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短篇 > 走不出的迷宫

更新时间:2019-09-20 11:10:15

走不出的迷宫 连载中

走不出的迷宫

来源:落初 作者:莫子橘 分类:短篇 主角:雯姚 人气:

《走不出的迷宫》由网络作家莫子橘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雯姚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故事围绕着当年在越南边境11者的后代所展开。危薇是当年四兄弟中危老二的女儿,在自己的初恋背叛自己后又遇见了四兄弟中李老四的侄子李志。李志矢志不渝的追求终于再次打开了危薇的心房,然而当李志的前任许小曼邀请李志进行分手之旅的时候,李志出了车祸,丧失了记忆。李家人向危薇撒谎说李志已经死了。万念俱灰下,危薇自杀,未果。远走他乡,遇见了李志的叔父李明义,一个长相酷似李志的人。危薇把对李志的爱转移到这个中年男人身上,一步步地助他完成自己的事业,不惜铤而走险,但是这个李明义却是个十恶不赦的混蛋。危薇在三番四次后醒悟。。。然而这不是结局,更多迷还在后面。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危薇忐忑不安地走到路边,四下看了眼,没有见到李志,暗暗地松了口气,打了车回去。到了家门口,付完钱下车后,借着出租车拐弯时候的灯光,危薇好似见到了李志的车跟在后面,心顿时提了起来,但等她定下来仔细一看,那辆车又走了,危薇摇摇头,自言自语道:“错觉。”

接下来的几天,李志一直没有再出现,危薇又开始蹬着自行车去上班。静悄悄的寒夜,寂静的马路被路灯照得昏黄,危薇心想,这种天气,什么贼都钻被窝里了去了,谁还出来受罪。

迎面吹来一阵风,把危薇的帽子吹掉了下来,危薇急忙停了车追着帽子跑去。帽子在被压在一辆车的轮胎下,危薇使劲地拉了拉,不动。心下来了火,朝汽车轮胎踢了脚。车窗缓缓开来,李志的脑袋从里面探出来,危薇吓得往后退了步,被路牙子绊倒在地上。李志笑着说:“怎么像见到鬼一样?”危薇坐在地上,白了他一眼,爬起来拍拍屁股准备走人,帽子她也不打算要了。李志从轮胎下取出帽子,追上前去,道:“帽子,你不要啦。可别冻着了。”危薇推着自行车道:“冻死总比吓死强。”李志拦住了她的去路,道:“和你说过几次了,半夜不要骑车,打个车能花多少钱?”危薇道:“你多管局的吗?”李志道:“这几夜我都跟在你后面,要是我事坏人你可惨了。”危薇心下来气,把自行车摔在地上,朝李志喊道:“你吃饱了撑着了,成天跟着我管东管西,你到底要干嘛?”李志被吓了跳,呆立在当下。危薇跑到李志车边,使劲地踹了几脚,道:“你命好,成天只要开着车骗骗小姑娘,你要玩,去找那些吃饱穿暖了闲着没事的人去,别来招惹我,我还要赚钱,还要养家糊口,没有闲功夫和你玩。”说完,危薇从李志手中夺过帽子,戴上,自顾自地骑着车跑了。

冷风吹过街头,李志打了个哆嗦,望着危薇远去的背影,自嘲地一笑。他明天要去找刘德明研究研究战术,这个丫头如同粪坑里的石头,连这刘德明惯用的杀手锏“温柔一刀”都难以对付。

第二天,李志向刘德明抱怨他的泡妞招数过时不管用,刘德明道:“怎么会,肯定是你太急躁。”李志道:“我不过是每天晚上暗地里送她回家,结果被骂个狗血淋头。”刘德明笑道:“要是我肯定是感动得**了。”李志道:“那怎么办。”“凉拌,拉倒呗。”“就这么算了?不行”“人家是个正经姑娘,你不要去糟蹋了,小曼很快就回来了,你收收心吧。”“不甘心啊,不甘心。”李志摇着脑袋说道。

没有了李志的捣乱,危薇的日子似乎安静了下来,有天晚上,卢舞影问危薇道:“上次那个追你的人怎么样了。”危薇道:“自从被我骂过之后就再没有出现。”卢舞影笑道:“看吧,登徒子,见占不到便宜就撤退了,幸亏你没着道。”危薇傻傻地笑着。卢舞影又问起危薇她男朋友姚文龙的事情来,危薇收了笑容,心被揪着。危薇说:“老板娘,我想请几天假去看看他,不知道他妈***病怎么样了。”卢舞影点点头,道:“该去看看的。”

通城第一人民医院里,姚文龙的妈妈躺在病床上哼着,她被自己的谎言所言中了,她查出来得了**癌,还是中晚期。姚文龙替她办了入院手续后便托赵莉莉找了省里最有名的专家来主刀,赵莉莉也乐得帮忙。危薇来通城的那天,刚好是姚文龙妈妈开完刀的第三天。危薇见姚妈妈缩在杯子中,脖子上,身体上插了些管子。危薇轻轻喊了声:“阿姨。”姚妈妈抬起眼皮,嗯了下。姚文龙去厕所的时候,姚妈妈对着危薇道:“哎,哎,帮我把这脖子上的瓶子挪一下。”危薇连忙过去,双手笨拙,紧张得在发抖。姚妈妈朝她翻了眼,皱了下眉头。

挪完瓶子,危薇就坐在一边,阵阵的血腥味熏得她有点想吐。她背过身子去看窗外的风景,姚妈妈在她背后蹬着她。危薇直觉背后有两道目光盯着她,但是她不敢回头,回想着姚妈***面容,她想起了她的婶婶,那个嫁过两个丈夫,两个丈夫又相继病死的女人,一样的面容,一样的略微三角的眼睛。

姚文龙回来了,跟在他背后的是手捧花束的赵莉莉。危薇转身,与他们的目光交织在一起。姚文龙的目光躲过危薇的探究有些许闪烁,赵莉莉看着危薇,一脸地沉静。危薇用的指尖掐进肉里,忽然间,她觉得这个房间里的空调制冷效果是那么的差。

晚上,姚文龙替危薇找了宾馆,安顿好。危薇从包里摸出一沓百元大钞,道:“这是一万块,给你。”姚文龙接过,手抖了下。危薇问道:“你妈***病怎么个说法?”姚文龙道:“还要继续化疗,还要九到十个疗程。”危薇道:“你身边还有积蓄没有?”姚文龙道:“都用得差不多了,不过幸好赵莉莉给我们找了熟悉的医生,用的基本是在医保范围内的药,省下了不少。”危薇哦了声,姚文龙道:“不过还是差很多。”危薇坐在床边,不说话,右手按着左手腕上的卡地亚,这个表据说有点值钱。

两人对坐了一会,姚文龙道:“我要回医院了。”危薇点点头,送他到门口,只见赵莉莉坐在楼梯口的沙发中,危薇装作没看见。

关上房门,危薇把手表取下来,反反复复地看着,眼前不断浮现出赵莉莉捧着花束的样子,心中乱成一团。表后盖隐约刻着些字母,危薇仔细辨认出来,原来是“panjiaming”。因为这行字,这块表成了世上独一无二的。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