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耽美 > 军宠撩人

更新时间:2019-11-25 07:01:37

军宠撩人 已完结

军宠撩人

来源:书耽小说网 作者:污小乾 分类:耽美 主角:沈征陈禹 人气:

完结小说《军宠撩人》是污小乾最新写的一本耽美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沈征陈禹,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军宠撩人》小说简介:有个军人老攻是怎样的体验?六年,他千方百计离开他,谁知却在转身之后才发现,那个男人一生的宠溺都只许他一人。情深如酒,粥暖入胃,抱紧眼前人,别等失去才后悔莫及。当沈征鼓起勇气站在他面前:“陈警官!我想来自首……你有没有兴趣……咳,把我回收一下?”陈禹整理档案的手一顿,面色如常,心底却泛起柔波。我,一直在等你。...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跪好,腰挺直。”

安静的卧室中,沈征被反绑着手臂,直挺挺的跪在床边。

面前的男人背对着月光坐在床上,他穿着一身军装,用皮靴尖头挑起沈征的下巴。

“从今天起,不许你再画画。”

“凭什么?!”沈征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愤怒低吼:“你没资格管我!”

“嗯?”男人眯了眯眼睛,狭长的眼中满是戾气:“从你十六岁,你父母就把你卖给我,十八岁就和我办了结婚证。我没资格?”

说着,男人手中的马鞭如雨点般砸下,沈征被抽打的跪立不住,最终趴在床边喘息。

“总有一天……老子会摆脱你,我……”

“摆脱?”男人呵呵一笑,鞭子丢在地上后,一把将沈征压在怀里:“我看你怎么摆脱我!”

“不……不!”

沈征努力的呼吸着,看着身上的人压上来,立刻死命的挣扎。

“啪嗒!”

因为剧烈的折腾,沈征把床边的水杯拨到了地上,发出一声脆响之后,猛然从床上睁眼醒来!

屋子里安安静静,没有任何男人的身影存在,只有他一个人。

此时刚从噩梦中醒来的沈征,脸色苍白的低着头剧烈呼吸,某处涨的发疼。

十六岁起就被那个人养在身边,从没碰过女人的他,最近的需求已经到了恐怖的状态。

可那个人好似他的心魔,连梦境都不放过,而且每次都是以变态的形式出现,不是打就是骂。

沈征看了眼时间,现在是差五分钟十二点。

那人说好了今天会回来,又没回来。

沈征气愤的拨通电话,男人似乎很忙,很久都没接听。

最终在沈征的不懈努力下,十二点整,电话接通。

“喂?”对面传来和梦里一样低沉的男人声,只不过没那么凶。

“陈禹。”沈征尽量让自己保持平静,但语气还是有些急切:“你说今天会回来,我等了你一整天。现在十二点了,你人呢?一年半载不回来也就算了,答应了还不回来?你把我当猴耍?”

对面传来轻短的笑声,接着,男人把他这一连串的质问归为三个字。

“想我了?”

“想个屁!”如果不是隔着电话,沈征怕不是要急的打人:“我要和你离婚!离婚能不能听懂?这么多年!老子受够你了,老子要女朋友!要女人!你懂不懂!”

听了沈征的话,男人像是没脾气一般,语气带着轻轻的劝哄:“听话,警队临时有事,我估计要凌晨才能到家,你先睡吧。”

“凌晨是吧!好!老子等你!”

