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快穿之完美攻略

更新时间:2020-02-07 19:27:51

快穿之完美攻略 已完结

快穿之完美攻略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姬允荒 分类:穿越 主角:蒋未绪大姐头 人气:

完结小说《快穿之完美攻略》是姬允荒最新写的一本穿越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蒋未绪大姐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大道五十,天衍四九,遁一。”而她,就是那遁走的一线生机! 文案:时管司新员工未绪正式上岗,开始了掰正历史、帮助主角们成为人生赢家的完美攻略之旅! 上着女配的身、却操着女主的心...... PS:每个世界独立存在,篇幅根据剧情决定,可长可短。 已有完结文两篇,保证坑品,日更,有事请假,欢迎追书、评论、推荐~...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时间对于备考的学生们来说,既巴望着它长久地停留,又恨不得它快些过去。

未绪也如同每一个高三生般,将几乎所有时间都沦陷在补习、做题、考试、再补习的循环里,只有一次次稳定进步的分数高悬于头顶——像是引诱蠢驴拉磨的胡萝卜——激励着她不断前进、前进!

有了短期目标而愈发努力的未绪,与同学们间的隔阂逐渐消弭,大姐头“改邪归正”奋发图强的实例可比学霸一成不变地占据年级榜首要更戏剧化,也仿佛更能鼓舞他们,至少班主任乐见其成。

“未绪,涂改液借我用一下。”

“我突然发现未绪你的理解能力很好唉,而且做错一遍的题目就不会再错了,怪不得进步那么大!”

“未绪你的字好好看啊,很有笔锋~你练的什么字帖?”

“蒋未绪,顾佩佩又在背后说你坏话,还说你和于佑同居,也是无语。”

……

每一天都有新的变化。

***

当黑板上的倒计时只剩7天时,老师们反而放松了对他们的要求,试图缓和高考迫在眉睫的紧张氛围,然而班里除了“注定要复读”的蒋未绪和“全然不在状态”的顾佩佩外,并没有被这种故作轻松的行为所感染,直到高中生涯的最后一堂课......

当天还剩下一堂英语课,课间时分,未绪戳了戳前桌于佑的后背,第二次在班里正面与其交流,问的却是:“你翘过课吗?”

于佑一愣,下意识摇摇头,未绪挑高半边眉毛,“没翘过课怎么能叫体验过学生时代呢!”

“等等…”这句话怎么这么耳熟,不是昨晚电台广播里的吗?

于佑话音未落,未绪已经将书包往身后一甩,“我在楼下等你,快点!”见学霸还在犹豫,她嘲笑道:“拜托~已经上了一天自习课了,你还没上够啊?你看后面几排。”

这两天的课程以自习为主,老师们大多坐在讲台上做监督和问题解答,到了今天下午后面几排的不少学生都陆续“消失”了——重点班里也有想要潇洒放肆一回的孩子。

顾佩佩更是从昨天就不见踪影,于佑想到以后可能都没机会再见到她,心下难言的欢喜让他“茅塞顿开”般三两下收拾好书包就追着蒋未绪偷溜出教室。第一次明目张胆地逃课,兴奋、紧张与心虚的情绪轮番刺激着肾上腺素的分泌,情绪与激素的相互作用之下竟让他寻到了几分趣味,以至于当蒋未绪抛给他一个头盔,示意他坐上机车时,于佑二话不说就跨了上去!

机车是原身刚上高中时买的,16岁就考了驾照,喜爱非常。而未绪更喜欢坐公交或走路慢悠悠地欣赏沿途风景,所以新鲜过几次后,她就没怎么开过了。

今天她特意开了过来,可见是“早有预谋”。

“坐好,出发喽~”

未绪高呼一声,性能良好的机车随之启动,校门口的大叔保安眼看着后座的男生一个趔趄扑到女生的后背上,坚固的头盔顿时砸得女孩龇牙咧嘴,她大声道:“抓住我的衣服坐稳了,摔下去我可不管你!”话罢,将头盔的面罩放下,一路疾驰而去。

大叔目送这对毕业班的‘小情侣’,感慨地摇摇头,“青春啊~青春~”

庐市的六月已是炎夏,临近傍晚,暑气渐散,机车飞速穿行在一条条街道上,轻松地甩开下班高峰期拥堵的车辆,如同游鱼般灵活地徜徉于人山车海之间。少男少女迎风飞扬的衣衫、肆意的欢笑,久久不散……

又过了一个街口,未绪放缓了车速驶入那条林荫蔽日的梧桐道,连燥热的夏风都舒缓了些许,她侧过脸以便后面能听清她的声音:“可惜这里没有海,不然可以沿海骑行,一定更有感觉!”

“你电视剧看多了吧!”于佑禁不住大声吐槽道。

朝夕相处了大半年,于佑对蒋未绪但凡有空闲就投入到追剧、看小说的爱好深有体会,而且这位观众(读者)口味驳杂、涉猎广泛,家庭伦理、浪漫爱情、侦探推理、惊悚悬疑、战争动作等等,只有你没想到的没有她没看过的。关键是人家再狗血的剧情都能看得津津有味,可以说是所有剧方、作者最爱的那种观众(读者)了。

未绪被他怼习惯了,只当没听见,她自顾自说的开心:“等到毕业了,我一定要去环游世界~算了,三个月太赶了,还是先环游全国吧!”

