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我在单恋你

更新时间:2021-02-18 04:07:51

我在单恋你 已完结

我在单恋你

来源:落初 作者:莲子姑娘 分类:都市 主角:项雨惠项雨晖 人气:

主角叫项雨惠项雨晖的小说是《我在单恋你》,它的作者是莲子姑娘最新写的一本都市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那个夏天,我遇见你,遇见了爱情。上课时,我会时刻注意着窗外,生怕错过任何一个能看见你的机会。当你走在十步的距离,不太远,也不太近,我可以正大光明的看你,而你不会发现,我默念着你的名字,你感觉不到,你回头,看的也不是我。我不曾说过喜欢你,然而,你已成为我的世界。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项雨晖是个闲不住的孩子,而且家里头也没什么好吃的零食,就开始缠着项雨惠带他出去玩,顺便买点零食回来吃,项雨惠很不喜欢项雨晖吃那些零食,可项雨晖死命的在她耳边唠叨,也只能同意了。

说起来,项雨惠对A市很陌生,不过这大白天的,她也不怕走丢,顺着大街一直走,总能遇见一家超市,当然,这一路她也是认真的记下来时的路。

很快就发现了一家规模挺大的超市,项雨晖兴致勃勃的冲在前头,叫不住他,又怕他走丢了,只好紧紧的跟在后面,项雨晖的速度很快,走一趟就一堆的零食,项雨惠自然不同意他买那么多,于是又挑挑减减的放回原位,苦的项雨晖在后面求的半天,他不敢来硬的,谁让他身上没钱呢。

买了零食,两大袋都在项雨晖手上,也不会很重,所以项雨惠不打算帮忙,把伞打开,久久也不见项雨晖跟过来,便回头看去,发现他正盯着买冰淇淋的地方,天气这么热,说实话,她也有点想吃。

“小晖,这钱拿去买两个冰淇淋。”项雨惠弯腰把那两袋拿在手上,项雨晖立即跑过去排队,垫着脚,脑袋伸的长长的,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

项雨惠无奈的笑笑,收回目光,却意外的看见了不远处背着吉他,穿着白色T恤和深蓝牛仔裤的少年,体型修长的他即便是这样一件普通没有样式的服饰还是感觉很好看,正当项雨惠打算收回目光,却瞧见他已经骑上自行车,忍不住又往那个方向看去。

当看清他的脸,项雨惠才知道是前几天遇见的少年,能够再次相遇,她感到意外,意外过后便是惊喜,只可惜他已经骑远了,留给她的再次是背影,不知怎么的,项雨惠就想到了那个梦。

舔着冰淇淋回了家,意外的看见了项爸爸和项妈妈,这时间不应该在家,毕竟在找店面,除非是找到了,不等项雨惠询问,项妈妈便说了情况,“我跟你爸刚找到了一家位置挺不错的店面,离大学近,距离市中心也不远,而且那家店原本也是一家饭店,面积够大,二楼也有几个房间,到时候再好好装修一下,就能开业了。”

项雨惠点头应着,听上去挺不错的,这时项妈妈又说,“哦,对了,手续已经下来了,明天你就去上学吧。”

想到这时间军训应该也结束了,项雨惠觉得很轻松,总算是逃过一劫了,还记得中学时的军训,真是惨啊。

“是哪个学校?”项雨惠问。

“文盛高中。”项妈妈从包里把一些要用的资料交给项雨惠,项雨惠立即翻开看,发现没什么好看的,便问要怎么走,不等项妈妈回答,项爷爷就凑了过来,接着便指着文盛高中这四个字说,“我记得老许的孙子也是那个学校,明早你跟着他去读书吧。”

“那正好,小惠,明天你跟着去就好。”项妈妈说。

项雨惠应了声。

“小惠,走,去见见老许的孙子,你们认识一下。”项爷爷背着手出去,项雨惠赶忙跟上,对即将见到的许爷爷的孙子有些好奇。

许爷爷在家,门很快就来了,见是他们,立即热情的请了进去,分别给他们一杯茶后,项爷爷才问,“小许呢?”

