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耽美 这个魔君我罩了

更新时间:2018-12-28 09:44:59

这个魔君我罩了 连载中

这个魔君我罩了

来源:落初 作者:水破长空 分类:耽美 主角:侍卫王府 人气:

《这个魔君我罩了》为水破长空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常王府世子常不言机缘巧合下遇到了自己的梦中情人迟喻,并且不顾对方冷脸展开追求,相处过程中却渐渐的发现,原来自己喜欢的人是魔君,并且还恨着自己的前世。随着幕后黑手的推动,他们一点点靠近一百年前被灭的不枯城,揭开了百年前的真相。欢脱开朗受x毒舌美人攻,主受,诙谐风,1v1~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一整夜下来,常不言一点都没睡,就这么睁着眼睛坐在院子里守着常王妃,辰时的时候,弘光大师又来了一趟,并且这次还带来了含玉寺的弘玄主持。

然而就在他们将希望寄托于弘玄主持身上的时候,却又听到了房中传出一道喊声:“王爷,王爷为何绑着妾身?”

他们几个人一怔,这声音跟昨晚那种声嘶力吼的不一样,是常王妃的声音和语气,弘光大师上前打开了房门,里面被绑在椅子上的常王妃发髻有些乱,看上去有些狼狈,但是双眸却很清明,不像是被附体的。

“爱妃,爱妃你可认得本王?”

常王爷走上前问道,常王妃怒道:“王爷这话何意,妾身难道还会连王爷都认不得了么,还有啊,这到底怎么回事啊?”

“爱妃你可算恢复了,担心死本王了,来人,还不快些将王妃身上的绳子解开。”

“且慢。”弘玄主持阻止道,然后上前仔细观察了一下常王妃,并在王妃面前悬空画了一道符,却也没什么异样。

“师兄,这……”弘光大师也有些惊讶,弘玄主持沉思了一会道:“那孽障暂时隐去了。”

“那是不是表示我娘她没事了?”常不言现在最关心的便是这个,至于那个邪物要到哪里去他都可以暂时不计较,至少先确保他娘的安危。

“暂时没事,但很难保证它是否还会再回来,总觉得这件事没有这么简单。”

“那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保护我娘不再受邪祟附体?比如符咒之类的。”

“从常王妃身上遗留下的气息判断,对方是鬼魂,但又不是一般的鬼魂,怨气极重,而且至少死了几十年了,一直没有去轮回,想来肯定是心中所怨太过执着放不下,不好对付。”

“你们到底在说什么啊?”常王妃听得一头雾水,她自己压根什么都不知道,常王爷无奈地跟她解释了一下,她才知晓自己昨晚居然被附体了。

“那总不能就这么一直绑着我娘吧?如果它今天不来明天不来,甚至十天半个月都没踪影,难道我娘也要被绑那么久吗?!”

弘玄主持也觉得这不是什么好办法,让人松开了常王妃的绳子,常王妃被绑了一整晚,现在只觉得整个人身上的骨头都快散架了,只想好好沐浴更衣休息一会。

弘光大师先回了含玉寺,弘玄主持带着几个弟子留在了王府,打算等入夜之后再观察一下王妃的状态。

“殿下,穆少爷来了。”

穆沉秋来的时候,常不言正在向弘玄主持讨教对付恶鬼的几种符咒,自然也没什么心思去招呼他,穆沉秋也不在意,走到他们桌边看了看图纸。

“这些是什么啊?”

“一些符咒,太复杂了……”常不言看上去有些苦恼,弘玄主持表示这几种算是最简单实用的了,但常不言还是画了好几次都没成功。

“说起符咒……”穆沉秋突然说道:“你不是说上次在戏园弘泽大师跟迟老板打起来的时候,弘泽大师使出了一道看上去很厉害的符咒么?红色发光的。”

听穆沉秋这么说,常不言也想起来了,他向弘玄主持描述了一下那日在迟喻右臂上出现的红色符咒,弘玄主持听后沉思了一会,回道:“符咒有很多种,镇邪的驱魔的降妖的,光凭这简单的描述很难判别。”

“不管是什么符咒,只要能保护我爹娘他们的安全就行。”常不言说完之后继续看着图纸上的符咒,穆沉秋沉默了会,一抬眼却发现弘玄主持正看着他,他笑了笑道:“弘玄主持看着我做什么?”

弘玄主持的目光有些深沉,但最终也没说什么,起身离开了院子,穆沉秋袖中握成拳的手这才稍稍松开一些。

“对了世子,你现在跟迟老板进展如何?”

“我现在哪有心思想那些事啊。”

“上次见迟老板身手挺好的,不如找他过来帮忙?”

常不言有些莫名其妙地看了穆沉秋一眼,道:“这么危险的事情喊他过来做什么,沉秋,你今日来找我究竟所为何事啊?”

穆沉秋愣了愣,笑道:“无事,就是听说了王妃中邪的事有些担心所以过来看看。”

“我娘中邪的事对外是保密的,你又是从何处听来的?”

