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后宫独宠:皇家奶妈

更新时间:2020-02-06 20:12:53

后宫独宠:皇家奶妈 已完结

后宫独宠:皇家奶妈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歆月 分类:穿越 主角:路廷昊陈 人气:

新书《后宫独宠:皇家奶妈》全文在线阅读,作者歆月,主角路廷昊陈,是一本穿越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男人全是疯子!前有皇帝老大莫名其妙地抱着我,后又来个冷面帅国舅糟蹋我的人格!这还不说,接着那个极品美男王爷好像也动了情,而那个撒旦般的帅气教主更是误认为我是他失去的妻。嗨!唐宓只是个穿越过来的奶娘啊?我承认我是女人没错,我也确实还有几分姿色,但你们也用不着这样车轮战吧?拜托你们!我只想好好照顾我的泓儿,请不要将我带入任何桃色新闻中!...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啊……”众宫女齐惊叫。

一天了,小皇子一个奶娘都不要,这个从天上掉下来的奇装异服的女人,竟然安抚了小皇子,最让大家不明白的是,这个女人竟然有乳汁,这是巧合?还是上天少来拯救小皇子的仙人?

“啊!你们?”唐宓听得那一长串的啊,这才意识到这屋里还有其他人,抬首望去,一排排古装女人,也让唐宓吐出了一个啊。

怎么是古人,难道地府还停留在封建社会?好像又不对,这个孩子好像不是她的泓泓?

“请问,这里是地府吗?”怕让鬼笑话,因而小小声的问。

“啊……”又是一长串的啊,唐宓有点傻眼了,这种场景好像似曾相识,梦见过吗?在某个影视剧中看到过?唐宓一时想不起来。

身上很痛,尤其是胳膊,八成是摔伤了,唐宓见大家只是瞪大眼看她,既没人回答她,也没人问她,也就懒得再开口,想找个地方坐下好好哺乳。

可是这么大的房间竟然看不到坐的地方,唐宓只看到了身后不远的大床,只好将就点,走过去坐下。

“啊,你……”宫人们又齐开口,不过这次多了个你字。

“你们好,我叫唐宓,请问这里是哪里?”唐宓意识到之前地府二字可能吓到了人,这次换了种温和的方式问。

不仅仅是宫人,就连站在外殿的路廷昊都有傻眼了,呆呆的站在那里,不说话,也没动,只是手扶着宫门,注视着唐宓……

这个从天而降的女人是谁?大大的问号在路廷昊脑中。为何她会从半空落下?为何儿子看到她会笑?小顺子不是说所有的奶娘都奶不了吗?难道是他眼花了?

路廷昊知道自己应该立即命人将这个陌生的,身着怪异服装的女人带走,但是他却开不了口。他知道以孩子爹的身份,他应该进去质问这个女人是谁,凭什么抱他儿子?可是他也没有。

他只是看着唐宓神情自然的喂乳,听她唤着儿子的名字,泓宙这名字是他取的,是在泠儿离世前二天取好的,宫里知道的人都不多,为何这个突然掉到皇宫的女人会知道?难道真的有神仙?

莫非是神仙看着他儿子可怜,特意派了一个有爱心的神仙下来搭救?

未央宫内殿的宫人一个个呆看着唐宓,宫门外他们的皇上路廷昊不但神情呆,就连眼神都迷茫了。

“泠儿?”路廷昊试探的唤道。

他希望这个儿子接受的女人是已去的皇后还魂,虽然有些说不清的感觉,但是她就是这么希望的,他不希望这个叫唐宓的女人是神仙,打从心底里排斥。

“奴婢参见皇上。”听得路廷昊声音的宫人齐齐向他行礼。

“皇上?”唐宓脑中轰轰,这个名词好陌生,只从影视剧中听到过。

难道?唐宓再扫了眼屋内的布局与家具,又看了看身上绣着金龙的男人,脑中蹦出了穿越二字。

原来不是到了地府,而是穿越了,怪不得她能感觉到痛,可是为什么没摔死?唐宓看了看屋顶,有些不解。

“平身,你们不是说没人奶得了皇子吗?那她又是怎么回事?”路廷昊故意板起脸来问。

他是皇上?好年轻的皇上,好英俊的男人,唐宓在心中暗赞,可是这样的外表,再加上他的身份,只怕又是一个超级花心男,唐宓想着脸就僵硬了。

但是当她看到路廷昊板着脸问自己,唐宓有些慌了,据记载,皇上都是很凶残的,她这样莫名其妙从天上掉下来,会不会被杀头?她这样抱过皇上的儿子当自己的,会不会被判极刑?她这样无视君王,坐在皇上面前算不算冒犯?

