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凤回銮嫡女皇后是卧底

更新时间:2019-09-05 23:45:50

凤回銮嫡女皇后是卧底 连载中

凤回銮嫡女皇后是卧底

来源:追书神器 作者:雪倾听 分类:穿越 主角:轩辕谂叶念惜 人气:

经典小说《凤回銮嫡女皇后是卧底》由雪倾听所编写的穿越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轩辕谂叶念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轩辕谂叶念惜小说,凤回銮嫡女皇后是卧底阅读。凤回銮嫡女皇后是卧底主要讲述了轩辕谂叶念惜之间的故事。小说精选内容:这是城外荒石岭,身后便是万丈悬崖,摔下去必然尸骨无存。眼前浓妆淡抹的女子将手中的雪茄吸了最后一口后随手扔掉,紧了紧身上雪白水貂大衣,满脸冰冷:“小叶,有人说见到你和警察接触,别怪姐姐心狠,你也知道干咱们这行的容不得一点儿差池。这颗龙胆石是前两天你送给我的生日礼物,今天就给你陪葬吧。”...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好啊,只要你肯将这轻功和点穴手交给我,我就嫁给你。”叶念惜答应的痛快。

轩辕谂脸色一凛,“叶念惜,你何时变得如此狡诈?”

“我?狡诈?”叶念惜还是第一次听到这种评价,即便是当初许队挑选自己去做卧底时,也不过说了一句:“看上去挺笨的,不像是个警察。”

“你是想我教会你后好跑路用吧。”轩辕谂冷颜。

小算盘被一语道破,叶念惜有些泄气,“轩辕谂,你会读心术吗?”否则怎会知道自己的想法呢?

“读心术?读懂人的心思吗?我可不会,不过就你这样,想什么我都知道。”轩辕谂双手放在脑后躺在草地上,“赶了一天一夜的路,有些乏累了。”说着闭上眼睛休息。

“赶路?”叶念惜困意全无,暂时又回不到现代,索性对古人多了解一些,不是坏事儿。

“还不是为了救你?”轩辕谂低声一句,他的话并不多。

自己这具身体的原主人到底是何方神圣?竟然让云王爷如此挂记?叶念惜来了兴致,晃了晃轩辕谂,不许他睡觉,“讲讲呗?咱们到底是什么关系?”

轩辕谂微微睁开眼睛,狭长的眼缝儿中眼底深邃,“你忘记了最好,我皇兄或许会网开一面。”并不打算告诉叶念惜。

叶念惜眼珠一转,倒吸口凉气,“我不会是你皇兄的妃子吧?得罪了他被卖到了青楼?”

轩辕谂嗯了一声,“倒是不笨,猜的八九不离十。”

“那我若是向他低头认错,是不是就能回去,继续做妃子?”自己竟然和皇帝有这层关系,既然穿越而来,那正好享受一番古代最奢靡的皇宫生活,也算不虚此行了。

“看样子,你想回皇宫,想回到他身边了。”轩辕谂闭目养神,漫不经心。

叶念惜却从这慵懒的声音中听出了一丝醋意,低头看轩辕谂,“你不会是偷偷喜欢我吧?”

那平静的脸上骤然起了变化,轩辕谂双目猛然睁开,四目相对下,又匆匆移开,望向夜空。叶念惜能感觉到他有一丝慌乱,心中竟然有些窃喜,被人喜欢不是坏事儿,更何况是这么俊美的男子?

可是轩辕谂的一句话犹如冷水浇头,让叶念惜顿时丧气了,他道:“你注定是我皇兄的女人,这世上也只有他能保护你一辈子。我怎会看上你?自作多情!”

自作多情?这四个字让叶念惜很受伤,她恼恨道:“只怕自作多情的是王爷你,你只是个王爷,他是皇上,凡是有些眼光的女子都会选他不选你。更何况你那随时都会犯的病,还不知道能活到什么时候呢!”

