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醉成酿

更新时间:2019-04-13 16:07:40

醉成酿 连载中

醉成酿

来源:微小宝 作者:离夏 分类:穿越 主角:尹梦玉勉 人气:

《醉成酿》由网络作家离夏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尹梦玉勉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得胜还朝,辰王用兵权换了宫中最美的酿酒师。同时,娶了端庄俏丽的王妃。美男子尹梦郁闷了,说好的共浴爱河,你却提前上岸……小拳拳捶你胸口,送你一坛掺水的劣酒。...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尹梦醉梦中翻了个身,从床榻上摔了下来,整个人彻底清醒了过来。   在地上躺了一会儿,才慢慢的站起来,他昨天好像真的喝多了,只是他是怎么回来的,一点也记不起来。   尹梦到桌子边上倒了杯水一口饮下,想了想,他好像是见着那糟老头了,不对,他怎么会来这皇宫内院。   大约是自己醉了,生了场绮梦。   屋子里的酒已经尽数搬走了,也好,只是那酒香却好像还留在屋子里萦绕不去。   尹梦打开门出了屋子,觉得自己大约只是心有郁结,兴许也没喝多少酒,最后迷迷糊糊走回来的也不一定。   “大人醒了,可是要沐浴?”凤鸣刚让人把屋子里的十坛酒搬走,送去辰王府邸,就看见之前还醉得不省人事的尹梦居然起来了,不免有些惊讶。   “嗯,帮我准备些热水。”尹梦点点头,看了一眼凤鸣,本来想问问自己喝醉酒的事,那些话在舌尖上滚了一圈,终究是没说出口。   “是,我就这让人去准备。   对了,大人,之前陛下差人来,说让您晚膳之前去御书房一趟,他有话与您说。”凤鸣点头应道,也将之前陛下身边的太监传来的话,和尹梦说了。   “好,一会儿沐浴之后我就去。”尹梦楞了一下,点点头。   尹梦虽然心里疑惑这个时候,那天子怎么忽然想起要见他,但同时他也明白,他没有拒绝的权利。   热水很快就准备好了,尹梦浸在温热的水桶里,仔细的想了想喝醉时候的事情,却始终想不起来那人的脸。   尹梦越想越觉得自己是做了个绮梦,这么多年,那糟老头走了以后,就从没有回来过。   怎么可能这样好心,在这时候回来看他。   只怕,那贪恋美色的糟老头,根本就不知道他如今身陷囹圄。   就算是梦,自己似乎也是太过丢脸了些,怎么那般的脆弱,亏得那梦里的糟老头,也不曾戏耍他。   沐浴过后,尹梦换了身青色的衣衫去见玉勤。   比起尹梦住所的简单精致,这帝王的书房就华丽了不知多少,守卫更是重重森严。   尹梦站在殿外,等值班的太监进去通报,得了帝王的应允,才被领着进了内殿。   玉勉端坐在紫檀木的桌案之后,浑身的狂霸之气,天生就有一种属于上位者的骄傲。   “陛下召见,不知道是为了何事?”尹梦被领着进了内殿,见玉勤也不说话,只是翻阅着公文,便主动开口问道。   “你真是愈发的放肆了,见了朕也不行叩拜的礼数,这般没规矩。”玉勤收起手里的卷宗,抬眼看着大殿上风华灼灼的尹梦,脸色不免有些难看。   “陛下息怒,陛下息怒……”内殿里的宫人一瞬间跪了一地,个个都是心惊胆战,瑟瑟发抖,只有尹梦神色不变的站在原地。   “当初我来御前侍奉,是陛下你亲口允诺,免了我所有的教条规矩。   陛下,如今说这话,又是什么道理,可是要反口?”