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凰权女帝:执君之手

更新时间:2019-04-13 16:21:36

凰权女帝:执君之手 连载中

凰权女帝:执君之手

来源:微小宝 作者:步六孤卿 分类:穿越 主角:蓝筱侯爵 人气:

火爆新书《凰权女帝:执君之手》是步六孤卿所创作的一本穿越风格的小说,主角蓝筱侯爵,书中主要讲述了:珡(qin)皇朝?! 她刚刚还在为跳槽到新公司而准备做最后一轮面试! 一眨眼就成了已婚三年且失宠的当朝最金贵的大长公主? 白眼狼似的的驸马爷不仅妾室多多并且还有一庶子? 她本着人文关怀救了他最宠爱的小妾之子并且顺便救了他! 他不仅不感激还恨不得她全家狗带! OMG!她的初恋竟然还是这位感情失和的驸马爷的铁哥们! 她终于知道为何白眼狼似的驸马爷如此厌恶她了! 原来大婚当晚他就认定她给他戴了一顶至尊无敌绿帽子! 天下大乱、四分五裂,手握黑科技的她扭转乾坤定天下。 烈火征途中他爱上了她,任凭弱水三千他只取一瓢饮。 上苍注定她的天命所归——只因她身上的千日红胎记。 ~而上天最爱做的就是:开玩笑——她消失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章太医年近半旬,精神面貌极好,身体也很硬朗。按照她中学时候学过的历史,古代人的平均寿命三十到四十来算,这位章太医算得上高龄。祖上三代御医那就是医学世家,在这里可没有义务教育的说法,能读得上书的都是富家子弟。能学医的绝对是祖上几代人积累下来的实力,况且还是御医,更是实力加上势力的结合。 章太医给端辰翎把脉的间隙,管家陈蓼到了,在泠湘阁一楼候着。礼荷上来传话,四个大丫鬟当即停下手中的事,过来给公主整理衣饰,然后才慢悠悠的下楼。 泠湘阁的楼梯是弧形旋转的设计,这种楼梯不占太多位置,但通常比较窄,好在比较美观。不过泠湘阁本身占地就很大,这个旋转楼梯建得比较宽,五个人并排肩并肩走着也还可以。 但一个房子里面只有一个楼梯确实比较危险,比如遇到火灾可怎么办?难道跳楼吗?泠湘阁本身就是为了公主而建,更是比普通老百姓家的层高尺寸高上一倍。 陈蓼已经在一楼大厅会客的地方规规矩矩的站等着了。蓝筱直接走向首座,很干脆利落的落座了。蓝筱身后左侧站着礼荷,三个大丫鬟就立在左侧那排客座之后,任晴则去了泠湘阁的膳房,准备给公主上茶。 陈蓼此时是低头作揖的,否则看到公主如此利落的坐势,估计要瞪大眼了。 陈蓼,四十岁上下,妻沈氏,育有二子一女,皮肤偏黄,国字脸,身长七尺,长相比较普通。 皇帝敕建大长公主府赐予珡筱公主用作公主大婚后的府邸的时候,就钦点陈蓼做大管家。 陈蓼乃京城皇卫营副使萧如玉的妻弟。皇卫营嫡系血亲里是不能任职任何官位的,但其姻亲却有很多错综复杂的关系。皇卫营成员还有一个苛刻的条件:禁止纳妾。如果其妻早亡则再明媒正娶,其所娶的必须是家世清白的大门大户,以保证皇卫营后继者皆是家世纯良的有为才俊。因此除非陈蓼的胞姐早逝,不然陈蓼只可能是萧如玉唯一的小舅子。如此姻亲,让陈家和萧家的关系如同手足。 皇卫营副使萧如玉,是皇帝特别信任的人。萧如玉可谓是皇卫营的一把手,因为正使褚建德长期不在京城,或者说,褚建德是行踪缥缈的人。