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短篇 > 等一场暮雪白头

更新时间:2019-09-07 18:27:14

等一场暮雪白头 已完结

等一场暮雪白头

来源:落初 作者:沈画词 分类:短篇 主角:霍渊秦文琢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沈画词原创的短篇小说《等一场暮雪白头》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霍渊秦文琢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那年夏天,为了报仇,我爬上了霍渊的床。七年的利用,我以为我不爱他,我以为我能随时抽身。我错了。心早就给了他,我输得彻底,可他却要和别人结婚,新娘不是我…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霍渊清晨离开后,我病了。

躺在床上浑身发烫,烧的迷迷糊糊。

我隐约听见脚步声,夹杂着霍渊的说话声,但那时太难受了,我睁不开眼。

等高烧退了,询问保姆,才得知,哪里有什么霍渊。

我病了一星期,只有她在。

只有她。

早该死心的。

我再度成为笼中鸟金丝雀,霍渊派了保镖来,把房子看得严严实实。

不能出门,不能去上学。

这种日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到头。

对着镜子的时候,我看着惨白的自己,又丑又憔悴,像是厉鬼。

痛苦如此真实,人生诸多磨难,我找不到活下去的勇气。

见不到霍渊的第七十天,我选择自杀。

这天天气还不错,早上起来,隔着窗户看到了外面的萧条,树枝上孤零零的,风吹过发出哗啦啦的声响,热闹又寂寥。

保姆日常催促我过去吃饭。

见到我刻意换了衣服上了妆,她打趣的道,“明小姐,你这样打扮,真是好看!”

“是吗?”我冲她眨眨眼,“那你就多看我几眼。”

我没什么胃口,胡乱吃了点,之后想到处走走,却被保镖拦住,说是行动必须要有霍渊的批准。

“那你们给他打电话吧。”我说。

电话打通后,给我接听。

“想出去转转?”男人凉薄的嗓音响起,仿佛穿过漫长的岁月。

我没来由鼻头泛酸,忙点点头,“嗯,家里太闷。”

对面沉吟了片刻,说道,“去逛逛吧,快过年了,你是该买新衣服。”

“好。”我说,心中却惊讶,居然不知不觉又是一年。

“忙完这段时间,我过去看你。”他说完,不等我回答,便挂了电话。

我握着手机轻微的发抖,心中竟然起了留恋。

不应该的。

我的留恋,对霍渊来说,不是羁绊,而是厌烦,是纠缠,是折磨。

收回心神,我漫无目的闲逛。

快过年的原因,商场到处都是人山人海,很多店铺换上了中国红的装饰物,入目都是红红火火,就连寒冬腊月,也未曾觉得有丝毫寒意。

一路逛到六楼,拥挤的状况才转好。

这里是奢侈品专卖,价格不菲,之前霍渊没少带我来过。

他对女人向来很慷慨,这些年来,吃的穿的住的用的,给的都是最好的。

如果我没爱上他,应该会很快乐。

还是不够聪明啊。

这世界上,贪图男人的金钱、权势、样貌、体力等,贪图什么都好,就是别奢求男人的爱。

爱让人万劫不复,尸骨不存。

如果一切能重来就好了。

我后悔着,一家家逛下去,累了就坐下来休息,之后接着溜达。

谁知道转过拐角,居然看到了霍渊和孙姿。

孙姿穿着价格不菲的长裙,露出白皙性感的后背,她深情款款的看着霍渊,两个人不知在说什么,孙姿满脸绯红,笑着踮脚,在他下巴上落下一吻。

霍渊没有推开,没有拒绝。

他们站一起很般配,很甜蜜,而我却仿若坠入冰窟。

原来他所谓的“忙,就是这样啊。

原来我烧的死要活时,他正陪着别的女人,你侬我侬。

心中除了痛苦,还有羞愤自嘲。

我想要逃走的,不想让人看见我的狼狈,可双脚却像是生了根,就那么定定的站着。

直到孙姿惊呼一声,叫道,“明沁?”

我看到霍渊的身子微微一顿,随后悠悠转过身来。

他眉目清冷,一身矜贵,腕上的手表发出优雅的光芒,晃的我神思恍惚。

“明沁,你怎么来了?”孙姿笑着上前,拉住我的手,“我们姐妹可真是好久没见了呢!”

姐妹?

我甩掉她的手,冷嗤,“你一个小三的女儿,有什么资格跟我称姐妹?”

“你!”大概没想到我说话这么刻薄,孙姿当即变了脸色,“明沁,你以为你能好到哪里去?年纪轻轻就爬上男人的床,堂堂大家千金给人当床伴,就因为你,给我们孙家丢了多大的人!”

我打断她的话,呵呵直笑,“嫌我丢人?嫌我丢人,你还舔着脸追我睡过的男人。横竖我陪他睡了七年,知道他喜欢哪个体位,知道他哪里最敏感,你知道什么?你是他什么人?你有什么资格说我?等你爬上了他的床,把他伺候舒服了,你再来跟我叫!”

“你你你!”孙姿气红了眼睛,用手指着我下令,“不知廉耻!从今天起,你不许再缠着他!”

