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如果皇帝不快乐

更新时间:2019-04-13 16:06:44

如果皇帝不快乐 连载中

如果皇帝不快乐

来源:微小宝 作者:鼠小猫 分类:穿越 主角:老天爷小姐姐 人气:

《如果皇帝不快乐》是鼠小猫写的一本穿越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如果皇帝不快乐》精彩章节节选:一朝穿越,性别错乱? 普通女大学生穿越成了高高在上的皇帝。 治理天下,管理后宫,调戏丞相,一件不落。 从此在正经的路上越走越远。...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夜很长。   换了个床苏夏突然睡不着了,虽然皇帝睡得床比她在宿舍睡得床要大好多,被子也很柔软舒服,但不知什么原因她就是无法入睡。   她索性掀开被子,迅速地穿上衣服,决定出去走一圈,与其躺在床上这样浪费时间,还不如趁着这个机会好好地逛逛皇宫,说不定还能发现祖宗留下的宝藏。   苏夏推开门的时候发现守门的小太监竟然玩忽职守,睡着了。   苏夏在小太监伸手面前晃了晃,他没有任何反应,呼噜声倒是更大了。   借着月色,躲过查岗的侍卫,左转右转不知到了哪里,竟然发现几座假山,假山后面是个水池,上面都是飞舞的萤火虫。   她缓缓伸出手,萤火虫停留在他手上,周围的萤火虫越来越多,将她包围。   “这里的环境还真是不错。”她感慨,这副景象在现代可是见不到的,哪怕是乡下,同时存在这么多萤火虫也很少见了。   “陛下真是有闲情逸致,大半夜的竟然跑到这么偏僻的地方散步。”   苏夏一听到这个声音就觉得熟悉得不得了,但是又不敢确定,一步步慢慢往前走,接着月光,才看清了池中的人。   “丞相?”她一个踉跄摔倒,划伤了手掌,“你……你……”她顾不得手心的伤,比起这个,她更关心的是池中正在洗澡的江君墨。   “陛下这是什么反应?”江君墨站起来,从水池的中间慢慢走近。   苏夏赶紧捂住眼睛,孔子说得好,非礼勿视,苏夏这么正直的一位姑娘,怎么可能占人家便宜?   “你……你……你个流氓,给朕站住,别再往前走了!”苏夏放下捂住眼睛的手臂,愤怒地指着江君墨。   流氓?   听到这样的称呼江君墨愣住了。这是他第一次从皇上口中听到这样的称呼,流氓这样的称呼可不适合他。   江君墨觉得自己没有做错任何事,皇上反应这么大肯定不是他的错。   “陛下这么晚还来这里不就是为了洗澡吗?怎么?要一起吗?”他突然朝苏夏伸出右手。   苏夏低头看了眼都是水珠的手掌,又看了眼他健硕的肌肉,月光掩盖住了他的半张脸,然而并没有遮住他的帅气。   她顿时把持不住了,心脏噗通噗通地跳个不停,好在光线昏暗,即使她脸红也看不出什么。   “你胡说什么,谁……谁要和你……洗澡了?”苏夏支支吾吾说不清楚。   “可是陛下,我们以前不是经常在这里一起洗澡畅谈人生的吗?”他略显疑惑。   “那是以前,现在和以后都不会了!”苏夏慌张地解释。   她不是不想与他共浴,她担心的是自己的女儿身曝光,如果她现在能够以真实身份站在江君墨面前,江君墨邀请她一起洗澡的话她一定会抛弃尊严跳下去。   她不知道前任皇帝到底给她挖了多少坑,她更不知道她这样下去到底能不能活到最后。   “是吗?那陛下半夜三更的不睡觉跑到这里干什么?难道只是为了欣赏风景?”说完,江君墨重新入水,不再要求苏夏跟他一起洗澡。   苏夏也不知道自己跑到这里干什么的?她只不过是偶然间路过这里,谁想看他洗澡或者是跟他一起洗澡?   “朕就来欣赏风景的!”苏夏理直气壮。   她的行为充分诠释了何为不要脸。   苏夏现在的身份是一国之君,江君墨不敢反驳,但是心里却多了几分疑问。   皇上素来贪玩,大半夜溜出来充分体现了这一特性,但是到了这里却拒绝下水玩耍,这不符合皇帝的人设。   “陛下前些天可还记得臣跟陛下之间发生了什么?”江君墨盯着苏夏,故意问之。   前几天?前几天苏夏在熬夜备考,哪里知道真正的皇帝跟他发生了什么,她要是知道就是真的皇帝了。   “丞相问这个干什么?”苏夏傻笑。   江君墨淡淡地说道:“没什么,只是心血来潮罢了。”   心血来潮?苏夏可不傻,哪有人会突然问以前发生的事?肯定事出有因,或许是她的身份暴露了?   “哈哈,丞相,你真是幽默,前几天你不就是跟朕闹翻了,然后朕还气得出走了嘛。”苏夏笑着打马虎眼。   “不假,确有此事!”   苏夏松了一口气,看来她赌对了,不过她可不是随便乱猜的,她穿越的时候确实人身在大沙漠,身边没有任何人,试问堂堂在上的皇上身处寂寥无人的大沙漠岂不是很奇怪,在加上在沙漠中江君墨跟总管的对话也就不难猜了。   只是苏夏的回答并未完全打消江君墨心中的疑虑。   “那陛下可曾记得你出走那日发生了什么?”他继续询问。   这个问题苏夏了可真的没有本领猜了,当时她不在场,现在又没有一点蛛丝马迹可寻,所以她怎么猜也猜不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她抓紧了衣服,有些紧张不知所措,丞相的问题太尖锐了,或者说是丞相他太敏感了,毫无疑问,江君墨现在在怀疑她的身份。   “丞相你也真是的,那么久远的事提它干嘛?无非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不提也罢!”她机智地糊弄过去。   江君墨看出了苏夏可能并不知道那天到底发生了,要么就是皇上真的忘记了,要么就是她根本不知道。   突然,草丛中闪现出一人影,她还没反应过来,江君墨已经想起来快速拿了件衣服披在身上。   神秘人显然是冲着苏夏来的,刀刀致命。   “昏君,还我家人命来!”神秘人捂着脸,手持利刃,眼神里没有半分犹豫,动作干净利落。   昏君?   好在本能使得她躲过直直地冲她砍过来的刀剑,跌落在草丛中。   神秘人冲到苏夏面前,举起刀,直接落下,被她滚到一旁躲过去了。   “昏君!”神秘人不依不饶。   江君墨一把拉起苏夏,将她护至身后,神秘人欲连他们二人一同杀害,就在这时,侍卫发现了端倪,立刻手持火把匆匆朝这边赶来。   “来人,抓刺客!”侍卫到处叫喊。   对于心中怀有仇恨的人来说如果连性命都不保的话谈什么报仇,所以在锦衣卫一出现的时候她立刻逃走了。   江君墨准备追上去的时候苏夏伸手拦住了他。   “放他走吧!”看着神秘人渐行渐远的背影,苏夏陷入了沉思。   她一直都知道原本的皇帝是个昏君,不顾百姓死活,可是没想到他竟然激起了群愤,有人已经到了不要命也要刺杀他的地步。   如果皇帝是个好皇帝,体恤民情,关爱百姓,那怎么可能会有人冒着生命危险刺杀皇帝呢?既然他选择了这条路就说明他除了这条路已经没有别的路可以走了,把他逼直此地的就是原本的皇帝。   “陛下就这样算了?”江君墨试问。   这件事一开始就是原本的皇帝不称职导致的,既然她现在接受了这件事,那就要负责到底,老百姓生活原本就不容易,苏夏实在没有必要赶尽杀绝。   “朕也没有受伤,只是受了惊吓,没有大碍,没事,就这样算了,叫侍卫们加强警戒,别让这样的人随意出入皇宫就行。”苏夏下达命令。   太奇怪了,真是太奇怪了,凭江君墨对皇上的了解,他是属于有仇必报的人,没理由会放过想杀自己的人,再结合刚才问题的答案,这根本就不是皇上的所作所为。   “那还需要张贴告示将此刻捉拿归案吗??”   “不必了。”   真的很奇怪。   江君墨不相信皇帝会在一夜之间性情大变,根本里不可能,就算是真的改变了也不会是突然就变了。总归有个过程,绝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陛下是不是在沙漠中憋坏了脑子?”江君墨终于忍不住问了出来。   苏夏不明白区区一个小丞相是哪来的勇气敢这么跟皇帝说话的?难道她这个皇帝做得一点尊严都没有的吗?   她故作镇定,告诉自己即使是被江君墨看出来了也莫要慌张。   倒吸了一口凉气,她转头微微一笑,道:“丞相何出此言哪?”   这是直觉使得江君墨有这种感觉,如果皇帝不是脑子坏了,怎么可能会是这个样子?要么就是这才是真正的皇帝,要么就是皇帝真的脑子坏了,或者说还有另外的一种可能性。   “没什么,只是出于对陛下的关心那么一问而已。”江君墨并不想直接指出苏夏的奇怪之处。   做皇帝真难,尤其是冒充的皇帝,更是难上加难,苏夏不知道她的身份什么时候就会暴露了,更不知道暴露之后她将面对着什么,这样提心吊胆的日子要到几时才能结束?苏白不得而知。   “朕没事,只是有点累了而已。”说着,在侍卫的陪同下慢慢走回寝宫。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