尹梦神色淡淡的,并不把玉勤的恼恨看在眼里,只是理了理袖口,不紧不慢的说道。   “放肆,尹梦,你这是在质疑陛下不成。”玉勤身边的大太监,见尹梦这般伶牙俐齿不知深浅,怒声呵斥。   见帝王的脸色前所未有的难看,心肝儿颤了三颤,背上瞬间就是一片的冷汗,浸透了内衫。   “你们都退下去。”玉勤蹙了蹙眉头,面上都是余怒未消的难堪,眼里却是莫可奈何的笑意。   这人从开始初见就是这般硬脾气,如今十年过去,却是丝毫没变,也不知道是该夸他矢志不渝,还是该训斥他愚昧无知。   等所有的宫人都出了书房,将大门遮掩合上,玉勤脸上的神色还是十分的难看。   “如今玉勉马上就要成亲,你去他府上,又该如何自处,你可曾想过?   鱼晚儿对外虽说是玉勉从边关带回来的孤女,可是你我心里清楚,她是丞相在外的私生女。   你又是个男子,难不成还要和女子去争宠不成?”玉勤看着站在三尺之外的尹梦,那张脸当真是比他后宫的三千佳丽还有貌美几分,只是可惜是个男子。   “陛下不是已经当着天下人的面将我赏赐给了辰王,如今说这番话未免太迟了些。   还是如今陛下后悔了,想要把我收进你的后宫去?”尹梦挑了挑眉,那张风华万千的脸孔,带了几分邪魅和嘲讽。   “你当真是不知所谓,朕是为你考虑,你既如此的不识抬举,就不怕我杀了你。”玉勤心下恼恨,有几分被说中了心事的窘迫,手边茶盏被他投掷在尹梦的面前,茶水撒了一地,茶杯更是被摔了个粉碎。   “陛下何必恼羞成怒,我与他之间的事情,不敢劳烦陛下操心。   陛下若是无事,我便先回去了。”尹梦抖了抖鞋面上的茶渣,淡淡的说道。   这玉勤什么心思,他并不是不明白,无非觉得自己是那人的软肋,想要拿捏住。   这江山坐得如此不安稳,也是难为他了,可见天下之主也不是那般好做的。   “尹梦,你当真以为朕不敢拿你如何,今日我就是要了你的性命,我那胞弟也不敢与我为难。”玉勤见尹梦真的就要转身离开,恼怒的站起来,猛的拍了下桌案,震得上面堆积如山的卷宗,也抖了三抖。   “那陛下要杀便杀了我就是,尹梦绝不会挣扎半分。”尹梦猛的转头,那双美丽的桃花眼里,有种决绝的狠厉,看起来十分的渗人。   玉勤一时间也怔住了,这些年来,这人从不曾发过火,总是温温顺顺的模样。如今却像是被逼得狠了,显现出了骨子里的狠决来。   “罢了,你自己都不觉得难堪,我真是瞎操心。”玉勤深深的叹了口气,不再自称朕,摆了摆手不愿意再同尹梦计较了。   尹梦于他,终究是有些不同的,不然这么多年以尹梦的性子,怎么能安稳的活到今日。   如今尹梦要走,玉勤不肯承认自己是有几分舍不得的。   不仅仅是因为这人酿的那一手的好酒,更因为,这守卫重重的宫殿之中,也只有这人敢这般同他说话,而不计后果。   他走了,便是把这份随心所欲都带走了,剩下的不过是些趋炎附势,见风使舵的奴才。   玉勉是有何等的福气,才得了这么个人,倾心于他,只是这样的福气,只怕也是要到头了。   凤鸣当夜就接到一份密令,尹梦去辰王府邸的时候,他要一道随行。   密令中言明若没有玉勤的亲笔书信不得随意离开尹梦,离开京都之后,尹梦就是他的主子。   接到密诏的时候,凤鸣几乎有些目瞪口呆,陛下这算是把他送人了,送的还是尹梦这样的人。   但是天子金口玉言,凤鸣再是心里不甘愿,也不敢反驳什么。   好在尹梦也不是什么难伺候的主,跟在他身边比其他同僚潇洒自在了许多,也没什么危险可言,的确算是一份难得美好的差事。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