如果真的只是被砍头也罢了,但是古代同现代的地府是一样吗?她能找到儿子吗?

“回皇上,她……她是从上面掉下来的……”奴才们都不知道怎么回答,只有梨儿手指着屋顶……

指着屋顶傻眼了,因为屋顶竟然连个洞都没有,难道真的是神仙?这是除路廷昊外,所有宫人的想法。

“你有何解释?”路廷昊看着唐宓问。

“请问你需要什么样的解释?”唐宓淡淡道,说完也不管是否有礼貌,低首看着怀中贪婪吮吸乳汁的小婴儿。

反正横竖就是一个死字,还不如淡定点。

既来之则安之,既然没能去地府,既然穿越了,那就试着在这里生活吧,反正在现代她已经什么都没了,而且怀中的小家伙很像她儿子,最重要的是他又在冲她笑。

唐宓竟然有个异样的想法,或许这孩子也是她儿子穿来的,既然这样,那她就要留下来好好照顾儿子。

“你问朕需要什么样的理由?”路廷昊忍不住唇角上扬,好一个你需要什么样的解释,好有智慧的女子。

唐宓的神情是路廷昊这辈子见过最淡定的女人,以往女人们见了她都是一脸仰慕,但是这个女人很平静,平静的像井水。

“他们都看到我突然屋顶掉下来的,我自己也是这么认为的,可是现在屋顶却是完好的,所以我没法解释。”唐宓平静道。

“你不觉得这很不符合逻辑吗?”

“不符合逻辑的事很多,同我突然来到这里相比,屋顶完全可以忽略不计。”唐宓想了会,猜测自己或许是被雷电送来的。

“这里是皇宫,不管你是以什么方式出现,也不管你有什么目的,你都是擅闯,都是死罪。”路廷昊加大音量道。

“那你是要杀我吗?”唐宓站起身,将吃饱的小皇子交给身侧的宫女,直视路廷昊。

“朕应该杀了你。”

“哇,哇,哇……”路廷昊的语音刚落,小皇子又哇哇的哭。

先前可以说是饿了哭,这会吃饱了又是为那般呢?众人不解。

“你对朕的皇儿做了什么?”听见孩子又哇哇的哭,路廷昊有些不悦了。

“众目睽睽之下,你认为我能做什么,小孩子哭,如果不是饿了,就是湿了,但是我看你的孩子应该是要妈妈或许我应该说娘吧。”唐宓见孩子哭的很悲,很想去抱,但是这是别人的孩子,不是她的,她没有资格抱。

“你抱他。”路廷昊看着小手乱挥的儿子突然道。

他记的刚才他说杀这个女人的时候儿子才开始哭的,莫非还在襁褓中的小婴儿也能听懂他们说话?

“我?你不怕我对他做什么吗?”唐宓摇首失笑。

这个男人还真是好玩,刚才那么凶,好像她是坏人似的,这会又要她抱他儿子,难道做皇上的都是这样吗?