沈征挂了电话之后就坐在客厅沙发上瞪眼盯着大门,看他到底什么时候回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在晨光洒下时,门咔哒一声响。

随后,男人走进房间,看到了四仰八叉的睡在沙发上的沈征。

即使在进门时满脸疲惫,看到他的那一秒,也仿佛全部扫清……陈禹挂了衣服,把人抱起来放进屋里的床上后到浴室去洗了个澡。

现在是凌晨五点,陈禹多年在部队养成的生物钟让他不管几点睡,六点都一定会醒。

所以,这么多年,陈禹第一次躺在沈征身边,看着他睡熟的模样,那一向冷淡的脸上,竟漾出个若有似无的笑,在他颊边吻了吻。

沈征在睡梦中感觉耳边有点湿热的气流,脖子痒痒的,也没留神,只抓摸了几下,就继续睡了。

第二天一早,沈征醒来伸了个懒腰,之后猛然记起自己昨天给陈禹打电话的事,立刻翻身而起,看了一眼手机。

麻痹,竟然十一点了,他是不是走了?!

“陈禹!!”

沈征喊了一声,穿了拖鞋就跑到外面,结果正看见陈禹端着一盘鱼从厨房走出来。

“醒了就去刷牙洗脸,我做了你爱吃的糖醋鱼。”

他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冷淡,沈征看了他一会儿,听话的去刷牙洗脸。

一切都梳理整齐后,他坐在沙发边,表情不善的开口:“什么时候去办离婚手续?”

“先吃饭。”陈禹抿抿唇,表情一如既往的平淡,把碗筷摆在他面前:“一会鱼凉了,吃了会胃疼。”

“陈禹。”

沈征看着桌上的东西,双手合十,无力的恳求。

“这么多年,你不是在部队,就是在警队,就当我求求你了,和我离婚好不好?你放我自由行不行?你说你要什么,只要不是星星月亮,我都能给你办来。行吗?”

“……”陈禹不发一语,许久,喉结滑动一下,才回了句:“当初结婚,是双方父母认可的。”

“我父母纯粹是把我卖给你的!要不是你父母说能帮我弟弟上最好的中学,你以为那两个势利眼会把我当女人一样嫁给你?!”

“结婚证是你亲手签的。”

“谁特么知道两个男的真能结婚!”

和梦里一样,这两件事都是沈征多年来的痛处,一提起就更加急切的申辩。

“而且你当初只说是签了就让我上大学,你又没说是结婚申请!如果你说那张结婚证全球公认,还他妈是军婚离不掉,我宁可不上学也不会签!”

“呵……”陈禹眼中有些漠然的刺痛,夹了一口菜,慢慢吞咽。

之后,无论沈征再说什么,陈禹都像哑巴一样,再不开口。

六年了,陈禹以为自己早就习惯了。

当初沈征还小的时候,虽然厌恶父母把他当女孩子一样嫁了,却不厌恶他,偶尔放学后还会给他打个电话,少年的声音懵懂清脆,说着那些有趣的童言童语。

而现在……

越长大,他就开始明白,自己是个男人,是要有女朋友的。

所以,陈禹也成了他厌恶的人,甚至每每从部队或警局回来,听到的都是他要求离婚的句子。

不可置否,陈禹心口发闷。可他一贯的淡漠,让沈征觉得,他这就是在回避问题。

最终,沈征气急败坏的掀了桌子!一把抓住陈禹的领子把他推到墙边逼问!

“姓陈的!你他妈到底要怎么才肯和我离婚?!”

“离婚?”看着沈征怒瞪的眼,陈禹终于开口,带着些沉寂的沙哑,那常年握枪的手扣住他的手腕,轻轻反问:“是为了你外面的女人?”

“没有!军婚出轨是死刑,你以为我傻?!”沈征说着,发现自己被他扣住手腕,有些意外,但声势不减:“反正我不是同性恋!你赶紧和我离婚!我就搞不懂了,同性恋有什么好的?要不是因为你娶了个男的给国家丢脸,部队会容不下你?你至于累死累活当警察?”

陈禹没回答他的话,只是手腕越扣越紧,随后微一用力,就将沈征反压在墙边!一只手按住他的手腕,另一只手掐住他的下巴,垂眸看着他的眼。

沈征茫然的看着他,二人对视许久,最终,陈禹也不知怎么想的,忽然低头吻住他的唇!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