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公主威武:皇上请下榻

更新时间:2019-03-09 10:06:48

公主威武:皇上请下榻 连载中

公主威武:皇上请下榻

来源:落初 作者:意妖娆 分类:都市 主角:楚夫晏陈国 人气:

《公主威武:皇上请下榻》为意妖娆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当楚夫晏第一次看到熙雅的时候,他就知道他爱她。  当熙雅第一次看到楚夫晏的时候,她就知道她恨他。  一个新朝的皇帝,一个亡国公主。一个只想要永远不分离,哪怕是拿江山去换,一个却只想要复辟,哪怕是取了他的性命。  只可惜,他是皇帝可是江山却不是他一个人的,她是前朝复辟的希望,却不是真的可以对他狠下杀手。  当假戏真做,楚夫晏抚着熙雅的脸说,和我一起下地狱有什么不好的,有你在,我不在乎去哪里。  那么,就相互纠缠吧,不死不休,至死方休。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回到程府,消息已经传到了程府,程府一干人等候在门口行礼。

沉琴下车之时浑身虚汗,手脚无力,被粗使丫鬟抱下车来,希雅亦是心神不宁。

劳累了一整天,程往甫安排她们休息。

她握紧身侧的玉珠,听她们说过几天教引姑姑就要来府中,然后便是进宫,现在去幕府是最好的时机,沉琴抱恙,沉乡沉芙程往甫在书房中议事。

姓沐的人很多,但是单凭沐府二字就可以分辨出的,只有那个沐府了,沐府的主人不姓沐,姓楚,楚夫城,是先帝五子,当今圣上的弟弟,封号为沐,听闻此人琴棋书画样样皆通,放荡不羁,不拘俗事,不扰俗人,同样也不问政事。

三年前,她救下的可是沐王爷?林安公子?

门外传来声音,是沉琴沉芙,“四妹妹睡下了?”

“是,小主回来便形容憔悴,梳洗过后睡下了。”斯晓回答。

“那就不必惊扰了,没什么事情,便是过来看望一下。”沉琴和沉芙的脚步走远。

你要错过吗?她的手滑到胸口。那里心跳的剧烈。

“斯晓,进来。”她长叹一声,她不想错过。

半个时辰后,斯晓出了程府,说小主想要东街口的白糖糕,程府上下都知道王氏四小姐刚刚被选进宫里,是正经主子,连带着对斯晓殷勤不少。

“斯晓姐姐可是感了风寒?”守门的小厮问。斯晓打老远的走来便用手帕捂着口鼻,走进一听声音嘶哑。

“连着几日下雨,确实感了风寒。”斯晓回到。

小厮为她开了门,道:“快去快回吧,门禁时间要到了。”

“好。”斯晓出了门放下手帕,提着裙角向前面跑去。带起的微风拂动她额角的碎发,这哪里是斯晓,分明是希雅。

一路打听着到了沐府,她拿出玉珠来,给守门的小厮看,道:“拿这个去见你家主子,见或者不见你再来打发我。”

不一会儿,小厮带着管家出来了,管家打量着这位女子,一身丫鬟装扮,看容貌神色又怎是寻常的丫鬟?

王爷见了那串玉珠叫他亲自出来迎接,不敢怠慢,急忙将她迎进大厅。

沐王爷坐在上座拿着茶盏轻轻吹气,见她进来,上下打量着她,素色衣服,简单发髻,眉目倾城,神色安然。

她不动声色不卑不亢,任人打量。眼前这个男子长相俊雅,风度翩翩,鲜衣怒马,贵不可言,只可惜不是她要找的那个人。

“东家有子,增一分则太长,减一分则太短,著粉则太白,施朱则太赤。”楚夫城放下手中的茶盏念到。

“王爷错了,民女来自西边,极近寒凉之地。”这是《登徒子好色赋》中夸赞美女的话,用在此时不合时宜,他的夸赞之中带着戏虐,她粘轻避重。

“西边?”

“是,与西奴国交界的地方,在涿郡。”

“这串玉珠你如何得来?”他懒洋洋的问道。这串玉珠由晶玉制成,珍贵非常,何况是被那人日日带在身边的。

“三年前,机缘巧合,民女救下一位公子,那位公子说,民女若他日有难,可以拿这串玉珠做信物到沐王府寻他。”

“他没有说别的?”

“无。”

坐上的沐王爷陷入了沉思,候在门外的管家走进来凑近他的耳侧轻声说话。“此乃王珂之女,新晋的小主。三年前的事情确有其事。”

“下去吧。”他屏退了管家,那人的意思是不要打草惊蛇?“听闻在涿郡太守有四女,一女新进宫,一女为侧妃,当为Chun风得意,不知四小姐为何事前来?”

