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寒门王妃

更新时间:2020-12-04 16:51:31

寒门王妃 连载中

寒门王妃

来源:落初 作者:晨汐微醉 分类:都市 主角:阿瑞小姐 人气:

《寒门王妃》是晨汐微醉写的一本都市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寒门王妃》精彩章节节选:她是罪臣之女,随母亲隐姓埋名沦落江湖。他是金贵无比的逍遥王爷,为躲避家中催婚化身一名小小的捕快,一桩灭门案将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个人牵扯到了一起。他深情款款的说:“假如我一无所有,你还愿意跟我走吗?”某女拍着胸脯豪情万丈,“咱俩好手好脚的,大不了你耍大刀我卖艺,活人还能让尿憋死?”某人满脸黑线,姑娘,你能文雅一点吗?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晚上,幽州刺史伍思明回到府中,是一个矮胖的中年男子,刺史夫人边替他更衣边道:“老爷,方墨青来了。”

伍思明捋了下嘴下的一搓胡须,道:“来了就来了,有什么大惊小怪,对了,他可有带什么东西来?。”

“这个……”刺史夫人面露难色,“他一来就去看方翎去了,我倒没注意带什么。”

“哦,”伍思明道:“我明白了,呆会儿我还要去会见几个朋友,就不在家吃饭了。”

刺史夫人手一顿,“哎,老爷,表弟刚到,你都不见一眼吗?”

伍思明冷哼了一声,“方翎在这也就算了,他是你亲姨娘的女儿,这方墨青跟你有什么亲戚关系,算哪门子的表弟,对了,方翎这几日在府里药钱花了不少,照她这么弄下去,非把我这个刺史弄穷不可,正好方墨青来了,你得把这钱要回来。”

“哎,老爷,”伍夫人凑过去道:“你别生气了,我今天向同方墨青一起来的那个随从打听了下,他说方家虽然遭遇响马抢劫,不过还未伤及根本。”

伍思明道:“你可别这么想,以前那是方庆安还在的时候,眼下方庆安死了,方墨青能不能撑得起来还是一回事呢,既然他们现在手里头还有些钱,你就更应该称现在把花出去的捞回来。”

伍夫人还想说什么,伍思明已经换好衣服走出了房门。

吃饭的时候,伍夫人一脸笑意的说:“墨青啊,你看,你表姐夫呢只是个当官的,不比你们方家做生意,家大业大,他每个月的俸禄也就只有这么些,自己过日子还有点紧巴巴呢,这次方翎在府上养病,那每天要的药材还有像人参燕窝这样的补品,都跟当饭吃似的。”

方墨青刚扒了几口饭,停了下来,道:“表姐不用说了,这次是墨青唐突,急着来见妹妹,也没带什么东西。”

“哎哟,你可千万别这么说,”伍夫人笑着说:“表姐也不是要你带什么东西,咱们是亲戚嘛,按理说你们家出了事,我们该帮忙还是要帮忙的,你这样说就生分了,不过……你自己也瞧见了我们府里的状况,这全府上上下下那么多口人,全靠你表姐夫那一点点微波的俸禄过日子,实在也是没有办法,才跟你开这个口的。”

方墨青轻笑了一声,“我明白,表姐,你什么都不用说了,”然后他放下碗筷从怀中掏出了几张银票,“这里是五百两的银票,表姐你先收着,方翎这几天在府上全靠表姐照顾。”

伍夫人笑着一边接过银票一边道:“表弟啊,你太客气了,本来不用这么多的,不过你执意要给呢,表姐我就收下了啊。”

方墨青轻扯了扯嘴角,点点头。

伍夫人又道:“对了,表弟,你刚到幽州,寻到住处了没?你知道,我们府中地方不大,没有多余的客房啊。”

方墨青听明白了伍夫人的意思,不待她继续往下说便道:“表姐不必担心,我以前在幽州置了套宅院,我吃完饭后正好可以先去那里看看,方翎就先劳烦你照顾两日,等我把那边收拾妥当,就接她过去住。”

“哦,这样啊,”伍夫人笑着说:“墨青啊,你可别乱想啊,表姐也有难处。”

方墨青点头,“墨青知道,还要谢谢表姐关心。”

辛毓因为是男装打扮,并没有说穿女子身份,所以自然被划作不便之内,等辛毓跟着方墨青到了他那个所谓的置办的院子,才发现原来是客栈。

辛毓深吸了口气,“哦……你不是说你有置办宅院么。”

方墨青有些疲倦道:“明天去置。”

辛毓哂笑了一声,今天总算是见着了什么叫现实,不过幸好旁边这位是瘦死的骆驼也比马大,还不至于带着她流落街头。

二人进了客栈,一人要了间上房,一夜无话。

第二天清晨,东方既白,街上渐渐热闹起来。

辛毓收拾妥当,走出房门,伸了个懒腰,往旁边看,见方墨青的房门还关着,走过去趴在门上听了听,里面没什么动情。

“这么晚还不起床?”辛毓刚想抬手敲门,结果门就打开了,幸好辛毓反应及时没有下手,否则就直接敲到了方墨青的脸上。

见方墨青已收拾齐整,不过脸色不是很好,想必应该是担心还在刺史府养伤的方翎。

于是她将手收回到身后,清了清嗓子道:“去刺史大人府?”

方墨青点,“呆会儿顺道去幽州的铺面看看,也好拖人找房子。”

于是二人相携出门,从客栈到刺史府中间隔着一条街,名叫永安街,方墨青家的铺面就在这条永安街。

二人穿过永安街,来到人流最热闹的三叉路口,方氏粮铺就在那个地方。

不过当二人到的时候,发现那里关着门,方墨青心下奇怪,按照正常的时候粮铺这个时候应该早就开门了。

二人互看一眼,走上前瞧门,不过瞧了好半天里面也没有应。

这时旁边店铺的老板看不下去了,走过来道:“别敲了,这家铺子关门了。”

“关门?”方墨青惊道:“什么时候关的门?”

那人道:“早几天就关了,听说这家铺子上面的大东家没了,那掌柜的就卷款逃了,前些天在里面做事的伙计天天来守门讨要工钱,可也没见什么人来,大家也就散了,估计是那家里没人咯,真是可惜。”

本来方家就出了大事,这会儿又听到幽州粮店的掌柜捐款潜逃,真是无漏偏遭连夜雨,所有不好的事都碰到了一块,这些足够让方墨青本来就脆弱的神经崩溃,没想到末了那老板还来这么一句话,辛毓一步窜上前凶道:““喂,谁家没人了,你家才没人了。”

“嘿,你这小毛孩,我说实话你来什么气。”

见辛毓跟那老板就要吵起来,方墨青忙拽着辛毓离开,等到了人少的地方,两人才停下步子。

辛毓掳起袖子,吐了口气,道:“真是气人。”

说完,回头见方墨青神色凝重,怕他过不了这个坎,把自己逼疯,于是又拍了一下他的肩道:“哎,想哭就哭吧,来,我可以把我的肩膀借你用一下,虽然不宽,不过你将就一下还是可以的。”说着,辛毓还当真把自己的肩膀凑了过去。

方墨青深吸了口气道:“谢谢你,不过男儿有泪不轻弹,哭解决不了什么问题。”

辛毓笑了笑,“你能这样想就好了。”

方墨青道:“我过了十八年大少爷的日子,现在……该有所承担了。”他紧握拳头望向远方,“越是这种时候,我就要越坚强。”

“好的哥们儿,我相信你。”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