于佑在她身后翻了个白眼,真是想一出是一出,转而又想到他可以趁着这三个月回乡看望亲人,不由得也露出了思念愉悦的笑容。

二人驾驶着机车环绕着老城区晃荡了一个多小时,直到余晖将尽、吃够了汽车尾气后,才心满意足地回到了闹中取静的四合院。

未绪将机车停好,摘下头盔随手捋了捋乱蓬蓬的黑发,边走边抻着略有些僵硬的四肢,“怎样?是不是爽快多了?”

于佑正活动着酸麻的脖颈,闻言愣了一下,方才反应过来她突如其来的异常行为,“我看起来很不爽吗?”

“只差在脑门上贴着‘生人勿进’了!”

未绪耸耸肩,进屋倒了两杯水递给他一杯,继续道:“还有你这两天神神叨叨的举止实在影响我的心情,不就是一次考试么?”

于佑不好意思地笑了,随着高考的迫近他的确有些神经紧张,这几天还失眠了,晚上睡不好白天没精神,有时情绪也不太稳定,“对不起啊,我…”

未绪摆摆手打断他的道歉,“我不是在质问你,就只是…放松精神,别想太多。我知道你压力很大,唯二的亲人都将希望寄托在你身上,但你已经很优秀了,不要担心失败,大不了和我一起复读呗!”

说着说着,她似乎意识到了不妥——这里人不喜欢这种“不吉利”的话——未绪止住了话头,转而调侃道:“好好考,我等着日后和别人吹嘘自己的辅导老师是高考状元呢!”

于佑想要表达感激,又觉得太过矫情,他抿紧嘴角用力点点头,“我会的。”

天边最后一缕晚霞没入无尽黑夜,华灯初上,小小四合院里透出昏黄的灯光,柔和而温暖,屋内的气氛由沉默滋生出些许异样,未绪微微蹙眉,刚想开口打破这莫名的尴尬——

“咚咚咚!”

敲门声响起,未绪二人同时松了口气,近乎感激地往大门走去,“来了,”她打开门往外望去,“人呢?”

四合院大门前空无一人,未绪奇怪地左右张望了片刻正准备回身,发现了脚下躺着一封信,她捡起来看了看,普通的白色信封,封面上只有“蒋未绪”三个字,连个“亲启”都没有,未绪撇撇嘴,一边关门往回走一边拆开信封,全篇由报纸剪贴的信件只有两行字:

“今晚10点,南榕道玉华公园北门小树林见”

“单独来,否则你死而复生的秘密将人尽皆知!”

于佑见她变了脸色,赶忙问道:“怎么了?谁送来的?”

未绪下意识抬头望向对方的双眼,仅一瞬便收回了审视的目光,淡淡道:“没事,一个恶作剧罢了。”

她将信封一把窝在手心,插进裤子口袋,状似不在意地打开厨房的冰箱,“晚上想吃点什么?阿姨昨天煮了一大锅粥还剩下不少,再蒸点包子怎么样?”

未绪刻意转换的话题,使得上一刻还稍显暧昧的氛围瞬间打破,连带着友达以上的信任关系也摇摇欲坠,然而两人在感情上均是迟钝而淡薄的,并未觉得有什么不好,反而觉得这种“退步式”的相处更加舒适。

简单对付了晚饭,临考前二人没有再过度刷习题,而是有条不紊地复习着课本和错题本,未绪今晚并没去书房,她捧着一本英文读物窝在床上有一句没一句地念着,那封纯白信封满是折痕地铺在床头柜上,卧室里的暖风呜呜地吹过,纸张发出的轻微声响似是在提醒着她关于信里的内容。

晚间九点半,未绪穿戴好衣物,带上手机、零钱和那封信走出了卧室,她瞥了一眼书房里的亮光,将停在院子里的机车推到大门外,沉默地带上头盔,呼啸而去……

南榕道玉华公园离老城区有些距离,是庐市较为偏僻贫瘠的区域,公园周边的住宅区大多是廉租房,再往北边就是垃圾场,混乱而肮脏。

提前五分钟,未绪驾驶着机车进入玉华公园北门,这是开放式的公园,晚间经常有散步、跳广场舞、谈情说爱的人们在园内徘徊,却都集中在公园南门前的广场上,而北门路灯稀少、光线暗淡,盛夏时树林里蚊虫又多,现下几乎算是人迹罕至。一南一北,天壤之别!

未绪把机车停在北门的路灯下,步伐不疾不徐地迈进园区,待到了小树林恰好是十点整,她在月华照耀之处朗声问道:

“是谁找我?”

话音刚落,悉悉索索的声响从树林深处传来,未绪迅速判断出至少有三人的脚步声在靠近,果然,随着响动渐大,三个高大壮实的男人显露出了真容,领头那人咧开了嘴角,阴森森地笑了,“你还真一个人来了!哈哈哈,有胆量!”

未绪一时没反应过来他们是谁,直到昏暗的光线照射在来人敞开的大半胸膛上,略有些眼熟的刺青点醒了她的记忆:

“青龙帮?”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