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少帅,你老婆又丢了

更新时间:2019-02-01 11:05:35

少帅,你老婆又丢了 连载中

少帅,你老婆又丢了

来源:微小宝 作者:西边雨 分类:穿越 主角:孟焕盈孟 人气:

主角叫孟焕盈孟的小说是《少帅,你老婆又丢了》,它的作者是西边雨最新写的一本穿越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她是家世显赫,却惨遭陷害的名门闺秀。他是纨绔跋扈,意气风发的军阀少帅。一场宴会,将两个陌生人的命运从此绑在一起,她动了情,他却误以为她是卧底。阴谋,权利,江山,爱情……生逢乱世,一切都充满了未知的变数。...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焕盈啊,你妹妹不懂事,你不要与她一般见识,若有事就找我说,我给你做主。”

她手指动了动,将一部分火药的粉末突破在了孟焕盈的衣服上,这白色的火药粉末涂抹上去之后很清晰。

孟焕盈转头之间,看到了自己肩膀上一道清晰的印子,唇角勾起了一抹不易察觉的弧度。

狐狸开始慢慢露出尾巴来了。

“这位是……”薄司令见了楚湘云顿时一愣,觉得眼熟却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伯父,这是父亲的二太太,过去是百乐门的头牌。”孟焕盈抿嘴笑了笑开口介绍,眼神中带着一抹单纯无辜。

楚湘云听到前一句还面带笑意,可谁知孟焕盈后面跟了一句是百乐门的头牌。

这让楚湘云不得不重新审视孟焕盈了,这个在别院长大的丫头,究竟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

“原来是这样啊,哈哈,难怪这么漂亮。”

见薄司令意味深长的笑了笑,不再多话,这个年代上流社会的人对楚湘云这种人,心底里多少有些抵触。

毕竟她们都是出身风尘,上不得台面。

孟焕盈之所以这样介绍,也是因为知晓这个缘故。楚湘云不是在家中都让人私底下称她太太吗,她得让楚湘云明白,真正的太太,出身是要干净的。

“砰--”

正要叙话,洋房外传来了一声巨响。

是枪声。

“他娘的,怎么回事!”

薄司令面对孟焕盈的时候不管如何温柔,骨子里到底还是个当兵的,说话难有不爆粗口的时候,拿着枪就要跑出去。

却被薄夫人拦住了道:“你去干嘛啊,外面有士兵守着呢!”

“你们全都护送太太老夫人,还有女眷们上楼去躲一躲。”薄司令迅速的挥了挥手。

说完之后只见女眷们正要转身离开,薄家大厅门口就出现了一个蒙面的男人,那人正用枪口对准了老太太。

“给我把他抓起来!”

薄司令顿时怒火,薄司令是个十分孝顺的人,虽然在外厮杀拼搏,可在家中对自己父亲母亲却尤为看重。

薄司令的父亲因哮喘病住进了圣母医院,此刻并不在薄家之中。

“姓薄的,你们一家为军阀卖命,今日便是你们的死期!”

只见不等士兵们反映过来的时候,这人一枪开了出来,孟焕盈眼睁睁的看着子弹朝着老太太的方向打了过去。

“啊--”

楚湘云一把推了一下孟焕盈,把她推到了老太太跟前,按照她刚刚测算的距离,孟焕盈挡子弹的地方应该是后胸,如果能趁着这个机会,让她死了就最好不过了!

“砰--”

枪声响起,孟焕盈尖叫声后,意识到自己是被推出来挡枪子了,索性将计就计,直接抱住了老夫人,孟焕盈悄无声息的拧转了一下方向。

子弹打在了孟焕盈的手臂上,鲜血一瞬间涌了出来,她苍白着脸色咬着牙支撑着自己没能晕过去。

“老夫人,您没事吧?”

她皱眉望着老夫人逞强要掩饰疼痛,既然都已经被推出来差点送命了,那现在这个时候就应该做戏做全套。

“没事,焕盈啊,你这胳膊……”

老太太已经意识到那些匪贼是冲着自己来的了,只是没想到万分危险的时刻,是孟焕盈这个丫头救了自己的一命。

“送老太太回去。”

薄司令的面色已经阴沉下来了,举起了腰间的枪,就要上前去。

“砰砰--”

两声枪响打断了薄司令的动作,只见薄靖冽带着自己的手下赶到,对着开枪的男子就是一枪。

直中眉心的位置,在场的宾客都不由得闭上了眼睛,看到杀人这种事儿可是非常的晦气,没人愿意见。

他一个飞身到孟焕盈身边,看了一眼她手臂上的伤,眼神不小心瞥见了孟焕盈肩膀上的火药粉末,眉头蹙的更深了。

“把你自己当盾用?”

这个形迹可疑的女人,居然可以在关键时刻为了他祖母不要自己的命?

“我没……”孟焕盈勉强的笑了笑,刚想说自己没事,就觉得眼前一黑,整个人沉沉的倒了下去。

薄靖冽一把接住了孟焕盈,横抱起了她上楼去。

楼下匪贼被制服了,却还是有一个漏网之鱼。

知道外面平静下来的薄夫人下楼来要给老夫人倒杯茶,见自己引以为傲的儿子正抱着孟焕盈,顿时面露不悦道:“冽儿,你怎么回事,你与孟家小姐可还没成婚呢,这样搂搂抱抱成何体统?”

“那祖母有生命危险的时候,你做什么去了?”

薄靖冽并不似旁人一般对母亲毕恭毕敬,他有着一身作为军人的血性和杀伐决断,一个犀利的问题问的薄夫人无法回答。

“给我把刘妈叫过来。”

带着孟焕盈去了自己房间的方向,关上门的一瞬间他对楼下大喊了一声,这一声也让整个薄公馆都安静下来了。

“不要……我不想死……”

“别杀我,我不是奸细……你这个魔鬼……”

“薄靖冽,放开我!”

昏迷之中,孟焕盈再一次梦到了那一日被他带到地牢里的那一幕,她满脸痛苦的呓语着。

薄靖冽的眼神深深地锁在了孟焕盈身上,换下来的衣服被刘妈给叠的工工整整。

“这衣服脏了,许是刚才在楼下出事儿的时候碰到哪儿了,少爷,我去给洗干净了改日送到孟公馆去好了。”

刘妈是薄家的老人了,老实忠厚,而且她根本认不出来这东西其实是火药的粉末。

“不用了,放这吧!”

薄靖冽清冷的嗓音传了出来,夜幕之下,棱角分明的脸上闪过了一抹怀疑,刚才他忽然出去就是因为手下在薄家外发现了火药,而如今……

这此的事情和孟焕盈究竟有多大的关系?

如果说,外面的火药是她里应外合那些贼匪藏在那准备引燃的,那孟焕盈又为什么要在关键的时刻救老夫人一命?

“女儿啊,你怎么样了啊,你说你这孩子怎么就这么心善呢,救人也不顾自己情况……”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