺的笑容,“爱?你有什么值得我爱的?我与你结婚的初衷本就是怜悯你,那时候我还是太过幼稚了。竟然将你这么一个麻烦给娶进家门来!”

只见女人似乎笑了笑,从沙发上爬起来,宽大的衣衫朝着一边倾斜着,露出了如牛奶般白皙的肌肤。她走过来,将屋子里的灯给熄灭了,又径自环住他的腰,呢喃道,“可是我爱你啊。你看不见我的脸,把我当作你爱的人吧。好吗?让我抱一会儿,就一会儿。”

现在已经是晚上了,阳台的落地窗仍然开着,一阵风吹来,她身上那股熟悉的清香钻入他的鼻腔里。他竟有一瞬间的错觉,他咬了咬牙,又反手将她摁在墙壁上,“卫燕尔,你怎么就这么犯贱呢?嗯?”

卫燕尔现在已经不在乎他说的那些伤心话了,一双纤纤玉手又径自滑过他的胸膛,搂住了他的脖子,缓缓向他靠过去。她踮起脚尖,开始吻他。小心翼翼地试探着,而在这过程中,路亦铭始终都站定着,双手插在西裤口袋里,如墨的眉轻轻皱起。

这女人到底在打什么主意?刚才还想杀了他,现在怎的就这样主动了?她的吻技的确算不上高明,只是笨拙地舔舐着他的唇。可不知为何,他的心竟然有那么一瞬间被提起来了,他咬了咬牙。又听见她微弱而小心的呼吸声,气吐幽兰,加之晚风吹拂着,让那纱质的窗帘随风飘曳着。

路亦铭眉头紧锁,将她推倒在床上,“我是该说有其母必有其女呢还是说你本性放荡?之前的矜持只是掩饰么?是不是只要是个男人你都会扑上去?”

屋子里的光线太暗,她有些看不清他的脸,只觉得他眼中没有任何星星在闪烁,只是一片漆黑。外面那微弱的光亮透进来,也没能照亮他的眼睛。

“我……我说过了。我爱你啊。”

她的声音永远都是这么柔软惹人怜爱,可现在在路亦铭的脑子里,只有烦躁二字在不断地回响着。又捏住了她的双手,摁住她,“这么轻易说出口的爱,怎么可能算是爱!卫燕尔,你现在跟那些站街女没有任何区别!”

也是她自己太作孽,是他亲手将那避孕药推到自己的面前,又是他亲口嘲笑自己天真。在他的眼里,自己当真是如此廉价?只有她知道,母亲是一个安分守己的女人,更是贤妻良母,当年的那些事情,不过是一场蓄谋已久的阴谋罢了。他看不清事实,可是自己倒是看得清清楚楚的啊!

要怪,就怪自己太过天真了,竟然将他一时兴起说的玩笑话也给当真了。路墨乾劝过自己的,只怪自己总是倔,不撞南墙不回头。可现在撞到了南墙也很难回头了。

“你还是省点力气吧!你当真是让我恶心!”路亦铭从她的身上起开,不屑地看了她几眼,整理了一下被弄皱的西装,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房间。

她沉默了一会儿,又从床上费力地起来,动了动手,只觉得疼痛。接着打开房间的灯,却发现手腕已经被他掐得乌青了。她突然不知道自己活着是因为什么了,这样痛苦的生活,是她从前始料未及的。没有人看她漂亮的样子,没有人与她说话,身边都是与路亦铭如出一辙的冰冷的面孔。她能怎么办呢。

整理了一下衣衫,又收拾了残局,这才觉得饿了。一天没吃东西,竟然这时候才有知觉,便下了楼去,想去做一点东西吃。

卫燕尔还没来得及打开冰箱,那张妈就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了,双手奉上一块抹布,道,“太太,您今天的家务还没有做完,不能吃东西。”

她有时候真是怀疑这张妈是不是机器人,语气更是礼貌而冰冷。“我饿了,先去吃点东西再做家务。”

“太太,请您务必先做家务。若是先生责问起来了,我们可担当不起。”张妈似乎看出来卫燕尔是有些害怕路亦铭的。

她咬了咬牙,接过了那抹布,从洗手间提了水就去了二楼。

她从前从没有觉得这宅子这样大过,除了三年前就开始用的主卧,其余的房间一律都没有用过。都蒙上了厚厚的灰尘,那张妈就一直都低头跟在她的身后,好似机器人一样,告诉她哪里没有擦干净,哪里还需要去打扫一遍。这二楼一共有八个房间,里面都是沾满了灰尘。从前从不让他们上二楼,现在倒是自己尝到这苦果子了。

这八个房间都打扫完了,已经是深夜了,肚子已经饿的没有知觉了。干脆先歇息一下,再做点东西吃吧。她从前好歹也是千金小姐,从没有做过这样的粗活,现在只觉得腰酸背疼的。

而就在她坐在房间里休息的时候,只听房门被一脚踹开,继而是一阵浓厚的酒味与女人那妖媚的笑声。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