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耽美 > 全校最拽的他居然撒娇了

更新时间:2020-01-13 18:21:16

全校最拽的他居然撒娇了 连载中

全校最拽的他居然撒娇了

来源:落初 作者:沛澜公子 分类:耽美 主角:萧雨和弦 人气:

主角叫萧雨和弦的小说是《全校最拽的他居然撒娇了》,它的作者是沛澜公子最新写的一本耽美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萧雨本是小城里风靡一时的摇滚少年,没想到回到学校里连班级一哥的位置都稳不住。他猜那个新来的转学生一定对自己一见钟情了,毕竟没有人能抗拒他那无处安放的该死的魅力——周阳:对啊,我喜欢你~萧雨:谁要你喜欢!周阳:不要吗?那我走了~萧雨:你……你给我回来!本文又可以叫做《臭不要脸vs小傲娇》,看社会雨哥“真香”路上的甜美日常(没错非常甜,不甜不要钱的那种)新人作家的第一本书,没啥大动静就是想写点小甜饼,希望大家能喜欢???????感谢给他们送豆子的小伙伴!看出来了你们都是强迫症,俩人豆子一定要保持一样(其实我也……)也感谢一直在追更的几个大宝贝儿,有一个人看我就有动力写!么么哒!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萧雨踱回了座位上,教室里还是一片死寂,就连平常得了多动症一般的杨伟都没有突然跳出来拉着他做点奇怪的事。果然还是暑气未消啊,做什么事都提不起精神,等天凉快了下来就好了吧……

他朝书包里摸了摸,摸到了一套新的琴弦,想着现在反正还早,干脆去琴房把那吉他的弦给换了。

于是萧雨踢踏着凉鞋,满脸的无精打采,耷拉着眼皮走到琴房所在的楼下。才跨进楼道里就听见了叮叮咚咚的钢琴声,那一瞬间他唯一的想法是不会见鬼了吧,这破琴房自己去年霸占一年了,除了日常的高一学生来上音乐课之外,其他时间就没有人来过。

一时间他浑身汗毛都立了起来。他还挺怕鬼的,尤其是这种无人的教学楼,空荡荡的走廊,阴暗的楼道……想想他就浑身战栗,赶紧冲到了外头的太阳光底下。

站了好半天,他都晒出汗了,楼上的钢琴声断断续续的,一个音符一个音符在往外蹦,有的时候能流畅地弹一个音阶来,有时候又好像完全不会弹的样子。萧雨给自己鼓足了几百万分的勇气,才勉强扶着墙挪了上去。

要知道这就算是只“鬼”也是只不会弹钢琴的“鬼”,这么想想他又不太害怕了。

他轻手轻脚地走到琴房外,俯在门上慢慢地探了个头进去朝里看。

一个英俊的侧影坐在钢琴前,阳光正好照在琴凳边缘,温热的午后空气中,浑身上下都散发出一股淡淡的忧伤气质。

萧雨呼吸顿了顿。

这他妈才是王子啊……

“怎么哪都有你啊……”萧雨慢慢靠在教室门上说。

周阳回过头来,看见他时微微有些惊讶,而眼睛里立马就有笑意流出。

“你来了。”

“嗯,怎么,到这儿躲着了?”

“是啊,好不容易甩掉人,偷偷摸摸进来的。”

萧雨自顾自地走向角落,开始找他那把吉他,边找边说:你可别让姑娘们知道你还是个钢琴王子什么的,她们会疯掉的。”

而这话明明是反讽,萧雨在心里笑道,他知道这人完全不会弹。

“对啊,我不会弹。”周阳云淡风轻地说道。

靠,他能听到我脑内的话吗……萧雨无语。

他把吉他拎了过来,坐在周阳后方的第一排座位上。

“那你叮叮咚咚半天干什么?我还以为闹鬼了。”

“我挺喜欢钢琴的,想学。你可以教我吗?”

“我不会。”

“哦?”周阳抬了抬眉毛。

“干嘛?”

“不会啊……”

“嗯,我来练吉他的。”

“这样……”

萧雨看他一幅若有所思的样子,担心他又开始打什么坏主意了,于是警惕地盯着他:“你到底干嘛?”

“没什么……你只会弹吉他吗?”

“对啊,你想学这个的话我可以教你。”

周阳笑笑没有说话。萧雨看见他这帅气又迷人的微笑就来气,虽然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气什么。

周阳走了过来,坐在萧雨身边,肩膀都挨着他。

“干嘛啊坐那么近?”萧雨皱着眉头嫌弃道。

“我们都是同桌了,坐近点有什么问题。”

“哪有你这样的……热死了。”

“那我去开风扇。”

开完风扇回来,周阳还是贴着他坐下。教室里两个老式电扇吱吱呀呀地转了起来,空气倒是没有凉爽下来,风依旧是热的。

“我买了辣条,在抽屉里,我不在的时候你也可以自己拿。”周阳突然开口说道。

萧雨看了看他,他发现周阳这个人总是这样,每次跟他说话时,脸上的表情幅度不大,但是眼中总是笑意盈盈的。

看得他更来气了怎么回事。

他稍稍清了清嗓子,没有说话。

“PSP我也放你书包里了,给你带回家玩吧。”周阳继续说。

“……”

“对了,那本书你要是喜欢看的话——”

“干嘛啊?我是小姑娘吗?你要追我?”萧雨突然打断他。

周阳盯着他的眼睛看了几秒,然后笑了,不再说话。萧雨烦躁极了,拧调音柱时动作幅度都大了许多。

“要我帮忙吗?”周阳帮他扶着吉他道。

“不用了,扶着就好。”

“嗯。”

萧雨迟疑地抬眼看了看他。

“你,昨天怎么回去的?”