“叶!念!惜!”轩辕谂腾的坐了起来,脸上阴云密布,隐隐怒火仿佛火山随时会爆发,瞪着叶念惜,手指握紧成拳头,嘎巴嘎巴关节响了两声。

这幅模样仿佛要吃了自己,叶念惜吓得坐远了两步,“轩辕谂,不会这么小气吧?连两句玩笑都经不起?”不久以后,叶念惜才知道轩辕谂的病不轻,这是他的痛,若是换了旁人,早就人头落地了。

眼睛里的怒火渐渐熄灭,轩辕谂又躺在了草地上,“明天我送你回宫,皇兄脾气不好,想想如何让他消气吧。”

这么快?自己还没做好心理准备呢?就要去见皇上?好歹人家也是九五之尊,怎的说见就见啊?叶念惜想要说话,看到轩辕谂已经闭上眼睛,满脸冷漠的表情,只得闭上了嘴。

说皇上脾气不好,我看真正脾气不好的人是你吧?叶念惜继续吃手中的红枣儿。

次日,叶念惜是被叽叽喳喳鸟儿鸣叫的声音弄醒的,这一觉睡得真香,柔软的草地,暖暖的阳光,让人身心愉悦。伸个懒腰,这才睁开了眼睛,不知何时轩辕谂的外套披在了自己身上,坐起来四处张望,不远处轩辕谂正在一边给马匹梳毛。白衣白马,长身玉立,如诗如画,美景美人儿美不胜收。

听到身后动静,轩辕谂回过了头,“收拾一下,我带你进宫。”

有什么可收拾的?叶念惜径直走了过去,将外袍递给轩辕谂,“真要入宫?”

轩辕谂点头,穿上外袍扶叶念惜上马,自己则坐在她身后,两人骑马而行。马匹走的缓慢,轩辕谂并不着急,他算准了下朝的时间,也清楚自己的皇兄在用午膳时的脾气最为平和。所以只要在午膳时入宫就可以了。

叶念惜想要从轩辕谂口中套出些关于自己这具身体的事情,可是轩辕谂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也就渐渐闭口不问了。于是两个人默默前行,起初叶念惜还东张西望看看四周的景色,可是发现除了树就是草,几眼后便看腻了。

坐下这匹白马倒是不错,纯白的毛不带一丝杂质,高大精瘦,矫健有力。叶念惜在警校训练的时候倒是骑过几次马,不过那圈养的马匹怎比得上这匹白马的雄姿,不由得对马产生了兴趣,伸手抚摸它的头,柔软细滑。

未料到白马并不喜欢被陌生人抚摸头部,猛然甩甩头,身子一晃,叶念惜不防备,险些被甩下去,幸好轩辕谂的胳膊抱紧了她的腰,“别碰我的马。”低声警告。

那温热的气息熏染在耳际,叶念惜不由得抖了一下,心跳加快。低眼看到腰际处轩辕谂的手指,骨节分明,修长笔直,男子的手竟然也能如此好看。后背紧贴着轩辕谂的前胸,他的胸膛结实,那淡淡梅花香味儿让人心情荡漾。

这男子相貌俊美,身份高贵,堪称品种纯正的高富帅,若是脾气好一些,不这么冷冰冰的,倒是招人喜欢,可惜啊……叶念惜这么想着,不由得开口问道:“轩辕谂,你今年多大了?”

“二十。”

记得古人十八岁便要娶亲,他又是王爷,有权有势,相貌不错,“该是妻妾成群吧?”叶念惜脱口而出。

腰际猛然一紧,身后的人低声怒道:“叶念惜,你是故意的吧?”

叶念惜茫然,自己怎么又招惹他了?干脆也不说话了,过了半响儿,耳边传来低沉的声音,“本王孤身一人。”

“想来是你眼光太高吧。”叶念惜随口而道,现代人结婚晚无非是两个原因,眼光太高和条件太差,轩辕谂显然不属于后者。

“你是真的失忆了。本王有过妻妾,不过都被杀了。”轩辕谂的声音极为冷漠,丝毫没有因为妻妾被杀而悲伤。

叶念惜一惊,“谁敢杀你的妻妾?”

“我自己,本王不喜欢问东问西的女子。”

轩辕谂这话让叶念惜顿时闭口了。一个连自己妻妾都残杀的男子,该是多么冷血狠毒?身后这白衣男子似乎从未笑过,甚至连微笑都没有过。想起自己看过的小说电视剧,这种人百分之百都是杀人不眨眼,冷酷无情。还是少招惹为妙,叶念惜有些后悔没有逃跑。还指望皇宫几日游,只怕是羊入狼口了。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