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短篇 > 冰凉花

更新时间:2019-09-09 10:57:32

冰凉花 连载中

冰凉花

来源:落初 作者:童叶 分类:短篇 主角:江浸悦小树林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童叶原创的短篇小说《冰凉花》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江浸悦小树林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故事从江浸悦来到沉淀着岁月故事的临江湾开始,一幢诡异的老房子,一座奇特的陵园,牵扯出四十年前发的爱情悲剧。幽灵般的歌声,神秘QQ,陷害栽赃,步步紧逼......一系列的惊悚事件频频在江浸悦身边发生,邻居和男朋友冷睿寒是什么关系?到底又是什么人要害她?是因为冷睿寒一次失误的外科手术,还是40年前那场父辈仇恨的延续?    本书还是以爱情为主题,你爱我吗?从来没听你说过一句“我爱你”,可是你死了,为我而死......我爱你吗?我只知道我离不开你,你死了,我什么都没有了,我愿意陪着你在那冰凉的石碑底下,永远永远......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冷睿寒泄气地扑在江浸悦床上,半晌才翻过身仰面半躺着,重重出了几口气,半睁着眼注视着已经逃到椅子上的江浸悦,“我不是说了吗?等忙过这阵儿,就去看房子,登记结婚,你还在怕什么?”

江浸悦低垂着头,没说话,有小蚊子在耳边闹得心烦,她打开纸扇摇得七零八落。这把扇子是她家的世传,有三代的历史了,从她外婆到她妈又传到她手里,虽不值几个钱,不过在她眼里是个宝,真正的绝品。式样非常的别致,檀木扇把坠着精致的流苏,可收折,收起来像一只小小口琴,打开来却是椭圆的玉色素锦,掺了素绢的纸张厚实绵韧,不知经过什么工艺处理,几十年都没变色,也无一丝损坏,扇面是淡彩的山水画,浓厚的古风文韵,独特的款式在市面上已经绝迹了。

摇了几下,纸扇就被冷睿寒夺走,回头看他已经坐了起来,动作利索地收起她的宝贝扇子,神色有些凛然。

“5年了,浸悦,你到底要折磨我到什么时候?”

江浸悦不明白冷睿寒为什么总认为她在折磨他,难道顺从地听任他,才是爱他的表现吗?男人都这样?她不知道,因为冷睿寒是她的初恋,也很可能是最后一个。

江浸悦以为冷睿寒会像以往许多次那样,可心地照顾她的感受,自觉地克制。可是他没有,今天晚上他格外冲动,又像是在跟谁赌气,连哄带骗,手下却是得寸进尺,一点不像他。

江浸悦仍旧全力捍卫自己的领土,两人扭作一团,看上去就像是“好吃街”上刚起锅的油炸麻花,纠缠了一阵,江浸悦渐感体力不支,跟拿刀的拼手劲当然占不到便宜。她改变了策略,腾出一只手就往他头发上抓去,一把乌黑的发梢攥在指间,额头上一道2寸长的疤痕赫然显现,她手一软,一下子就瘫倒在他怀里……

这晚,江浸悦再一次失眠了,那张借来的折叠床终于还是没能派上用场。

这晚的月色既柔且亮,远远地传来轮船的汽笛声,那是长江边的货轮。九渡口是204路公车线的终点站,也是长江船渡的码头。10年前,西区没有修桥的时候,过江的人都在九渡口坐船到南岸。每天早晚,上下班的人排队上下船,人流像涨潮的水一直蔓延到斜坡上的马路边。后来,江上修了桥,九渡口就成了货船的专用码头,人烟稀少了,昔日的兴旺仿佛被江水冲走,偶尔会有一群好奇的年轻人到江滩上看水。

江浸悦刚来临江湾那会儿,长满青石的江滩是她和冷睿寒常去的地方,那些装卸船的工人都把他们的脸记熟了。江浸悦还记得去年冬天的傍晚,冷睿寒在江边吻了她,正好被那些工人看见,一时间口哨笑闹声四起,笑过后又开始讲奇闻怪谈。浸悦隐约听见他们说的话,大概意思是,前几天这里也来了一对谈恋爱的,女的为考验男的,故意跳进水里,男的也跟着跳,结果那天风大浪急,这一段水域地形险峻,顷刻间,江水没顶,双双销声匿迹,空留江涛拍岸,卷起千堆雪。

