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短篇 > 旭梦之城

更新时间:2019-09-28 04:13:49

旭梦之城 已完结

旭梦之城

来源:落初 作者:梓雨天澄 分类:短篇 主角:伯仁余光 人气:

完结小说《旭梦之城》是梓雨天澄最新写的一本短篇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伯仁余光,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不要天长地久,不要地老天荒,不要海誓山盟,不要千金承诺,生命宛如花火,永恒只在一瞬。  人不轻狂枉少年,当最后义无反顾,无怨无悔地踏上追寻的道路,才终于发现满目荆棘。  情只是镜花水月,真相在幻象的后面,背叛在悄悄地滋长。落下十年后的约定,祈祷会是灯火阑珊处的守候,亦或是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车子行驶在一条山间小道上,仰望头顶的树木,依然郁郁葱葱,丝毫看不出秋天应有的萧索,唯有道路两旁越积越多的落叶,向这个钢铁城市通报着秋天的足迹。这便是南方地域的特色*吧!过去在北方,这个时节,早已秋风萧瑟,层林尽染,入眼是大片大片的红,夏日里最后的那么点不舍,皆化作这刺目的艳丽,风一吹,便如滚动的火焰,尽显生命不甘在冬日来临之前的最后一丝倔强。

而今看着依然蓬勃生机的绿,感慨万千,仿佛是对夏天的执念,久久不肯离去,宁把所有的枯黄与落魄弃于地下,也固执得不肯妥协。那份骄傲与叛逆,是我不曾见过的风景。

我兀自思索着,竟不曾留意车子行进的路线。如同傀儡般,没有动作,没有声音,没有表情。沉默像是快速生长的蔓藤,缠绕着我和身旁的轩辕珏,无论你愿意不愿意,我和他的羁绊一旦形成,就难以轻易斩断。这世上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就像是一张密不透风的网,你永远不会知道未知的将来也许会和某人扯上那么点一丝半缕的关系。

一阵刹车,车子稳稳地停在香港C大的校门口,但怎么看都不像是正门,我并不知晓他非要停在这里的目的。绕开正门,走一段长长的盘山公路,挑这么个人迹罕至的门口,想必定有其不得不如此的原因。虽早有耳闻,C大是建于山坡上的大学,历史悠久的名校,且如今一见,倒真散发着三分神秘。不远处可以依稀看到红砖所砌的教学楼躲藏在茂密的树冠之中,看不真切,但也的确有一种年代久远的陈旧感。

车门是内部电脑控制的,发动指令必须要驾驶者的指纹,所以没有他的允许,我下不了车,亦不着急。两人就这么坐着,似在休息,又似僵持,僵持着谁先开口。时间因此变得很粘稠,一秒一秒地过,如同走过漫长的世纪。我看着眼前的道路,仍有黄叶片片飘落,像是空中翻飞的蝴蝶,静中有动,动中有静,然正欲再度陷入沉思,却被门解锁的声音以及他的一句话打断。

“下车吧!到了。”语气似有些疲惫,又像是如释负重般长呼一口气。我果断打开车门跨出去,不带分毫犹疑。终于站在踏实的地上,我试做了一次深呼吸,让肺泡充满这里的新鲜空气。真是好环境呀!我记得他第一次和我谈话的最后,就提到过除学校的范围外,他负责保护我。也就是说现在我即将踏入学校的范围,便不再属于他管辖。但最有可能的是校园中有另一位保镖接班,而这位保镖就是他方才提到过的狐三爷的概率极大,那个会为我解释疑问的人。

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到了学校,我只能自求多福,自生自灭。虽然我是很想选择自由自在的那种,和从前一样,做个不起眼,但自娱自乐的小透明。可如今物是人非,无论怎么推算,都是前者的机会较大。我不知道我什么时候变得如此抢手,还要随时有保镖在旁的必要,原因我不想问,因为我知道现在的他们不会告诉我,何必费那唇舌?其实从一进一出看守所开始,我就隐隐意识到我的命运正在发生质的改变,但具体是什么,心里却总有个声音在害怕着,逃避着最终的答案。想不到就索Xing放弃,听天由命,及时行乐才是我现在的生存方针。

只是任凭我怎样搜索附近可能的身影,都愣是一个鬼影也没见着,想必此人亦是个不简单的人物,就这么白白等在门口,我的面子也未免太大了。而轩辕珏的声音此刻自身后响起,只见他也已经下了车,并将两手搭在车顶上,目不转睛地看着我,而我也一样注视着他。最后无奈的还是他先开口:“你就没有什么要和我说的?”