“还没回来呢。”许爷爷笑眯眯的问,“找我孙子什么事啊?”虽然是问项爷爷,却是看着项雨惠的。

“小许不是在文盛高中嘛,我孙女也在那,又不会走,打算让小许明天带她去。”

“这简单,等他回来了我跟他说一声。”

把该说的给说了,两个老人又摆出棋盘打算下棋了,项雨惠觉得枯燥,又不好意思说,好在许爷爷让她先回去,这棋一下便是没完没了的,所以项雨惠是巴不得赶紧离开。

等到项爷爷回来,已经有些晚了,项雨惠刚好在厨房倒水喝,一听见声响便走出去,项爷爷一愣,然后笑嘻嘻的说,“小惠还没睡觉啊。”

项雨惠有点不满的说,“爷爷你也知道晚了啊,下棋每天都可以下啊,该休息的时候一定要休息。”

“我这不是输了几局嘛,气不过,就多来了几局,就有些晚了。”

“我才不管。”

“小小年纪就开始管爷爷啦。”项爷爷拍着项雨惠的头,一点也不生气。

“我不小了,已经十七岁了。”

“是不小了,再过几年就可以嫁人了。”

项雨惠扁着嘴说,“爷爷,你那么希望我嫁人啊。”

“有好对象当然要尽早,不然被人给抢了就该后悔了,你奶奶在你这个年纪就嫁给我了,按你们年轻人的说法,我跟你奶奶当时就是闪婚。”

项雨惠好笑的看着项爷爷,“爷爷,你也知道闪婚啊。”

“那当然啦,爷爷我也不算老吧。”

“是,是,爷爷很年轻。”项雨惠笑了起来。

“这丫头。”项爷爷也笑了起来。

笑的差不多了,项雨惠才说,“爷爷,你快去休息吧,我也要去睡了,明天还要去上学。”

被项雨惠这一说,项爷爷才想起一件事,“我刚跟小许说了,他说明早七点半出发。”

项雨惠应了声,便回房间,拿着闹钟,计算自己起来到出门要花多少时间,这才设了闹钟的时间,盖上被子去睡觉。

几乎是在闹钟响的第一声项雨惠便醒了,嫌闹钟太吵,立即关掉,叠好被子,又伸了伸懒腰,一路走到窗前,窗帘是蓝色,她喜欢的颜色,伸手打算拉开,却突然听见有人在说话,只一句知道了,随后便没了声音。

项雨惠猜想会是许爷爷的孙子,于是好奇的掀开窗帘的一角,偷偷的看,她可不敢正大光明的看,动静大了,只会尴尬,虽然这样只能看到一半,不过也能肯定他并不在阳台,想来已经进屋了。

没了再看下去的必要,项雨惠便把窗帘拉开,把手当梳子的抓了几下,看看镜子,头发也算整齐,不油,就懒得再去洗。

因为没打算洗头,所以时间上明显空了许多出来,等到一切都清楚了,距离约定的时间还有二十分钟,又磨磨蹭蹭的,提前了八分钟等在门口。

许爷爷的孙子还没出来,项雨惠也没打算去叫他,就掏出手机,上了QQ,调戏周眉去了。

周眉说她班上有个奇葩,带个厚重的眼镜,又说了关于那个眼镜男的一些趣事,项雨惠忍不住就笑了起来,又觉得一个人拿着手机笑,很傻,试图压制住,可惜嘴角不断上扬,终究没能忍住,也就不管了,笑的更欢。

门就在这时开了,很突然,项雨惠都来不及收起脸上的笑容,就看见了那个她很钟意的少年,此时他就站在对面,不过五步的距离,而项雨惠的目光落在他胸口处别着的校卡上,许东日,高三一班。

项雨惠哪里知道许爷爷的孙子就是之前遇见的那个人,这意外让她惊喜不已,可很快的,她又很懊恼,自己没事找周眉聊什么天,没事笑的那么开心干嘛,被他看见自己一个人傻兮兮的笑,真是丢脸。

“走吧。”许东日走进电梯,项雨惠赶忙跟上,站在他偏后面的位置,倒是方便她观察他。

项雨惠觉得有些奇怪,他见到她难道一点也不意外?毕竟是邻居,而且几天前就遇见了,莫非他压根就不记得他遇见过自己,所以才能在看见她时这么平静?

一想到有这个可能,项雨惠就有些丧气,却又无可奈何,谁让她没有那种让人一眼就记住的容貌,她属于中等的,不上不下的,丢在人群中很难找出来的那种。

因为不担心被他发现,所以项雨惠挺正大光明的打量他,近距离看,还是很好看,只不过印象中的他似乎跟眼前的他有点不一样,记得第一次遇见他,他笑的很灿烂,给人温暖的感觉,而现在抿着嘴,没有一丝表情,很冷漠,到底哪一个才是真实的他?

