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一念相思寸寸灰

更新时间:2019-10-08 09:06:52

一念相思寸寸灰 连载中

一念相思寸寸灰

来源:微小宝 作者:灼珏 分类:穿越 主角:萧子瑜江 人气:

主角是萧子瑜江的小说《一念相思寸寸灰》此文是灼珏原创的穿越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萧子瑜嫁给平川那年,不过十六岁,他身体孱弱,做了他的冲喜新娘。 后来他大病初愈,进京赶考,高中状元。 她怀着孕,在家里等待他风光回门,却不想,他回来要做的就是要休了她另娶他人…… 他说:“无颜丑妇不上堂,谁不贪图个貌美好年华?” 可是,为她长跪三百路接她回家的人,也是他…… 层层剥开迷雾,原是另有隐情…… *** 一念可相思,肝肠断了拂身去,只余寸寸灰。...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萧子瑜望着自己被热水烫的起泡的左右手,还有那裸露出来的白骨,眼神讥讽:“不行。”   粉衣姑娘高高地扬起手,作势要打下来:“区区一个奴婢,还反了天了――”   还没等那手落下,就被萧子瑜猛然发力给握住纤细的手腕。   因为力气使的太大的关系,旧伤口又再次崩开,粘稠的红色血液再次缓缓顺着指骨流下。   萧子瑜的眼神阴冷若毒蛇,再次吐出两个字:“不行。”   她的脊骨仍旧挺拔顺直,仿佛不会弯一样。   粉衣姑娘她吓了一跳,却又强撑着,说:“少爷说了,你若不答应,他就赶走你!”   江平川。   萧子瑜天不怕地不怕,可就是……却有一个人能死死地克住她,那就是江平川。   猛然攥紧粉衣姑娘的手腕,萧子瑜死死地盯着她:“他当真这么说?”   粉衣姑娘露出了一个笑容,怪异又恶意:“千真万确。”   萧子瑜的手顿时一松,向后趔趄了好几步。   她本就发着烧,方才是强撑着一口气才使出了力气,不愿意在旁人面前落了下乘,此时却失魂落魄。   仿佛一刻之间,所有的力气都被抽走。   粉衣姑娘慢条斯理地拂去了衣上的灰尘,“和我们小姐比,你算个什么东西?”   萧子瑜不看她,就连她什么时候离开了都未曾注意。   面前摆放着一层火红色的锦缎,柔软至极,面料华贵,红的像是那天她嫁给江平川时候被缓缓掀起的红盖头。   这是……给李成锦的嫁衣。   望着这火红的锦缎,指缝间,大滴大滴的泪水滑落,无声的浸染了干涸的裂开口子的唇。   “平……川……我的,平川……”   他在用一切办法赶她走,不惜一切代价的要赶走她。   可是萧子瑜不愿意。   她痴痴地笑,颤抖着伸出手,捻起一根泛着寒光的银针,口中呓语不清:“昔年,昔年……”   昔年嫁江郎。   昔年许诺言。   她不信深爱的男人是那抛妻弃子的再世陈世美,也不信这世上沧海桑田有陡然变迁的心,更不信那深埋在黄土下的两截青丝是荒唐的笑话!   执起银针,颤颤巍巍的,朝着那火红的锦缎缝补而去……   每一针,都扎在心尖上,疼的很,又难过的很。   萧子瑜从未想过,有朝一日,她会亲手做一件嫁衣。   给旁的女人,嫁给自己夫君的嫁衣。   泪水氤氲落下,打湿了片片红布,晕染出深色的水花。   ***   三日后。   因那锦缎本就是上好的缎子,萧子瑜手又巧,即便是仍旧生着病,也因为害怕被赶走而尽快做好。   粉衣姑娘趾高气昂地接走了这嫁衣,眼神不屑,只道了一句:“本就是个卑贱的奴婢,爬上了主子的床,怎么,就忘了自己的身份?”   萧子瑜眼神沉沉:“我是江平川的妻子。”   冲喜也好,其余也罢,嫁给了他,便决定此心不负。   她抚摸着自己微微凸显的肚子,眼睫垂下,只想着抚育孩子好好长大。   却不想,这时候又出了变故……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