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倾年华

更新时间:2020-11-21 19:13:39

倾年华 已完结

倾年华

来源:落初 作者:花应残 分类:都市 主角:沈沈蓝 人气:

经典小说《倾年华》由花应残所编写的都市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沈沈蓝,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洛家独子,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公子川。数年前的相识相知,让她彻底迷恋上这个清冷公子。流年似水,当她笑着让他娶她的时候,他却离开了她。可是谁又分得清其中的非对错?她只能让自己再三咬牙坚持下来,苦中作乐。这场赌局,她一定要赢,只为最后的结局!重霄内部的争夺,最终会落入谁手?她的情殇,最后是否会得到那个人真心以待?她是不是真的忘记了那个伤她至深的公子川?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她笑不起来,只是躲开他灼热的目光,漫步退走,清脆的铃响,铃铃铃,随着她的动作慢摇,十分好听。

重拾心情,她知道多说无益:“流,别勉强我。我是不会跟你回凤城的!”

南宫流看着佳人就在面前,可是她的心永远不属于他,不管他做出任何努力。他的情绪开始失控:“你不愿嫁我?只有我,才是真心实意地守在你的身边,等了你这么多年的。你要玩,好,我给你时间玩;你要休息了,我也腾出一块清静的地方给你休息。我处处为你着想,可你呢?洛夜川给了你什么,你要对他如此死心塌地!”

云鸣凤淡笑道:“流,其实我们之间的感情,即使没有夜川,也是无法修成正果的。我不爱你,正如我现在放下了夜川一样。我不爱你们任何一个人,所以,别逼我了。难道你想我活得不自由,不开心吗?”

南宫流上去想抓云鸣凤的手,被她躲开。他就那么尴尬地抬着手,突然苦笑道:“小凤,你很自私……”

她本想说,爱情,本就是自私的,可是看着他失魂落魄的样子,她说不出口。

南宫流和谢萱决定回凤城的那天,云鸣凤,沈蓝都去送行了。临走前,谢萱在她的耳边得意道:“知道吗?师兄在你眼中是棵草,可在我眼中是块宝。我们回了凤城,马上成亲。我就要成为武林盟主的夫人了……”

云鸣凤始终觉得谢萱的嫉妒之心有些过重了,一生不会得到善果的。谢萱看着云鸣凤一脸的冷淡,继续放话:“因为,我已经怀上了师兄的孩子!”

那刻,云鸣凤一下觉得自己老了。虽然她什么都可以不在乎,可是七年的时光,不是说没有就没有的。那毕竟是她最美好的年华!

谢萱得意的样子,让云鸣凤作呕。她一向不是好欺负的人,谢萱觉得好的东西,是她不屑的。她伸开手,掩嘴道:“恐怕,他是把你当成我了吧?”

一句话无关痛痒的话,却刺穿她的所有伪装,谢萱正要发作,沈蓝道:“你们也道够别了,就此告辞吧。”然后云鸣凤就跟着沈蓝回山里头去了。

从头到尾,云鸣凤甚至一眼都没有看南宫流。谢萱心中郁闷,但也不好说什么,就跟着南宫流走了。

沈蓝走在云鸣凤的边上,云淡风轻地问道:“刚才谢师妹对你说了什么?”

云鸣凤不想回答这个问题,转移话题道:“你是如何晓得她对我说过什么……”

沈蓝停下脚步,看着这个步伐轻快的女子,有一刻的失神。然后他又追上去道:“谢师妹……以前是个很单纯的孩子,和双儿一样。她刚进门派的时候,很傻很天真,甚得师傅的欢心……那是好久以前的事了。可是最近两年,她有些思虑过重了。”

见他难得说起以前的事,她好奇道:“何以见得?”

沈蓝的回答,让人摸不着头脑:“我会看面相。”

她突然忍着地望着他:“此话当真?那你也给我看看,说说我的面相如何?”

沈蓝看着她调皮的样子,不禁有些好笑:“都不小的人了,听不出我在说笑吗?”

她失望地垂下肩膀,然后又绽开一个灿烂的笑容道:“啊!我还以为你说的是真的,原来你骗我!我是不小了,可是在老,我也比你年轻。我今年才二十二啊,你已经二十四了!”

沈蓝看着她的笑容,不知怎地,心生怜惜。不过他没有表现出来:“我看你的面相,是条一生富贵的命!”

她蹦蹦跳跳起来:“承你吉言!”

云鸣凤的一头乌发低垂在她的背后,随着她的动作荡漾出各种奇怪的样子。沈蓝在她的身后看着她,心情也明朗了些。

她也只比自己的妹妹大了两岁,可她的心智却比双儿大上许多。明明是鸣凤山庄的千金大小姐,却甘愿留在这片荒山野岭里。

沈蓝和云鸣凤回到山庄里的时候,便觉得有所不对。山庄静地可怕,山庄里的人不知了去向,包括沈双儿。

他们分头行动:沈蓝去山庄的外头找,云鸣凤在山庄里找。

云鸣凤在后院中感到了与那天在石台上的注视感,她跟着感觉走向里头,拨开叶子,发现了沈双儿。

沈双儿昏迷地躺在地上,云鸣凤去扶起她,确定身体无恙后,放烟雾告知沈蓝。

因为心中担心沈双儿,她暂时忘了那道追随的目光。沈蓝回来后,立马替双儿把脉,脸上很是沉着:“她只是被迷晕了,再过一个时辰自然会醒。”

云鸣凤这才发现山庄中始终不对,她思考道:“是谁对双儿下迷药呢?”

沈蓝警觉道:“你有没有发现山庄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直觉使他们望向四周,突然一张大网从他们的头顶洒下!大网由十个黑衣人牵着,直扑下来,让他们猝不及防。

沈蓝一个翻身躲开了,可云鸣凤因护着沈双儿被套在网中。沈蓝拔刀砍网,躲开黑衣人,动作一气呵成,可是却救不出她们。

门口进来一位老婆婆,她嚷声道:“小伙子,别砍了!此网是由金刚石锻造而成,你的刀是看不破的,别白费力气了。”

云鸣凤看向门口对上老婆婆的眼睛。即使是逆光中,她看得不清楚,她也能确定,之前那道注视的目光是来自这位老婆婆。

沈蓝停下动作,看向老妇人。黑衣人也恭敬地行礼:“子良婆婆。”

老婆子满脸的皱纹,可见年岁,可是笑容中透着一股慈爱之意,让人愿意与之亲近。

沈蓝沉着淡定,脸色丝毫未变:“子良婆婆?我不认识你……为何要袭击青城山?”

老婆子看向网中的云鸣凤,笑意更甚,对着沈蓝道:“你不认识我?你可还记得三年前,你从我这儿偷走的天山雪莲?”

三年前,师傅病重,为了给恩重如山的师傅治病,他几乎跑遍了大江南北。一次,他偶遇了一位新疆来的大夫,他得知师傅的病,用天山雪莲内服外敷,佐以其他药材,就有可能康复。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