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绝色医女权倾天下:帝宫策

更新时间:2020-03-25 18:50:25

绝色医女权倾天下:帝宫策 连载中

绝色医女权倾天下:帝宫策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欧阳听妖 分类:穿越 主角:陈国宇文护 人气:

完结小说《绝色医女权倾天下:帝宫策》是欧阳听妖最新写的一本穿越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陈国宇文护,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一朝穿越到战火连天的南北朝,她意外出手救了敌国的傀儡皇帝。她是被齐国视为掌上明珠人见人爱的上阳郡主,他是忍辱负重、身负血海深仇的周国傀儡皇帝。如此天差地别的两个人,却被命运死死拴在了一起。在血雨腥风的政变中,她绞尽脑汁,步步惊心,为他的帝王路倾尽一切,却不想生死关头,他却毫不留情的将她逼上绝路······...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黎瑾瑜怎么也没想到,在现代连派出所都没进过的她,会直接被关进了古代的地牢,还是在一国之君的命令下,被关进了国家最高级别的地牢。她黎瑾瑜这古代一游,可真是命运多舛啊!

为啥人家一穿越,要么是穿成了公主,金枝玉叶;要么是穿成了格格,人见人爱,享尽荣华富贵。她黎瑾瑜的命怎么就这么惨呢?一朝穿越,就被打入了地牢。

地牢内密不透风,阴暗潮湿,空气里似乎都能氤氲出水汽来,而且还泛着糜烂与腐尸的味道。护卫押着黎瑾瑜走进地牢,两旁的牢房里引发一阵骚动,各种冤枉声、哭泣声、嘶吼声响起。本来是阳光明媚的夏日,却让黎瑾瑜感到一股寒风吹来,像是进了地狱般,恐怖的寒气扑面而来。

真没想到宇文邕竟然动了真格,黎瑾瑜突然一阵害怕,低着头捂着耳朵不敢去看去听两旁丁零当啷的锁链声和不甘的呼喊声。

“小叶?你怎么样了?宇文邕有没有欺负你?”

当黎瑾瑜被护卫推进牢房后,便听到一个很熟悉很亲切的声音。

兰陵王?原来他被关进了这里。等等,宇文邕竟然将他们两个关在了一起?这是临死前让他们留给彼此机会,做最后的诀别吗?

果真是个没心没肺又心狠手辣的白眼狼,黎瑾瑜在心底暗骂道。

“那个……你的伤怎么样了?”当初为了救黎瑾瑜,高长恭肩上受了伤,她一直耿耿于怀。

“宇文邕派了医官送药给我,已无大碍了。你呢?他有没有对你怎么样?”高长恭仔细打量着她,眼眸里全是温柔的关心。

他最关心的不是自己的死活,而是她有没有被欺负,黎瑾瑜的心猛然一颤,有种很强烈的预感——这位历史上著名的战神,中国古代四大美男子之一的兰陵王莫非喜欢自己的表妹?

天啊!这可是重大发现,震惊古今的大新闻。若真是这样,那她也不枉来北朝走一遭,被这么一位高大上的帅哥喜欢着、呵护着,也不失为一种幸福吧。

想着想着,黎瑾瑜不禁笑出了声。

“小叶?小叶?你怎么了?四哥在叫你呢!”高长恭摇晃了一下她的胳膊。

黎瑾瑜这才回过神来,重重叹了口气,还被喜欢、被呵护呢,如今关在这密不透风的地牢里,插翅都难飞。

她忙敛了思绪,岔开话题问道:“给我看看你的伤口!”她一面说着,一面上前去扯高长恭的衣服。

高长恭本想拒绝,可话还没说出口,早就被她的一双有力的手掌给摁住了。当她小心翼翼揭开他包裹在肩上的纱布,看到那触目惊心的一大片烧伤时,既震惊又心疼。

“对不起,都是我把你害成这样的!一定很疼吧!”黎锦瑜腾起一阵心酸,眼中有泪珠在打转,带着愧疚低声说道。

“没关系了,四哥久经沙场,流血受伤在战场上是常有的事情,经历了那么多,早就不知道什么是疼了。”

黎锦瑜紧咬着嘴唇小心谨慎地将他的伤口包扎好,幽幽说道:“你的烧伤很严重,需要尽快治疗才能避免留下疤痕,可如今我们被困在这里,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出去。”

烧伤最忌讳的就是拖太长时间了,时间越久,越难消除疤痕。

她暗暗在心中发誓,只要能从这里逃出去,她一定要将他的烧伤给治好。

一想到这里,黎瑾瑜神色黯然,一脸的愧疚抬头问高长恭:“那个……你还在怪我吗?”

“怪你?怪你什么?”