“昨天放学吗?我走回去的。”

“走???”

“哦不是,是先走到了大马路上,然后坐公车回去的。”

“哦……”

他又迟疑了一下。

“那,那几个混混到底……”

“哦,是这样,”周阳一本正经道,就像是在汇报工作,“他们是煤矿那边的,我高一就是在那边读的。”

“煤矿?”

“煤矿”在他们这儿一般指的是市区北部那个小县城,解放前有个著名的矿山,据说还是什么红色起源地,后来逐渐不用了,不过兴起了些冶金厂之类的,将那一块儿的整体经济都带动了起来。所以很多人会说县城的人比市区的人还要有钱,萧雨这下明白为什么他会有这么高端的玩具了。

原来还是个有钱人。

靠,更不爽了,怎么什么好事都被这家伙摊上了???

“煤矿那的中学也是是重点,仅次于一中吧……你为什么要转学?”萧雨漫不经心地说。

“还不是因为那个女生。”

“……”

周阳赶紧坐直了些,一只胳膊伸到了萧雨后方的椅背上。

“是这样。那个女生之前跟我走得确实有点近,但我们只是朋友……”

为什么要跟我解释这些……

“她晚上下晚自习不敢回去,我就会送送她……”

靠!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些!

“就很远地跟着而已,怕有流氓找她麻烦。“

“然后呢?”萧雨面无表情地说。

“然后就是流氓没找上她,找上我了。”

“……”

看萧雨一脸吃了shi般的表情,周阳笑了出来。

他还趁机往萧雨那边挪了挪,萧雨的胳膊都能碰到他胸口了。

“是有天晚上送完了那女生回来的路上,他们堵着我想教训我。”

“然后你把他们给教训了?”

“对。”

“那为什么要转学?怕他们报复?”

“这倒不是,他们一时半会儿没法报复。”

萧雨抬眼看了他一眼。

“昨天那不算。腿脚都没舒展开呢,要报复我起码得拿点砍刀之类的来吧。”

“你别大意了,万一他们真的不怕死呢?”

“放心吧,棍子我一直放书包里呢。”

“哦……”他紧了紧E弦的调音柱,“那到底为什么转学?你还没说到重点好吗,学霸。”

“还不是因为那女生……我继续留在那怕对那女生名声不好。”

“你把人家肚子搞大了啊?”

“……”

这回轮到周阳“吃shi”了,萧雨表示很满意。

“怎么个名声不好啊?”

“当时学校在传我俩谈恋爱,”周阳叹了口气说,“本来我没怎么在意的,反正确实没有的事。但教训了一顿那些混混之后,学校不可避免地都知道了,毕竟我把人腿给打断了……于是我们的事在学校里传得越来越厉害了,那女生脸皮薄,感觉被混混盯上就已经是很丢人的事了,更别说还有我这个所谓的‘男朋友’替她出头什么的……所以到最后学都不去上了。”

“所以你为了让她好好上学直接转学了?”萧雨扬起一边眉毛斜眼瞅着他。

“也不全是吧。我也想离开那里,不想再住我亲戚家了。”

“哦你之前住亲戚家啊?那你——”刚想说到“爸妈”两个字,萧雨突然停住了,想起昨天吃饭时周阳说的话,他有点不敢碰这个话题。

周阳似乎是看出了他的心思,靠在椅背上朝他看。

“我爸妈都在外面做生意,很早就不管我了。”

“哦这样啊……”

“我喜欢一个人住,不想时不时地去亲戚家打个卡,吃个饭,假笑一中午……真的挺累的。”

“哦……”萧雨瞅瞅他,这人自始至终脸上的笑容就没退过,就这样你还会累?不可理喻……

“所以就这样转学了,昨天他们来找我无非是给老大要点医药费来的。那个女生,我也没联系过了,她的哥哥刚退伍回来,应该没有流氓敢再招惹她了。”

这句算是总结陈词,首尾呼应,满分作文……学霸就是学霸,萧雨在心里说道。

“哦……我觉得主要还是你的问题。你没事跟人家女生走那么近干嘛?”

“是,我也发现了,所以我现在都不跟女生接触了。”

“而且人家会叫你一起回家你也没觉得有问题啊?明显是喜欢你了好吗?”

“噢,叫我一起回家就是喜欢我了吗?我懂了。”

这时萧雨的琴弦已经换好,听了这话心中一惊,昨天明明……他不是……他那句没有开口说完的话……是不是就是想叫周阳一起回家来着?……而且还是想载着他一起回家来着?……

周阳一只手放在桌子上撑着脸,笑意盎然地朝他看,另一只手还在他的椅背上,所以萧雨不知不觉又像是在他怀里一样了。

萧雨脸色变了变,低着头拨弄琴弦。

“看着我干嘛……”

“弹首歌我听听。”

靠,你是大爷啊!

“你说弹就弹?”

“你不就是来练琴的吗?”

“那也不弹给你听。”

“不要闹别扭嘛,我都把我的故事讲给你听了,还在生气吗?”

“靠我哪里生气了!”

周阳笑着不说话,一副老谋深算的模样。萧雨更烦了,他拿胳膊肘把周阳往外推了推,让他别挤着自己,然后将吉他架在腿上。

“要听什么……”萧雨说。

“还能点歌啊?”周阳道。

“要听什么别废话!”萧雨吼道。

“你这句话说得真有气势,就好像那种‘快上我别废话’一样,嘿嘿……哎,别过来,别,别打脸——”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