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短篇 > 工程师日记

更新时间:2019-09-09 09:22:36

工程师日记 连载中

工程师日记

来源:落初 作者:月半山 分类:短篇 主角:王府井高潮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工程师日记》的小说,是作者月半山创作的短篇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大工地,小社会。只是这个小社会往往远离繁华的市区,这个小社会里的人群构成很单一,但是,这个社会也有着和我们大社会一样的是非曲折,这里的人也有着自己独特的故事。我生活在工地,每天都会遇到很多人,看到很多事,也会听到大家讲述着发生在这个小社会里的故事。晚上回到宿舍,我也习惯把自己的感受和自己的亲历记录下来。最初的时候,我仅仅是想把这些东西当做自己的兴趣爱好,也许在几十年后,当我已经年过古稀,我会把它拿出来作为回忆,抵抗我已经老年痴呆的大脑,抑或将它读给我的孙子们,告诉他们我曾经是怎样投入到祖国最先进的液晶显示生产厂房的建设中的。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不管你从哪里走过,你都会留下脚印。我们还可以这样理解:不管你从哪里走过,那里都会有脚印留在你身上。

有一个同事曾经对我说:不管你将来去向哪里,做什么,都一定要从现在的生活里获取点什么,不要两手空空地离开。其实,并不一定要主动去搜寻什么可以带走的,在不经意间,当你离开的时候,一定会留下一些什么,也一定会有一些什么在你身上留下,你不用担心,不管是这些还是那些,当你意识到这些,感悟到这些,并在日后回过头来慢慢梳理,你一定会发现这是一笔你丢不掉的财富。

也许最珍贵的财富就是出现在你路上的人,他可能不会一直在你身旁陪你走完这条路,他可能与你相隔万里,但闭上眼,你会觉得他就在你的身旁,睁开眼,你看不见他,但是你马上就有动力。

出现在我这条道路上的第一个人是松哥,他的全名是张松,之前也跟大家大概提到过。第一眼见到松哥的时候,我真的以为他就是一个民工。每天在现场呆8个小时,衣服沾满工地上的灰尘,一个礼拜也不换洗,头发乱哄哄,好像很久没有洗过澡。后来不经意间看到他的简历,才知道他是首都经贸大学安全工程专业的毕业生,我们公司安全部唯一一个本科学历的人,其他最高的也就是中专,还是函授的。最厉害的不止于此,听别人说松哥还是国家注册安全工程师。其实这些让我惊讶的对我来说并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他是我的安徽老乡,而且我们之间为数不多的谈话是非常愉快的。在松哥非常平常的外表下,我又觉得一定掩藏着不平常,松哥从来不会主动的滔滔不绝地讲述有关他自己的事情,他对我来说,就像一个小小的迷。

后来发生了一件事情,松哥就离开了我们项目部。我总结了很多人的版本,终于大概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儿:那天是周日,我提前八天请了假,并许诺提前把自己的本职工作完成,所以,那天我没有上班。松哥也没有上班,可是他没有请假,也没有跟任何人说。于是,当大家都找不到他的时候,安全部的人就给经理“反映情况”,当然,大家也明白这种“反映情况”是抱着一种怎样的心理的。加上事情繁多心情不是太好的经理本身也不是一个冷静的睿智的人,于是经理掐灭了烟头,说:“把他调到小工地去。”

星期三,也就是松哥离开我们项目部的第三天,他消失了……这个时候,如果你是一个旁观者,并且仔细地观察围绕松哥失踪所发上的种种事情,你一定会发现这个世界是非常有意思的。我们就可以听见诸如“北京严打”、“公安局”、“赎身费”之类煽风点火的词汇。大家听着觉得很可笑,可是开玩笑的安全部中专生们也许明白自己并不是在开一个善意的玩笑。

周四,松哥依然消失,电话打不通。又有人来给经理“反映情况”,我实在听不进去了,戴上安全帽去了现场。但我还是觉得给松哥打个电话比较好,虽然我觉得松哥不会出什么意外。于是我问小伟哥松哥的电话号码,小伟哥说松哥真实的号码谁也不知道。我问和松哥在同一个工地的同事,同事也不知道,但答应会帮我询问。第二天,松哥把电话打了过来,于是,就有了我之前描述的我们在一个村庄集市路边的烧烤摊上的晚饭。和松哥的长谈让我明白了松哥的Xing格和我一样是不羁的,是天马行空的,只是我没有松哥那份向这个世界说不的勇气,我被现实世界羁绊住了翅膀,愤世嫉俗,却无力扯断没有上锁的铁链。