虽然如此,唐宓还是按照自己的意愿将小皇子抱起。

“乖,小乖乖,不哭,男人流血不流泪,从小就要像个男子汉,不可以哭鼻子哦。”月子里哄儿子的话脱口而出,唐宓小手轻捏皇子的小鼻梁,笑哄道。

“大胆,你竟然碰朕的儿子。”路廷昊见唐宓与儿子亲昵的动作,有些吃醋道。

“这不叫伤害,这叫亲昵,听老一辈的人说,要时常这样拉,以后鼻子才会挺的,长大也会更帅哦。”唐宓未将路廷昊的喝声放在耳里,依旧故我的哄逗着小皇子。

“荒谬,这样的话谁说的?”路廷昊走上前抢过儿子不悦道。

又是哇哇哇,看来小皇子连皇帝老子的面都不给。

“给我吧,这孩子好像不喜欢别人,对了,他叫什么名字?”虽然时间还很短,但是唐宓对孩子已经有了感情,见小家伙脸上肌肤蹙在一起哭,大着胆向路廷昊道。

路廷昊愣了下,这个女人真的不一样,与他说话还能如此从容,好像皇上在她眼里也没什么特别的。

虽然如此,他还是将儿子递给了唐宓。果然孩子一到她手上就不哭了,甚至睁大眼向她笑。

“小梨子,泓儿是不是所有的乳娘都奶不了?”路廷昊转向宫女梨儿问。

“回皇上,是的,我们今天已经试了六十个,不管谁都不行,小皇子都是一个劲的哭。”梨儿看着唐宓再说别人奶不了的话,好像很怪似的。

“她也是奶娘吗?”路廷昊明知故问。

“不,不是。”虽然梨儿很希望唐宓是,但是那么多眼睛看着,想撒谎都不行的。

路廷昊轻点首,扫过屋子里那站成一排的奶不了孩子的奶娘,又扫过看向唐宓的众宫女。

“你们都退下吧。”

“是,奴婢告退。”梨儿应了声带着众宫人走了出去。

此时屋内只剩路廷昊与唐宓还有小皇子。

“你有什么事吗?”唐宓虽然很不习惯单独与陌生男人相处,不过既然他是这个孩子的爹,又是皇上,还是得巴结一下,不为别的,就为了这孩子。

“朕不问你的身份来历,也不治你罪,但是有一点,你必须留下来做朕儿子的乳娘。”路廷昊见唐宓看儿子时怜爱的神情,决定还是冒险一试。

“好啊。”唐宓说完又觉得自己这样说好像不大好,又加了句,“反正我也不知道要去哪。”

“不知道去哪?”路廷昊有些傻眼了。

虽然她是从而天降的,但是看的样子,应该也是刚生育过的,既然有孩子怎么可能没家呢?

“是的,我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原本今天是我儿子满月,可是我儿子意外夭折了……”唐宓说起儿子眼眶又红了。

“那你怎么会突然到宫中?”路廷昊才说过的话,似乎就忘了。

路廷昊的话勾起了唐宓的回忆,不由得又想起了身在现代时那让她撕心裂肺的伤心事。

孩子突然发烧,唐宓看着怀中大哭的儿子,焦急不已,明天就满月了,可是却突然发起烧来,最让她担心的是这个时候丈夫都还没回来。

半个月前,唐宓接到丈夫突然出差的电话,如今都半个月了,竟然还没回来,真是气死人了,明天就是孩子满月,这满月酒做爸爸的总不能缺席吧。

焦急的唐宓再次拔了老公的手机,却发现依然是对方已关机的信号。

看来老公是指望不上了,唐宓只得自己起身,准备唤婆婆陪着一块上医院。

“妈,妈,泓泓突然发烧,您能陪我上医院吗?”唐宓抱着儿子,拍着婆婆的房门。

“唐宓,怎么了?”婆婆开门出来了,但是脸上却有些慌张,所幸心系孩子的唐宓并未发现。

“妈,泓泓病了,你快穿衣陪我上医院。”唐宓催促婆婆快换衣。

公婆一听孙子病了,二话没说,立即陪着唐宓上医院。

挂急诊,孩子高烧,儿科检查,十多分钟后,医生们抱着孩子掠过家属往楼上奔。

唐宓他们没赶上,只得回头问儿科的大夫。

半个小时后,医生告诉唐宓,孩子可能是先天性右心室不全,这话对唐宓一家来说,无疑是晴天霹雳,孩子都一个月了,生下来的时候怎么没听医生说,现在却说孩子有先天性心脏病。

唐宓的婆婆当场瘫软在地。

“妈,你跟爸坐会,我打电话给阿涛。”唐宓说着就直奔电话室,出来的时候匆忙,电话都没带。

“唐宓……”唐宓跑出十多步远后,公公却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唤住唐宓。

“爸,你带电话了吗?”唐宓回身问公公。

“别打了,阿涛出差,过几天就会回来的。”公公眼神闪烁道。

“爸,怎么能过几天,孩子病了这么大的事……”

“唉,老头子,别瞒了,天亮后,你去派出所将孩子保回来吧,就说家里有急事。”婆婆虚弱的向公公道。

“妈,你说什么?阿涛不是出差了吗?怎么会在派出所?”唐宓看着公婆的神情,不安地问道。

“唉,唐宓,妈不是存心要瞒你,只是你在月子里,不能生气,会气坏身子的。”婆婆看着唐宓,愧疚道。

“妈,阿涛怎么了?您说,我不生气。”唐宓走近婆婆小声的问。

“老头子,还是你说吧。”婆婆看着唐宓很是为难,只得向丈夫求救。

“唉,唐宓,是我们何家对不起你,阿涛那个不争气的,被拘留了。”公公好似无颜见唐宓,说完即别开了脸。

“拘留?为什么?”唐宓心往下一沉,好端端的怎么突然被拘留,何涛做了什么犯法的事?

