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嫡女策:覆君江山

更新时间:2019-06-09 09:36:51

嫡女策:覆君江山 连载中

嫡女策:覆君江山

来源:微小宝 作者:金倚清 分类:耽美 主角:虞悠慕靖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嫡女策:覆君江山》的小说,是作者金倚清创作的穿越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一剑穿心,她含恨重生。这一世,她假扮残疾,成为人人讥笑嫡小姐。本以为,由此躲过情债,诛心诛情,颠覆江山。岂料,一杯酒入喉,她失了清白……腹中孩子叫嚣找爹。某男邪笑:“夫人好好养胎,你的仇为夫来报!”...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没什么,或许与郑世子一般,觉得四弟对虞悠,似乎并非真心。” “皇兄怎么突然会这么说?”慕睿锁眉,他怎么没看出来? “说不上来,毕竟四弟向来也是心思细密之人,他有别的目的,也不是不可能。” “皇兄的意思是……” “六弟,现在还不能说。”太子慕渊回头,慎重而言。 “那皇兄打算怎么办?” “静观其变就好,父皇向来对于争斗之事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根本不会插手。而且对于四弟,他也是颇为欣赏,本宫自然不能在父皇面前提及他的不是,若他真有那份心思,也是防不胜防。” “那这次皇后娘娘请旨为四哥退婚,岂不算是帮了皇兄?” “这也正是我想问你的,据说,这件事是你提及,可是你怎么会将此时告知给母后的?” “整件事,也是郑天离提及,加上当时这件事也是传的宫内宫外沸沸扬扬,我才依郑天离所言将此此事告知皇后娘娘。你也知道,我与郑天离素来交好,自然是会帮帮他却没想到误打误撞也算是帮了皇兄。”慕睿轻笑,朗然望着慕渊。 “对于你和郑天离来说,也许是误打误撞,可对于有心之人来说,却并非误打误撞。”慕渊眸色深沉,转了身继续走着。 慕睿蹙眉,显然没想明白他所指为何人,问道:“你说的有心之人是谁?” “不知道。”慕渊淡淡丢出几个字,两人已走近一处石桌,各自坐下。顺便命人备了茶水,闲适的坐下喝茶。 “那皇兄是有什么打算吗?”慕睿吹拂着茶水上的热气,垂眸问的漫不经心。 “不知道。”慕渊又是淡淡丢出几个字,神色疏淡。 慕睿手指一僵,转头望着他沉静的面容,哂笑道:“合着我问来问去,跟没问也没什么区别嘛!” 慕渊淡然一笑,却不再答话。 慕睿无奈的摇摇头,叹道:“我这几日就准备出外走走,你的事,我是帮不了你了。再说了,你本就年长,这也是过了弱冠之年,早该婚配了,既然皇后娘娘下令选妃,你也是该好好物色一下,早日立正妃为好。” “你能不能不提这个?”慕渊斜睨了他一眼,神色颇有些不快。 “切!好像我不提你就不用选妃一样。”慕睿嗤笑摇头,很是不屑。继而念头一转,问道:“你不如先说说,看看有没有哪一家的千金你觉得比较满意的,我也好帮你牵牵线。比如平远侯府的千金,陆尚书的千金,或者是皇后娘娘的那位外甥女,也是不错。” “你别操心我的事成么?好像你自己就不用成婚似的。”慕渊沉下脸,很有些挖苦的意味。 “好好好,我不说了。”慕睿瞟了他一眼,一阵偷笑。“哦,对了,我先提醒你啊!你可千万别是看上那个虞悠了,别说她现在是个废人,就算不是废人,她也是郑天离的。” “你这话说的到底几个意思,你凭什么认为我会看上她?”慕渊好看的眉宇拧成疙瘩,直勾勾盯着慕睿。 “我就是随口说说,你何必这么认真。再说了,那个虞悠,喜欢的人可是四哥啊!” 慕渊收回目光,懒得再理他。 慕睿轻笑一声,站起身道:“走吧,我们还是去别处看看,总是坐在这里也是无趣。” “这天色也快黑了,晚上还有烟火可观赏,走走也好。”慕渊也站起身,与慕睿一同在御花园走动。 本是秋季,到了黄昏时分,更显得薄凉。 虞悠向来怕冷,忍不住紧了紧衣襟,慕靖却根本没有注意到。 虞悠抿了抿唇,淡声道:“殿下,我想回去了。” “可是晚上还有安排,你现在回去,薰儿又要在父皇面前说你的不是。”慕靖皱着眉,并没有要送虞悠回去的意思。 “殿下究竟在担心什么?为什么悠儿觉得,殿下倒不像是在担心我?”虞悠垂眸,神色疏淡平静。 “悠儿,你为什么会这么说?”慕靖直接走至她面前,满目焦虑。 虞悠撅嘴娇嗔道:“我想回去了,你不要拦着我,你不送我,我自己回去就是。”虞悠兀自推动着轮子,转了方向便要离开。 侧面的路有些下倾,刚一转动轮子,便连着走了有一段距离,接着,轮子前方似是遇到障碍物,虞悠垂眸望着眼前明黄色的衣袍,抬头时,一张俊逸容颜出现在头顶,看起来温和沉静。 她忙低首道:“太子殿下。”心却忽然间一阵触动,说不清道不明的想再多看一眼,却始终忍住,没有再抬头。 “悠儿,既然你要回去,我送你回去就是。”慕靖无奈的叹口气,已经走近轮椅旁。 慕渊浅笑道:“虞小姐不必如此拘谨。” 虞悠缓缓抬眼,却不再看他。彼时一阵凉风吹过,她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慕渊了然道:“四弟,本宫觉着,虞小姐并不是真的非要回去,她怕是冷了,你该派人去取件披风给虞小姐才是。” 慕靖僵硬一笑,问道:“悠儿,你既然怕冷,为什么不早说?” 虞悠垂着眸子,没有答话。 如果一个人真的关心她,怎么可能会察觉不到她冷。假如此时换做是郑天离,就算她不说,他也会贴心的给她加衣服。可见慕靖对她,果然没有真心可言。 “来人!”慕靖朗声唤了一句。 很快跑来一名宫女,低首立在慕靖面前。 慕靖吩咐道:“去尚衣局,给虞小姐取一件披风送来。” “是,奕王殿下。”宫女细心记下,折身便离开。 虞悠抬头望了慕渊一眼,淡声道:“多谢太子殿下。” 慕渊微微一笑,温和的笑容倒不似一个久居深宫的人该有的明朗,让虞悠产生一种直觉,这样的人才更适合做君王。 慕靖舒口气道:“悠儿,要不我带你先去殿里坐会,你看可好?” 虞悠颔首,慕靖已经推着她往栖云殿走去。 慕渊望着虞悠的背影,唇角却不自觉的浮起一抹笑意。 慕睿立刻打起哈哈来:“我说什么来着,可千万别是被我给说中了。虞悠现在可是个废了双腿的,别说咱们皇家,就是平常人家都未必愿意让她过门,你可千万不要对她有任何想法啊!” “你怎么那么多废话?”慕渊冷冷淡淡觑了他一眼,明显的懒得搭理。 慕睿自讨了没趣,跟着走回栖云殿。 栖云殿殿外一大片开阔的地方,许多人都已走回,筵席也被移到殿外。 宫灯点燃,慕薰仍是坐在上方,慕渊也走至上方坐着,慕睿便跟着坐在一侧。 慕渊含笑问道:“薰儿,父皇今日可是特意给你安排了烟火表演,你皇兄我可是打算跟着沾沾福气呢?”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