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短篇 > 子厉歌

更新时间:2019-11-21 06:29:56

子厉歌 连载中

子厉歌

来源:落初 作者:曾珞寒 分类:短篇 主角:辛子厉程凯 人气:

主角是辛子厉程凯的小说《子厉歌》此文是曾珞寒原创的短篇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亲情,像是一锅粥,虽然清清淡淡却是疗伤的必备品,可黏黏稠稠的情有时也会令人喘不过气。爱情,像是一团火,给他人取暖的同时也温暖了你自己,同样伤害他人的同时自己也会遍体鳞伤。友情,像是一张白纸,简单纯粹的美好,令人珍藏,令人向往,可背叛、欺瞒一旦上演,信任就像被折皱了,即使再怎么抚摩也无法回复到原先的平整。  那些关于亲情、爱情、友情荒唐残忍又真实的情节正摩拳擦掌着等着二十四岁的辛子厉去面对,去经历,去感慨。幸好在她的身边还有那些个朋友,他们并着肩牵着手,走在向青春说再见的成长道路上,直到转过头才发现青春时光已经消失无影无迹,留在他们心里的只有泛黄的回忆,干枯的泪水,一道道结成痂的痕。  然而此刻他们的故事正化作一个个轻盈的宋体字记录在你我的眼前,或笑。或哭。为他。为她。更为自己。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如果说这个世界上唯一能懂辛子厉心思的人,大概就只有她自己和也经历过同样伤害的人了。那些羡慕辛子厉的人不知道,如果上天允许的话,她是多么想和她们调换。她渴望拥有着拿到老爸瞒着老妈偷偷塞给自己的钱买到自己朝思暮想东西后的兴奋,而不是无限的惶恐这个心甘情愿拿钱给他的人是因为他集藏在内心深处的歉疚,是因为他又做了没办法面对她的事。曾经父亲是那种如果辛子厉忘了关一盏灯都会吼她“是不是以为家里很有钱”的人,而现在却干脆利落的拿钱给她买他曾经最不赞成买的东西。

如今父亲能给她的也只剩下钱了,伤害与隔阂顽固不化的烙印在女儿的心中,更是没有什么可弥补的,唯一能做的就是用钱去买女儿那短暂悲哀的幸福,是不是有点可笑。深夜,辛子厉靠在阳台的窗边想着笑着笑着便哭了起来,每当在这个时候,她总是希望能有那么一个人能懂她的痛,愿疗她的伤,可以什么话都不说只是静静的抚摸着她的头,可最后还是她一个人,舔着自己的伤看着它皮开肉绽再结痂再受伤。但是不能过度的沉浸在悲伤中,是她给自己定的规矩,白天如同新鲜的土壤是用来翻新播种的,而黑夜是用来感Xing用来缅怀的,眼泪就留给黑夜吧!

辛子厉的生活非常的有规律,上班、下班、吃饭、睡觉,偶尔给言轶琼打个电话斗斗嘴,提起生活的激Qing。虽然她也渴望能有些小石子能扔进她平静的汪洋中,让她也波澜不惊下,但是被动的等待总是无期限的。

因为今天是星期五,马主任虽然没有明着说但基本默许了能提早下班,正好辛子厉最近开始对摄影感兴趣,打算入手一个单反相机,便利用这早下班的时间,坐了十分钟的公交,又走了十分钟的路来到了专门卖电器的的商城,她绕着商城走了一圈最终选择了一家店走。

这个店分两个部分,销售区在左边,技术区在右边,店里的顾客尤其的多,大伙都是冲着这个品牌来的,就几个挂着牌的销售人员忙的不易热乎,终于有一个人注意到了这个刚走进来的姑娘,忙着走到她跟前问她要咨询什么,正说着另一边又有人在叫着他的名字,于是他把头一撇大喊一声“梁天,你过来!”然后又转向辛子厉说道,“你问他就行了。”这时一个一米八个头皮肤偏黑且面无表情的男生朝她缓缓的走来,男生并没有开口说话,只是紧闭着嘴唇看着辛子厉。

“我想买一款入门机。”辛子厉微微的仰着头看着男生说道。

“这几款都还不错。”男生边比划着边侃侃的介绍,辛子厉发现男生的脖子上并没有挂着类似其他店员的挂牌,于是男生的话音刚落,她便轻声的问道,“你不是这家店的店员?”