“毕竟是我救了宇文邕,如果当初我不跑回去救他的话,你也不会被他带到这暗无天日的周国地牢,是我害了你。”黎瑾瑜是重情重义之人,谁对他好,哪怕这个人跟她刚认识一天,她都会“涌泉”相报的。

说着说着,“涌泉”马上像决了堤的洪水,哗哗而下。

高长恭这下可心疼坏了,忙从怀里掏出一块干净的手帕替她擦泪,那表情似乎比自己流泪了还难受。

“别哭了,你忘记姑母临死前说的话了吗?她叮嘱我们一定要相扶相持,在这个世界上,除了五弟和你,我再没其他亲人了。你当时情况那么危急,我不救你,不就又失去一个亲人了吗?而且我也知道,就算是我遇到了危险,你也不会弃我于不顾的,对不对?所以,小叶,不要再自责了,四哥从来都不会怪你,不管你做什么,你都是我最最重要的人,四哥永远不会怪你。”

越是这样说,黎瑾瑜心里就越不舒服,哭的更凶猛了,一下子扑进了高长恭的怀里。

她多么想告诉他,其实她根本就不是什么澜叶,她只不过暂时借用了澜叶的身体。而真正的澜叶,早就死在了与高纬外出行猎的草原上了。

高长恭以为她是在害怕死在这阴森恐怖的地牢里才哭的如此伤心,于是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道:“四哥一定想办法救你出去,我们绝不会死在这里的,你要相信四哥。而且,小叶,四哥发现你变了,你这次见了四哥,为什么都不叫哥哥呢?”

黎瑾瑜这才回过神来,是啊,一进地牢,她对他的称呼就一直是“那个”,其实她很想叫他哥哥,可真的叫不出口。她这个来自二十一世纪的人,又不是他真的表妹,哥哥……实在难以启齿。

可看到高长恭那双勾人魂魄的迷人眼睛,黎瑾瑜怦然心动,情不自禁的发出了一声温柔地声音:“四哥,哥哥。”

高长恭神色复杂,将黎瑾瑜紧紧揽在怀里,似乎生怕她再受一点委屈。

黎瑾瑜心中烦闷,只想尽快离开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

自古都说帝王心,海底针,实在难测。她自以为读了那么多历史,对宇文邕这个人物了解颇深,可没想到真正遇上了,她却茫然不知所措了。

他最后说的要杀了她的话,是认真的么?

她又该想个什么办法,才能逃离这个鬼地方呢?

“小叶,你又在想什么?”高长恭看她坐在木板上,双手托着腮出神,好奇地问道。

黎瑾瑜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环顾了一下四周小声对他回道:“我在想怎么从这里逃出去。”

“这可是周国最严密的地牢,关的都是死囚,想逃?没那么容易。”

“那你还能气定神闲的坐在这里?不怕死啊!”

“你放心,虽然咱们被关在了这里,但宇文邕是不会轻易对我们动手的。”

黎瑾瑜满脸疑色,“四哥这么自信?”

“四哥几时骗过你?”高长恭爱怜的刮了一下黎瑾瑜的小鼻子,压低了声音继续道:“如今宇文邕被宇文护牵制,宇文护早就想要我的命了,而宇文邕虽然表面上很听宇文护的话,可实际却不然。所以,你等着看吧,明日朝堂上宇文护就会逼迫宇文邕尽快杀了我。只有这样,除掉了我这个心腹大患,他宇文护才有信心将齐国一脚踏平。如此一来,所有的功劳全是宇文护的,宇文邕便会顶着落井下石的骂名,世人也会以为周国皇帝无能了。他宇文邕韬光养晦这么多年,又怎么可能将这江山拱手让给宇文护那个大奸臣呢,更何况他们之间还有杀兄之仇。唉!说了这些你也不懂,总之,四哥向你保证,我们肯定会平安无事的,只是如今需要等待时机逃走,而不是硬碰硬。”

黎瑾瑜冲高长恭笑了笑,如果她真的是澜叶,那么有可能她不懂这些帝王权谋,可她是来自有思想有学问又有发达技术的现代,这些明争暗斗、勾心斗角她早见识过不少了。

既然兰陵王都这么有自信,那么她也只能坐在这满地老鼠蟑螂乱窜的地牢里,静静等待了!

黎锦瑜在心中呐喊:我出去一定要好好的洗澡!一定要用牛奶加玫瑰花瓣泡澡。我还要吃烤羊排!这古代的地牢也太没人权了吧……怎么能这么脏?各种嫌弃接踵而来,不过也只能这样了,唉!

清晨,莫名地有一缕的阳光照进阴暗的地牢,黎锦瑜有种梦想照进现实的的感觉,偷偷看看侧面躺着的历史上著名的美男子兰陵王,这棱角也太分明了点吧,如果不是对宇文邕的先入为主,也许兰陵王也是不错的选择呢。

指尖小心翼翼的触碰着兰陵王的脸庞,“亲,你长那么帅,你母亲知道吗?”黎锦瑜不小心脱口而出,兰陵王警惕的睁开眼,看见是澜叶,放下心露出暖暖的笑。黎锦瑜怔住,不会吧,原来兰陵王还是暖男。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