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废后归来:王爷请自重

更新时间:2019-06-03 23:32:18

废后归来:王爷请自重 连载中

废后归来:王爷请自重

来源:微小宝 作者:狂风过境 分类:穿越 主角:温定宜温知新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废后归来:王爷请自重》的小说,是作者狂风过境创作的穿越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我这一生都在追奉一生一世一双人,却终归叫我遇到了你。 我卸下封地公主应有的富贵荣华,摒弃二八娇女喜爱的华贵衣裳,随你辗转四方,侍你洗手羹汤。 却不想,你黄袍加身,地位稳固的第一件事竟是要我死…… 所幸苍天有眼,叫我重活一回,曾经我如何幕后助你笼络人心,荣登宝典,现在,我就如何步步为营,将你拉入尘埃。 此生,只要我在,你必然生死不得。...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温定宜没有想到最后会被楚言离反将一军,而且楚言离竟敢如此靠近温定宜,近到温定宜可以感受到楚言离嘴唇间吐出的热气。   温定宜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一步,她眼神中的慌乱,被楚言离捕捉到了,却不自知。   “不过是随手把玩的东西罢了,如果楚皇子喜欢,我大可以将它送给你!”温定宜迅速整顿了情绪,不紧不慢的说道。   楚言离刚才还戏虐的看着温定宜,此刻却突然恢复了正常,带着礼貌的微笑说道:“这样的折扇我们漠北多的很,本皇子自然没有夺人所爱的道理,倒是小殿下如果有喜欢的名家,切莫忘记告诉本皇子,本皇子想尽办法也会为小殿下索得。”   温定宜心中略惊,她不知道楚言离这是葫芦里卖的什么药,阴晴不定。温定宜怀疑自己是不是穿帮了,便匆匆告辞,离开了陵容宮。   温定宜离开之后,楚言离立在门框边若有所思,苏黔见状上前一步,恭敬地问道:“殿下,是否......”   这个苏黔是楚言离身边最为可靠的人,不但武艺高强,而且十分忠心,年龄不大,但是心思沉稳,待在楚言离身边不但安全而且省心,所以他一眼就看出了自家主子对于刚才离开那人的身份有所怀疑。   楚言离闻言,转身走回房间,思索良久之后对苏黔嘱咐道:“你去了解一下,契辽王的义子。”   “是!”苏黔悄无声息的退下。   温定宜因为楚言离最后一句话而反复思索,最后发现自己虽然身体回到了五年前,可是在漠北生活许久之后,举手投足之间越发不像个草原儿女了。   正这样想着,温定宜有些愣神,一不留心就撞上了一个坚实的胸膛,温定宜微微颦眉,下意识的后退一步,抬起头想要看清楚胆敢挡在自己面前的人是何许人也。   “阿宜,你怎么打扮成这个样子?”穆勒一身戎装,微微发黑的皮肤显得极其健康,厚实的嘴唇,加上棱角分明的五官,和总是皱在一起的浓眉,让穆勒看起来凶狠极了,浑身上下都透析着契辽将军的霸气与威武。   穆勒是从小与温定宜一起长大的,他的父亲是契辽部落分部统帅,他的年纪比温定宜长几岁,自幼就带着温定宜在马背上玩耍,因为天生神力,是契辽部落上下的马背英雄。许是因为穆勒在马背上算是温定宜的半个师傅,所以对于温定宜,他从未将郡主的头衔放在眼里,见着她是万万不会行礼请安的。   “穆哥哥,好久不见了!今日怎么想起到宫里找我啦!”温定宜见到这个儿时玩伴是相当开心的。   穆勒那长年不变的表情,若是不熟悉他的人,一定觉得他此刻在生气。   “我听说你溺水受伤了,没事儿吧!”穆勒一双厚实的手掌,将温定宜小小的肩膀捏住,把她翻过来,反过去的查看。   温定宜甜甜的笑道:“哎呀,穆哥哥,你放心啦!我这不是好好的站在这儿嘛。”   穆勒虽然很是心疼,但是听温定宜这样说了,也只好作罢。   二人并肩一起走进了琉璃宮,这一幕恰巧被远处的苏黔看到。   温定宜回到房间,先是将衣服换了,然后出来同穆勒聊天。穆勒心情看起来非常不好,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温定宜关切的问道:“穆哥哥,你怎么了?有什么心事吗?”   穆勒闻言,看到温定宜一袭女装重新出现在了自己面前,娇小玲珑的面容是那么美丽,他反复踌躇,终于猛的一下站了起来,双眼紧紧的锁住温定宜,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温定宜被穆勒这反常的举动惊到了,她不由自主的后退一步,表情看起来惊慌失措的。   “阿爹叫我回去是要我娶妻!”穆勒将目光移开,望着脚边的地板,有些害羞的说道。   