“额……”穆沉秋的脸色变了变,这时他们听到了几声丫鬟的叫声,常不言连忙站起身朝着他娘亲住的院子跑去。

等他跑到院子入口处的时候发现几个和尚围成一圈似乎在念经,常王爷摔在一旁几个侍卫守着,而常王妃站在最中间,神情看上去异常阴狠。

“爹!”常不言先跑到常王爷身边蹲下查看了一下,发现他只是晕过去了才松了一口气,站起身看着中间似乎在于那些漂浮在她身边的经文搏斗的常王妃。

“娘,娘你清醒一点!”

“世子切莫靠近,王妃暂时失去了心智已然不认得你了,你若靠得太近会被伤到的。”

常不言有些恨自己帮不上忙,他拔出拂灵剑,朝着中间怒喊道:“我不管你是什么冤魂恶鬼,你若非得要找一个人附体的话,便找我吧,放开我娘。”

常王妃转头看向常不言,然后忽然大吼一声挣开了那些经文,弘玄主持蹙眉,挡在常不言面前与发狂冲过来的常王妃交起手来。

含玉城的天突然阴沉了下来,比刚才暗了很多,而常王府上空有一股黑色的怨气往上冲,众人都停下来看着那个方向,议论纷纷。

迟喻拧眉看了一会,然后准备出门,小涟连忙拦住道:“公子你要去常王府?”

“嗯。”

“是去杀常不言么?让小涟去吧。”

“常王府有些不对劲。”

“肯定是常不言又在设计什么陷阱想故意引您过去呢,龙族的哪有什么好人,他当初害得您那么惨,这次肯定……”

“陷阱也好,骗局也罢,有些事是必须要面对的。”迟喻说完这句话便消失了,小涟气得直跺脚,最后也只能跟上去。

“小心。”

常王府内,弘玄主持带开了常不言,常不言不肯退下,闪过弘玄主持自己迎了上去,刚才看弘玄主持和他娘交手打得那么激烈,他真怕会伤到他娘。

然而现在的常王妃完全疯魔了,张开五指亮出长长的指甲,毫不留情地朝着常不言划过来,常不言抬起剑身挡住,却见常王妃的双目更加红了,死死地盯着拂灵剑。

“拂灵剑……”常王妃的声音非常喑哑,跟她本人的相差很大,说这三个字的时候咬牙切齿的,恨不得撕碎了拂灵剑似的。

“你快离开我娘的身体,你要附体的话选我!”

常不言试图跟它讲条件,但对方似乎完全听不进去,拼了命地想要折断拂灵剑,常不言有些握不住剑,抬脚想将它踹开,但看着自己娘亲的模样又不下了脚,只能伸出左手握住剑尖处,硬生生扛着。

弘玄主持手中拿着一张符咒朝着常王妃贴过来,常王妃这才松开手往旁边退开一步,常不言直接跪在了地上,左手全是血一滴滴往下落。

“孽障还不快些离开。”弘玄主持在锡杖上画了一道符,然后朝着常王妃劈去,常王妃的神情变幻了一下,突然开口喊道:“言儿~”

常不言一怔,眼看着锡杖已经要砸下去了,他来不及说什么只能凭着本能起身飞扑过去用自己的背部接下了这一杖,往前一个踉跄扑在常王妃身上,吐出一口血来。

“娘您没事吧?”

常不言抬头问常王妃,常王妃笑道:“娘没事,所以你可以放心地去死了。”说完神色一厉直接朝着常不言的天灵盖下掌,但是刚要碰到的时候却被一道金光给弹开了,她往后翻滚了一下退出了好几步。

寻常人看不到金光,不清楚刚才是发生何事了,而刚赶到的迟喻则看得很清楚,刚才若不是金丹的话常不言必死无疑,可常不言为何自己不反抗,只靠着金丹护体,万一失败了呢?

长靳,你到底在耍什么花样!

常不言哪里知晓这些,还以为谁出手帮了他,他半躺在地上,又咳出几口血来,然后有些担忧地看向常王妃,却发现常王妃的神情非常怪异,整个人都有些颤抖,他顺着常王妃的目光看过去,看到了角落里的迟喻。

常不言一怔,有些震惊迟喻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常王妃忽然笑了起来,笑声听起来渗人凄厉,她的发髻慢慢松散开,双手的指甲也更长了一些,脸色白得像是刷了好几层粉似的,毫无血色。

“一百年了,总算找到你了,你躲得可真好啊,我们之间的恩怨是时候做个了结了吧。”

迟喻没多少表情,淡淡道:“你是谁?”

“呵哈哈哈,我是谁?我不过是个无名小卒,跟您这种万众敬仰的城主如何相比,可是城主大人,我一家五口的命,你是否该还了?!”

迟喻神色一震,身形看上去似乎有些不稳,他抬眼有些惊讶地盯着常王妃的方向……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