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神偷狂妃:王爷来单挑

更新时间:2020-10-23 20:21:49

神偷狂妃:王爷来单挑 连载中

神偷狂妃:王爷来单挑

来源:落初 作者:女巫有猫 分类:都市 主角:尉迟慕容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神偷狂妃:王爷来单挑》的小说,是作者女巫有猫创作的都市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传言他娶了六个王妃,都死于非命。而她,云国第一丑,将嫁给他做第七任。初次见面,她抱着他欲同归于尽,“黄泉路上有人作陪,老娘赚了!”新婚夜,他掐着她纤细的脖子,“王妃,你喜欢怎么样的死法?摔死?毒死?还是被五马分尸?”她手中柳叶刀抵在他心口处,冷笑,“臣妾愿与王爷同生共死。”言下之意:老娘死,也要拉你垫背!没有美好的灵魂,却拥有最完美的容颜。偷得了天下万宝,却偷不到一颗真心。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可无论婆子们怎样加炭,那鲛人就是不发出一声哭喊。

只是咬着呀,忍受着剧痛。

“加火,再不行,用火烧。”尉迟珠红了眼睛!她刚放了大话,哪知这鲛人如此傲气,竟哼都不哼一声,让她颜面尽失。

“呀,变身了。”不知道谁惊讶喊了一声,众人看到那鲛人的双腿合拢,皮肤成鱼鳞状,因为缺水,果然开始龟裂。

萧遥眉头越蹙越紧:怕是要死人。

这是第一次见鲛人变身,众人看的震惊又专注,突然,一个身影不知从哪儿冲出来,举着个装了水的花盆冲到笼子里,就着一盆水朝鲛人倒下去,“着火了,着火了!”

“尉迟逍遥,你个疯婆子,你做什么!”尉迟珠大喊。

亭子旁边就有几个养珍珠锦鲤的大鱼缸,里面长时间放着温水,那尉迟逍遥疯疯癫癫的将鱼缸全部推翻,一股脑的将水倒在鲛人身上,回头还扛起一只小缸朝尉迟珠身上砸来,“二姐姐,你身下有火。”

“你这个疯子。这是炭炉……啊!”尉迟珠一声尖叫,周身被淋了个透,旁边几个少女吓得疯跑,“来人啊,把这疯子给我抓起来,抓起来!”

笼子里的鲛人艰难的抬起头,看到一群婆子们将萧遥摁在地上。

然而萧遥却像泥鳅一样滑溜的逃开,几个婆子扑了个空,摔得四仰八叉。逃生是最基本的技能,做不到来无影去无踪,如何入得了偷盗界顶级组织‘天盗酬勤’?

那萧遥一边疯跑跑一边喊,“打死人了,打死人了。”婆子们慌忙追上,撕扯住萧遥,谁都没有注意到她眼底的掠过的狡黠。。她的手与婆子们相互推搡,脚下动作却快如闪电,一脚一个准,直接踹到旁边的池子里。

踹死你们这些欺软怕硬的老东西!

她可是最擅长近身战斗!

“哎呦喂!‘这些婆子发出哀叫在冰凉的池子了扑腾。

“一群废物,连一个疯子都追不住。”那尉迟珠看的咬牙切齿,顾不得周身湿透,挽起袖子就追了上去。

尉迟家族几百年无论男女都会习武,男上战场,女用防身。

尉迟珠眼底杀意骤起,手指成爪状,直扣向萧遥的手臂。这一爪用足了内力,只要被抓住,萧遥的手必然会残废。

可对方的手却像一团软泥,根本抓不稳,更让尉迟珠惊骇的是,萧遥并没有抽手离开,而是反手扣住了自己。

惊愕之间,她突然发现萧遥嘴角勾起一个森然的冷笑。

那笑,让尉迟珠莫名一悚,几乎就是同时,被萧遥扣住的地方发出一声轻微的卡擦声。

一种难言剧痛传来,手臂无力的垂在身侧,竟在瞬间完脱臼!尉迟珠痛得大脑一片空白,“怎么会这样?”话还没有出口,萧遥委身,脚下一绊,尉迟珠一个倒栽葱摔在地上,而她顺势对着她屁股又是一脚,像踢球一样趁乱将尉迟珠踹下水。

让你也尝尝池水的落水狗的滋味。

水里冻成狗的婆子们刚爬上岸,又是一个黑影撞了,旋即一窝蜂再度滚入水中,简直像一锅蚂蚁!

萧遥冷笑的看着在水里扑腾的尉迟珠,低声,“这是你欠尉迟逍遥的!”在太平池边听到尉迟珠开口,萧遥就听出她就是当时将尉迟萧遥推下水的人。

二姑娘跟着婆子们落入,整个院子都乱成了一锅粥,再也没有人管萧遥。

可萧遥却总觉得有一道目光注视着自己,不,应该是从太平池那晚开始,那道目光就似如影随形。

夜深人静,鲛人缓缓的睁开眼,看到一个黑影立在笼子面前。

那人将一张图纸递到鲛人面前,“可知道这是什么?”图纸上是一颗珠子,约有拳头大小,上面有诡异纹络。

“呵呵……”鲛人发出一声冷笑,睨着那人,“你们这些云州人,本就是为了它才屠杀我族人,现在竟问我们这是什么?难道你们真以为:得鲛珠,得天下。若真是这样,那我们鲛人族就不会沦落到这般境地,被你们虐杀了。”

月光透过云层落在鲛人面上,萧遥神色一怔。

传言东海以南,住着一种鲛人,他们鱼尾人身,声似天籁,貌若霜花。

眼前这鲛人,肤色如雪苍白,眉目清丽,尽管周身是伤,却丝毫遮掩不住他的美。

感受到萧遥的目光,那鲛人厌恶撇开头。

“告诉我这东西在哪里,我就放了你。”她才不管什么得鲛珠,得天下。她要的是,回去!

“你会放了我?”鲛人冷笑,“你会舍得放一个鲛人?”

萧遥蹲下身子,单手扣住鲛人的脖子,低声道,“我可以救你,也可以杀你,自然也有能力放了你。”

她可不是一个有耐烦心的人!

鲛人抬头惊讶的看着萧遥,眸子闪动,“是你。”是中午那个少女,若非她那一盆水,鲛人早全身龟裂而死。

“你真会放了我?”鲛人低声,声音透着几分自嘲和绝望。他们鲛人几十年来,不当做玩物,被人各种凌辱折磨……海国已灭,得了自由,又去得了哪儿?只会再次过上被陆人追铺的生活。

萧遥并不知鲛人所想,看他神情,只当对方不信任。于是,打开铁笼将其背在身上,巧妙的避开了护院,将鲛人放在一条巷子里,又扔下一套衣服和一些银两,转身离开。

得鲛珠,得天下。若这珠子真这么重要,这鲛人怎么会知道在哪里呢。

鲛人惊讶的看着萧遥离开的背影,有点不可思议,“喂!我才不会因为你放了我,而感谢你!你们云州大陆人永远是我们海国的仇人!”鲛人虚弱的喊住萧遥,“不过你想知道凝血珠的下落,不放问问你们云国的九王爷。这九州大陆,怕没有任何人比他更想得到此珠了。”

九王爷?萧遥一怔:九王爷不就是慕容携那个变态!

得鲛珠得天下,那丫野心不小啊?!

但现在,这鲛珠是她萧遥的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