后来,江浸悦再不到江边去了,就连船上的鲜鱼庄她也再不想光顾了。

借着月光,江浸悦静静地凝视着睡在身边的冷睿寒,床太小,他们俩贴得死死的,像一张严丝合缝的拼图。冷睿寒睡着了,眉峰微蹙,呼吸有点沉,气息撩过她脖颈,像一只手在挠她的痒痒,扰得她更是无法入睡。她想推开冷睿寒,他搂得她都快喘不过气了,可她稍微一动,冷睿寒反倒把她抱得更紧,他是睡着了还是没睡着啊!江浸悦觉得他抱着她就像一个小女孩抱着心爱的洋娃娃一样,不禁哑然失笑,只好安分地躺着,听着他嘴里吐出囫囵的梦呓,眼泪却悄悄滑下脸庞,她心里满是温暖的幸福。

这一晚,周围出奇的安静,就连上厕所的脚步声都轻得像是梦境,那凄婉的吟唱依然没有出现,江浸悦竟然隐隐有些期待,就像冷睿寒分析的那样,如果一切都是正常的,那么这歌声又有什么可怕的呢?

又是快到天亮的时候,她才阖上眼。

恍恍惚惚中,她出了宿舍楼,沿着临江湾的老街,走到了江边,江面上波光荡漾,打渔船穿行如梭,宽阔的水面好似鱼肥水美的洞庭湖。江边的石墩上,坐了两个人,背对着她,从背影她认出是冷睿寒,他身上的蓝条衬衫,是她买的,就算把他扔在人堆里,她也能一眼认出来。他旁边的长头发应该是个女人,怎么那么熟,却想不起来,她想绕到正面去看看那女的到底是谁,还没待她挪步,冷睿寒突然回头微笑着看她,眼神无比的温柔,然后他说了句:“浸悦,我要走了,不能陪你了,你要照顾好自己。”说完,飞快地转身。

“等等,你要去哪儿?”

冷睿寒背对着她,没有回头,抬手指着旁边的女人:“陪她回去!”

“回哪里去?”江浸悦已经泪流满面。

“从哪里来,回哪里去。”

冷睿寒牵起长头发的手,长头发缓缓站了起来,慢慢地回头,一张熟悉又陌生的脸,对着她诡异地笑。江浸悦全身抖个不停,那张脸是她自己,看着她,就像看着镜中的自己。

“你是谁?”江浸悦的声音已经变了调。

“嘻嘻!”镜中的自己仍旧诡异地笑着,“你不是认识我吗?我是卢丹枫啊!”

“……卢丹枫?那是电影里的人,那是假的……”江浸悦几乎在吼了。

“嘻嘻嘻……枫叶飘,枫枝摇,枫叶不知飘何方……”

“卢丹枫”唱着那首瘆人的歌,转过身,跟着冷睿寒一起向江心游去,像两条戏水的鱼,欢快地划出朵朵浪花,任凭江浸悦在身后绝望地嚎哭,冷睿寒始终没再回头看她一眼……

……

“浸悦,浸悦,……”

有人在耳边声声呼唤,温热的手掌搁在她肩上,猛烈地摇晃,她的头更晕了,江面、渔船、人,通通消失……一缕阳光刺进她睁开的缝里,她连续睁了几次眼,才渐渐适应明亮的光线,冷睿寒正满脸焦急地看着她。

“你总算醒了,你哭了好久,我怎么叫,你都不醒,把我吓得。”

江浸悦舔了舔嘴角,咸咸的,又摸了摸脸颊,湿的,全是眼泪,她虚弱地撑起身子,半躺在冷睿寒怀里:“我做了个梦。”

“梦见什么了?”

“……一个恶梦。”

“那就别再想了,待会去我家,我妈做了你喜欢吃的乌江鱼。”

“嗯!好!”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