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穿越之公主追爱

更新时间:2020-11-17 23:06:40

穿越之公主追爱 已完结

穿越之公主追爱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风临尚 分类:穿越 主角:夏橙溪夏微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穿越之公主追爱》是风临尚最新写的一本穿越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夏橙溪夏微,书中主要讲述了:神奇穿越,成为公主,集万全宠爱于一身,她却爱上了他国质子,在世人眼中,这样的爱情,大逆不道,遭天下阻止,她斗智斗勇,竭尽所能追爱,逆改历史,成就佳话,名垂青史。...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等皇后叙述完,夏橙溪不仅为那个女子感到幸福,对于一个帝王家而言,最缺乏的就是专情,而她竟然能够让太上皇记住他一辈子,甚至让整个夏氏皇朝都记住她一辈子,无疑她是幸福的。“母妃,这个女子好幸福额,我没想到皇爷爷竟然是一个这么专情之人。”皇后点了点头,她也是很同意夏橙溪的话的,如果当今皇上能够太上皇那样专情的话,也许他们都是幸运的。“你说的不错,太上皇确实一个好皇上,同时也是一个好相公,这是很多皇帝都不能达到的高度。”“母妃,我觉得就是因为得不到才会越想得到,就会一直惦记,以至于最后惦记了一辈子。这样来说,皇爷爷又有些可悲吧!”皇后没有想到夏橙溪小小年纪竟然能够将当初太上皇的心思看的这般透析,看来她还是有些小瞧了些她的这个女儿。“好了,这些都是过去的事情了,我们要说的是,这次百花盛宴你一定要参加明白吗?”夏橙溪有些不明白,因为她以前不是就没有参加过吗,为什么现在就要参加呢?“母妃,我以前都能不参加,那现在为什么又要参加呢?”皇后看着这个已经亭亭玉立的女儿,她呆在自己身边的日子已经不多了,所以她能教的就要多教一些。“因为百花盛宴也是变相的一种相亲宴会,皇上觉得那家姑娘好,或者公子好,就会当场指婚,所以你这次要好好表现,如果能被指婚固然是好,总比到时候被送去和亲好吧,如今这皇室就只有你一个公主了。”夏橙溪看着皇后的话越说到后面,皇后的脸就越来越严肃,所以她也不得不严阵以待,毕竟能够嫁个好人,这也是她一直以来所想的,既然她选择不了婚姻,但是她还是想自己为自己的以后努力一把吧。夏橙溪将皇后抱住,“母妃,我知道,我会参加这次的百花盛宴的,我会好好的表现,不能让父皇轻看了我。”皇后听到夏橙溪的话,知道这个女儿孺子可教,以后必有大成,虽然她不是儿子,她也曾埋怨过她不是儿子,但是现在看来,她有些高兴她是女儿,如果她是儿子的话,也许这后宫之中,他们的日子就更艰难也说不定,所以她们都要好好的。“母妃的溪儿终于长大了,知道怎么做才是最好的。母妃没有什么要告诉你的,只能说不管在任何情况下,都要想办法把自己给抱住,明白吗?只有保住自己了,才有翻身的可能,俗话不是说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嘛!”夏橙溪知道皇后这是在教她以后该怎么去做。这是皇后第一次这么郑重其事的告诉她,关于这后宫的一切,关于自己以后的一切。“母妃,孩儿一定会好好的保护母后的!”夏橙溪已经不知道该怎么想皇后表达自己心里的感激了,她站起身来,在皇后的身前,跪了下来,重重的给皇后磕了三个头,以示自己的决心和感激。既然夏橙溪知道了百花盛宴,当然整个帝都的男子和女子都知道百花盛宴的事情了。