“唐宓,对不起,天一亮,我就让你爸去派去所将他保出来。”婆婆握着唐宓的双手不安道。

“妈,告诉我,阿涛出了什么事?”唐宓很想冷静,可是儿子病了,丈夫进监了,她如何静得了。

“唐宓,别激动,你还没满月,没事的,阿涛没事的。”婆婆拉着唐宓坐下安慰道。

“妈,没事,我顶得住,你告诉我,阿涛做了什么犯法的事?”唐宓坚持道。

“其实也没什么,阿涛说是被冤枉的,他与几个朋友去洗脚房,然后……”婆婆怯怯的说。

又是一个晴天霹雳,洗脚房,洗浴中心,那些暗黄的地方,怪不得被拘留,怪不得说出差要半个月,原来……

一直以来,丈夫是唐宓最大的骄傲,总以为他老实,不会像别的男人玩花样,也不会搞女人,没想到……

老天爷,你这是同我开的什么玩笑,医生说儿子要马上动手术,可是孩子的爸却在牢里,好爸爸呀,多好的爸爸呀……

唐宓以为自己会大笑,但是眼泪却“叭叭……”

她茫然的顺着医院的长廊走,不停的来回走,直到医生要她在手术单上签字,签完字她都还没有感觉。

天亮了,孩子依然在手术室里接受手术,已经三小时了,仍然没有好消息传出。

公公婆婆犹豫了会儿,最后公公起身离去,想必是去派去所保嫖娼被拘留的丈夫了,唐宓想起婚前丈夫的誓言,这才多少天,难道几个月都忍不了吗?

公公走后没多久,手术室的灯灭了,大夫低头走了出来,婆婆急冲上前,唐宓只听到大夫说‘对不起……’

只是三个字唐宓就倒在长廊上。

再醒来时,四周是一片雪白的世界,虽然神情有些恍惚,但是唐宓知道孩子没了,她的世界一夕间就坍塌了,她幸福的家庭没了。

“宓……”一脸惭愧的何涛出现在病房外,他还不知道孩子意外的消息,一路上他想了一百个解释的理由,但是见到唐宓,他却一个也说不出。

“滚……”唐宓转过脸,朝丈夫冷冷的吼道。

“宓,我是被冤枉的,我什么都没做……”何涛急解释道。

“警察冤枉你了,要不要我帮你击鼓鸣冤。”唐宓赤脚下床,走至丈夫面前冷笑道。

“唐宓,快穿上鞋,你还在月子里。”婆婆急着跑去拿鞋。

“宓,我真的没有,我……”

“是啊,你没有,你只是陪朋友去洗个脚而已,你只是到警察局坐着喝杯茶而已,你只是控制不了自己的下半身……”唐宓愤怒的甩向何涛。

何涛站着未动,任由唐宓满是愤怒的小手扫在脸上。

“宓,如果打我你心里好受些,你就打吧。”何涛跪在妻子脚前,接过母亲递过的鞋,要为唐宓穿上。

唐宓抬脚狠踢花心老公,愤怒的吼道:“你去死,去死,用你的命,换回我儿子命,姓何的,你还我儿子……”

唐宓疯了似的猛踢老公,二十多年来,唐宓一直是温柔可人的小女人,但是今天她疯了,孩子的夭折,让那个温柔可人的小女人疯狂了。

虽然公婆站在一旁边,虽然婆婆看着儿子被打很心疼,但是这次错的确实是儿子,她只是别开脸,不看这一幕。

“何涛,我恨你,恨你……你还我儿子,还我儿子……”唐宓见何涛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双手揪起丈夫,不停的捶打,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儿子没了,他们之间的联系也没了,她的希望也没了。

“泓泓怎么了?”何涛像被雷辟中一样,抬首不安的看着哭泣,疯狂的唐宓。

先前父亲只是说家里出事了,并没说清出什么事,这会听唐宓说还她儿子,何涛心不停的颤抖。

“何涛,我恨你,都怪我瞎了眼,竟然相信你的鬼话,你根本就不配做人丈夫,不配做人父亲,如果你还有一点良心,就同我一起去陪儿子。”唐宓拉着何涛要寻死。

“不要,唐宓,孩子没了还可以再生,千万不要做傻事。”婆婆一见媳妇要拉儿子寻死,再也忍不下去了,冲上前死命的拔唐宓的手。

“再生,与谁?他吗?”唐宓松开何涛,指着他大笑道:“他有资格做父亲吗?”