这么快就调查到了她的身份?“那……他没有来吗?”她垂下眼睑,“那我也没了事情,今日叨扰沐王爷了。”

“来人呐,送客。”

她回到府中的时候,斯晓还在酣睡,第二日教引姑姑便来了家中,姑姑名竹易,是宫中的老嬷嬷了。多谢姑姑今日教诲。”

姑姑说此次进宫的秀女有三十五位,没有册立皇后,但是有几位小主才貌俱佳,得到圣顾,立为妃子,她是嫔位,封号是韩,地位不高不下。

她脱下手臂上的玉镯送到姑姑手中,道:“多谢姑姑今日竹易笑笑收下玉镯,靠近她几步低声说:“安静饶小主,余羽羽小主两位蕙质兰心,深得人心。”

沉琴已经醒来,她居然嫁给了他哥哥!那是不是离他更近一步了?是,她离万劫不复更近一步了。

她叫来沉乡沉芙打探消息。

“嫔位。”她唇舌间品味这两个字,“嫔位已经不低了,看得出来皇恩浩荡。”

“可是我们以为最起码要入选两个人的。”沉芙道,“公主无知,你病弱,一个嫔位,一个侧妃。两相不能照顾。”

“沉芙你要我好好想一想。”沉琴沉吟道。

“易容如何?”沉乡问。

“不好,易容难度太大,一个疏忽便是欺君之罪。”沉芙摇头,“你们二人还是回去的好。叫爹爹换画眉她们来进宫做婢女也好。”

“那你呢?端王爷看似病弱,他是他的哥哥,怎么会是简单的人?先不论这个,你身体如何支撑得住?”沉芙急切的问。

她摇摇头:“我没事。虽然力量分散了,但是我们在两边都有了人手。”转而又低声说,“正因为是他的哥哥,所以我去最合适。”

“你行事稳重,除了身体,其他还好,只是公主那边怎么办?”沉乡问。

出门前爹爹一再叮嘱不可小看公主。一路上公主淡若处子,发生何事都不曾多问一句,她不确定公主的目的,越是这样才越是让人心惊。“现在还不是时机,什么都不可以泄露。让他们多监视公主的一举一动,还有,在公主身边多安插些人手。”以不变应万变。

“好。”沉乡答道,“我会去安排的。”

“你们去吧,我累了。”沉琴低低的说。

进宫的那天,天气大好,Chun光明媚,犹如温婉的少女。上轿前她看着沉琴的方向,乍暖还寒,沉琴披着厚厚的披风跪在人群中,她的婚礼在半个月后,端王爷的正妃是摄政大臣连岳的女儿,连缘枚。

听闻那日皇帝也瞧中了那位女子,但是太后却道端王爷还缺位正妃,皇帝笑笑,便赐给了端王爷。

那只是听闻,竹易姑姑说,安静饶,余羽羽二人被立为妃子,要知道安静饶是太后的亲侄女,安太师的孙女,余羽羽是辅政大臣余光的孙女,余光只这一个孙女,疼爱非常。太后便要了连岳的女儿。

她住的地方在宫中的西南角上,名为墨雨轩,离皇帝的正殿瑶星殿较远。

她心内暗喜,只因殿内植了一棵梧桐树,正是初Chun,梧桐花开的正好,一大朵一大朵的,看着便是笑了。她摸着粗糙的树干轻声说:“便当做是我回来了好了。”

进了门,上了回廊,回廊四方,正面是正殿,东西各两个偏殿,形成一个小小的四合院。确实是小小的四合院,其他的宫殿内住了两三位嫔妃,这墨雨轩却最多住上两位嫔妃,她得以一人居住。

听闻不远处的伊雪殿住的是两位贵人一位昭仪。

分来的四名内监和六名宫女恭敬垂首低头站在庭院内,沉琴给了她两个丫鬟带进来,一个名为雪泥,一名为霜季,她不想被人监视,这两个丫鬟却绝对可信,宫中复杂,况且他们监视她的方法不止一个,思前想后接受了沉琴的好意。

首领太监名为张允才,掌事宫女名为贞思,她一一看去,张允才模样端正,贞思谦卑干练。都赏过之后,她道:“今日已是劳累,贞思你带我去休息吧。”

贞思扶了她的手带她去内室,道:“今日是小主们入宫的第一天,皇上还不会召幸谁。”

她一惊,问道:“皇帝会首先召幸谁?”

“安静饶小主和余羽羽两位小主才貌俱佳,无人能比。”贞思回答。

果然后宫是盘棋,她被人扔上了棋盘,却不知道是谁在对弈。

她握紧挂在身侧的玉珠,沐王爷把玉珠还给了她,只说这串玉珠用处还是大得很,要她好好保存。

是不是说,她现在唯一可以理直气壮地要求援助的只有那个报恩都报的不靠谱的林安公子?

陷入无物之阵,只能以静制动。

楚夫城入夜便进了宫,行过礼后便笑问:“美人全都进了后宫,皇兄却找来我,所为何事?”

楚夫晏抬头,殿内灯烛倒映在他的眼底,他指着桌子上的东西说:“你过来看。”

楚夫城拿起那封信速速浏览,掷了信冷笑:“连岳和太后果然有Jian情,只可惜太后想扶植自己的儿子,连岳想自己登上皇位。皇兄为什么不等他们鹬蚌相争?”

楚夫晏摇头。“你说,一旦他们中的一方制住了另一方,咱们的力量又怎么和他们抗衡?何况,民间复辟的力量蠢蠢欲动,周围小国虎视眈眈。”

“那皇兄如何打算?”

“自然是要先攘内后安外。朕需要的是时机,但不知道他们会不会抢在朕的前面。”他将信拿起,放到烛火上,那张纸化为灰烬。“余光犹在摇摆不定中,倘若他肯和朕联手,朕手中的筹码也就增加了不少。这次叫你来,恐怕是要给你一个苦差事了。”

“那我要你御书房里挂着的那幅远山图。”

“……”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