整个帝都都传遍了,这不酒楼里的说书先生今天还在说这个百花盛宴里,各家千金比试的规则呢。一个老者站在台上,手里拿着一把扇子,嘴里不停的吐着唾沫“这百花盛宴自太上皇时期就已经开始办了,到如今我们这代的皇上,已经举办了好多次百花盛宴了,这百花盛宴的内容也逐渐的丰富多彩了起来。比如说有女子才艺比拼的环节,比如有男女搭配的环节,更有男女对拼的环节,可谓是精彩纷呈啊。”“我在说一下这各种才艺的评判标准吧,就是各家的夫人和后宫的娘娘们手里各持一票,最后谁得票最多,那么优胜者是谁。”当老者说完这个评判标准的时候,下面的人都欲血沸腾的,可想而知这百花盛宴是何等的浓重,当然了这百花盛宴也是有心人干坏事的绝佳场所,这不有两个人就有些不安分了。风美楼是帝都比较出名的酒楼,它可以将整个帝都的景色都映入眼帘。“找我来干嘛?”一个女子的声音从一个厢房里传出来季雁翎看着刚进来的玉凤依,如果不是自己找不到合适的人,哪还有你的份,真是的。“玉小姐,这次我邀小姐来,是有件事情需要你帮助的。”玉凤依丝毫不觉的他们两有什么可以互相帮助的,但是既然来了就听听她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你季大小姐有什么事情是需要我来帮忙的,你不是一向自诩很能干吗?”季雁翎笑了笑,“相信我,你也会对这件事情很感兴趣的。”玉凤依听了他这话,心里也不禁有些好奇了起来,“你说吧,是什么事情,我看看能不能帮你的忙。”“百花盛宴你肯定会参加是吗?”玉凤依点了点头“那你想不想看夏橙溪出风头呢?”她的眼神中闪过一丝狠毒,不要以为她就是那么好欺负的,夏橙溪你怎么对我的,我也会百倍的还之,到时候看你怎么办。玉凤依当然知道这出风头非彼出风头,所以很阴险的笑了笑,“说吧,有什么阴谋?”之间此时季雁翎就附在了玉凤依的耳边,说起了自己的打算,当然了此等见不得人的事情,肯定就这有他们二人当事者知道了,到时候就看到底是他们厉害,还是夏橙溪运气好喽。都城城南“公子,听说你也被邀请去参加百花盛宴了?”冰帝羽点了点头,“他们不是要让他去参加什么盛宴,而是为了让他去衬托他们的高人一等。”只见那人很是愤恨,“公子,你明明”“刘枫”哪知道刘枫正准备说话的时候,却被冰帝羽给止住了“不要忘了,我们现在确实是寄人篱下,我们是他们的质子,是他们的奴隶,你什么都不要说了。”刘枫看着这样的公子,不禁摇了摇头“那我们去参加吗?”冰帝羽点了点头,“去,为什么不去。这帝都最近有些很有趣的事情,说不定我们还能看好大一出好戏呢!”说着的时候,嘴角还不禁的勾起了弧度,显然这次的百花盛宴很是有意思,这样有意思的宴会,可是错过了就没了,他为什么不去,虽然之前的过程似乎不是他喜欢的。自从那日夏橙溪和皇后深谈之后,就令她的那位父皇充满了敌意,就是因为他,她和母妃才会活的那么累,至始至终她都不知道这原来的夏橙溪是怎么死的,为什么太医检查说是她只是昏厥,而她却以灵魂的方式穿了进来,到底她是死了,还是她和她只是灵魂互换了呢?而且当日在决明山上,无名大师说的话,她是永远也回不去了,看来这之前的夏橙溪死的真相有必要去私下查一下了。叶子看着夏橙溪站在窗台静静的看着外面,有些不忍心的说着,“公主,过几日就是百花盛宴了,公主准备什么才艺呢?”这几日夏橙溪已经了解到了这百花盛宴的规则了,说白了就是看谁的才艺出众呗,之前自己都没有怎么表现过,所以他们对她这个羲和公主的好奇心肯定不一般的要大,主要是她也不能丢了她母妃的脸,所以她也要好好的想想办法了。“叶子,你派人让太傅府的苏妙青小姐给我请到宫里来,说本公主要见她知道吗?”夏橙溪一边将自己手里的那块金牌给叶子,一边嘱咐叶子办的事情。