有人说正使褚建德主要负责的是培养保护皇室血脉的皇卫营暗卫以及军政情报收集,皇卫营的选拔名单需要正使褚建德的盖印批准才能呈献给皇帝。而副使则是负责皇卫营各司的正常运作,皇卫营下面有四个司,军政藩礼是各自分开治理。 另外还有三个和萧如玉同等职权的副使卢长燕、云世曼、蒋于都来自于皇卫营世家大族里的大姓。萧如玉虽然和他们平级,但在皇帝的默许下,萧如玉不仅有权支配皇卫营所有的士兵,还有权支配其他三个副使。所以,就算明面上大家都知道萧如玉负责司军署、卢长燕负责司政署、云世曼负责司藩属、蒋于负责司礼署,但实际上这四司都是萧如玉说了算。 因此,作为萧如玉的妻弟,陈蓼能够做上皇帝最疼爱的妹妹大长公主府内的管家,也是理所当然。况且,陈家除了陈蓼的长姐陈氏嫁给萧如玉以外,陈蓼的嫡长子陈吉则在端康亲王手下做事,嫡次子陈泰年纪轻轻就成了皇商。嫡长女陈冉则天生非常人,有疯癫之状,年二十一,未婚嫁,京城里大门大户谁敢娶疯癫之人为妻?而陈家也不可能让女儿为妾,所以就这样不了了之,这是陈家的最大痛点。 端康亲王是最受先皇器重的弟弟,先皇驾崩后,端康亲王自卸军权,不再理朝政,在封地养花逗鸟。但珡珏可不敢怠慢了端康亲王,端康亲王之所以还活着,是因为当年先皇夺嫡的时候,端康亲王虽然和先皇非一母所生,却是和先皇有过命之交的兄弟。端康亲王此人一生不娶,无子无女。有谣传说端康亲王有龙阳之好,不喜女人。 陈蓼就站在大厅,低头作揖后,也没有主动出声。明面上显得他不敢在太岁头上动土,公主不发话,他不敢越俎代庖。可实际上他打心眼里就瞧不起这位公主。 任晴从膳房过来,给公主上了茶,就走到齐韵她们边上站着。 蓝筱拿起,喝了小口。茶好,可不是她爱的味,不免得皱了下眉头。四个大丫鬟所站的位置刚好可以看到公主的表情,看到公主皱眉,她们也悄悄的皱了皱眉,但很快就平复了。 “陈管家,你知道为何本公主要传你来吗?”蓝筱问。 “回公主,老奴惶恐,不知为何事。”陈蓼一脸惊恐,可那眼神却很淡定。 蓝筱之前就和礼荷了解过陈蓼的背景,此时看到陈蓼这作样就知道,这个管家根本就是传说中的那种会欺主的人,皮笑肉不笑的简直吃藕——丑。 “呵!”蓝筱似笑非笑,双眼盯着陈蓼,右手搭在茶座上,食指有力的一扣一扣,整个大厅里只有这个敲击声。那频率就一秒一秒的敲,扣得连礼荷及齐韵等四人都心惊了。 陈蓼没有抬头,一直是作揖的姿态。看公主没有像往常一样气急败坏,是的,气急败坏,往常公主很容易就被管家气到,如今看到公主十分淡定,他有点心惊。因为管家有萧如玉撑腰,所以言语上对公主是唯唯诺诺,但真正做起事来却是拖拖拉拉。陈蓼在公主大婚当晚目睹了所发生的事,足以说明,皇帝虽然宠爱公主,但事实并非如此,所以陈蓼并不是真心真意的伺候公主的。 如今看到公主竟然没有一丝怒气,反而很淡定沉稳的盯着他,让他有一丝不知所措。 “跪下!”蓝筱莫名的怒气,想起礼荷对她说的这管家经常对公主阳奉阴违的过往,她自己不由得为这身体原来的主人感到窝囊,所以现下更是不想再忍。 陈蓼听了,双眉一皱,抬起脸,一脸不可置信,更有一种“你敢”的蔑视。 “来人,陈管家不敬本公主,给陈管家松松筋骨,先来二十大板吧。”蓝筱微微一笑,望向陈蓼。 此时,陈蓼却不加掩饰的轻蔑的笑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