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凤女谋心:王妃是个狠角色

更新时间:2020-09-15 11:23:13

凤女谋心:王妃是个狠角色 连载中

凤女谋心:王妃是个狠角色

来源:微小宝 作者:清息 分类:穿越 主角:希岚岚 人气:

《凤女谋心:王妃是个狠角色》为清息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元禧八年,西顿尔草原第一美人岚湟公主前往大印和亲。 原本应该入宫陪伴君王侧的公主,却因为天师一句莫名其妙的判词而被随意指给了身有顽疾的霖王。 谁知,这才是故事真正的开始。 对故国心怀恨意的公主, 同君主明争暗斗的王爷, 这一对糊里糊涂的夫妻,却在阴谋诡计的催动下渐渐相知相伴,成为了盟友。 天下乱,大事成。 然而,却有人在最不该动情的时候动了真心。 一杯鸢尾饮,两方离心笺,毒杀的又是谁的情深?...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她不知怎么的,只觉得看见这古溪,就只想顺着它一直走,去寻它的源头。显然这条古溪是从那座不知名的山里流出来的,她很想去看看。 夏婵拗不过,只得在后面跟着。 山脚下杂草并不多,想是这周围的百姓经常进山,还踩出了一条小路。希岚湟便踏着这条小路,寻着溪流一路往山里去。 越进到山里便越寂静,只闻鸟语声响,不见半个身影。 那古溪弯弯折折的,到得深山有段还被杂草掩盖了,希岚湟费了些功夫才重新寻出。又往前走了一段,溪流变得宽起来,最后寻到一处小瀑布。 清澈的溪水从山岩间倾泻而出,在地上砸出一个不大不小的水潭,古溪的水正是从这水潭里流出去的。 此处感受不到夏日的半分酷热,那瀑布砸下来溅起水花,反倒叫人觉着一阵清凉。 希岚湟看得心中欢喜,提了裙摆准备去水潭边拘一捧水洗洗脸,才抬起脚便听得一声急喝,惊得她差点摔倒。 “别动!”一个人从山里急急的跑过来,“别动、别动,千万别动!” 那人着白袍朱冠,神色急切,一直盯着她的脚下,飞快的走着。这般神情,再无初见时候的翩翩和煦之感了。 “国师。”希岚湟早已认出了他,“我不动,你且也站住。” 她微含威胁的话让萧无信顿住了脚步,这才冲她看过来。待认出她,往日那和煦的笑容又绽开:“原来是岚湟公主,真是巧了。” “是很巧。” 希岚湟笑了笑,收回脚站稳,低头看了眼方才脚下,美眸中闪过一抹诧异。 之前是被那潭水吸引了,便未曾注意脚下,这会儿一看,才发现方才想落脚的地方生着一片细细密密的小黄花。 这种小黄花实在长得普通,与田埂路边的野花也没甚区别,且此处开了一大片,若是不懂行的见了也不会当回事。 但偏偏,她认得这种小黄花。 希岚湟蹲下身子,在一片小黄花中摸索了一阵,猛地扯了一株出来:“这花儿生得别致,我还从未见过。” 她手里的那株虽是从小黄花中扯出来的,却生得与那片小黄花不同。通体绿色的植株,上面挂着黄豆粒大小的翠绿色疙瘩,细细长长的一根草,若是不仔细寻还真要被那小黄花掩盖了。 “是啊,挺奇怪的。” 萧无信的笑容有一瞬间的凝滞,他便索性收了笑意,探究的看向她。 云皇草长得很平常,但却总是伴着黄花草而长,掩盖在一片黄花之下,若不仔细根本寻不到。 且这种草药的效用极少人知晓,他也是看了古籍出来碰一碰运气,没想到她随手一扯便是。 也不知那片黄花草中,还藏了其他云皇草没有。 萧无信凝眉道:“公主手中的野草,正是我要寻的,还请公主能割爱让与我。” “我现下是霖王妃,国师该改口了。”希岚湟看着他,唇边勾起一抹浅淡的笑意,“说起来还是国师给的判词,我才得了这霖王妃的头衔。不过现下看来,霖王也没被我克死,也不知国师怎么就给了我‘生而不详’的判词了?” 她这是寻旧仇来了呢! 萧无信摇头无奈的笑了笑:“判词犹如庙宇中的签语,各人有各人的解法,不详之说全是旁人猜测,本国师却未曾说过王妃半个不字。” 原本以为这位异域公主看着性子温软,是一颗任由希王摆布的棋子罢了。却没想到所见并非所传,她也并不是他想象中的那样蠢笨不知事。 早知如此,当初的判词便该说得更谨慎一些。 但不管此间萧无信心中做何想,希岚湟只打定了主意不相信他的,当即冷哼了声,抬脚将水潭边的一大片小黄花全踩烂了。 “哎——别、别啊!” 萧无信看得肉疼,浑身的偏偏气度再也维持不住,只差气得跳脚了。 她这分明是故意的,就是为了报当初那‘判词之仇’,不过随口诌的几句判词罢了,这般认真做什么! 希岚湟将小黄花毁了个彻底,低头又检查了一遍,炫耀似的将云皇草放进怀里:“国师也不必气恼,想来是国师运气不好,这云皇草此处就这一株。不巧,被我先拿到了。” 她认得云皇草? 这下萧无信看向希岚湟的目光,都认真了起来:“王妃要这云皇草做什么?” “国师管我做什么,便是煲汤还是清炒都与你无干系。”希岚湟说着转身往回走,“若是你实在想要,便重新替我写几句吉利的判词,拿来换这云皇草。” “你这要求……”实在也太儿戏了! 看着渐渐远去的人影,萧无信懊恼的咬牙。低头仔细再寻了一遍被毁坏的小黄花丛,发现果真云皇草就那一棵,不由越发懊恼。 在原地枯站了半晌,萧无信发出一声苦笑,无奈摇头进山继续寻找。 判词是当着皇帝的面说的,要更改岂是那般容易的?且若判词表义一回一变,恐怕要惹得皇帝不高兴,给他招徕无妄之灾。 游玩的心情全被一个国师破坏了,下了山希岚湟也再没兴致,索性坐了马车回去。 天色还早,希岚湟叫人在谦安城买了个手掌大小的玉瓶,又去酒楼打了坛好酒,才转道回府。 一回到锦墨苑,她便将酒坛开封,倒了一满玉瓶,将云皇草小心翼翼的放了进去,拿了塞子塞好。 朝歌看得一头雾水:“王妃泡着它做什么呢?” “用酒泡着才能锁住它的药性,若不然干放着它便会慢慢融化成一滩水,到时候什么价值也没了。” 希岚湟将玉瓶收在妆匣子里,皱了皱眉回头叮嘱:“给我看好了,不准任何人去动它。” 她还不知道萧无信要这云皇草是自用还是给旁的人,但不管是哪一种,萧无信肯定都不会轻而易举的放弃。 只要他还需要,便是在她手里的把柄,自然要好生收着了。 才将云皇草处理好,赵原溱便派了小厮来请她过去,也不知有什么要紧事。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