苏妙青是夏启国的第一次才女,肯定有好多办法的。谁叫她那个时候没有钱学习那些乐器,如果她现在能拿得出手的估计就是抄几首古人写的诗词了,而且质量还不是很高。所以这次她只能拜托苏妙青了,让她给她恶补一下了,不然到时候她可就丢死人了,她丢脸不碍事,可是如果是给自己的母妃丢脸那可就有事了。终于在夏橙溪走来走去的等待中,将苏妙青给盼来了。苏妙青一进夏橙溪的春熙宫,“溪儿,你这是什么事情啊,这么着急的把我喊过来,还不让我收拾收拾。”苏妙青就纳了闷了,这夏橙溪平时都是很淡定的一人,怎么就突然这么慌慌张张的让她赶过来了呢。夏橙溪将苏妙青拉入自己的书房,一旁的叶子和柳画都有些想笑,“妙青,你终于来了,快给我出出主意。”苏妙青本例就很疑惑,现在就更疑惑了,“你这是怎么了,出什么主意啊?”“那个百花盛宴,我没有才艺可以表现的,怎么办?”哪知道苏妙青刚一听她这话,就大叫了,“溪儿你说什么?你说你没有才艺,你一国公主怎么就没有才艺呢,琴棋书画你总得会一样啊?可是你怎么都不会呢?”苏妙青忍不住翻白眼,这也太恐怖了,她一国公主,竟然什么都不会,这让她怎么办?临时抱佛脚都来不及了,更别说这么短短的几天了,真是晴天霹雳啊!夏橙溪完全能理解她这么惊讶,她一国公主什么都不会,这确实让人有些吃不消,更别说她了。“妙青,你别激动,先冷静下来。”夏橙溪忍不住安慰苏妙青苏妙青瞪了她一眼,“拜托,我的公主,你现在怎么办,你是要参加百花盛宴的,整个都城的大户人家小姐,公子都在的人啊,你说,你这该怎么办?”哎,夏橙溪愣了,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如果她要是知道了,还要苏妙青来帮她想办法吗?真是!夏橙溪可怜巴巴的看着苏妙青,让苏妙青忍不住心软了,“就目前的形势来看,我们只能学了。你告诉我,你这几个里面稍微好一点的是什么?”夏橙溪歪着脑袋想了半天,才能够最终确认她稍微好一点的是歌词。“应该算是歌词吧。”苏妙青一听她这应该,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应该,你能不能确定一点?”现在的苏妙青和夏橙溪那里还有一点隔阂啊,苏妙青都恨不得将夏橙溪给灭了。夏橙溪狠狠的点了点头,这才让苏妙青稍微的放下心来。“既然你稍微好一点的是歌词,那你百花盛宴的时候就用诗词来展示吧,不过你要做好准备,你肯定是不可能得第一的。”夏橙溪点了点头,“其实我也没有想过得第一,只要不给我母妃丢脸就行了。”“好吧,既然你这样,那这几天我给你好好的狠狠的补一补,你可别怪我到时候对你狠!”苏妙青看着夏橙溪的眼睛,就感觉她仿佛要吃了她似得,背后的汗毛都起来了。自从那日之后,苏妙青就在夏橙溪的春熙宫住下了,给夏橙溪来一些魔鬼训练,让她能够在百花盛宴那天,能够不至于输的太惨。“妙青,你今天就饶了我吧,你都把我给训了几天了,后天那就是百花盛宴了”夏橙溪这几天狠狠的被苏妙青给训练了一顿好的,这让平时还有些喜欢看书的夏橙溪,现在彻底的不想看了,这苏妙青虽然是缺根筋,但狠起来绝对比他厉害。“哼,你别想我放过你,你今天再给我好好的看一下,待会我再给你写几个比较好的。这夏启国的有才之人可是不少的,你知道得赢过一半才能叫不输,知道不?”苏妙青在夏橙溪身心疲惫的时候给了她一迎头痛击,就是不能让她的日子太好过。夏橙溪憋了憋嘴,“好吧,我尽量!”时间就在他们两斗嘴的过程中悄悄逝去了,离百花盛宴只有仅仅一天了,皇后在晚膳的时候过来了春熙宫,在这里与他们两人一起用膳,还给他们两带来了明天参加宴会的衣服。夏橙溪和苏妙青看了皇后送来的衣服,眼前一亮,这等珍贵的天山蚕丝的绸缎整个大夏都找不出几匹,如今皇后竟然给他们做了两身衣服,这让他们感动极了,一旁的苏妙青更是感谢皇后。