“妈,泓泓怎么了?”何涛心急的问母亲。

“泓泓,我的儿子……”唐宓推开身边的公公,悲恸的走至窗前。

“儿子,等等妈,妈就来陪你……”唐宓推开窗户,欲跳窗而去。

窗外的雨声哗啦啦,雷声与闪电更像是比赛似一个跟着一个。

“不要,阿宓不要做傻事。”最先反应过来的公公奔上前心惊的拉住唐宓。

“走开,你们姓何的没一个好东西,你儿子被拘留,你竟然瞒着我,是不是因为我姓唐,你们根本没当我是一家人,我恨你们。”唐宓推开公公,拉门跑出了病房。

唐宓的心被抽空了,丈夫竟然连个争辩都没有,当初的海誓山盟原来只是手段,甜言蜜语只是策略,只是她却傻的信以为真,现在好了,心碎了,骨肉没了,她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唐宓……”何涛惊唤着,推开母亲追了出去。

医院的大楼外正下着大雨,这雨下了一个多小时了,不但未停反而越下越大,唐宓像失了魂似的往外奔,越跑越快,竟然顺着楼梯跑到了医院的顶楼。

“泓泓,妈来陪你了……”唐宓爬上顶楼,站在雨中笑着大喊。

“宓……”何涛一路追来,见唐宓竟然跑到楼边,心惊的大叫。

“何涛,原本我以为我们会有一个幸福的家,可是你却毁了我们这个家,你违背了自己的誓言,今天我要代老天爷惩罚你。”唐宓转身朝何涛冷邪的笑。

风越刮越大,雨点更是拼命的往下挤,闪电好像就在屋顶,一道接一道,雷声更是炸得让人胆战心惊。

“唐宓,你冷静一点,我没有违背当初的誓言,那天真的是意外,我什么都没做,不信你可以打电话问阿伟他们,那天我们一起的去的。”何涛拿出电话一边看着唐宓,一边按键。

“何涛,我宁可相信世上有鬼,也不愿再相信男人那张破嘴,如果你不是心中有鬼,为何要骗我说出差?如果你心里真的有我们母子,为何在我月子里去洗浴中心?何涛,就算要编谎话,也请你说点高级的。”唐宓摇首哭笑。

雨水早已打温了唐宓单薄的外衣,还在滴水的长发,更是贴在脸上,让唐宓的视线有些模糊。

“宓,你要相信我,正是因为我喜得贵子,他们才怂恿着我请客,正因为……”

“你不用解释了,我们的一切到今天划上句号,从今以后,你可以过你的逍遥生活,而我,则要陪我的孩子,他还那么小,一个人会孤单的。”唐宓说着转首,纵身跳了下去。

“老婆……”何涛嘶喊着冲了过去,

冲至楼边的何涛看到半空的妻子被突如其来的闪电击中,他摇晃着晕倒在楼道。而唐宓就这样借着雷电穿越了。

路廷昊见唐宓神情忧伤,又尴尬的笑道:“对不起,是我多言了。”

“没什么,其实我自己也不是很清楚,好像是被一道闪电带来的。”唐宓见路廷昊有些尴尬,体贴的笑了笑道。

虽然唐宓说出来自己都很难相信,但是她还是毫无隐瞒的说了出来。

“哦,那你就在宫里住下,照顾朕的皇儿吧,希望你能像对待自己的儿子一样。”路廷昊怔了下,郑重道。

虽然有常识的人都知道被闪电击中多半都成焦炭了,但是路廷昊却没质疑。

不知道为什么,他愿意选择相信唐宓,或许是因为儿子的缘故,也或许是因为她是从天而降,但是他却相信了唐宓的说法。

“你相信?“唐宓愣了下,她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原来皇帝也有这么温和的,是不是历史记载错误?

“我有什么理由不相信呢?”路廷昊学着唐宓先前的样子笑问。

“呵呵,谢谢你,皇上。”唐宓轻松的笑道。

还以为真的会被砍头,没想到皇上这么单纯,竟然这么就相信了她,虽然唐宓觉得叫皇上很别扭,但是她知道在古代叫皇上名讳是死罪,而且她也不知道眼前这个温和的皇上叫什么。

“真要谢谢朕,就帮朕照顾好泓儿。”

“啊!他的名字也有泓字?”唐宓闻言惊喜道。

竟然连名字都同儿子一样,难道,难道真的是儿子穿越来了?

