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废后逆袭记

更新时间:2019-04-13 15:57:14

废后逆袭记 连载中

废后逆袭记

来源:微小宝 作者:滚滚滚红尘 分类:穿越 主角:夏静宫殿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滚滚滚红尘的原创小说《废后逆袭记》,主角夏静宫殿,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小牌女星片场穿越,同样的场景同样的服装,一觉醒来竟然有人服侍如厕…… 皇帝陛下一言不合情迷美貌废后,到底是道德的迷失还是智商的沦丧? 苍了个天!夏静篱可是做梦都没想到,混迹后宫竟然比娱乐圈上位还要难!难!难!...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夏静篱接受不了这个现实,心情低落,食量大减,惹得春英又是好一阵心疼。   接连着好几天,她都像木头一样被春英几人伺弄,整个人了无生气。直到有一日,春英告诉夏静篱,外面通传了消息进来,她的母亲柔淑长公主次日要来长门宫探望,她才对未来的生活稍微有了一点期待。   那么多天被锁在一个偏僻的小小宫殿里,里面的人出不去,外面的人进不来,生活只剩吃喝拉撒,那种感觉就仿佛是被养在缸里的金鱼,叫人无比的不痛快。没有人会比现代人更爱自由了。   夏静篱一整夜在床上辗转反侧,搜寻原主对生身母亲的记忆。她是孤儿出身,没有体会过被父母疼爱是什么感觉。   外界传言,柔淑长公主是个又强势又傲的女人,还有牝鸡司晨插手朝政的嫌疑,惹人非议。   原主夏静篱的回忆里,的确有许多母亲在外人面前端着长公主架子的模样,但在夏府里与母亲生活的回忆却是更多,想着想着,仿佛把夏静篱多年来内心空缺的那部分,都慢慢填补了。   想了一整夜几乎没有睡,第二天起床梳妆时,夏静篱的黑眼圈连粉都遮不住,原本还算红润的面庞也显得有些苍白。   柔淑看着女儿憔悴的模样,想到女儿从皇后之尊被贬幽禁,又听谣言说女儿在长门宫得了失心疯,心里一抽一抽地疼。但柔淑向来要强,不会轻易落泪,只道:“孩子,苦了你了。”   本来柔淑还想先隐忍着,慢慢谋算如何解救女儿,但在听说女儿在长门宫做下的一系列疯事以后,再也无法忍下去,当即进宫求了太皇太后,无论如何都要见女儿一面。   这些夏静篱都听春英说了。她心中感慨,到底是骨肉血亲,为了见她一面不惜把皇帝得罪死,这就是亲情。   所以哪怕是第一次真正意义上见到柔淑长公主,她也没有半点隔阂,眼中含着热切,拉住柔淑的手,唤道:“母亲。”   春英在门口守着,其他奴才都被屏退到外院,以防偷听。   屋里只有夏静篱和柔淑母女俩。   柔淑从上到下仔细打量着夏静篱,急切地问道:“母亲听宫里的人说,你得了疯症,现在见到你才放心,果然是下人们讹传的。”   夏静篱解释道:“女儿这些日子的确精神头不好,做起事来没轻重,前几日还梦游了一回,把宫人们吓坏了。”   柔淑没有多说别的,直接切入主题:“静篱,母亲还没来得及细细问你,那厌胜之术,究竟是怎么回事?事无巨细,你都说出来。”   夏静篱认真地搜寻起原主的记忆,娓娓道来:“这两年皇上与我龃龉不断,皇上又偏宠妃嫔之流,还让那李婕妤把庶长子生在我的嫡长子前头打我的脸。我怨恨皇上薄情,又期盼与皇上恩恩爱爱,一时慌了神病急乱投医。有一日我经过上林苑,听两个宫女说,民间有一种和合之术,做一男一女两个人偶,里面塞几缕夫妻二人的头发,将人偶缝在一起,压在床下,形同陌路的夫妻也可以死灰复燃。”   夏静篱说到这里,顿了顿,“但是皇上龙体怎可受损,这法子便行不通。