“凭什么?”我挑衅的看她。

看到她愤怒生气,我就像个变态似的感到爽快。

她越是痛苦,我越是开心,我太享受这种碾压她的快感了。

孙姿挺直了腰背,脸上的愤怒变成高傲,“就凭我和他要结婚了。”

所有未出口的羞辱,就这么硬生生卡在喉咙里,所有来不及收敛的表情,就这么又傻又蠢的摆在脸上。

从我爱上霍渊的那刻起,便幻想过他结婚的场景,起初幻想新娘是我,后来我和他关系越来越差,便幻想是别的女人。

只是我不知道,为什么要是孙姿。

他明明知道,明明知道那是我的伤口,为什么还要在上面撒盐?

我看向霍渊,他依旧一脸寡薄冷清,漆黑的瞳仁如同古井般沉寂。

孙姿挽上他的胳膊,将脑袋靠在他肩膀,亲昵的道,“你和阿渊的事情,都是过去了,明沁,谢谢你这七年照顾他,不过以后他是我的了,所以我希望你不要再缠着他。我们姐妹之间,不要因此伤了和气。”

霍渊没有否认,那就意味着,是真的。

他真的要结婚了。

和夺走我父亲,霸占我家庭,毁坏我幸福的孙姿结婚。

我看着他,他同样看着我,眼里没有一丝温度,仿佛我只是一个陌生人。

曾最亲密,曾最缠绵啊,到头来换不到他温柔目光。

多么可悲!

我忽然笑了,歪着头,吊儿郎当的看霍渊,“好啊,我可以不缠着他,可霍爷舍得放我走吗?”

“滚回去。”他轻启薄唇。

“别啊!”反正都到了这地步,我什么都不怕了,上前拉住他的胳膊,“霍爷,放我走行么?我这个人你知道的,最不喜欢插足别人的婚姻。听说当小三的死后都要下地狱,我这么美,想上天堂。”

霍渊没动,睨了眼我的手,他朝我倾身过来。

熟悉的气息再次将我包围,我微微抿下嘴角,他的唇瓣轻轻擦过我耳朵,引起一阵颤栗。

他似笑非笑,低声的道,“想要自由?”

我不知道他什么意思,点点头。

“做梦。”

霍渊让保镖把我送回家,自己则跟着孙姿一起去看电影。

他们二人肩并肩的背影,压得我喘不过气来。

心头的怒火越烧越旺,在重新回到牢笼时,达到巅峰。

我把房间里所有能砸的东西都砸了,满屋狼藉,保姆杵在一旁,瑟瑟发抖,不敢开口。

终于,我累了,跌坐在地上,无声落泪。

霍渊就是在这时候回来的。

他迈着长腿到我跟前,居高临下的看着我,我抬起头,发现他竟是如此陌生。

“起来。”他习惯性的下达命令。

我没理他,霍渊的脸顿时沉了,下手把我扯起来,拖着往楼上走。

男人步子大,走路带风,我能感受到他的怒火,可我不知道他为什么生气。

他多潇洒,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清纯的可爱的热辣的温柔的,想要什么样的女人会找不到,所有的一切几乎唾手可得,他是上帝的宠儿,是站在金字塔顶尖上的人,到底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霍渊把我丢到床上,黑着脸烦躁的扯领口。

我坐起来看他,看着松松垮垮挂在脖子上的宝蓝领带,哂笑,“霍爷看完电影了?”

“为什么砸东西。”他不答反问,鹰隼一样的目光锁定我。

我乐了,眨眨眼,“霍爷要结婚了,我高兴啊。”

“我结婚你就这么高兴?”

“当然。”我笑的更大了,“霍爷,什么时候放我走?”

“做梦。”他还是同样的话,只是声音更冷,“放你离开,跟别人私奔吗?”

说起来私奔,我想起秦文琢,“你找到了幸福,我也要找我的幸福,总不能一辈子跟你耗着,没什么意思,对了,秦文琢呢?他怎么样了?”

“死了。”他咬牙道,“明沁,他死了是你害的,你乖乖的就不会有人死。”

我顿时一怔,反应过来疯了一样的扑向他,“禽兽!为什么!你到底要怎么样!霍渊,你不是人!你是恶魔!我恨死你了!秦文琢…那么好的人…你为什么…你为什么不去死!该死的人是你!是你!”

霍渊把我死死压在床上,他咬我的脖子,我甚至能闻到一股血腥。

幽幽的声音,如同来自地狱,他痛楚又残忍的问,“明沁,你有心吗?你也会心痛吗?我不会放你走,死也不会。”

眼泪汹涌,我哭的哽咽,“我好痛…这里好痛……心好痛…霍渊,不要这样了好不好?我真的好痛……”

“要痛就一起痛。”他大手掀开我的裙摆,“如果不能一起幸福,那就一起下地狱吧!明沁,你逃不掉的,你这辈子都逃不掉。”

霍渊一直折腾到深夜,见我哭他越是狠。

我眼泪流干了,嗓子也哭哑了,他抱着我去洗澡,动作极尽温柔。

恍惚之中,似乎回到了最开始的那几年。

他疼着我宠着我,就连衣服都是亲自给我穿,我不吃饭他就端着碗筷满屋子哄我。

那时他曾是我的阳光,现在他亲手扼杀了我的最后一丝阳光。

明明他在逼着我死,为什么又要时不时的如此温柔?

真是嘲讽。

霍渊深夜离开,一句话没说。

我躺在黑暗中,用刀割开了手腕。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