“呵,你以为我要和你说什么?现在的我又有什么资格说你什么?”我嘲讽的话语,伴着嘴边不知何时扬起的冷笑。

随即状似托腮思考了一番,便陡然否定了之前的决定。

“喔,不对,我在临进去前的确有话对你说。呵呵,请你以后还务必伴我左右,且多多指教,校外我的安全就全都仰仗你了。”说完便转身朝着校门迈步,数着步子,一,二,三……数到第五下时他果然叫住了我,我回头看他,带着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

“为什么?”还真是个毫无创意的问题呀!聪明如他,怕也断不会料到我的变化会在顷刻间完成。

“你其实是想问为什么我仍坚持要你留在我的视线范围内?为什么我的Xing格和资料上的信息相差甚远吧?”

“……”对方一阵无言,伴着一副瞠目结舌的表情,莫名的,这样的表情出现在轩辕珏身上就特别滑稽。这个男人还真真是个多面体,初次见面的干练邪气,再见的玩世不恭,方才在墓园的脆弱易碎,想来真是有趣,这样的人不留在身边太过可惜。

“资料是死的,人是活的。况且人的成熟与成长并不与时间成正比,若你也经历一遍这几天我经历的,那么多少也会对本来的Xing格有些影响。秋镜的一切,都已经被我封印了起来,现在忆起,也像是上辈子的事情了。”我有条不紊地说着,观察着他脸上如变魔术般的复杂表情,甚是愉悦。

“且你做了那么多,让我免费观赏到了如此丰富的你,无非是想告诉我你所臣服的是那个在墓里永远沉睡的人,来到我身边也只是因为上头的命令,嘴上说着自己是我的忠犬等等,内里却是半点都不服。我说得对吗?”

“对,又如何?结果都不会改变,不是吗?”现在的他又恢复到了那个天不怕地不怕,永远用一副痞笑示人的贵公子。我不以为意,当谎言被揭穿,所有的伪装皆无存在的必要,他自然淡定如初。

“轩辕珏,你是狼,不是狗,一条绳子拴不住你。你只会对自己由心底承认的人效忠,要你俯首称臣,靠的是征服。所以我要你在我身边看着,看着新的周择旭如何建立起他崭新的时代。”

“哈,哈哈,哈哈哈哈,好好,你甚至还没搞清楚自身的状况,就敢夸下海口,佩服,我不得不佩服你。”看着他大笑着,甚至捂着自己的肚子弯腰狂笑,忍都忍不住,我知道他断然不会因为几句话就被拉拢。过去的我事实上也毫无建树,如今的这套台词,放到演讲台上刚刚好,却恰恰与现实相距甚远。但我从始至终都微笑着接受他的嘲笑,冥冥中我感觉到我们之间有什么原本相当坚固的东西正在消融,只要再来一剂催化剂,就将颠覆现有的一切。

“最后能生存下来的人不是在搞清楚状况后再攻击,而是在未搞清楚状况的时候已经本能的发起攻击。”我悠悠地说着,看着他突然止住笑容,惊愕地看着我。我却只是报以微笑,便继续迈开步子朝校门口走去,回给他一个寂寥洒脱的背影。

没走几步,他就在我背后喊:“狼影,你可以叫我狼影。”我并不回头,只是举手对他挥了挥,表示收到。不用回头,我也知道,现在他眼里,一定闪烁着名为“拭目以待”的光。

初战告捷,只是不知道传说中的狐三爷,会不会比较好对付?不过走在久违的大学校园里,仍然令人心情舒畅。大学是青Chun的摇篮,尽管当我们走出校门时都不再年少轻狂。可是何必想那么远呢?天很高,风很好,伸开双臂,走在周末雨后无人的林荫大道……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