只听那两个宫女又说道,若要快些有孩子,就再缝一个孩子的人偶,塞上小孩子的头发,放在床下。”说到这里,她开始替原主脸红,“我就想,能诞下麟儿,必然是会与皇上恩恩爱爱的,而且有了孩子,皇上也会看在孩子的面上,多顾及我。”   柔淑道:“所以你就打了这个主意?”   夏静篱点头,“是,孩子的人偶是我亲手做的,里面的头发是我命人偷偷从胎毛笔上拽的。”   柔淑道:“但是当你被人诬陷的时候,找遍后宫都找不出那两个宫女,被你指了去胎毛笔上拔毛的奴才还出面指正你,结果当场就撞柱子撞死了。”   夏静篱恨道:“是!怪我不分好歹,到事发当日才晓得中了圈套,害得自己深陷困境不说,还连累了父亲母亲与两位哥哥。”   夏静篱的罪名是谋害皇嗣,家里养出了这样的女儿,光是名声就能拖累死父母。   以往在家中,夏静篱犯了错,柔淑长公主从来不会纵容,最轻的是带着训斥的口吻讲道理,重罚起来直接去跪佛堂。   刚出这事的时候,柔淑长公主那暴脾气,恨不得把夏静篱揪过来劈头盖脸骂一顿,丢去佛堂跪上三天三夜再罚抄一百卷经书,看她以后长不长教训。   但火气是暂时的,柔淑虽然恨铁不成钢,对夏静篱懊恼不已,而亲生的女儿如此遭遇,身为母亲更多的还是心疼与担忧。尽管柔淑明知道,夏静篱哪怕被废也是锦衣玉食地供着。   “既然是亲人,有什么连累不连累的。也怪母亲从小太护着你,外面阴暗险恶的东西你都没碰到过,才一时不慎掉入圈套。经过这次,你得牢牢地记住教训。”说到最后,柔淑渐渐正色。   夏静篱望着窗外的宫墙,有气无力,“下半辈子都困在这里了,我记不记住教训有什么区别呢?”   突然,夏静篱意识到自己的表现不对,慌忙朝向柔淑长公主,低下头改口道:“母亲,我是说,我会记住的,以后不会再犯了。”   柔淑蹙紧了眉,“我和你外祖母明里暗里一直在查,照理说,是人做下的,总该有痕迹。但这回却奇了怪了,一点蛛丝马迹都找不到,想找个给你替罪的都扯不上。母亲知道你困在这里委屈,你且忍一忍,母亲一定会有办法为你平反,恢复你皇后之尊。”   夏静篱一直低着头,听了柔淑的话,脑中开始盘算。柔淑只当她闹着情绪,正准备开口讲道理教育她,只听她道:“恢复皇后之尊,再回去和那些女人斗个你死我活吗?等不知道哪一天,再经历一次被人陷害?母亲,我真害怕,下一次就不是废了我的后位,而是要了我的命。”她心灰意冷的叹息。   柔淑长公主听了她的话,只感到震惊,她从来没听女儿说出过如此丧气的话。   夏静篱拉住柔淑长公主的手,恳求道:“母亲,能不能想法子让我死遁,我真的不想留在这里了。”   “你舍得皇帝吗?”柔淑问。   夏静篱摇着头,无奈地笑着,“再深的感情,这几年也磨完了。他冷落我,用庶长子打我的脸,我不择手段只为了让他多看我一眼,但他一点都不信任我,毫不留情地把我打去冷宫,我还有什么可以念想的?”   当年夏静篱嫁给周钰做皇后,是自己求来的。做皇后这条路,日子太难熬,柔淑一心想物色一个懂事明理,性格温和的官家子弟,让夏静篱以后日子过得舒心。但架不住她非周钰不嫁,当年的周钰也愿意娶夏静篱,才促成了这段姻缘。   夏静篱心里有底,柔淑长公主不会因为皇后之尊带给母族的荣耀,把她往火坑里推。   柔淑听了夏静篱的话,内心触动:“我的静篱开始懂事了。”以前的她,对周钰简直一根筋到让人无语。   “母亲……”夏静篱期待着柔淑的回答,轻轻唤道。   “好孩子,母亲有法子让你离开皇宫。咱们不用死遁,死遁以后你就得隐姓埋名,一辈子见不得光,母亲要你光明正大地活着。”   夏静篱闻言眼里闪出光来。   柔淑示意夏静篱附耳过来,小声地把计划说给她听,听得她差点惊叫出声。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