唐宓不敢置信的看着怀中的婴儿,却发现孩子挥舞着双手,好像知道她在想什么。

“泓泓……”唐宓眼泪夺眶而去。

她终于知道自己为何会穿到这里,原来真的是她儿子,真的是她的泓泓。

“朕不介意你将皇儿当你的儿子,但是请你一定要尽力照顾好他,皇后因为月子病,昨天已经去了,留给朕的就这一个儿子,所以请你一定要帮我们照顾好泓儿。”路廷昊想起温柔婉约的皇后,鼻头一酸。

“谢谢你,我会将他当自己的孩子一样照顾,请皇上放心。”唐宓含泪惊喜道。

“小顺子,再去安排几个奶娘帮助唐宓一起照顾皇子。”路廷昊离去前又扔下话道。

“皇上,全城的哺乳期的妇女都试过了,小皇子谁也不要。”小梨子很委屈的向路廷昊回道。

天底下怪事多,但是像小皇子这样拒吃母亲之外的乳汁真是头一次见。

“我一个人可以照顾的,如果你不放心,就派几个小姑娘帮手吧。”唐宓迟疑了会道。

“你确定可以?”路廷昊转过身,质疑的问唐宓。

“可以,这天底下除了你们皇家,谁有那么多闲人照顾孩子,所以,你大可放心。”唐宓有些吃味的道,如果她的儿子照顾的人多些,像皇家这样大夫随叫随到,或许就不会去了。

“朕怎么听着你好像很不服气似的。”路廷昊走近唐宓眯着眼不悦道。

“只是有一点,我一直以为人生而平等,看到你儿子才知道,原来人在娘肚子里的时候就是不平等的。”

别说在古代了,就算在现代,有哪家的孩子能让全城哺乳期的娘奶别的孩子,可是现在她手中的这个小家伙就能,他是皇上的儿子,甚至有可能是未来的皇位继承人,只要他肯吃,就算饿死百姓的孩子也是应当,这叫唐宓心里怎能舒服。

“那是自然,朕的儿子,生下来就当享受最好的。”路廷昊理所当然道。

“是啊,因为你是皇上。”唐宓很失落,很难受。

“你好像很不服气,你儿子不在,是你儿子命薄,朕希望你不要将不舒服发泄在朕的皇儿身上,否则,这后果不是你承担得起的。”路廷昊凝视着唐宓警告道。

唐宓怔了下,很想生气,她也是做母亲的人,怎么可能做那种事,这个皇帝真是小人,以他的小人之心来质疑她伟大的母爱,真是讨厌。

路廷昊因为想起皇后,心里悲伤,又说了两句就离开了。

而唐宓就这么稀里糊涂了成了皇家奶娘,她甚至连这是什么朝代都还没弄清楚。

虽然宫里因为皇后的丧事笼罩着一层悲伤的的低气压,但是在未央宫的唐宓去丝毫没有受影响,她现在每天很开心,至少比在现代的最后一天要好。

不觉间,皇后已经进了皇陵,宫里的低气压开始慢慢散去。

“泓儿,乖,笑一个。”唐宓拿着小玩具逗弄着刚睡醒的小皇子。

“宓姐,你看皇子长得多可爱,肥嘟嘟的,看了就忍不住想去摸。”梨儿笑着将温水端过来让唐宓喂小皇子。

“小孩子,奶膘,都是这般可爱的,来泓儿乖,喝点白开水。”唐宓将温开水一勺勺的喂进皇子口中。

小家伙喝了一口就别开了头。

“泓儿乖,再喝一点。”唐宓温言诱哄。

“宓姐,皇子好像不爱喝水。”梨儿见小皇子头扭来扭去就是不肯喝水笑道。

“不喜欢也要喝,虽然还是乳娃娃,但是水是每天必不可少的。”唐宓强制性的又喂了几口,但是都让家伙吐了出来。

“咯咯……”小家伙见唐宓有点气急败坏的样子,咯咯咯的笑。

“臭小子,这么小脾气就这么倔,长大了还得了。”唐宓故意冷着脸瞪小家伙。

“哦,这么小就不听话了,是不是要打PP。”路廷昊愉悦的笑声自门边传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