我也知道了很多松哥的生活经历,虽算不上奇特的可以写本书,但也有那么一点与众不同。比如他年年换工作,比如他和他韩国女友的爱情故事,可最后的结局却是工作依然总是在换,韩国女友只身去了马来西亚,这一切都是因为他桀敖不驯的Xing格。我感觉他不仅像行空的天马,更像一片飘零的落叶,其实我为他多少觉得有些可悲,我也明白这种可悲只是我自己这样认为,这返照了我自己的悲哀,因为我没有勇气在现实世界的漩涡里飞起来……我跟小廷廷讲起松哥,我说:“一个社会如果不能给这种正直的人一个舞台,那就是这个社会的悲哀。”小廷廷说:“其实也是他自己的悲哀。”我说:“不。我之前和你一样这么认为,可是我现在反而偏执地认为这就是社会的悲哀,仅仅是社会的。”

如果说松哥反映的是这个社会的悲哀,那么严总反映的就是社会的无奈。我来公司以后,没有真正地佩服过谁,和严总短暂地接触了一个星期,我发现自己很佩服他,下面我就给大家描述一下严总和我接触的这一周。

严总是我们部门名义上的二把,可是项目一开始,严总请了一个月的病假。而且我发现,在我们项目名单上的很多人都没有出现,听说他们大多数都请了病假。我曾经给同事说,这都是“心病”,的确,可能在一段时间以后我也会闹心病,也会请病假。

严总病假回来的第一天,早上八点去施工现场,九点钟回来,吩咐我去汇总各专业的问题情况整理成会议材料,然后就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前看电视连续剧,要不就是和周围的人开开玩笑。中午吃过饭又和周围的人开玩笑,开累了就呼呼地趴在桌子上睡觉。差十分钟两点的时候,严总猛然从梦中惊醒,“小饶,会议材料做好了吗,走,和我开会去。”然后他叫上了各专业主管,准时出现在了业主的会议室里。这时我才知道下午两点有一个很重要的会议要严总去开。的确,会议很重要,对我们分包商来讲也很苛刻,有很多难题要来责难我们。可是整个会议过程,严总都将困难一一化解,说话用词也滴水不漏,有的时候语气很客气,但却让业主和总包无话可说。会后回到办公室,严总依然是看连续剧、开玩笑。一直到五点半的时候,严总主持召开每天例行的生产例会,和去业主那里开会一样,严总不带任何记事本或是材料,但是他的思维非常严密,施工现场的每个细节他都了如指掌,虽然他只在上午去了一个小时的时间。严总主持会议的风格也是雷厉风行,通常开半天吵半天最后也解决不了问题的生产例会,在老严的主持下一个小时就搞定了,而且老严还协调好了各专业之间的问题。散会后,老严依然开着玩笑吃过晚饭,而后喝了点茶叶潇洒地开车回家了。

以后的工作日里,老严的工作风格基本上都是这样,看看连续剧,说说笑话,但真正处理协调问题的时候效率比谁都高。也就是在这个项目见到他第一天,我就对他非常地佩服,我认为这才是真正的领导,在众多的人与众多的事情中穿针引线,并且妥当地协调好各方面的关系。老严的脾气也很暴躁,而且也是有什么说什么,加上脖子里挂着的小手指粗细的金链子,很容易让人想到**的老大,可是,如果你是对的,而且没有耍小计谋,那老严的态度是非常和蔼的,他只会跟那些刷阴招耍无赖的人发火,这也是我佩服老严的地方。

老严在公司也面临一个比较尴尬的问题,自己学历很低,所以一直没能再往上提升。比自己年轻的大学生们已经爬到了自己上面,并且很多人看不起他,或是因为他的脾气而排挤他,甚至也有一部分人嫉妒他,疏远他。老严也明白这些,而且老严也有点孤傲的坚守自己做人做事的原则。大概一个星期后,老严也被调走了。原因我想不用多说,大家也能体会到一些,其实我明白,一个领导做一个工程,势必要用一些自己用的舒服的人,就像一个修理工人喜欢用自己顺手的工具而不一定是最新的功能最强的,这无可厚非。不过我还是有点为之感到悲哀,说不清为什么,但就是有那么一种感觉。但总之,我已把老严看做我人生路上的榜样了。

我又想起了那个同事跟我说过的那句话:“不管你哪天离开,去向哪里,都要从现在的生活里获取些什么。”我确信我一定会是有收获的,我的经历就是我的矿藏,我慢慢梳理,就一定会梳理出财富,而且这是谁也偷不走的财富。在我生命道路上出现的人,他们可能只是瞬间地闪现了一下,可对于我来说,他们一直在我身边,陪我走完脚下的路。

我会永远记住他们,包括松哥和严总,包括我第一天来公司和我素不相识但帮我询问宿舍房间的武哥,包括在我晚上吃不到晚饭给我煮面条的小华妹妹,包括一直和我都有共同语言的小烜烜,包括总是挺我文章的小廷廷……

也许某天我真的会离开,也许根本就没有也许,在我离开那天,我会心满意足地走,因为,你们就是我一生的财富。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