项雨惠胡思乱想的,电梯便到了底,一路跟在许东日后面,三步的距离,她一心二用,一边记着路,一边不断偷看许东日的背影。

走出小区再往右走两百米有个公交站,那里有直达学校的公交车,此时公交站已经站着许多学生,女生占了很大一部分,五花八门的校服,可以看出她们来自不同的学校,项雨惠忍不住感慨这附近学生可真多,在很久之后,项雨惠才知道这些学生不过是冲着许东日而来的。

不过此时的项雨惠是不知道,只不过当她发现那些女生不约而同的瞪她时,她疑惑了,她应该没惹她们吧,再看她们对她指指点点的,项雨惠低头看看自己的衣服,她出门照了镜子的。

等到抬头时,恰好看见了许东日,他已经站在公交站,对身边的女生,视若无睹,似乎早已习惯了,而项雨惠后知后觉的明白自己离许东日太近,引起了公愤。

项雨惠只是个平凡的女孩,长这么大也没受到那么多的注视,何况还是这样警告的目光,于是一点点的往旁边挪,有点掩耳盗铃,不过也只能这样了。

公车很快就来了,像是约好似的,纷纷让许东日先上车,而后又好像是故意的,硬是把她挤在后面,好不容易挤上车了,这一路又跌跌撞撞的,让她没心思再去寻找许东日的身影。

车再次停了,下了几个人,宽松了些,项雨惠大大的松了口气,正打算活动活动手腕,却听到许东日说,“小惠,下车。”

对于许东日叫她小名,她是愣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的,意外许东日竟然知道她的名字,不过一想或许是爷爷告诉他的,也就没什么好惊讶的,可即便知道了缘由,她还是压制不住心底的喜悦,只有家人这么称呼她。

项雨惠再次顶着杀人的目光挤下车,当然,这次也夹带着些许的惊讶和嫉妒,不过项雨惠低着头看路,心思又在别处,倒没感到什么压力。

下车后,项雨惠发现许东日正站在旁边等着她,他侧头看了看项雨惠,然后又像不认识她似的走在前头,项雨惠赶忙跟上,心里甜甜的,她喜欢许东日等她的感觉,虽然这只是一件再普通不过的事。

有了公交站的前车之鉴,这一次,项雨惠很自觉的将原本的三步改成十步的距离,果然轻松不少,而她也发现很多经过许东日的女生都会偷偷的看他,看来他在学校很有人气,对此,她一点也不意外。

看见许东日停下,并转身看她,项雨惠疑惑的站住,许东日看着两人的距离,无奈的向项雨惠走了几步,“你在哪个班?是哪个老师?”

“高一三班,程梅老师。”项雨惠乖乖的回答,样子愣愣的,被许东日这么盯着说话,太突然了。

“走吧。”许东日再次出发,说起来,他走了半天才想起他还不知道要把项雨惠送到哪个老师那,这才停下来问她。

项雨惠摸摸脸,立即跟上,对周边惊讶的目光可以说是视若无睹。

很快就到了办公室,许东日礼貌的敲了敲门才进去,项雨惠一看到程梅,眼睛都亮了,很有韵味的美人,有她最喜欢的乌黑长发,看不出一点儿的分叉,让她很羡慕。

“你就是雨惠吧。”程梅笑眯眯的说。

项雨惠一愣,立即点头,随后又把要用的资料交给程梅,程梅随意的翻了翻,让项雨惠坐在旁边,而许东日早就已经离开了。离上课还有一段时间,程梅也不急,看项雨惠安静的坐着,眼珠子乱飘,很无聊的样子,便说,“你认识东日?”

项雨惠点点头又摇摇头,“我住他家对面,也是今天才认识的。”

“哦,怪不得。”

项雨惠对程梅的话有些奇怪,又不好去问,好在程梅立即就解释了,“沈帆行是我男朋友。”

沈帆行这人项雨惠是认识的,她见过,是帮她办手续的人,还是她爸爸的朋友,要比她爸爸小好几岁,模样并不出众,戴着眼镜,很有古代书生的感觉。

再看看眼前的美人,如果不是她亲口说的,项雨惠是不会把他们两个人放在一块的,因为程梅太美,而沈帆行又太平凡了。

项雨惠没来得及说点什么,又来了个学生,扎着马尾,戴着无框眼镜,看过去就是个会读书的好学生,只是她左手打着石膏,脸上的一些擦伤,有点毁形象就是。

意外的是,她竟然和她是同个班级,不过项雨惠很快就明白了,想来她是因为伤势没参加军训,也许这就是缘分吧,她和她就这么凑巧的相遇了,后来的项雨惠,总是很庆幸当时为了偷懒而没去参加军训。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