温定宜闻言,心脏狠狠的沉了一下。   从小她只当穆勒是一个非常好的朋友,就像亲人一样。她知道穆勒对她很好,但是却从来没有往儿女情长的方向去想。   上一世,温定宜选择嫁给楚言离的过程十分迅捷,那时的穆勒恰好跟随他的父亲在边塞平定灾情不在国都,待温定宜出嫁那日才风尘仆仆的赶回来,温定宜与他告别的时候,穆勒却说出了自己喜欢温定宜多年的事情,而且还要带温定宜逃婚。   草原儿女对于爱恨情仇就是如此决绝且专一,温定宜有多喜欢楚言离,穆勒就有多喜欢她。所以温定宜十分不忍伤害穆勒,可是却不得不将话语跟穆勒说清楚。   温定宜始终无法忘记,当她踏上婚辇的那一刻,穆勒眼神中的落寞。   而此刻,穆勒这欲言又止,满脸心事的出现在温定宜面前,而且还说道了娶亲一事,温定宜害怕穆勒又要向自己表白,虽然这一世她发誓不会让自己爱上楚言离,可是对于穆勒的感情,却是从未改变过的。   温定宜只好装作不懂的穆勒的心意,故而开心的拍了拍穆勒的肩膀,微笑着说道:“这是好事儿啊,穆哥哥这么优秀,想要嫁给你的女子一定特别多,穆哥哥可千万不要挑花眼啊。”   穆勒原本有些忧伤的面容,突然变得愤怒,他一把抓住温定宜瘦弱的手臂,黝黑的眸子里写满了温定宜从未见过的神情,他直截了当的质问道:“阿宜,你这么说,可是故意让我难堪吗?”   温定宜的手臂微微有些发痛,她故意别过眼睛不去看穆勒的双眸,好看的眉宇也颦在了一起,温定宜深吸一口气,却没有说出话来。   穆勒虽是个急性子,可对于感情之事很是迟缓,他从未感觉到自己对于温定宜的感情是什么,只是当他的父亲让他另娶别人时,他才意识到,自己原来只想要温定宜做他的妻。   “阿宜,我想娶你!你愿不愿意?如果你害羞,我会去同王上讲,虽然现在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将军,但是等我日后继承了我阿爹的统帅之位,我就完全能够配得上你了。”穆勒真诚的说道。   可是温定宜只是不愿将伤害穆勒的话说第二遍,她无奈的挣脱了穆勒的双手,转过身去,背对着穆勒神色凝重的说道:“穆哥哥,阿宜希望你能娶到一个好女子,她爱你,疼你,完完全全的仰慕你.....可是那个女子却终究不可能是我。你明不明白?”   “为什么?”穆勒显然十分激动,一步跨到了温定宜的面前。   温定宜始终低着头,不想去看穆勒此时的神色,“因为阿宜一直将穆哥哥看作是亲人,与温知新一般无二,从未有过儿女之情。”   温定宜拒绝的很明显了,穆勒却丝毫不肯相信,他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向后退了一步,挠了挠头,有些孩子气的说道:“对不起阿宜,是我唐突了!我相信感情是可以培养出来的,现在你不喜欢我,只要我对你好,你一定会被我感动,然后喜欢上我的。”   温定宜听到穆勒的话,心狠狠的疼了一下,这样的台词她曾经也对自己说过,可是......   “穆哥哥,不是......”温定宜还想解释,却被穆勒打断了。   “阿宜,我不需要你现在给我一个答复,你可以慢慢考虑!哦,对了,今日是王上宣我入宫,我不能在你这儿耽误时间了,我先走了!”   话音还没有落下,穆勒就匆匆忙忙的离开了,温定宜一颗心很重很重,她有些疲惫的坐在椅子上,兀自望着空气发呆。   另一边的楚言离也独自坐在椅子上,神情放空等待着苏黔的回报,过了一会儿,苏黔便回来了,楚言离起身问道:“怎么样?查出什么了嘛?”   苏黔恭敬的回禀道:“回皇子,契辽上下皆不知契辽王有这么一个义子。”   “哦?是吗?”楚言离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苏黔继续说道:“还有,刚才在离开的时候,我看到那位殿下进入了琉璃宮。”   “琉璃宮?那岂不是契辽王唯一女儿温定宜的住处?”楚言离反问道。   “是的,这一点应该不会有错。”   楚言离好看的眸子,散发出了不一样的神情,他狡黠的笑道:“果然不出我的所料,前来与我商讨的人并不是什么义子,而是契辽的郡主,温定宜。”   苏黔虽然也这样怀疑,但是却有些不解,便问道:“但郡主毕竟只是一介女流,苏黔刚才在一旁听闻,来的人心思缜密,对于局势审查的竟然与皇子不分伯仲,这......”   楚言离点了点头,苏黔所的话也正是让他十分吃惊的地方,如果不是因为最后看到了温定宜耳朵上的耳洞,他根本不敢相信与自己侃侃而谈的人是一个女子。   “早就听闻契辽王对这个长女很是看重,可是却没想到她自身也是如此厉害,如果咱们的推断没有错的话,那么......本皇子的宏图霸业,就可以从这个郡主身上着手了!”楚言离微笑着说道。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