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嫡女重生:夫贵妻荣

更新时间:2019-03-09 10:17:46

嫡女重生:夫贵妻荣 连载中

嫡女重生:夫贵妻荣

来源:落初 作者:落青衫 分类:都市 主角:聂玉珠聂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嫡女重生:夫贵妻荣》的小说,是作者落青衫创作的都市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上辈子,她以为自己是那人的掌中明珠,谁想不过是弃若敝屣的棋子;有幸重生,她要有冤报冤,有仇报仇。首先,把那对狗男女整死然后,把谋逆的越王揭穿再然后,夺回属于自己的一切,安安稳稳地过过小日子什么,前方有个高冷帅哥说喜欢我,嗯,然并卵。她对爱情这玩意有阴影,求放过……(简介这玩意,写着写着就歪楼了……作者君也是醉了……)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约莫半个多时辰,聂明珠他们便到了安国公府门口,刻着“安国公府”四个大字的金匾在上午的阳光中熠熠生辉,聂明珠掀开车厢一角车帘,朝着门口瞥了一眼,心情万分复杂。因为她对兰姨娘的亲近,外祖一家对她可是有意见的。

聂明珠微微地叹了口气,此时紫荆已经走到车帘前:“姑娘,外面太阳大,你先在里面坐着,我去门口禀报一声。”

聂明珠点点头,其实外面太阳哪大,不过是紫荆怕自己出来,万一被人认出,受到旁人指指点点罢了。

她虽然也不在意别人说什么,可是,却也不想浪费了身边真心为自己的人的一片好意,就从怀里掏出装着点碎银的布袋子交给紫荆。

紫荆接过钱袋子,又小心地将车帘一角放了下来,走到安国公府的门口,对着守门的家仆低头说了几句,又将手中的钱袋悄无声息的递了过去。

守门的家仆不动声色的捏了捏钱袋子,满意的收到了袖中,朝着紫荆点点头,然后转身一路小跑着朝府内去了。

守在马车边上的白芍有些嘀咕,“姑娘,你怎么还给钱给他们,再怎么说你也是国公爷的外甥女,他们还能怠慢了不成?”

聂明珠笑了笑:“虽说你说得也没有错,但是,我们这不是也让人办事么?有钱他们就会跑得快一些,报得勤一些,那我们也就能进去的早一些,就当是给点跑路费吧。”

“哦!”白芍一脸‘好吧,原来是这个道理’的样子。

果不其然,没过多久,那跑进府中的家仆就快步走了出来,朝着紫荆客客气气地说了几句,紫荆点点头,谢过了他,然后那人又叫来另一个家仆,两人跟着紫荆来到了聂明珠的车前。

“姑娘,下车了。”紫荆朝车内的聂明珠伸出手。将她搀扶下马车。

聂明珠的事情如今几乎是全城皆知,估计这俩家仆应该也是有所耳闻的,但是,他们却全程都没多看聂明珠一眼,在聂明珠下车后,一个领着车夫朝府上停放马车的地方去了,另一个则领着聂明珠三人从前面的侧门进了国公府。

此时,国公府内对于聂明珠的突然来访皆很是惊讶,要知道这聂明珠之前可对他们并不算亲近,已经好几年都没来过一次,只偶尔节日里送点儿礼来表表心意。

这会子出的那样的事,今儿怎么有心思到他们这来了?

“母亲,你说这表妹今儿怎么想起到到我们家里来了?平日里见了她可都不愿搭理我们的,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们跟她有仇呢!”挨着谢二夫人蒙氏身边坐着的一个满身贵气的锦衣少女脆声说道。

“你这丫头,说得什么话,那是你表妹,怎么会有仇?!”蒙氏瞪了那锦衣少女一眼。

锦衣少女翻了个白眼,“本来就是嘛,我又没说错。”

“谢敏芳——再这般没有分寸,你过几天就不要想着跟你大哥去马场了。”蒙氏喝道,一脸抱歉、痛心地朝谢老夫人说道,“娘,您看这丫头都叫我给惯坏了,回去我一定好好教导她。”

