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君宠

更新时间:2019-02-28 12:07:05

君宠 连载中

君宠

来源:落初 作者:纳兰陌 分类:都市 主角:宁悠小姐 人气:

主角是宁悠小姐的小说《君宠》此文是纳兰陌原创的都市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四海阁}爱是天时地利的迷信。[重要公告:光棍节之后很快恢复更新,新文君怜也重新发文,希望你们还在……]【这是一段倾城之恋。】大婚当日,夫君病重,竟要她与小叔子拜堂;她冷笑倩然:原来她的爷不只是痴儿,还是病鬼!拒不下轿,她只为等来他的笑颜;“娘子,你明知……”,她是知道,可那又如何,她嫁的那个人仅仅是你。********一朝风云,离奇大火,对她而言,人间只是修罗场;她成了京都最受瞩目的寡妇,青梅竹马,大将军王,媚颜杀手,提亲的门槛踏破,她却安静的沉默;直到,银面的的男子,肩披月色而来,她轻咛:“爷,是你吗?”********她是宁家最卑微的庶女,却拥有着惊世的经商鬼才,她曾经是京都最大的笑料,也曾凭借着寡妇的身份,得隆圣宠,一朝她权倾朝野,一朝被贬入冷宫,她是赫连王朝一品皇贵妃,宁悠。【你若喜欢,我便拱手山河,讨你欢。】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⑤一曲清歌花梨白

1

清早天方蒙蒙亮,宁悠惺忪的揉着睡眼朦胧从床上起来,轻轻地呼唤了一声“玉儿”,方才清醒的看着自己所处的环境。翠玉儿打了水,从门外走来。

宁悠撑着胳膊从这狭小的床上爬起来,手脚酸疼,困在这地方睡了一夜,感觉真是难受。

不对,她分明记得自己昨夜是倚着床沿趴着的,怎么……

她的身上盖着一袭素色的长衫,是她的爷的味道。

梳洗罢,宁悠换了一身水蓝色长裙,长长的头发挽成妇人的发髻簪了一只素色玳瑁簪子,她推开门。

玉人凭栏吹奏长箫,院子里一树梨花盛放,满树的纯净的雪白,花瓣纷纷扬扬,落在他的衣衫上,风吹满衣袖,宽大的袖摆猎猎。

箫声清寒清歌一曲,不像是那夜的缠绵悱恻。他不开口说话时,风景如画。

宁悠和翠玉儿都不忍心发出一丁点儿的声音,破坏了这淡雅的风光。暮祈然听见了身后传来的轻轻响动,回过头去,粲然一笑,笑意黯然一院春色。

“娘子,祈然的箫声好听吗?”

他不说话时,一点都不像是个傻瓜。

可惜他一开口,宁悠颇为无奈的笑了,如此可爱的神情,如此不带着丝毫伪装的纯粹声音,还有如此奇特的属于相公对新婚妻子的第一次问好。

明明是正常的一句话,掰开看没有一个字是错的,可是却突兀的让他的痴痴傻傻表现的淋漓尽致。

“爷,早上风凉。”宁悠赶紧走到他的身边,替他掩了掩衣袖,他的手冰凉,“你的风寒还没有好清了,怎么又这么贪凉。”她使了眼色,让翠玉儿去取来外褂,替他披上。

暮祈然眼里,这个温柔的女子,神色凝重,他的屋子里居然连一件稍微厚实一点的衣物都没有。

“娘子,那天落了水才会感染风寒的,祈然的身子很好,娘子不要担心。”他看得出她的忧心,故意说着话希望她不为他担心了,可是只是突然的开口说两句话,嗓子遇了风,连连咳嗽起来。

宁悠狠狠地瞪了他两眼,转身回到屋子里,暮祈然一脸讨好的跟着,像是……惹了娘亲的犯错的孩子。

***************分割线*************

“娘子,祈然再也不这样了。”他一进屋,往地上一跪,捏着自己的耳朵,可怜兮兮的看着她。

宁悠本来生着气,看见他突然地跪下,连忙搀扶起他。

“谁让你罚跪的!”他还是个孩子心性,宁悠气的不是他而是自己,如果那天他没有落水,应该便不会在大婚的时候着了风寒,也就不会有那么难听的流言传出了吧。

“娘子生祈然的气,打了祈然就会好受一点了吧。”暮祈然跪在地上,慢腾腾的往前磨蹭蹭的雪白的衣衫上蒙上灰色的一层泥土,他倒了一杯滚烫的茶水递到宁悠手里,抓着她的手就要往自己身上倒,“这样,娘子就不生气了吧。”

宁悠被他的举动吓得愣住了,直到那茶水一点点泼在了自己的手上,滚烫的温度传来,才让她回过神来。

“姑爷,你在做什么!”翠玉儿最先反应过来,一巴掌拍开了他手里的茶。

咔擦一声响,茶杯四下碎成了一地碎瓷渣。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