“哦,不是,我是刚刚那人的朋友。没事来帮个忙。”

“那你也懂这个?”辛子厉的表情写满了疑虑,男生好像立刻就读了出来,似笑非笑的说,“我可是靠这个吃饭的呢。”说着抱起了一个相机。

“你是摄影师?”辛子厉的口吻透着很大的怀疑。

“看不出来吗?”男生停顿了会,见辛子厉没有反应,又接着说道,“师倒谈不上,只能说是玩摄影的吧!,只不过单反穷三代这句话真是没错。”男生耷拉着个脑袋,显得很沮丧。

如果是往常,辛子厉是极其不愿意同外界交流,她宁愿把自己包裹着严严实实的,宁愿背负着难相处的标签,也不想让他人从她的说话方式、语气、用词中看穿她的软弱、自卑、隐忍。可是今天她明显的感觉到了自己的不同,是因为眼前这个男生有着一双如泉水般清澈的双眸,还是因为他说话的语速缓慢又温柔的令人的想放下武装好好地休息一下。

“既然如此,那你还玩摄影?”辛子厉发现眼前这个男生激起了她很大的好奇,趋势着她继续问下去。

“因为这是我最想做的事,俗称梦想。”男生面无表情的脸突然变得严肃起来,如同跨进了一个禁区,梦想这个词沉重又虚幻,可从他嘴里说出来却又是那么的铿锵有力。这个世界上不是每一个人都那么幸运的知道自己最想要的是什么,梦想又是什么,或许曾经他们也拥有过,只是被世间的繁华所取代了,毕竟梦想是个虚无缥缈未知的东西。“梦想”这个词太大了,不是每个人都能承受的了,辛子厉发着呆似的像遁入了无底的黑洞,找寻着属于自己的东西。

男生瞧见辛子厉脸色怪怪的,便轻轻的推了推她的手臂,这时辛子厉才晃过神似的清醒过来。

“你要买入门的话,我建议用这个。”男生指了指他身边的一款相机,然后开始用专业术语介绍它的Xing能,辛子厉认真的听着他一句一句如同潺潺流水般的话语。男生先是介绍着那款相机,但说着说着竟然联想到了自己的第一台相机,随后又联想到自己第一次外出拍摄时遇到的奇人异事,他手舞足蹈的跟辛子厉形容着那些人是怎样把他赶出来,他又是怎样风餐露宿在街头,各种各样古怪的事惹得辛子厉前俯后仰的笑。这样的他们,很难让人相信几分钟之前彼此还是陌生人。

听完男生旅途中发生的故事后,辛子厉不禁好奇又羡慕的问道,“你是不是经常说走就走呢?”

“是啊,我崇尚的是自由,那种四处漂泊,颠沛流离的生活。”

“这话怎么那么耳熟呢!”说完之后辛子厉立马愣住了,这话不就是前几天从她的口中说出来的吗?如今当她从别人的口里听到也觉得怪可笑的,虽然听上去异想天开不切实际,但这样强烈的感觉似乎不满足被藏于心里最深处,也许正是因为它们之间强烈的吸引才使得他们遇见。

“我真是挺羡慕你的。”

“也有苦的时候,现在就是我财政赤字的时候,所以来朋友这帮忙。”

“这赚的多吗?”

“一般,看运气的。”

“实在不行你就去卖血卖肾呗!”

“你太残忍了!”男生无奈的看着辛子厉,瘪了瘪嘴巴。

辛子厉环顾四周,店里的顾客越来越少,男生的朋友正朝他们走了过来,这时她才知道已经快打烊了,于是她朝男生挥了挥手结束了这段意外又精彩的聊天,事后她才想起来,彼此都忘了留电话,她只是记住了他的名字——梁天。

在没有遇到他之前,辛子厉一定不会相信,原来世界上真的存在这种人,那种他即使没有开口,只要看到了他,你的那些防御便会心甘情愿的自动卸下。这种感觉来的很神奇,很机缘巧遇。今天偏偏就让辛子厉碰上了,只是这种感觉并非一见钟情,并非砰然心动,心像被一把量身定做却已失落已久的锁打开了,然后一个懂你的人走了进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