谢老夫人虽说心里有那么一丝不愉,但这总归是自家孙女,说话又想来心直口快,便也没有过于在意,只是摆摆手作罢。

这边,领着聂明珠进门的家仆已退下,另换了几个小丫鬟和两个妈妈前来扶着聂明珠穿过院中的游廊,又跨过两道垂花门,紧接着过了一段穿堂,走过插屏,才又到了后面的正房大院,台阶之上,早就立着几个丫鬟,一见到他们领着聂明珠往这边过来,便忙着迎了上去,“刚才老太太还念着呢,可巧表姑娘就来了。”

那边两三个丫鬟已经打起了帘子,朝里面回话:“表姑娘来了。”

聂明珠刚进了房,便见两个人搀扶着一个两鬓已然有些斑白的外祖母谢老夫人迎上前来,聂明珠刚想福身拜见,就被谢老夫人一把搂在怀里。

“我的儿啊~~~~”这般叫着,谢老夫人是老泪纵横,即便是这外甥女不亲近她们这外家,但她可是她那小女儿留下来的唯一血脉,她怎么不心疼?怎能不心疼?

当下,四下的人无不掩面而泣的,聂明珠也是泪眼婆娑,不同于前一天见祖母时的假模假样,这会真真的是真情流露了。

过了好一会,在众人的解劝之下,哭声才慢慢止住,在正式拜见外祖母后,聂明珠又在外祖母的特意指引下拜见了大舅母、二舅母、大表嫂、四表嫂还有几个表姐妹,又问了一下外祖,说是正在接待贵客,暂时脱不了身。

聂明珠点点头,又转头吩咐紫荆和白芍将事先准备好的礼物拿了出来,送到各位长辈和姐妹手中。

“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谢敏芳在母亲蒙氏严厉的目光下不情不愿地接过聂明珠的礼物,撇了撇嘴,小声嘀咕道。

聂明珠也只当没有听见,她知道的,这个表姐实际上就是个刀子嘴豆腐心。在一一送完小礼物后就在谢老夫人的要求下挨着她身边坐下了。

之后,一群人在一起寒暄了阵子,聂明珠该说的说,该笑的笑,似乎并未受到那件事的影响,在场的人倒是大为惊奇了,要知道,前几日两个舅母去探望的时候,昌顺伯府的人还说这大姑娘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不吃不喝也不出门,跟个活死人似得,没想到这才几天的功夫,居然又是这般泰然处之的模样了,想必是个人都会觉得惊奇吧。

只是,她们想问却又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问起才合适,总不能问,你不在意之前的事情了?所以只能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聂明珠当然也知道外祖母他们心里想要知道什么,捏了捏袖口:“我知道外祖母、舅母还有各位都是在担心我,之前我也是想不通的,毕竟那种事儿对我来说真的还不如死了算了!可是,真当我快要死的时候,我看到……看到母亲了……”

“你……你看到云儿了?她都说了什么?”谢老夫人的身影有些颤抖,云儿是聂明珠母亲谢婉云的小名。

聂明珠点点头,“母亲对我摇头,说这件事不是我的错,说我还不能这么早过去,说让我替她孝敬外祖和外祖母……”聂明珠一边说一边流泪,尽管这些话都是她编出来的,可是,她现在确实是这般想的,她想,母亲也一定是这样想的。

谢老夫人听着也忍不住拭起泪来,谢氏可是她捧在手心里的女儿,早知道会白发人送黑发人,她说什么也不会让她嫁到聂家去。

这越想就越是伤心,再加上年事已高,精力也是一年不如一年的,不一会,谢老夫人便觉得有些累,让人扶着回房间休息,临走的时候特意嘱咐聂明珠要在家中留饭。

见老夫人会房,几个舅母表嫂也纷纷离座,准备回去,怕聂明珠无聊,便让谢敏芳几个姐妹陪着聂明珠在府上逛逛。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