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婚令如山:总裁强宠冷魅妻

更新时间:2019-08-11 23:23:05

婚令如山:总裁强宠冷魅妻 已完结

婚令如山:总裁强宠冷魅妻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青花花 分类:都市 主角:宁薇权御琛 人气:

《婚令如山:总裁强宠冷魅妻》作者:青花花,都市类型小说,主角:宁薇权御琛,本小说主要讲述了:不但上错床,还睡错了郎,天底下没有比宁氏当家女总裁——宁薇更倒霉的了,失去清白,还未婚先孕,孩子他爹却恨她入骨,两人交换戒指的那一天,他还在想着别的女人。然而,宁薇却没有像其他女主角一样,认怂当包子,抹泪带球跑,用她自己的话说,老娘天生就受不了委屈,宁愿让其他人都委屈,也不能老娘一个人委屈,所以,无论是白月光,还是二奶、小三、四姨太,统统是她手下败将,那个叫权御琛的男人,此生注定只属于她宁薇一人。...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宁薇直接从女服务员手中拿来一套深玫瑰色的礼服,转身朝着白小柔走去。

“这套看着不错,试试!”

将手里的玫瑰色露背礼服递给白小柔,神光略显寒凉,可她看中的这件,的确比白小柔此时拿在身前比划的这件更适合她。

“白小姐,能不能告诉我你的联系方式?有些土特产什么的我想带给远道尝尝,可最近我要忙工作,没时间,到时你再回队可不可以替我捎去?”

宁薇的请求听起来不容拒绝,白小柔也没多想,痛痛快快地一串号码输进到宁薇的通讯录。

白小柔转身去试礼服,而宁薇却转过身,冷冷地看向同样在凝视着自己双眸的权御琛。

一时间,针尖对麦芒。

宁薇并不惧男人那可以把人活活冻死的眼神,她镇定地坐到了权御琛的身旁,保持着一段恰当的距离。

“你要是对白小柔耍什么心机,我一定会要你好看。”权御琛薄唇微动,轻轻一个眼神就能轻而易举地使得周围的一切凝结。

宁薇柳眉轻蹙,非但没有动怒,反而还在嘴角渗出了一丝微笑。

“权先生,难道你认为我会告诉她我们发生一ye情的事么?在你心目中,我宁薇就是这样不择手段的人?”

女人的心口仿佛被千钧重压,几乎要窒息,可表面上,却仍旧竭力保持着沉静。

“堂堂宁家大小姐,怎么会让自己受一丁点委屈?不管怎样吧,你要是敢动白小柔一个汗毛,我就会把你碎尸万段!”

权御琛不怒自威,举手投足、一言一行之间,都带有一种其他人所不具备的巨大威势。

宁薇冷笑着,原来,权御琛早已给自己描绘了一幅画像,以后无论她如何表现,如何变化,都不会逃离这个男人心中的那个固有印象了。

“权总就会说笑,我宁薇一个手无寸铁的弱女子,又能对白小姐怎么样呢?退一万步说,如果你是我真心喜欢的男人,我或许还会放手一试,可我们俩之间,不过是萍水相逢,那夜的激情顶多算是一场意外罢了,你对我无情,我对你更是无心,我又有什么动机去害白小姐呢?”

宁薇表情淡漠,只是那声线里透出的讥刺任却是在明显不过了。

就在这时,白小柔打开门,从试衣间款款走出,不得不说,宁薇的确很有眼光,挑的礼服很是适合白小薇的身材和气质。

“最好是像你说的这样,否则,我一定会让你好看。”

权御琛站起,朝着白小柔走去,那极端厌弃的声音差点让宁薇脸上的笑容垮掉。

宁薇站在休息处,看着权御琛充满爱意地揽住白小柔的香肩,在她雪白的额头上轻轻一吻,这个瞬间,宁薇清晰地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

摸着自己平坦的小腹,有那么一瞬间,宁薇更加坚定了自己流掉这个孩子的决心。

“宁小姐,章曼荷小姐在订婚晚宴穿的礼服已经给您取来了,请在最下方正中间签下您的名字,摁下手印,并写明代取。”是女服务员柔美的声音。

“哦,好……好的。”宁薇猛然回身。

一边摁着手印,宁薇的嘴角泛起讥刺的微笑,什么时候,她宁薇也变得这么矫情了。

之后,跟白小柔点了一下,拿起礼服,朝着店门走去。

从这里走出去迈地每一步,宁薇都迈地异常艰辛。

方才,她是骗了权御琛,她和白小柔还会见面的。

有些事,她必须要说明白,十几年前的那次落水意外,她比谁都清楚当时发生了什么。

……

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宁家别墅,奢华的大厅内,宁震天与王雪芳坐在沙发内,看着宁菁说着什么,咧着嘴笑地很开心。

见宁薇进门,三人的笑容齐刷刷地消失在嘴角,看那表情,好像是这个女人的出现而打破了一切美好。

“小薇回来了,我让玲嫂给你留了海参汤。”王雪芳的语调关切,仿佛方才摆出的冷脸子只是宁薇的某种幻觉而已。

“你们自己喝吧。”

大厅内弥漫着一股淡淡的鱼腥味,宁薇胃内顿时一阵折腾。

而王雪芳却像是没听见一样,自顾端着一碗海参汤走到了宁薇脸前。

“这海参汤我让玲嫂熬了六个钟头,特意给熬的,连小菁我都没让她尝,你喝一口罢!”王雪芳温润的语气使得宁震天看她的目光很是欣慰。

可宁薇却只微微一笑,并未停下上楼的步伐。

这海参汤的腥味仿佛是故意给她添堵一样,折腾地她直想干呕。

“你妈跟你说话你没听到?”

见她这种态度,宁震天喝斥出声。

宁薇神光瞬冷,转身看向坐在沙发那边的宁震天。

“你母亲为了能让你喝上海参汤,今天一早就起来了,别的没做,就是为了给你熬汤,你不喝也就算了,摆出这张脸是给谁看?”

伴着宁震天的怒喝,王雪芳适时地用手揉了揉已经泛红的眼睛。

“我母亲?”宁薇语含讥讽,声音比冬天冰凌还要寒凉。

听到宁震天说出母亲两字,宁薇干呕的冲动更加强烈了,只见她缓缓走下楼梯,稳步走到王雪芳的面前,看了看她手中端着的海参汤,目光凌厉。

“很多年前,我母亲就不在人世了,这位阿姨何时成了我的母亲?”宁薇长长的睫毛不时闪动,尽管表情平静,语气中没有丝毫悸动,却无时无刻不在散发着一种让人畏惧的气势。

宁震天霎时瞪大了眼,一口气憋心里,好长时间都没出来。

王雪芳一个眼神递过去,宁菁立马会意,赶紧屁颠屁颠地跑过去,替宁震天顺气。

“你可能是不喜欢喝吧,我让小菁喝就是了,只是呀,我们一家人和和睦睦的,千万不要为了一点小事儿而彼此怄气!”王雪芳露出一副和事佬受气包的模样,愈发博得宁震天的同情。

宁薇踩在楼梯最末尾的位置,高高在上地看着王雪芳假惺惺的丑态,绝艳的脸上闪过一丝狠戾。

在身边人看来,那脸色阴沉地有些可怕。

“一点人情味儿都没有,真不知你那死了的母亲当初是怎么教你的!”宁震天这次真是怒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