“你们两个,明天在百花盛宴上要好好表现知道吗?”皇后还是忍不住叮嘱他们,毕竟怕他们出什么差错。“是,母妃,明天溪儿肯定不会给母妃丢脸的。”皇后见夏橙溪允诺了,这才离开春熙宫。入夜,两人躺在床上,这几天,苏妙青和夏橙溪是一直都在一个床上睡的,所以今晚也不例外。“溪儿,我觉得你母妃对你可真好。”苏妙青忍不住开口夏橙溪听了这话,笑了笑,“当然了,你娘亲对你不好?”“怎么可能,我娘亲对我可是最好的。”两人突然觉得他们两的对话有些幼稚,对视笑了一下,“好了,睡吧,明天可是有场硬仗要打呢!”夜晚就在众人的睡觉中悄悄的度过了。百花盛宴终于来了,一大清早,各府就开始张罗了起来,整个帝都都热闹非凡。百花盛宴一直都是晚上才开始,所以各府开始张罗,到下午的时候,就纷纷进宫了。春熙宫“溪儿,你准备的怎么了?”穿戴打扮都已经好了的苏妙青问着夏橙溪夏橙溪一听,看着自己身上,并没有什么不妥啊,走的时候还不忘在自己的腰见挂上自己从来都不离身的香囊。等夏橙溪和苏妙青到达百花盛宴举行的庄胜殿的时候,已经有很多人都已经到了,和夏橙溪一直看不顺眼的季雁翎和玉凤依都到了。季雁翎一看夏橙溪身上的那件衣服,如果不是她,穿在她身上的那件衣服她的了,现在也轮不到她在这作威作福的,真是。夏橙溪丝毫不理会两人想要把她给杀掉的眼光,反正又不是第一次了,现在她都见怪不该了。两人像没事儿人似得,找到各自安排的地方坐下,哪知道今天夏橙溪在宫里的时候,因为紧张喝了好多水,所以才坐下没有多久,就出去准备上厕所了。季雁翎看到夏橙溪出去了,对玉凤依使了一个眼色。玉凤依很快就明白过来了,给身后的丫头说了句什么,便转过身来,身后的那个丫头则是出了大殿。夏橙溪一出了大殿,就深深的吐了一口气,还是在外面舒坦,里面太压抑了。她扭了扭头,看一下哪个方向有厕所,她就往那边走去。哪知道还没走到两步,眼前就一片黑暗,昏过去的时候,心里暗叫不好!当夏橙溪醒来的时候,身上一片燥热,让她难以缓解,但是还是有一丝残存的理智,告诉她千万不上着了道。哪知道她还没清醒的完全,又进来了一个男子,她算是知道背后人的阴谋了,这是要让她死的节奏啊。一旦她在这里和人苟合,那么很快就会被抓到,那她可就彻彻底底的把皇室的脸给丢尽了。不,她不能这样,她要逃出去。可是正当她想要起身的时候,身边的那个男子有了动作,这让她心里不禁的有些慌了,她从来没有这种情况,她不管前世今生都没有接触过这样的事情,她不能相信这样的事情发生在她的身上,她从心里开始不停的排斥,她不能这样,她不能就这样被人给打败。那个男子一把扯过夏橙溪,原来夏橙溪的身子就已经很烫了,所以她一点放抗能力都没有。当夏橙溪用很迷离的眼睛看着那个男子的时候,才发现他竟然是那个敌国的质子。这是谁,竟然这么恨她,要这样毁了她。“不,不,放过我,求你放过我。”夏橙溪有些怕了其实冰帝羽根本就没有事情,他被抓来的时候,就是想看看他们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不过现在倒是看出来了,竟然就这让这位夏启国的公主因为和他这个“废物”身败名裂,这还真是个不错的计策,只是他们太低估了他冰帝羽。“夏橙溪,你求我,求我让你走。”冰帝羽恨透了夏氏,所以他也是不会对夏橙溪有多好的夏橙溪已经知道她是谁了,“是,我求你,求你放过我。”“好,我放了你,看在你上次替我解围的份上,你走吧。”夏橙溪一听这话,勉强的站起身子她对立马解掉身上该死的春药,她一路跌跌撞撞的跑回她的春熙宫,原本留在宫里的花香和月儿看着夏橙溪这样进来,大吃一惊,“公主,你这是怎么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